返回

十恶临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三章 林瑛的怀疑

    林瑛此言一出,把我实实在在地吓到了。

    沈喻和华鬘是两个人、或者说两个人格的事,一直都是不能言说的秘密。

    一来是华鬘自称阿修罗公主,而且她确实有许多与常人不同的地方,比如大胃,比如嗅觉灵敏,比如动作迅捷,比如力大无穷等等。

    这些中的某一项单拎出来,虽然普通人不能为之,但若说有个别超越极限的人也不足为奇。但如果集上面所有异能为一身,那就可以说绝无仅有了。

    二来我曾亲眼看到她施展观灯的技能,这种事更是玄之又玄,就像沈喻说的那样,是属于超越常识范畴的东西。

    我都庆幸华鬘来到人间之后,没有遇到坏人。如果她的这些能力被坏人利用,那说是小型核武器也不为过。

    即便如此,她仍然在有限的时间里干了几件出格的事,比如轰掉一条街的电线杆子,比如把人打个半死来观灯破案。

    华鬘这个身份,绝对不能让人知晓。不光是沈喻身败名裂的问题,如果她被当成异类或者潜在高危人员,万一被国家机器盯上,或者被阴谋者欺骗操纵,那后果简直无法设想。

    所以,我和沈喻商量过数次,觉得华鬘的事一定要坚决、彻底地隐瞒下去,哪怕是林瑛也不能告诉。

    然而华鬘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听人指挥的人,她本身带着公主性子,能力又超越常理很多,有时候随便一发挥就把人惊掉下巴——刚才她一脚踢飞那么厚的铁门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我也曾帮华鬘掩饰多次,沈喻本来就有许多怪癖,加上自己遭遇了车祸,头脑受到损伤,所以林瑛也就没有特别怀疑。

    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林瑛说出“沈老师怪怪的”这句话时,我觉得她也有点“怪怪的”。

    难道她已经察觉到了华鬘存在的秘密?

    如果这样的话,我应该怎么打圆场?应该怎么打消林瑛的怀疑呢?

    忽然想起《史记》里评论商纣王的一句话,“智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我要是有这能力就好了!

    “沈老师,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你好像……”

    “她遇到车祸之后,脑袋受过伤。”我赶紧站出来说话。

    “不是受伤的问题,我觉得她的性情……”林瑛又说。

    “你是来查案的,还是来研究心理学的?!”我迫不得已只好朝她吼了一句。

    林瑛愣住,她用一种有穿透力的眼神盯了我一下,然后摇摇头说:“不好意思,大概是受到娘娘庙那件怪事影响了,最近我总是胡思乱想太多。”

    “那咱们说正事吧,”我赶紧提醒她,“他们这个人的身份调查了吗?工商学院真的有曲江和古钟两个人吗?”

    林瑛笑了:“这种事一个电话就落实了,确实有这两个人,而且确实是昆海市那边的生源。我本来今天还想腾出手去走访一下学校,没想到这里又发现了情况。”

    “鹿丘那边找到笑笑的尸体了吗?”

    “没有,鹿丘刑警队派人过去了,他们找到了那家租出去的民宿房子,里面确实有过一些打斗的痕迹,但是奇怪的是,他们在附近玉米地和沟渠里都转了,目前既没有发现尸体,也没有发现笑笑受伤地方的那一大片血迹。”

    “如果这样的话,古钟证词的准确性又有多少呢?他说的话一部分是事实,但另一部分又像臆造,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分明没有伤害洛小苘,为什么非要投案自首呢?”

    林瑛点点头,又转向华鬘问:“沈老师,你有什么意见吗?”

    “把那个金老大赶紧抓回来,我单独审问一下就好了。”华鬘言简意赅地说。

    “单独审问?”林瑛诧异地看着她。

    我明白,华鬘说的单独审问,其实就是想给金老大观观灯。我赶紧接过话茬。

    “金老大的身份确认了吗?”

    “确认了,他原名金满山,是蒲水人,已经下令搜捕了,也正在申请全省通缉。”

    “高利贷那边呢?”

    “放高利贷的团伙也找到了,他们还没有跑。放贷的头头叫赵远江,派出所的人已经把他按住了,我本来想直接过去讯问来着。一听说这边可能还有命案,就让所里先拘起来了。”

    我们正在说话,施鲢此时走了过来。

    “头儿,这屋子检查完了。最奇怪的就是那个垫子,它跟一区的垫子一模一样,就连破烂程度都相似,但可能——不像那块床垫,有太多罪过。”

    林瑛把手交叉在胸前,若有所思。这时候华鬘偷偷拽拽我衣角。

    “怎么了?”

    “你们这种查案方法,太无聊了。”她低声对我说。

    “那——还能怎么查?”

    “不停地讨论啊,推敲啊,对话啊,比看豆瓣评分2的网剧都无聊啊。”她拉着我后退几步,然后装出一副苦瓜脸的样子来。

    “查案还能有趣吗?”

    “当然能了!”她指着自己古典美的鼻子说,“我今天不就辨香了吗,既然现在开了这个六能,那肯定不能观灯咯。不如把它用到极致才好——咱们离开这伙愁眉苦脸、叽叽喳喳的人,当一对‘侦探侠侣’,自己来查好了!”

    我看着她,她说话虽然夸张,但眼里却流露出认真的表情。

    “那你能遵守人间的规则吗?比如不打打杀杀,不飞来飞去之类的?”

    “可以啊!不过有时候我情不自禁,你得提醒我。”她笑了一下。

    “那好,咱偷偷溜出去,再仔细讲。”

    林瑛正在听施鲢的报告,我趁着这个机会,赶紧牵着华鬘的手挤出人群,绕到一栋楼后面。这里清清静静,还有楼阴,一片清凉。

    “那你说说,你想怎么查?”

    华鬘笑了:“你还记得我能把每个人的气味区分开?幻化成动物的形象吗?”

    “记得啊,你说我的气味像霍加狓。”

    “没错,但这两个地下室里,也有不同的人经留过的气味啊。亲爱的,你想想,对我来讲,每个气味都有一个身份,如果能分出这些身份来,不就知道谁曾经来过这里,谁没有来过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