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退后让为师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全员恶人

    足足五分钟后,枪声才彻底停歇。

    原本就不成形的车子,现在更是千疮百孔。

    “砰!”

    一声声响,副驾驶旁边,不堪重负的扭曲车门落在地上。

    对着车门的保镖分明看到,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们。

    “他没死——”只来得及喊出一句,保镖直接栽倒在地。

    开了一枪后,唐洛拍开前面的车窗,迅速翻身站上了车顶,随手点爆附近的摄像头。

    终结风暴,发动!

    不祥的枪口喷射出了瑰丽的火焰,成片的弹幕随着唐洛转动身子,覆盖向四周。

    其它方向射过来的子弹,都被唐洛用另一只手随意挡下,或者避开。

    一分钟后。

    枪声彻底停歇,周围安静下来,庄园内的音乐声依然没有停止。

    “滋滋滋——”

    地上一个没有损坏的对讲机,传来老管家的声音,“怎么回事!杀了韦恩·凯特没有!”

    “人呢!”

    “回话!”

    “该死的!发生什么事情了!”

    “施主莫慌,只是贫僧来度化你们罢了。”唐洛捡起对讲机说道。

    那边沉默了两秒钟才开口:“韦恩·凯特?”

    声音是有些失真,但的确是韦恩·凯特没错。

    可是,他自称“贫僧”是什么意思,度化又是个什么鬼?

    “是我。”唐洛说道。

    “有意思,竟然自己进来找死。”老管家说道。

    监控室内,一个屏幕上看到了韦恩·凯特慢慢走进来的身影。

    庄园内的保镖,已经朝着这边赶去了。

    “不,贫僧是来度化你们的。”老管家看到韦恩·凯特对着镜头,抬起了枪口。

    画面立刻变成了黑色。

    “继续监视他的动向,不要让他跑了。”老管家说道,离开了监控室,朝着列奥尼达所在的大阳台走去。

    “他闯进来了?”

    听完汇报,列奥尼达皱眉,怎么可能闯进来?

    “他打爆了摄像头。”老管家说道,“暂时还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要先让宾客们离开?”

    草坪上的狂欢还在继续。

    尽管大部分人都注意到了动静,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继续狂欢。

    谁会在这种场合闹事呢?

    韦恩·凯特只有一个,而且他已经快要死了。

    “等一下。”列奥尼达看着脚下的人群,嘴角勾勒出一个笑容,“我有一个很有趣的想法。”

    两分钟后。

    音乐声停止,狂欢的人群渐渐停下来,看向舞台。

    几个孔武有力的保镖,搬上了好几个箱子,放在舞台上。

    “各位。”列奥尼达的声音通过音响传来,“我宣布,今天的特别节目,即将开始。”

    “特别节目?”众人有些奇怪,不过更多的是兴奋,能够参加宴会的,当然不是普通人。

    “有只小老鼠,偷偷潜入了我们的宴会,现在,来到舞台上,拿起你们心仪的武器,将那只愚蠢的小老鼠杀掉。”列奥尼达声音狂热起来,“今夜,是你们的狩猎时间,庄园,是你们的猎场!”

    场面沉寂了片刻,再度喧闹起来。

    一群人争先恐后地跑上舞台,从箱子中拿过枪械武器。

    一个个发出了夸张的笑声,狂欢之夜变成了狩猎之夜,多么有趣的事情。

    “老爷,会不会太危险?”老管家有些担心。

    这些人并不是完全可控的,他们算是苏利文家族的簇拥。

    但不是下属保镖,做不到令行禁止。

    “盛大狂欢的胜利,才是我想要的。”列奥尼达说道。

    “是,老爷。”老管家不再劝说,安静地站在他身后。

    苏利文庄园很大。

    除了主体城堡外,周围还有两栋别墅楼,除此之外,花园弄得跟公园似的。

    植被覆盖很茂密,一条条小道可谓“幽静”。

    当然,以为这种地方很适合潜入暗杀的人,都已经死了。

    明面,暗中的摄像监控覆盖,高达95%。

    只要苏利文家族愿意,完全可以做到五步一哨,十步一岗。

    只是今晚,原本严密的防护似乎没有了作用。

    屏幕一个接着一个变成黑屏,附近的保镖们,顶多传来“他在这里”的反馈,之后再无声息。

    黑夜中。

    唐洛抬手,开枪,好像是一个农夫来到稻田中,收割着自己的稻子——功德之力。

    “又是恶人。”唐洛感叹了一句,侧身躲过子弹,向身侧开了一枪。

    子弹击中大树,穿透而过,树后的保镖倒下。

    “哈!我是第一个!”

    另一边传来欣喜的声音,一个男子狂奔的脚步停下,端起冲锋枪,“今晚,我是猎杀之王——”

    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无头的尸体直接倒下。

    “真的是全员恶人啊。”

    唐洛看着此人的打扮,很明显,他不是苏利文家族的人,是晚宴宾客。而物理度化后,得到的功德之力并不比那些保镖要少,甚至还要多出一些。

    整个庄园,可以说是全员恶人。

    “找到了!”

    又是几声兴奋的声音,集体狂热,无意识,是死亡的导火索。

    “老爷,情况不对。”阳台上,老管家脸色凝重。

    从列奥尼达宣布猎杀游戏后,已经过了足足半个小时。

    苏利文家族的力量,那些宾客们,所有去追杀韦恩·凯特的人。

    像是一滴黑色的水滴落到墨汁当中,消失在了这个黑夜。

    庄园建筑之外的摄像头,被打爆了80%之多,只剩下小部分还在运作。

    韦恩·凯特已经在诺大的庄园中,失去了踪迹。

    列奥尼达没有说话,但皱起的眉头暴露了他内心的情绪。

    今晚的护卫保镖超过200人,宾客的数量则是更多。

    除开守在城堡内部的35个保镖,超过五百人的数量拿着武器,足够称得上是一场“战争”了!

    阴影世界,哪怕是高台桌势力间的斗争,也很少出现这样规模的“战争”。

    列奥尼达当然有想过,韦恩·凯特这样杀上门必然有所依仗。

    应该有人在背后帮他。

    但,那又有什么用?

    列奥尼达手中掌控着足以将韦恩·凯特和他的帮手杀死上百次的力量,只需要防备自己被“擒贼先擒王”就可以了。

    所以偌大的阳台上,只有他跟老管家。

    绝对不会出任何差错。

    “老爷,要我……”老管家的对讲机中,已经有五分钟没有任何回报了。

    两人脚下的草坪上,一片安静,空无一人。

    唯有灯光持续闪烁着,将一部分区域照亮,其余的地方,因为灯光的对比,显得更加黑暗。

    突然间,黑暗中,有人影晃动。

    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地跑过来,重重摔在地上,脸上全是惊恐的神色。

    他看向阳台,看到边缘位置的列奥尼达。

    “救我!”不顾一切地叫喊。

    背后的黑暗中,又有一个人走了出来。

    胡渣,颓废的面容,左右手各拿着一把手枪,如同死神降临。

    只是,偏偏肩膀上蹲着一只哈奇士幼崽。

    “把灯打开。”列奥尼达吩咐道。

    老管家点点头,拿出一个类似于遥控器一样的玩意。

    灯光停止闪烁,各处接连亮起,将城堡前的草坪区域照射得如同白昼一般。

    “是他啊。”

    列奥尼达前倾身子,看着脚下的那个人,的确是他,韦恩·凯特。

    城堡的大门打开,一群人从里面出来,将韦恩·凯特围住。

    他的身上,也出现了几个红点,那是隐藏的狙击手。

    “你选择了一个华丽的死亡方式。”列奥尼达的声音透过音响传出。

    重重叠叠,仿若是天音。

    尽管内心还在疑惑,韦恩·凯特到底是怎么做到杀到这里来的。

    但这不妨碍列奥尼达将自己的气势拉到顶点。

    抬头,看着列奥尼达,唐洛笑了起来,丢掉左手捡来的手枪,抬起不祥,毫无征兆地就是一枪。

    列奥尼达身子不动。

    子弹撞击在他面前透明的玻璃上,留下了一道道裂痕后弹开。

    黑夜中没有人注意到子弹的消失。

    “但我不得不说,很愚蠢。”列奥尼达接着说道。

    整个阳台,都笼罩在透明无暇的玻璃中,在黑夜中基本看不出端倪。

    这些玻璃,非但防弹,更是可以承受RPG的轰击。

    固若金汤!

    这才是列奥尼达有恃无恐的重要原因。

    唐洛没有说话,把不祥收了起来,既然不祥没有办法破防,那就亲自动手吧。

    阳台上那个轮椅男,是苏利文家族目前的掌控者,今晚加冕席位代表之人。

    也就是说,他是万恶之源。

    度化此人,此行目的就算是达到了。

    今晚的宴会,是苏利文家族的有生力量的聚集,被唐洛度化了七七八八。

    就算有死灰复燃的可能,也没有办法再掀起什么风浪了。

    刻意等到今天晚上再动手,唐洛为的就是能够将度化达到“一网打尽”的效果。

    “咦?”列奥尼达一愣,他看到了什么?

    韦恩·凯特动了动手,拿着的手枪就消失不见了。

    “不错的魔术,这就是你和你的同伴敢闯进来的依仗?”列奥尼达问道。

    “汪!”就在唐洛打算动手的时候,蹲在肩膀上的哮天犬突然嚎叫起来。

    “嗯?”

    狗叫的声音周围的保镖差点开枪。

    “怎么了?”唐洛看向哮天犬。

    她跳下唐洛的肩膀,面对庄园门口的方向,发出一阵阵威胁的低吼声。

    在唐洛的视线中,身上的毛都竖了起来。

    俗称,炸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