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退后让为师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好心人(求订阅了!)

    “该死的!”

    “混账!我一定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

    “该死的畜生!”

    无人的巷子角落,克洛伊正在给自己做着简单的治疗。

    她的手腕,几乎被哮天犬锋利的犬牙咬了个对穿。

    伤势比较严重,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很可能留下后遗症。

    对于杀手来说,一双稳定的手,别提有多重要了,也难怪克洛伊在这里无能狂怒。

    “啧,看样子吃了大亏啊。”沃德的身影出现在小巷子入口。

    “你来干什么?”克洛伊语气不善。

    她倒是不担心这个情报贩子想要乘火打劫什么的,杀手看重的是利益,没人会无缘无故地杀人,结下仇怨。

    “情报。”沃德饶有兴趣地看着克洛伊,她是怎么受伤的?

    “100万。”克洛伊狮子大开口。

    “太多了,10万吧。”沃德还价道,直接砍了十分之九。

    “好。”克洛伊一口答应下来。

    这下子,轮到沃德表情古怪了,不过既然都说出口了,那就算了。

    像沃德这样,摸爬滚打混了好几年都没死的,手头上自然不会缺钱。

    不过人的贪欲是无穷的,有了钱只会想要更多。赚了不少钱后,能够克制住贪欲,及时抽身的杀手很少。

    而能够真正“金盆洗手,成功退出江湖”的更少。就算是韦恩·凯特,这个曾经离开之人,也被逼着回来了。

    “他有一只狗知道吧?”克洛伊问道。

    “对。”沃德点点头。

    “我就是被他的狗咬伤的,那该死的畜生差点咬断了我的手。”克洛伊说道。

    沃德看了地上的血迹一眼:“我记得,他的狗是一只哈士奇幼崽。”

    “没错。”克洛伊解开绷带,露出伤口,“看到没?”

    沃德凑近,还拍了几张照片,满意地点点头,这桩生意不亏。

    谁能够想到,韦恩·凯特的小狗,会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呢?

    此时此刻,造成伤口的哮天犬,正在愉快地啃着炸鸡。

    堵车终于结束。长龙似的车队缓缓前行。

    哮天犬抬起脑袋,朝着唐洛“汪”了两声,提醒他周围的敌人非常多。

    “知道了。”

    唐洛点点头。

    作为一个猛将型选手,唐洛在感知方面并不咋滴,典型的“暗箭难防”。

    当然,能破他防的也不多就是了。

    现在哮天犬出现,多少弥补了唐洛的这一短板。

    朝着城市边缘开,车速也慢慢提了起来,只是离开了繁华的都市,原本应该减少的车流量,却没有减少。

    唐洛的身后,大摇大摆地跟着八辆车子,基本上没有掩饰自己的意图。

    天色将近,城市边缘。

    几辆车子开始风驰电掣。

    最前面是一辆越野车。

    后面跟着一辆SUV,副驾驶的车窗降下,有人探出身子,开始朝着越野车开枪。

    “这里差不多了。”唐洛猛地踩下刹车。

    没有保持安全距离的SUV一头撞了上来。

    两辆车子顿时失控,在道路上疯狂打转着。

    那个开枪的杀手,被甩出了车子,重重落在公路边缘的草地中,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伴随着尖锐的摩擦声,两辆质量都很好的车子横在公路上,刚好平行。

    SUV车头受损,黑色的烟雾冒出。

    越野车车屁股凹陷进去了一点,但除了美观方面外,没有其它影响。

    车窗降下,唐洛伸出手臂,平举不祥。

    对面驾驶座上的杀手同样举枪,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已经来不及解开安全带了,只能抢占先机开枪。

    枪声响起。

    唐洛左手看似随意地动着,不祥每一次停顿的位置,都恰好有子弹飞临。

    金属碰撞,摩擦,产生了一闪而过的火光。

    子弹“叮叮当当”地落在地上。

    弹匣完全打空,撞针发出“咔擦咔擦”的无用之声,那杀手长大嘴巴,只是本能地用手指继续扣动。

    子弹被枪挡下了?

    “砰!”

    不祥的枪声略微有些不同,带着一丝沉闷的感觉。

    “滴——”无头的尸体压在喇叭上,刺耳的鸣笛声响起。

    不祥的威力,是手炮级别的,比沙漠之鹰还要高一些,当然,后坐力也很大。

    开门,下车,唐洛走到那辆SUV面前。

    在车子另一边,其它的车子也相应停下。

    车门打开,“长枪短炮”纷纷对准了唐洛这边。

    步枪,手枪,还有一个人拿着散(霰)弹枪。

    不管怎么说,混的是“阴影世界”,大家都还要保持一定程度的低调。

    主要使用的武器还是枪,不会掏出RPG之类的玩意来对轰。

    他们是杀手,不是战场上的雇佣兵。

    没有人贸然开枪,所有人都在等躲在车子后面的韦恩·凯特露出破绽。

    枪林弹雨一触即发,只要对方稍微露一露头,就开打。

    至于趴在通过车子底座空隙打脚这种事情,是没有人干的,信不信刚刚趴下,就有一颗子弹在脑门上开洞。

    毕竟是死亡信使,那个一路杀进别人老巢,一晚上埋葬上百具尸体的男人。

    唐洛笑了一下,垂下枪口,退后两步,抬起脚。

    接着,一脚踹在了车门上。

    车子如同炮弹一样,飞出,没等那群杀手们反应过来,就撞上了两辆停的比较近的车子。

    车子又撞在人的身上。

    几个杀手横飞十来米,在地面上翻滚,直接就不活了。

    “贫僧,来度化你们了。”

    略带一丝沉闷的枪声响起,伴随着唐洛的声音。

    “哦呜!”

    越野车内,哮天犬仰头,发出如狼一般的长啸声。

    两分钟后。

    枪声停歇,唐洛拿着一些枪械还有财务,转身走向越野车,很快,车子绝尘而去。

    车内哮天犬汪了两声。

    “有人没死?这个我知道,留个活口而已。”

    约莫十五分钟后。

    一辆车子行驶到这里,缓缓停下。

    沃德下了车,看着满地的尸体和狼藉的场景,无奈地拨通了电话。

    阴影世界,有专门的“清道夫”,算是连锁酒店的人。

    但在被追杀的情况下,韦恩·凯特肯定不会打电话叫人来清理了。

    沃德打算打个电话叫人处理一下,当然,他是不会付钱的,待会就跑,相当于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好心人”。

    打完电话后,又不断地拍照,对沃德而言,这些都是钱。

    “咦?”

    很快,沃德在路边的草地上,发现了一个幸存者,心里一喜,将那人搬上车,朝着城市开去。

    他已经不打算再追着韦恩·凯特去获取情报了,那个家伙,总感觉越来越危险了。

    万一一个不小心,栽进去就不好了。

    开了不到两分钟,沃德跟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子交错而过。

    不过是清道夫的车子,清道夫负责处理尸体等善后工作,一贯都是开大车的,那种改装的货车或者房车。

    “喂,没死吧?”不紧不慢开着车,沃德开口问道。

    他已经给那个半死不活的伤者做了一点简单的处理。

    “没……”那人勉强回答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这么多人,被韦恩·凯特一个人解决了?”沃德问道。

    “是。”杀手说道,“我好像……看见……他,一脚把车子踢开了。”

    讲话声音断断续续。

    沃德踩下刹车,差点让那个杀手从后座上滚下来。

    “把车子踢开了是什么意思?”沃德问道。

    他想起来自己看到,三辆撞成一团,几乎是相互“镶嵌”在一起,完全报废的车子。

    “我不知道,我不清楚。”杀手声音朦胧。

    当时被甩出车子,重重落地,他也不确定自己是真的看到了,还是产生了幻觉。

    “搞什么啊。”沃德低语了一句。

    事情从韦恩·凯特离开那家小旅馆开始,似乎就朝着他无法理解的诡异方向发展了。

    天台上的尸体,克洛伊的伤口,以及,刚才所见的场景。

    仿若是一种无声的诉说,诉说着韦恩·凯特的恐怖。

    沃德觉得自己不再掺和的决定,真是无比正确。

    喇叭声从身后传来。

    沃德瞥了一眼后视镜,刚才交错而过的商务车赶了上来,闪烁了两下灯光,又打起了转向灯,示意沃德停车。

    大概是被公路上的场景给吓到了。

    沃德懒得理会,继续前进,他才没有闲工夫跟人废话,早点送人治疗,拿到更多的情报,卖钱才是王道。

    但沃德不理会,不意味着那商务车就放弃了。

    商务车车速猛然提升,一下子跟沃德的车子并行,接着慢慢压了过来,逼得沃德不得不停下车子。

    沃德皱眉,将手枪握在手中,贴近大腿的位置,黑色的裤子让黑色的枪看上去很不明显。

    沃德开门下车,大喊道:“找死吗?”表现的就跟普通被逼停的愤怒司机一样。

    商务车车门推开,下来了三个男子,其中一人白发,十分扎眼。

    沃德皱眉,作为杀手和情报贩子,察言观色的能力肯定要强。

    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三个人,不是一般人,都是沾染过鲜血的狠角色。

    “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知道吗?”其中一个男子看着沃德问道。

    沃德不太确定对面是不是同行。就算是同行,要卖情报,他也不会这样面对面去卖。

    “什么事情?”沃德的疑惑恰到好处。

    “哦,看来你知道。”男子完全无视了沃德的演技。

    他有着测谎的技能,足以检测出沃德这样的普通人,是不是在说谎。

    “抓住他。”白发男子说道。

    “狗屎!”车门后的沃德低骂了一句,直接举枪。

    而就在他举枪的瞬间,刚才问话的男子长大了嘴巴。

    一道足有成年人小臂粗细的蓝色水柱从他口中喷发出来。

    如同高压水枪中的水柱,瞬间击破车窗玻璃,击中了沃德。

    沃德好像被大锤击中胸膛,身子倒飞。

    落在地上,顾不上剧烈的疼痛,沃德身子一滚,站起来就要逃跑。

    没真的发力狂奔。

    一只手便从背后伸出,抓住沃德的脖子,就好像抓住了一只小鸡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