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国的水晶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星光漫游2016

    呼吸终止,气息断绝,体内的血脉失去了核心动力泵的运转,开始混乱流转,这样的感觉会是怎么样的呢?反正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但那种瞬间接近死亡的绝望和压抑,却比断手断脚浑身粉碎骨折还要痛苦,作用于精神上的损害更是永久性的,反正陆希几乎可以确定,未来的任何一天,只要自己回忆起今天这个体会,一定会气短胸闷浑身发抖的。

    他必须要庆幸自己目前的体质加上各种装备的加成,已经勉勉强强接近了200大关,这种数据其实已经可以快要和那些山岭巨魔甚至独眼巨人相媲美,就算是心脏被摘掉了也不至于瞬间就丧命。当然,也正因为这样,那种整个胸前都完全空虚的恐惧感才会如此的明显。陆希赶忙又给自己升了一级,胸前之内的充实感这才又一次回来了,顺便还将维持着“无之域”的所有魔力凝结成了数个极其不稳定的能量球,然后迅速后退。

    “轰隆!轰隆隆!”吉尔萨拉德在接近能量球的一刹那间,剧烈的爆炸带动着无形的能量光晕扩散开来,几乎将整个大厅都陷入了其破坏的范围内。照着常理,便是一位深渊领主和传奇真龙,在这样的攻击之下都是难以存活的。

    然而,陆希本人却没有太大的信心,他根本不指望这点招数对这个能单挑真神现在还特么有了满血满状态复活能力的黄金王起到多大的作用。

    果然,很快的,黄金王本人的身影却已经从白光中一跃而出。这能将真龙和深渊领主的身体都瞬间蒸发成微尘粒子的可怕魔力风暴,却也仅仅只能阻挡他两三秒钟而已。他并没有马上抢攻,却被周围一片“丁铃当啷”的玻璃粉碎声转移了注意力。那些对自己起不到太多作用的魔力风暴,对这个大厅周边的落地窗玻璃却具备着足够的破坏性,哪怕是经过了炼金强化的玻璃窗,也抵挡不住这样的冲击力,瞬间便粉碎成一大片晶莹的碎渣。漫天的星光伴随着猩冷的湖风,从被轰开的豁口照映入了大厅内,镀起了一层如梦似幻的华丽光晕。

    陆希退入了星光的环绕中,大口地吸着冰冷的空气,只有这样,他才能觉得自己还活着,方才失去了心脏的危机和绝望感才不至于让自己魂不附体精神崩溃。

    “……你居然还活着?”吉尔萨拉德凝神打量着陆希,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意外的神情:“我刚才使用的是圣枪迪尔德娜,在诸神时代,又被称为必杀的秘银荆棘,只要施展出来,对任何目标都有一击必中的属性,乃是这个世界上少量带有因果律概念的神器之一。理论上,除了那些拥有伟大神力的主神级神祗,没有任何生物可以在其攻击之下逃脱,无论你采用的什么防御手段。若没有料错,你的心脏此时应该已经灰飞烟灭了吧?”

    “……呵,因果律兵器吗?又是这种作弊手段。说起来,类似的遭遇我当初貌似还体验过一次呢。魔枪乌尔,记得是这个东西吧?”陆希道。

    “那只是拉格巴尔制造出来的拙劣复制品罢了,除了附有必中的因果律概念外便一无是处,哪怕是被打中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吉尔萨拉德用鄙夷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陆希,然后发出了一个嗤之以鼻的哼声,昂首挺胸傲然道:“如果是我的话,就算是被那个劣等的仿品击中了,却连我的表皮都捅不破。”

    是啊是啊,被仿冒山寨品打了个对穿差点挂掉的本人可真是对不起了哦!血厚红条长可真是好值得骄傲哦!所以归根结底你其实这是在承认自己其实是个抖M了,是这个意思吧?说白了,所以当过MT的人都是抖M,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不懂?果然没文化真可怕呢。

    陆希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然后又后退了一步,一脚踏着一地的玻璃碎片,整个人都沐浴在了一片灿烂的星光之中。窗外传来的阴沉潮湿的湖风让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噤,然后伸出手,朝对方做了一个招手的挑衅动作。

    “毕竟我是没有您那么厚的皮嘛,被人捅上两下是绝对不可能若无其事地。像刚才那种能一击便让我的心脏蒸发的绝技,您要再来上几次,经验值肯定是不够用的,本人便理所当然地死定了!”

    “是吗?”吉尔萨拉德漫不经心地回应了一声,却并没有再把那杆必杀的秘银荆棘拿出来,挥了挥手,赤金的长剑和漆黑的军刀又回到了他的双手中。灿烂的宛若融化了黄金一般的赤金色火焰从剑刃上滑过,瞬间便将整个空间的温度都拔高了好几度;而在那同一刻,宛若深渊一般深沉而阴暗的气息则在刀刃上翻腾流转了起来,然后慢慢地扩散萦绕开来,仿佛化作了一团吞噬了阳光的乌云。

    这明明是两种不同甚至性质矛盾的力量,但是吉尔萨拉德却在同一个瞬间,面不改色地轻松施展了出来,仿佛一点身体上的压力都感受不到。

    陆希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然后指着对方大声道:“这两个玩意你都用过了!作为一个传说中的神壕王,打人的时候就应该不带重样的啊!同样的宝具兵器这么用上两遍难道就不觉得跌份儿吗?”

    黄金王认真地向了几秒钟,似乎是觉得陆希的话说得很有道理,于是点头挥手,赤金长剑和漆黑军刀同时消失不见,炙热的火光和阴沉的飙风也随即烟消云散。紧接着,出现在他手中的东西却让陆希忍不住瞳孔收缩,脸颊抽搐。

    左手握着的是一柄权杖,并非施法者使用的法杖,而是战士们很喜欢使用的一种破甲兵器,又有“晨星”这个听起来很浪漫的名字,大约只有八十公分左右的长度。这种单手打击钝器属于易学难精的范畴,掌握它的猛将兄很多,但将它玩出花火的绝顶实力者却少之又少。和战锤的区别在于,其锤头并没有那么巨大,要么是一个规整的带倒刺的球体,要么就是呈刀刃放射状,吉尔萨拉德此时握着的便是后者。除此之外,其握柄往上的部位包裹着一层又一层的结环,和传统的钢鞭非常相似,感觉随便敲上去就能轻而易举地将厚实的铁甲砸扁,让内里的骨骼血肉完全粉碎。

    “钢铁晨光?嗯,好炫酷的名字,关键敲着灰不溜秋的造型有个哪门子的光啊?要不是我有氪金狗眼谁特喵知道这玩意是个暗金圣物啊?”

    当然,吉尔萨拉德随便摸出来一件兵器都是暗金品质,这也并不奇怪。关键是他的右手正提着的一个让望而生畏的超级大杀器……那手掌握着一个短柄,柄头牵引着锁链,一层又一层的缠绕在手臂上,也不知道有多长。锁链的另外一端几乎已经完全垂在了地上,链着一个直径目测已经达到了吉尔萨拉德腰际的硕大铁球,上面还密布着剃刀般的倒刺。

    那是一个流星锤,超级大号的,又黑又粗又大的流星锤。这么大号的流星锤,陆希表示自己见多识广以前也并不是没有见过,但对方都是那种同样也又黑又粗又大型的家伙,譬如山岳巨魔啊,草原牛头人啊,憎恶啊之类的玩意。

    关键的问题是,暗金品质的流星锤是什么鬼呢?像这种又粗又黑又大又傻又笨的兵器,不都应该是龙套反派使的吗?为什么会有暗金品质的东西啊魂淡……而且名字还叫什么,暴风之结?这么中二是想要吓唬我吗?

    还没有等到陆希将以上的卧槽转变为言语,那又黑又大又粗又笨又重的巨型流星锤已经呼啸而至。锤头未至,罡风先至,吹得陆希浑身生疼,就仿佛是在被剔骨尖刀凌迟似的;暴风未至,雷电已至,张牙舞爪肆无忌惮,“哔哩哔哩”的嘶鸣声真的放到了现实里其实一点都不萌,乍一听都震得骨膜一阵难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寒毛更是不由自主地倒竖,就仿佛是一群吞噬血肉灵魂的魔鬼冤魂在嘶叫似的。

    这是多重的雷电缩在一起才会造成的声光效果。相比起将力量化作能瞬间击垮一个军团的对军级雷云风暴,这种将所有的大气元素压制在一起,形成了对单一目标更强穿透力和破坏力的手段,才更考验一个实力者的精神力和控制力。黄金王吉尔萨拉德明明是以剑而成名的,但此时此刻的他,仅仅是以一个战士的身份挥舞着兵刃,却展示出了让无数最顶级施法者都望尘莫及的元素操纵手段。

    “哔啦!”雷电化作的光之长鞭,一边奏鸣着杀气腾腾的空气摩擦声,一边刮过了陆希的上半身。长鞭的尾部已经扫到了一侧的墙壁上,带起了一阵烟尘。定睛一看,却看着半边的墙壁都被出了巨大的豁口,断裂之处的痕迹平整顺滑得毫无起伏裂痕,既不像是魔力的影响,也不像是被别的蛮力手段破坏的,更像是直接从空间规则上被抹去了似的。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宝具暴风之结具备着召唤空气元素,摩擦凝结出雷电的力量,但吉尔萨拉德本人却拥有将这些雷电转化性质的手段。这种被赋予了法则概念的雷电聚集压缩到了极致,便具备了撕裂空间的力量。

    空间切割的杀伤力当然也是概念级,真神以下,所有的凡物都难以抵挡。若是陆希的上半身躯干真的被扫中,就不仅仅是心脏被蒸发掉那么简单了。然而,吉尔萨拉德的脸色却沉了下来,他刚才根本就没有击中到了对方的感觉。

    黄金王转过了身,映入眼帘的第一个场景便是陆希的笑容,不知道何时,对方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随后,紧接着,密集的光束汹涌地呼啸而至,如同数万大军同时投射出的箭雨一般。

    吉尔萨拉德压住了自己的疑惑,举起了另外一只手的权杖,他周边地面的石板就像是有了生命似的,纷纷腾空而起,宛若镜面一般的温润光泽在石板上滑过。光束击中了石板们,就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似的,就这么直接失去了影踪。

    陆希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随即变成了一张愁眉苦脸。他姑且也算是身经百战了,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似乎自己不管绞尽脑汁费劲心力想出来的一切攻击手段,在这个两万年前就能提着剑和真神对殴的半神王者面前,似乎都毫无意义。这就相当尴尬了。

    “萨曼夏尔人的星象魔法?”吉尔萨拉德摇了摇头,嗤笑道:“这不过是一种借用雅梵娜的化身玩的小戏法罢了。现在,神后已经陨落,星象秩序只剩下了最原始的运转规则,还能为你这样的施法者提供多少力量呢?”

    “魔网也已经崩溃了,魔力元素也只剩下了最原始的运转规则,但依然还是有序的。于是,不用被魔法女神压榨的奥术法师们,比过去以往的任何一个时代都强大!星象魔法虽然失传了,但我依然会把它们变得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还要强大!看不到现实世界的与时俱进吗?被混沌迷失了本性的撸瑟!”陆希冷笑了一声,冲着吉尔萨拉德竖了一个中指。

    吉尔萨拉德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恍惚,随即换做了雷霆和火焰酝酿而成的狂怒。他第一次发出了仿佛野兽一般的低吼声,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的弹了起来。环绕在他周边那些镜片化了的石板同时谁裂开来,化作了成千上万锋利的水晶刀刃,在高空中疯狂舞动着,化作了撕裂天地的龙卷风,轰向了对方的陆希。

    然而,利刃组成的龙卷风,当它们卷入了星光照耀的范围之内时,却忽然从汹涌澎湃的洪水化作了涓涓流淌的溪流,瞬间便失去了所有的凶戾之气。镜面的碎片在灿烂的星光中缓慢飘动着,反射着绚烂的光芒,化作了一副如梦似幻,仿佛用水晶勾画出来的星图。

    吉尔萨拉德也慢了下来,他赫然觉得,当自己被周边灿烂的星光包围的时候,浑身便像是灌满了铅似的,做出每一步行动,都需要花费往日十几倍乃至于数十倍的体力。

    他双目的视线依然如剑刃刀锋一般的犀利,直视着陆希的眼睛,似乎是在用眼神喝问:“你做了什么?”

    “萨曼夏尔的宫廷星象法师都死光光了!所以应该没有人告诉你,这种魔法的能量便是来源于群星的光芒!修炼到极深之处,星光的闪耀之处,便是任由施法者精神支配的领域!在这个领域中,你将寸步难行!”陆希如此地大声说着。

    “……群星的光芒包裹着世界,保护着世界,培育着世界,所以群星之母雅梵雅才被视作神后和万物之母!然而,主物质位面的大地之却毕竟是大地女神玛拉管理的领域,星光的力量要穿透天空和云海才能抵达地面,必然会受到极大的削弱。我见和萨曼夏尔人的星象魔法大师们交过手,这种星光禁锢法阵我也见过,但根本不可能达到这个程度!”

    “哈,你忘了吗?这里是一个漂浮在外太空的亚位面碎片,天空和云海可都在我们脚下啊!”陆希发出了大笑道,毫不犹豫地鄙视着黄金王吉尔萨拉德的智商,虽然嘴上说得很厉害,但他此时心中却不由得暗暗咋舌。他曾经在小伙伴们面前施展过这一招,即便是体力最好的怪力三无娘莉姆,以及和伊芙合体的疾风也都丝毫动弹不得。可是,黄金王吉尔萨拉德却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不,影响应该还是有的,在武技的领域,自己甚至无法用眼睛跟上对方的动作,但在星光法阵的配合下,似乎还是可以有来有往地过上几招嘛。

    陆希挥舞着黎明骑士长剑,两三秒时间内便和对方连续过了七八招,并且还成功地在吉尔萨拉德的手臂上留下一道伤痕。这可是他今天的boss战第一次凭真本事伤害到的对方呢,顿时让我们的主角成就感大生,然而这似乎也成功地激怒了对方。吉尔萨拉德用力挥下了手中的灰蒙蒙的晨星,仿佛是千吨的铁山轰然倒塌似的,一瞬间连星光都有些黯然失色了。

    陆希又一次感受到了半边身子被巨大的冲击力震得麻痹的恐惧感,身子还听到了黎明骑士之剑上一声不自然的脆响。整个人随即便被巨力推开,脚下踉跄。

    哪怕是受到了魔力的压制,但吉尔萨拉德当然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他奋力地踏前一步,晨星当头砸向了陆希的头顶。按理说,在这种情况下,失去平衡的对方已经不可能再有抵挡的机会了,可是,他却又一次砸了一个空。

    “……嗨,原来如此。在星耀法阵的运转中,所有的星光都是施法者运用的魔力,甚至是你们意志和精神的衍生,同样的,你也能够在所有星光洒下的地方,自由地进行空间跳跃,是这样吧?”吉尔萨拉德直起了身,露出了饶有兴致的笑容。

    陆希的声音又一次在黄金王的身后响起:“是啊,我把无之域爆开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此时,我们周围所有的地方都被星空直接照射着,而我在这个环境中,同样也相当于是无形无相的!我似乎暂时想不出干掉你的办法,但却有办法和你好好玩上几年呢。”(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