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国的水晶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简单明了的方法

    现场自然是找不到山羊和长笛的,或者说,幸亏找不到,否则真要弄来了陆希却不知道该怎么用,岂不是会相当尴尬吗?

    “这么一想,我直接送普朗克出在哪很上路也是很仁慈的做法啊!要是他历经千辛万苦最后却发现自己梦寐以求的至宝只是一个撞在酒瓶子里的模型,会不会开始怀疑人生呢?而现在,不管怎么说,至少就算是死了,也是倒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人生的道路顿时就完美了好多是吧?”陆希看了看蒂奇?普朗克先生的尸体,不但没有半点的罪恶感,反而从内心深处油然而生地觉得自己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总之,大家暂时还是没办法把这艘放在了酒瓶中的传奇战舰弄出来,姑且就先当成战利品放置play吧。

    到目前为止,考古队的小伙伴和“劳力者们”花了一个小时,这才大致统计出了这个平台上三分之一的财宝,当然,这还只是金币和宝石这些俗不可耐一看就能计算出价值的最普通的货色。至于那些各种各样的古董或宝物什么的,要鉴定起来就是一个非常大的工程了。

    “真是可惜了,有一些古董多多少少还是有了一些磨损和磕碰,多少影响到了价值。”亚瓦鲁教授露出了可惜的表情。他是一个非常专业而且充满了历史情怀的考古学者,任何对古董品的毁坏,都会让其心塞好久。

    “但至少不算是完全的破坏,整体还是保存得不错的。古董品流传下来,些许磨损终究在所难免,或者说,正是有了这些磨损,不是才更有年代上的质感吗?否则那些假文物贩子为什么有一个专门的手艺活叫做旧呢?”

    “做,做旧!还可以这么玩吗?”教授先生仿佛是被颠覆了世界观似的,顿时便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

    “咦?难道不可以吗?”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将近半分钟之后,陆希开始感慨这个世界的假货贩子还真是够“淳朴”的,教授则觉得姿势又一次涨了,果然要成为真正的学术精英就得多出来冒险啊!老是呆在象牙塔里脑袋是会自己待坏掉的。

    总之,亚瓦鲁教授表示陆希果然说得很有道理,他实在是无话可说。不过好在这些古董损则损矣,但整体的品相总算保持得还不错,无论是放到博物馆里展览,亦或是送上拍卖场也都完全没问题。

    除了古董品之外,目前清理出来的藏金,目测各种大大小小来自各个国家各个时代的贵金属货币近百万枚,各种珍贵稀有的宝石也有大小近千枚。初步判断一下,就算是不包括需要待鉴定的奇珍异宝,仅仅是那些宝石和金币,其价值就应该在一千万贝克以上。

    这些完全可以用金币来物化的东西仅仅只是一个部分,这里的“收藏”中还包括了一千套绿色品质的精致皮甲,都是用索斯内斯犀牛皮革制成的,兼具了防御力和行动力,以及五百套同样为绿色品质的精钢丝拉成的锁链甲。除此之外,短剑、长剑、长戟、盾牌和弓弩等等武器,每样也都在五百件以上,大多也都在绿色品质左右,甚至还有少量地蓝色品质。格兰特甚至还在这些堆积如山的武器后面发现了一个很有格调的武器架,上面挂着银色品质的剑、长弓等十七八件兵器,大多都是白银水准,其中竟然还有三件黄金。

    “这就足够装备一支武装到牙齿的精锐部队了。以这样的部队为核心,就可以建起万人以上具备战斗力的军队,若是在小国林立局势复杂的风暴海角、龙爪半岛或是索斯内斯大陆,说不定还真的可以杀出一片立国的天地呢。”陆希如此地道,随后便将那柄白银品质的长弓扔给了格兰特。

    还没有明确和合作方怎么分赃,就开始擅自分配起了战利品,如果在普通的冒险者队伍中,这是很拉仇恨的举动,甚至很容易引发本来合作得很愉快的队伍当场刀剑相向。然而,人跟人毕竟是不同的,陆希同样做出了这样犯忌讳的事,却没有任何人表示不满。

    “后面还有一个小盒子,里面放了几枚戒指啊胸针啊之类的手势。我已经看过了,全部都算得上是相当有力量的魔法器械!”合法萝莉小姐补充了一句:“当然,具体有什么效果如何就等着你来看了!我们的大鉴定师!”

    总而言之,哪怕是不算这些甲兵和法器,单单是那些财帛古董便已经是一笔泼天的巨款了。估计就算是挖了奥克兰某个皇陵,也就不过如此了。金胡子德雷克就算是有再大的名声也不过区区一个海盗,不可能真的和那些积累百年千年的领主王家相比,却偏偏能给自己攒下了这等规模的财产,倒还真的算得上海盗界一等一的人才啊!如果真的能按照他本来的考虑,这笔财产真的传到了自己的血脉后人的手中,也的确是能够让他们再一次搞个大新闻的雄厚资本。

    “这倒是怪了?这家伙不是据说想要打下一个地盘独立建国吗?这笔资金倒是足够他招兵买马了,那为什么自己不用,却要留给后人呢?”

    “……嗯,记得姐姐倒是说过,金胡子德雷克确实是一个非常有野心,有魄力,有手段也有气度的人,在当时那个时代,绝对算得是一等一的枭雄豪杰!虽然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就是啦!”

    “然而,能够创下一番大事业的开国君王基本上都是这样的类型,能不能成功和天命,也就是和运气有关,和他们是不是道德意义上的传统好人关系却不大。”陆希道。

    “对啊,所以姐姐也是这么说过,如果天命真的在身,金胡子德雷克说不定真的可以做出一番更大的事业出来呢。他留给大家的名声,也绝对不仅仅是个海盗那么简单呢。”

    还是那句话,有野心有能力有气魄的“英雄豪杰”多了,但能一遇风云变化龙的却并不多,运气成分毕竟是很重要的。当然了,金胡子德雷克作为一个想要独立建国的野心家似乎缺了点运道,不过,在他还只是一个单纯的区区海盗的时候,经历倒还是挺主角的。要知道,虽然黄金王次元宝库的大门就开在辰海,但历史上能摸进来的海盗和冒险家,貌似也就只有这么三批呢。

    第一批是那个明明是海盗出生,却莫名地被****白道都被奉为七海霸主的萨鲁?德?道菲,也正是因为他,海盗这种把脑袋提在裤腰带上的法外职业,才莫名地被套上了许多传奇性光伟正的光环。这就像陆希的家乡一样,普劳大众也因为一个爱翘兰花指的烟熏妆小胡子船长,外加一个上窜下跳仿佛猴子一样草帽熊孩子船长,也对海盗们有了相当三观不正的期待一样。

    第二批自然便是金胡子蒙太奇?道哥?德雷克和他的小伙伴们了。实际上,他若不是运气好进入了这个宝库,恐怕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威望名气,更不可能会有后续发生的一连串事件了。他因为这个宝库而生,却也因为这个宝库而死,命运在他的身上拐出了一个羞耻的U形,听起来还真是挺微妙的。

    而身为第三批人的陆希,如果他和另外两位前辈一样,也是因为运气因素乱入了此处,看到这么多财帛甲兵,说不定也就会就此心满意足吧。然后再把宝藏撅吧撅吧清点一些,能拿走多少就拿走多少,然后就此打道回府了……可惜的是,他一开始就并不是(仅仅)冲着金胡子的藏宝来的,身为一个rpg式故事的主角,都已经来到了所谓宝库的“玄关”,要是不到正厅里面去看看,岂不是丢尽了所有穿越前辈的脸吗?这就好比如说寇?没见过女人的**丝?少帅和徐?为女人擦兄弟两刀?护法进了杨公宝库,要只是在外面的假库里带上一点金饼就闪人,却不到真库里去探个究竟,那本几乎算是史上最长的武侠小说,一定是会被读者们的嘴炮轰杀成渣渣的。嗯,虽然那本书由于两位主角一个是没见过女人的**丝,一个是为女人插兄弟两刀的渣男,早就已经被嘴炮轰杀了……

    “那么,下一步的问题就是,我们该如何找到次元宝库的本尊了。”陆希托着下巴,一边开始三思一边自言自语道。

    “是啊!如果黄金王的次元宝库,一定会留下当时第一手的文献记录,这样便能补完那个时代最后一段空白记录了。”亚瓦鲁教授看着陆希,露出了感动的表情:“这才是我们这次出海的目的呢。看到这么多财宝,连我都动心了,都差点忘记了之前的初衷,却还要大师您来提醒,真是太失态了!”

    那个,其实除了您——呃,或许还要加上您的学生吧——没人对吉尔萨拉德那个可攻可御男女都爱荤素不忌的逗逼王的空白历史感兴趣。如果不是本人有一颗身为现代穿越者的八卦心外加上任务要求,我本人肯定也不怎么在乎呢……

    “财帛动人心啊!就算是智慧女神教导过我们,必须要在财富面前维持住自己的本性,然而即便如此,当黄金的光芒映入眼睛的时候,却也依旧会不由自主得忘记掉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贝伦卡斯特大师,虽然您年纪这么轻,但果然拥有真正伟大而坚定的灵魂呢!”

    都说您脑补过了啊?虽然您这么夸我本人也是很开行的就是了,但太肉麻的话,就算是以本人的耻度也还是会有压力的你造吗?

    陆希只能无奈地干笑了两声,然后又干巴巴地挥了挥拳头:“不管怎么说,咱们身为有良心的青年历史学者,除了绿油油的美分,没有什么是能让我们折腰的!黄金王时代的空白历史之谜,我们一定要解开!”

    “……嗯嗯,难道看到陆希这么有史学家的责任感呢。真是了不起!”疾风没什么诚意地鼓了鼓掌,道:“可是啊,我相信道菲和德雷克能来到这里,应该也是打算找到真正的次元宝库的,但既然没有成功,那也就没办法了。实在不行,也就只好见好就收了。”

    真要是见好就收了,那问题才大了好不好啊?陆希却只觉得莫名地菊花一紧,差点没忍住当场厥过去,只能咬牙切齿的对着苍天翻了一个白眼。

    “无论如何,身为主角,要是沦落到给人当……啊呸,那啥的地步的话,还是先把世界毁灭了要好!”陆希咬牙切齿地对自己鼓了鼓劲,坚定了一下决心,确定自己的信心已经完全坚定下来了。他低下头,然后便看到了一个正在自己脚边打滚的蛇形生物,顿时便有些尴尬地扰了扰头:“诶,我就说本人似乎貌似是忘了点啥呢。不过,捂着肚子疼了整整两章都还没有挂,还真是一个很有耐力的女士呢。”

    “……嗯,人家刚才就想要提醒你了。不过觉得陆陆有的时候也有很残酷的一面了,说不定是故意的,所以也就只好什么都不说了。”

    “故,故意什么的,我啥时候那么鬼畜过啊!妮可你凭啥无故污人清白啊!”陆希用不怎么用说服力的语气分辨了一句,然后才施法解除了娜迦女祭司身上的魔法。当然,或许是这位可怜的人外小姐已经被疼成习惯变成条件反射了,即便咒文解除了,她依然不停歇地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这才慢慢地停了下来,仰面朝着天空,摆出了一个很标准的十字形,露出了一副已经被玩坏了的崩溃表情。

    “要是是啊嘿颜就更好了!”陆希自言自语。

    “哎呀,人家已经够可怜的了,你就积点口德吧。”疾风没好气地推了陆希一下,然后蹲下了甚至,露出了她那标准设定一般的治愈系笑容:“艾特夏拉小姐,抱歉啊,我们刚才聊得太投入,却忽略了您的心情。当然,您也是施法者,应该可以理解在遇到魔道问题时候,大家的专研精神吧?”

    专研个蛋啊!明明就是在灌水!还有,这种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玩法,就算是孩子都忽悠不过去,还拿出来用分明要让笑掉大牙呢!

    她很想要这么体现一下自己身为战神虔诚子民的气魄,但却莫名地发现,自己竟然都不在敢和对方的眼神对视了,那双蓝宝石色的清澈眼眸,却仿佛化作了正午的太阳一样,温润的视线如炙热的阳光一般犀利而可怖。艾特夏拉明白这样的表现会让自己显得很low,但她就是无法控制住自己,不由自主地躲闪着对方的视线。

    “请您把脸转过来嘛,咱们可以好好地谈谈的。”疾风眯起了眼睛,笑容可掬,更显得清新可人。

    艾特夏拉浑身上下不由得抽搐了一下,态度僵硬地将脸扭到了另外一边。

    “把脸转过来我们好好谈谈嘛。我觉得,大家都是文明人,是可以沟通的!”疾风露出了闪亮剔透的糯米牙,亲和力和治愈力已经被她提升到了百分之120,绝对是男女通杀的。嗯,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的话……

    艾特夏拉抖得更厉害了,已经将脸埋了下来。如果她还能动,这个时候或许会出现非常经典的抱头蹲吧?

    “哎呀,真是一个不听话的坏孩子!”疾风依然笑容如水,声音却沉了下来,扬起手来一记耳光直接扇到了对方的脸上:“我,在,和,您,说,话,呢!您,听,不,懂,人,话,吗?”

    果然,还是这样简单直接明了的方法好,娜迦祭司小姐虽然泫然欲泣,但总算还是微微颤颤地把头抬了起来。(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