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捡个杀手总裁老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8章 真相!【第七更】

    “送别人上路?”

    张若彤有些不明所以的呢喃道。

    “张小姐,师尊的意思是,他要去杀人了。”

    一旁的天雄解释道。

    “哦哦!”

    张若彤现在对杀人这两字已经没有什么惊讶的了。

    自从她偷偷跑出门,离开古武界到昆仑山脉历练的时候。

    她就有了巨大成长!

    “夏公子以后还会来寒冰宗吗?”

    “也许会吧……”

    夏流承诺不了什么。

    也许会,也许不会,缘分这东西他也看不透,说不清。

    “好的,我会努力,夏公子再来到寒冰宗的时候,若彤一定会变得特别不一样!”

    “好啊!那我期待你的变化。”

    夏流会心一笑:“若彤,不用惊动谁,我和天雄静悄悄的走就行了。”

    “嗯。”

    “再会……”

    “再……”

    望着夏流离去的背影,张若彤欲言又止。

    她和夏流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现在的她没有勇气将心比给夏流。

    “我努力修炼!总有一天会追上你!”

    ……

    三天之后,夏流背着寒玉尺,站在一处高坡之上。

    寒玉尺被黑布遮掩着。

    没人能够看出寒玉尺的模样,古武界没人能够知道寒玉尺的秘密。

    夏流闭着眼睛,脑海中不断有着画面出现。

    三天之前,他和天雄离开寒冰宗,直接去往古武百家中的燕家。

    夏流一出手,立马就将严家老祖的脖子给握住。

    燕家所有武者皆在那一刻跪拜在地。

    结果夏流得到了一个可有可无的答案。

    夏家的那场车祸,与他们燕家无关!

    燕家是受阴阳宗的指示行事的!!!

    最终夏流快速离开燕家。

    让天雄不要在跟着。

    他独自一人来到阴阳宗外围。

    在高坡之上,夏流睁开眼睛,望着前方十里开外的一副巨大阴阳图腾。

    这幅图腾被印画在巨大的山壁之上。

    非常震撼。

    “阴阳宗,你们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喃喃之后,夏流下坡,向着阴阳宗而去。

    半个小时之后,两名守护在阴阳宗山门之前的武者倒飞,如雁过境,最终掉落到阴阳宗山门之内。

    “咚咚咚!!!”

    阴阳宗之内,震耳欲聋的钟声响彻整个宗门!

    不到十分钟,阴阳宗武者便是将夏流给包围起来!

    “来者何人!竟敢在我阴阳宗闹事!!!”

    阴阳宗的执法长老即刻现身。

    先天后期宗师的威压无不是碾向夏流!

    “我来阴阳宗只为一件事,真相!”

    夏流低着头淡然开口道。

    “真相?搞不懂你在说什么!既然你来了,那就留下性命吧!”

    执法长老并不想和夏流说任何话。

    内力崩然一运。

    月阶武技登时凝聚。

    下一刻。

    夏流抬眼。

    肩头微动。

    咻!!!

    蓦然之间,一道匹练自肩上的黑布之中迸射除了!

    这道匹练在空间之中运展。

    甚至直接冰封了空气!

    可以看到一条霜寒匹练向着阴阳宗之法长老而去!

    避不开!!!

    这道匹练的速度太快了!

    快得众人都无法捕抓!

    “噗哧!”

    入肉!

    肉体被突破的声响!

    下一刻,众人这才看到,执法长老的肉色逐渐变得白皙。

    最后连头发都白了。

    他全身上下唯一能动的地方!就只有五脏六腑!

    不过转瞬之间。

    执法长老的肉身就彻底被冻僵了!

    一股强烈的寒意自他的肉身绽放!

    站在之法长老身边的阴阳宗弟子,此刻都感觉到霜寒刺骨而来。

    他们都窒息得快速抽身,不敢待在执法长老身边。

    这神奇而有强大的手段,直接将阴阳宗现场的所有武者都惊呆了。

    他们看着快要化作冰雕的执法长老。

    内心的恐惧更是无法压制的疯狂蔓延起来。

    胆小的,甚至直接晕倒。

    不仅是心神被冲击。

    站在之法长老身边,自身更是被寒意入侵。

    后天之境以下的武者,根本无从抵御!

    “阴阳宗之主刑凡,你只有十秒钟时间,再不出来阴阳宗今日可以成为焦土了!”

    夏流体内的元力一震。

    声音如浪,激荡四野八荒。

    “这位道友,刑某确定初次见到你,无法理解你我之间有什么仇怨吗?还是说你和阴阳宗的弟子有仇怨?”

    刑凡快速现身。

    是因为他十分忌惮夏流!

    他无法理解,夏流背后究竟背着什么东西。

    竟然能迸射寒气。

    并且这股寒气激发的速度,就连他这个先天大圆满也仅仅能捕抓到一些轨迹而已。

    如果夏流在关键时刻动用背后的神秘宝物。

    刑凡自认为避不开!

    不过他也不惧夏流!

    此地可是阴阳宗!

    是他刑凡的地方!

    夏流背后的东西肯定也有限制。

    只要把握好机会,将夏流斩杀在阴阳宗内都是有可能!

    “你我确实是第一次见面,但可想起来,在几年之前,你阴阳宗进入世俗界,策划了一场车祸!”

    “嗯?”

    听夏流那么一说,刑凡的老脸上出现了些许疑惑。

    很快,刑凡的瞳孔微微一缩。

    他想起来了。

    是当年那场莫名其妙的车祸!

    “你是世俗界夏家人?”

    刑凡突然开口问道。

    “看来此事确实与你阴阳宗有关,给我一个答案,为何要针对夏家,为何要设局制造车祸!”

    夏流的气质一下子完全改变。

    冷!!!

    此刻,他的身上只有无尽寒冷的气息!

    这种寒冷气息并非寒意。

    而是杀气!!!!

    他之杀气,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

    站立在四周的阴阳宗武者纷纷感觉到胸口沉闷,呼吸不畅。

    “小友,误会!这件事有一些误会。”

    “误会?”

    夏流目光冰寒,冷勾勾的盯着刑凡。

    他还真是敢说!!!

    难道一句误会,就能换回自己父母的性命吗!!!

    能换回爷爷失去的那宝贵五年吗!!!

    他以为自己是谁!!!

    他以为阴阳宗可以在世俗界为所欲为?

    轰!!!

    震怒,何等狂暴的怒意在夏流身上炸开。

    他身上的元力崩涌而出。

    当下便是将所站立位置四周的石板都震碎成粉末!

    此刻,夏流的威压再也没有任何压制,尽数的冲击方圆四野。

    阴阳宗的山门都在这一刻轰然倒塌!!!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