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国的水晶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海盗王其实没死完

    光辉纪元1226年7月21日,一支有3000人组成的军队终于接近于了卡得因岛的外围。之所以说军队而不是舰队,是因为这只部队并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战舰。实际上,除了是在海里面行动之外,这支部队和所有国家的陆军都没有多少区别——骑着坐骑的军官和将领,武装到了牙齿的精锐战兵,以及拥有初级武装的辅兵和炮灰部队。这是一支非常封建式的军队,如果要是被有军事常识的人看到,能一瞬间就从这种军队身上找到一大堆战斗力方面的黑点。然而问题却在于,如同让没常识的人来看,这应该还是一支相当威风凛凛的虎狼之师吧?唯一的原因是,组成军队的将士,全部都是看上去相当有战斗力的彪悍海族,亚龙人、鲨人等等,以及数量更加庞大的沼人、蛙人和蹼人。

    从阵型和排场来判断的话,这支军队的统领应该是一位亚龙人武将吧。他的体型比一般的亚龙人要庞大不少,并非肥胖臃肿,而是体型魁梧得惊人。当然,和一般鳞片和皮肤呈海浪色和水绿色的亚龙人同族相比,他的外表却是深沉得多的深蓝色,甚至已经开始泛黑了,非常接近深海的色泽。这其实是亚龙人上了年纪的表现。

    不过,虽然拥有这般颜色的鳞片外皮,这位亚龙老将打扮却显得相当的时髦,亦或者可以用“骚包”来形容。他穿了一身赤红色的战袍,乘坐在一辆由两头独角虎鲸拉拽,用凝固的珊瑚岩打造的战车上,庞然的身躯端坐在位置上,渊渟岳峙,气度凛然……呃,至少,他的部下们是这么认为的。

    其实若是凑近了仔细看看,你就能发现,这体型庞大的亚龙人,这个沉默寡言的气场森严的亚龙人,紧紧闭着双眼,呼吸沉闷,鼻腔中有节奏地喷吐出了浑浊的气息,甚至连水流都被搅动了起来,分明就是在打盹。

    或者说,其余海族军官们都是骑在大大小小的海兽上,偏偏只有这家伙是乘战车,说不定并不是为了显示威严,而仅仅只是为了睡觉起来舒服而已。

    一位手持三叉戟,披着甲胄的人鱼军官——因为不是妹纸是个身强体壮的汉子所以不能叫美人鱼只能叫人鱼,这可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游到了正在打盹的亚龙人将军的旁边。他沉吟了半分钟,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决定唤醒对方。

    “阁下,我们已经接近了卡得因岛外海了,阁下,阁下?”人鱼军官凑近了亚龙人的耳畔旁,低声道。然而唤了几声,对方却依旧没有半点醒过来的征兆。

    这家伙不会已经睡死了吧?人鱼军官如此地想到,琢磨着是不是用三叉戟捅对方一下,可这么做似乎又太不敬了,顿时有些犹豫了。

    好在,这个毫无紧张感的亚龙人似乎只是反射弧长了一点,并不是真的没心没肺。过了几秒钟,他终于慢吞吞地睁开了眼睛,露出了一双龙式的竖瞳,打了一个沉重的呵欠,这才将目光慢吞吞地转向了鱼人。

    “哦。”他随口地说,但双目的视线却完全没有焦距。

    哦你个鬼啊!鱼人军官想了一想,觉得真要拿三叉戟捅对方一下倒是没问题,但真要打起来了自己的战斗力却不够看,于是便很自然地在脸上挤出来了一个笑容:“我们已经抵达卡得因岛的外海内,阁下,若要再往里面走,混乱的洋流、礁石和野生的海兽都将会成为大军致命的危险因素。这个时候,就需要您的经验了!”

    “我的经验?哦,是啊,也正是因为这样,我这样半边身子都要入土的老头才会被召集起来,担任前锋这样重大的人物啊!”年老的亚龙人似乎终于清醒了一点点,就如所有的老年人一样,絮絮叨叨地抱怨了起来:“真是的,明明以为到了我这把年纪,总算是能得到一个地方养老了,就这么老死在摇摇椅上也不错啊!可是为什么还要被召集起来做这么重要的工作呢?陛下和殿下也不担心会误事?话说回来啊,我投靠,呃,弃暗投明浪子回头到现在,也都快二百年了吧?还是第一次承担这么重要的使命呢?不是应该受宠若惊、诚惶诚恐地表示莫大的光荣,然后尽力地把事情做好吗?是的,如果咱还是一个很有事业心的年轻人的话,便应该如此了。可问题是,我明明都是这样的老朽了,还要跑出来抢年轻人的功绩,不会很受遭人仇恨吗?要是被人诅咒,死了以后也会不得安宁的吧?”

    我仅仅只是希望您起来给大家鼓鼓劲带带路什么的,需要这么叨逼叨地说那么一大串吗?而且您叫我怎么接才好呢?

    鱼人军官很想用安慰智障的目光看看对方,但随即意识到自己不敢,而且就算做了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卵用,于是只能勉强地挤出来了一个不包含任何信息量的笑容。

    “陛下和殿下一直是很看重您的,其余的阁下们也都很尊重您!”

    “前提是,我必须要足够识时务,也足够听话吧?嘿嘿!”老亚龙人终于露出了睡醒之后的第一个表情,在那张蜥蜴般的大脸上,竟然这样挤出了一个很有世俗感的会心笑容出来。

    对方既然“嘿嘿”了,鱼人军官除了也跟着“嘿嘿”一下,就实在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了。

    “放心吧,放心吧,我的祭司小弟,老隆多是个信命的聪明人,知道怎么做才能让大家都开心的。嘿嘿嘿嘿……我的那些后辈在这里弄出了那么大事情,要是一点也不管,也的确是说不过去的嘛。”

    隆多?赤鳞,在早年拥有一个“火鳞王”的绰号,端的是威风八面了。可是,他今年已经648岁了,即便是在白银种的亚龙人寿命来盘算,这也是一个已经进入了末年的岁月。老年人往往都会有精力不济的时候,即便是在行军中,如果没有要事,他往往都会随时找个时机打打盹。反正,正常的行军规划和安排,都有“麾下”的人鱼军事顾问和监军负责,他只要在必要的时候醒过来,带领大家抄刀子上就是了。以他的立场来说,如果真的将太多的精力放在军务上,一定会让很多人不放心吧?“麾下”之所以要打个引号,其实原因也正在于此了。

    然而我们要知道的是,这位年老的亚龙人虽然算得上是辰海上有数的猛人,虽然是个一条腿入土了的老头,但依旧是个猛人;他也是由人鱼领主们统治的亚特兰蒂斯联合城邦王国中,数量有限的亚龙人领主。否则,他也不可能率领这么一支还算兵强马壮的海族部队,担任整支大军的前锋了。然而,即便拥有这么多的光环,他的立场也依旧非常尴尬。如果这家伙看过陆希家乡四大名著之中三观最不正的那一本,一定会和有着相当地共鸣吧。

    是的,他和某位姓宋的黑矬子一样,都是被“招安”的。

    在300多年,辰海的大航海时代刚刚开始,大海贼时代也正在兴起的那个风云岁月中,他也是这片大海上最赫赫有名的大海盗王,和金胡子德雷克并列。和他相比起来,现在的辰海海盗王中最有实力的“海盗王子”塞缪尔?贝拉米斯,都只不过是初出茅庐的小字辈罢了。如果这位亚龙人海盗王不是“堕落”成了“朝廷鹰犬”,或许辰海上法外之徒的格局,完全便会是另外一个局面吧。

    总之,所谓四天王有五个是常识,四大海盗王之外还多了一个已经没有海盗王名头的海盗王前辈,这种设定其实也是很常见的。

    当然,从逍遥法外的,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行侠仗义”,“劫富济贫”的“海上好汉”,变成了现在的朝廷鹰犬,很多围观群众对这位当年叱咤风云的海盗王沦落到了这个地步,多少还是很有些不耻的。当然,如果他们看到这样一位当初勇冠三军称霸辰海,和那位金胡子德雷克斗了半辈子的大海盗王变成现在这样一个要么就在打瞌睡,要么就是在尖酸刻薄说风凉话的老糊涂蛋,估计会更加不耻的。

    不过,或许是这个海下城邦的统治阶级毕竟是一种童话色彩很浓厚的黄金种梦幻种族,貌似是比姓赵的要厚道一些,并没有因为老亚龙人偶尔说上两句风凉话就赐上白绫一段毒酒一杯啥的,并且还非常信任对方。嗯,至少在某种特定情况下是很信任对方的。

    ……譬如说,在现在这种特定条件下。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即便是对于能够“掌控”海洋万物的人鱼们来说,卡得因岛周边,这片怪石、暗流、毒草、以及潜伏在这其中的凶暴海兽们组成的海域,也是被称为死域的地盘。而我们要知道的是,除了这位被招安了二百年,当做法外之徒“弃暗投明”宣传典型的亚龙人老头,阿特兰蒂斯的人鱼王室竟然找不出一位熟悉卡得因岛周边的领主了。而这样一位“唯一”的国宝,又偏偏是个一条腿都已经入土的,毫无紧张感的老朽。

    “不要这么着急吗,我的小朋友!说不定等到我们抵达的时候,战斗都已经结束了呢。”老亚龙人露出了那种毫无紧张感的大笑,拍了拍鱼人祭司的肩膀:“黑海和我的那群小后辈居然在卡得因的外海干起来了,我想,希德莉吉特殿下一定也是希望我们不要太着急的。让他们尽管煎熬吧?”

    “……呃,可是,我们的任务是在卡得因的外海找到一条能够供大军行进的稳定通道呢。”说到这里,便是人鱼军官自己也觉得有些奇怪了。要知道,别说是后续的大军了,便是目前这3000人,由四个大小海族聚集点组合起来的前锋部队,也都是联合城邦王国在这十年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了。

    说白了,亚特兰蒂斯城邦的海族们,就是一群特别喜欢在深海中过小日子的家伙,并不会太在意海面上霸权,也不怎么理会海盗对商路的袭扰,也就只有对黑海的部族才会打起精神来。而随着这两年,黑海势力地一再衰退,辰海海底中主要的聚集点已经很难看到他们的身影了,便连千人以上规模的军事行动都变得相当地少见了。甚至不少人鱼领主明知道一座叫塔图加的新型城市,就是这片大海上的海盗大本营,其洗钱的黑市幕后老板,也有那群黑海娜迦邪神信徒的背景,也没想着要出兵把这个所谓的“罪恶都市”从世界上抹去呢。

    “士兵们需要您的指引,阁下!”不管怎么说,作为军人,命令和任务自然是第一位的。人鱼军官知道自己这位被招安的前悍匪顶头上司肯定做不到这一点,但是他只能想尽办法劝说对方往这个方面去尽力而已:“正是因为有您在,大家才能在接近卡得因这样的死域时,还能保持旺盛的斗志呢!”

    于是乎,刚刚睡醒了的老亚龙人便发出了开朗的笑声:“哦嚯嚯嚯!小祭司,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和你做事的原因了。虽然我明知道,若是老隆多有什么僭越不轨之举,你的命令也包括取我这颗皱巴巴的头颅,可至少啊,听你说话就是让人念头通达啊!哎呀呀呀!殿下还真的为我选了一个相当中意的魔法顾问和军事参谋啊!就凭这一点,老隆多要是不鞠躬尽瘁,就算是女神也都不会原谅我的。”

    您这半截身子入土了的样子,就算是真的鞠躬尽瘁了也值不了几文钱啊?人鱼军官觉得这么直说还是很伤人的,于是便只能赔笑了两声。

    有了老司机带路,这支3000人的部队行军还算是非常顺利。当然了,除了正常行军之外,他们还想方设法地排除着海洋外围的礁石、有毒的海藻,甚至猎杀那些躲藏在洋流和深海阴影中的大型野生海兽们。他们的任务是为后续的军队打开一条稳固的进军,从目前来看,这项工作貌似完成得还是不错的。

    “当然,我们的前期工作最多也就只能管三天而已。卡得因岛一直是个很邪性的地方,嗯,我当年还在当海盗的时候,就一直都觉得它仿佛不属于我们的世界似的。你们这些施法者说的那个什么……嗯,空间乱流?一直会给这里带来各种相当诡异的影响,就比如说那些有有毒的海草吧,长得比你的胡子还快!我们今天清理出来的通道,过上几天就会重新变成危险的迷宫的!”

    “也就是说,卡得因岛其实并没有真正稳定的航道?”人鱼军官奇道。

    “嗯,应该还是有那么一两条吧。都是当初我那个又爱又恨的宿敌,金胡子德雷克绘制出来的。然而,这是在海面上,又不是在海底,海盗能过,却不代表我们这群水耗子能过啊!”亚龙人嘿嘿一笑:“卡得因岛的水下,可是比水面的危险性要大多了!否则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拿这个小岛毫无办法吗?”

    人鱼军官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睛,顿时觉得自己危险了。既然没有所谓的安全通道,那这老亚龙人装个屁的老司机啊!这不是分明把还有大好青春和远大前途的自己,外加上3000军队都带到坑里了吗?

    “肤浅!”老亚龙人冷哼了一声:“劳资在辰海上当过300年海盗,这座卡得因岛不知道来过多少次了!早就摸清楚规律了!这个世界上,绝不会有比老隆多更熟悉卡得因岛水下的人了!要说这个世界上有谁能为大军开辟一条进军卡得因的通路,也就只有我这个糟老头子能做到了!不过话说回来,我们为什么一定非要攻占卡得因岛呢?让那群黑海和愚蠢的后辈们杀个两败俱伤再去捡便宜不是更合适?我们以前不都是这么做的吗?”

    “找个,下官也纳闷呢。不过,任务就是任务嘛。”

    “唉,公家饭果然不好吃啊!不过,为了养老金,也就只能这么拼命了吧?”老亚龙人再一次哀叹了一下朝廷鹰犬的艰辛之处,然而路是自己选的,果然趴着也只能继续这么走下去吧。(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