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国的水晶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相当于是中病毒了

    “这个固有结界,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便是所谓的圣灵原野战役吧?您想要召唤所有的守护者下场围杀我,大概是需要满足这些必要条件的。可是,您难道就不想想,当您展开了固有结界,招呼出了这些守护者的那一刻,不同样是将主从契约的咒印全部暴露在我勉强了吗?让他们守关倒还算了,这本来便是契约的一部分,也是星云宫大阵对他们的约束。可是,当您命令他们出面围攻我这个人畜无害的大美人兼大帅比的时候,这样大大的违背他们本身荣誉感的命令,也只会让契约的咒印更加激烈地运作,便给了我解析他们术士结构的机会!”陆希压根就没有在意已经插入自己心口的手臂,却一本正经地对吉尔萨拉德解释道。

    “如果你是人畜无害,我就是下界普渡众生的圣贤了。”圣龙女士没好气地道,然后拔出了自己的手臂,顿时带出来了一大团血沫和肌肉内脏的碎片。

    “嘶……”陆希疼的连半边的脸都开始抽搐起来,吓得赶紧又升了一个级,然后心疼地看着胸甲上那触目惊心的豁口,叹了口气:“这是我另外一个大老婆送我的啊,弄坏了回去是不是得跪主板呢?”

    “你到底有几个大老婆啊!”圣龙女士哭笑不得:“行了行了,你这件胸甲上有精金和秘银的合金,而且固化了附魔效果,是可以复原的。到时候便交给我吧,一定修复得连一点点痕迹都看不见,这可以了吧?”

    “那就交给您了,真是太感谢了!”陆希向圣龙女士行了个礼,这才对面无表情,但眼中满满都是懵逼和恍惚的吉尔萨拉德解释道:“刚才那一下是真打的,威力半点都没有含糊,我的一半肺都被打烂了!您不用怀疑法阵契约的能力,这些守护者大大们的确忠实地执行了您的命令!只不过,刚才恐怕也是最后一次执行您的命令了……”

    “也就是说,你不过花了几秒钟时间,就解析了我、万王宝藏和守护者们之间的灵魂契约,然后又当着我的面,花了几秒钟时间便将其完全破解了?”吉尔萨拉德用“你特么当我白痴啊”的眼神睨视着对方:“你在耍我吗?小老鼠,你以为你是谁?智慧女神帕拉斯?不,就算是她出现在这里,也绝不可能做到这个地步。”

    “当凡人愿意联合起来的时候,谁说神又依然能高高在上呢?合着我刚才给您讲了那么长时间的政治思想课全部都白费口水了是吧?”陆希扔过去了一个鄙夷的眼神,耸肩摇了摇头:“你真没有注意到吗?你的这些守护者,你以为能够永久控制他们的守护者们,有多少是铮铮傲骨,有多少聪明绝顶,又有多少,在生前便已经是优秀的施法者了。您自以为有契约约束着他们,能够轻而易举地把控他们的行动,但是,傲慢如你,却又何曾注视过他们的灵魂?呵,或者说,你也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智慧生物的灵魂和心灵本质是最难以看透的,便是神祗都不例外。对了,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哦,你能支配凡人的身体,却永远无法支配凡人的灵魂!这好像是菲茵女神的名言吧?您居然连这么重要的忠告都忘记了,称一声渣男也不为过吧?”

    这的确是事实,哪怕是最顶尖的精神魔法和幻术大师,可以用制造的幻境任意地玩弄着凡人的记忆和精神,甚至控制他们去做出违背本心的事,但这只是一些精神力占据绝对优势时的因势利导而已。即便是贝拉特梅娅,最擅长玩弄人心的贝拉特梅娅,虽然能够轻而易举地让他人在她的梦境之中沉沦,却也不敢说自己就真的完全看透了手下这些玩偶们所有的灵魂世界……嗯,虽然包括他在内的很多灵魂和精神控制大师们肯定不承认这一点便是了。

    “灵魂可以被影响,可以被蛊惑,可以被利用,可以被控制,甚至可以被奴役,就像我们这些可怜可悲的家伙,但是却永远无法被支配和看透!”南海的女武神乌兰小姐骑在自己的白马上,手持着公羊战旗,幽幽地道。

    这的确是菲茵女神曾经说过的话,当然,后半句是“即便是神祗,若不懂得体恤人心,也总有从云端上陨落,粉身碎骨的一天。”我们从这一点便可以判断出这位女神到底是什么样的思想态度了吧?

    “您让他们如同看门狗一样守着这个冷清的亚位面,您让他们不得不进行无畏的战斗,可是,您却又不像要一个失去了生前记忆、经验和智慧的守护者,又岂能保证他们的忠诚呢。反抗,早在您和第一个守护者签订下了契约,便已经开始了。”陆希不由得向圣龙女士又敬了一个礼:“真是难为您了,居然能忍受那么长的时间。”

    “我无法反抗,也只能在心里面咒骂你几句了。好在,黄金王吉尔萨拉德是如此的骄傲,从来不在意我们如何在心里编排自己。你能够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可是,就像菲茵女神所说的那样,你却监视不了我们的内心。”纳萨美茵丝对黄金王笑道:“不过,很可惜,我并不是什么太有专研精神的魔道研究者,只能和你虚与委蛇,静待合适同伴的到来!”

    “是的,所以还要感谢尊敬的安可纳梅尔大师!您已经失踪三千多年了呢,学识联……呃,也就是当年的魔法师联合会可是把您的名字放在了探索真理的牺牲名单中呢,却想不到是在这里享清福。历史的真相有的时候还真让人尴尬呢,科科……”陆希冲着人群中某个穿着法袍,精神矍铄的白胡子老人鞠了一个躬。

    “劳资本来就是真理的探索者,历史的真相就是如此!”留着仙风道骨的白胡子的老爷爷伸出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昂首挺胸对苍天傲然道:“然而吉尔萨拉德小二欺人太甚,若不是他使诈,老夫便早就已经和他同归于尽了!可是这样也好,也就只有像老夫这样天赋秉异的天才,才能用三千年时间在脑袋里推导计算,完所有的术式结构呢!”

    阿勒?想不到这位在魔法师学界的历史上,和大贤者拉克西丝、蒂斯鲁等等先贤齐名的学宗级魔道研究者,竟然是这种画风啊?异样的萌了很多呢。不过,这位老法师在历史上便是以博览群书过目不忘而著称于世的,曾经有过通过脑补和心算完成十二种九环魔法术式补完的辉煌过去。

    “然后再每天用萨希塔密文一点点地交代给了我。”妖艳……啊不,图书馆管理员美少年道:“这是密斯特拉女神赐予的一种魔法文字,只是为了和魔网沟通。还好吉尔萨拉德陛下并非施法者,并没有学习过,可能只是将他们当做了无意义的呓语了吧?”

    “你应该庆幸我正好学过这种远古的魔术文字,要知道,它的效率太低早就已经被淘汰了。如果不是为了做考古研究,我也不会花那么多心思去学习。”白胡子老爷爷安可纳梅尔大师对吉尔萨拉德做出了一个鄙夷的笑容:“菲茵女神开发出来的法阵和咒术结构真是何等的精妙啊,便是我也花了数千年时间才能勉强分析出了一个公式出来。你作为这个法阵唯一的中心,却只知道如何使用而已,真是何等的愚昧!”

    “……正好萨希塔密文这个东东呢,我也正好学过。在和妖,呃,巴罗鄂斯大人玩quiz游戏的当口,还顺便感受到了某种精神侵入式的魔咒。”陆希继续解释道。他肯定是不会说所谓萨希塔密文这种已经被淘汰了万年多的咒法用文字,便是连老爷子的图书馆里都没有,要不是系统的存在,自己还根本学不会。

    “法师之间对抗,互相用精神侵入试探也是常理,您监视我们的时候,应该以为那只是我和巴罗鄂斯大人在相互殴打吧?可事实上,他也乘着这个机会,将这个星云宫大阵,包括您禁锢他们的契约咒印的术式结构,全部mail给我了!”陆希耸肩一笑:“必须要感谢之前所有的守护者前辈们,他们从头到尾似乎都在给我灌输一个道理……所有的守护者都是身不由己的,某种意义上其实都是我的盟友。如果没有这些铺垫,我又怎么可能随意开放精神防御,让一个才敢见面的陌生人的意志侵入呢?”

    吉尔萨拉德面无表情地看了看周围的守护者们,心中却依旧有些疑虑,以上的一切说法虽然从逻辑上似乎说得过去,但巧合的地方却实在是太多了,多得几乎不可能实现。然而,事实又让不得不信,他终于发现,自己和这些守护者们的精神链接已经完全中断了。这些在一分钟还会无条件服从自己命令的历代豪杰的英灵们,现在虽然还站在他们原来出现的位置上,但沸腾的煞气却早已经形成了如有实质的锐利刀锋,直指着自己。

    “我们花了很多年时间在等待,等待任何一个有可能帮助我们的人!很幸运,我们等待了万年,也总算是等到了唯一一个进入了王座厅,能够直接面对你的冒险者。吉尔萨拉德!”圣龙女士晴朗的声音在高空中传来。不知道何时,她已经又一次化作了真龙的庞然身躯,振翅悬浮到了高空,居高临下地直视着黄金王。

    “虽然他身上确实还有很多小秘密,但这没有关系。他是结束你命运的人,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南海的女军神拨过了马头,正对着黄金王,却隐蔽地向陆希投过去了深深的一瞥,看得他顿时便一阵毛骨悚然,只能干笑了两声。

    实际上,星云宫的法阵术式结构相当复杂,而且一大半是用穹文符号来完成的,即便是安可纳梅尔这样在数千年前就已经成名了的超凡施法者兼学宗级的魔道研究者,能够花上三千年的时间将它的术式结构,却不见得能想出破解的手法。然而,有了身负拉克西丝禁咒体系的陆希便完全不一样了,他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找出复杂术式结构中最核心的节点。我们都知道契约,不管其是不是毫无人道主义的主从契约,亦或是强制性的守护者契约,其本身的存在便建立在秩序存在的基础上。

    和其他人不同的是,陆希掌握着一切契约型咒印最大的死敌,同样也是一切秩序具象的最大克星,传说中人人喊打的混沌之力是也。当然,这个秘密到目前为止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而已。

    星云宫中的每一个守护者英灵都相当于是星云宫法阵的衍生,也是守护者契约咒印的终端,而当纳萨美茵丝女士用手刺入陆希的身体时,也瞬间开放了自己目前所有的精神和意识海,陆希完全能够通过绑定在她精神海的契约咒印链接,直接入侵道术式结构的核心,然后将所有的混沌池中所有的能量植入进去就可以了。

    总而言之,只要把其理解成通过终端玩的一种病毒植入便可以了。

    “想不到你真的可以做到呢。不过,刚才那股力量沿着我的身体和灵魂深入到星云宫法阵的那一瞬间,我可是真正被吓得魂不附体呢,就仿佛是感觉到了自己灰飞烟灭魂飞魄散,伴随着世界灭亡重新归一的终焉时刻。”圣龙女士扑打着翅膀,深深地看了陆希一眼:“嘿,我们为了干掉吉尔萨拉德,不会是选择了一个更加可怕的合作者吧?譬如混沌的信徒,虚空之王的追随者,乃至于他的天选者之类的……”

    “您再这么说下去我就真的要被女神姐姐们的天罚轰得生活不能自理了!”陆希忍不住大声叫苦道:“看看我这张人畜无害的脸蛋和天真无暇的眼睛,这么三观端正的大美人和大帅比,您在什么时候见到过啊?”

    “呵,天真无暇地把吉尔萨拉德玩弄于鼓掌之中吗?希望我只是上了年纪胡思乱想吧。”晨曦之星女士随口答了一句,接着扭过了头,睨视着依旧面无表情的黄金王,随即发出了震天动地宛若地震一般的龙吟声:“吉尔萨拉德!两万年!真正两万年!禁锢一条高贵的白金龙族灵魂长达两万年的仇恨,我就如何报答你这样的大恩大德呢!”

    当然是靠被推倒爆出一大票装备来回报咯。你掌控的不是号称万王宝藏吗?宰掉你分赃,哪怕是有这么多人分,也一定会让所有人满意的。

    “哼!我在给予你们跟随真正的王,建立起永久和平和繁荣世界的机会,给你们永远和传说同伴的机会,但愚拙的尔等却偏偏不知道珍惜罢了!”黄金王终于发出了扭曲而张狂的大笑声,望着在场的历代英雄豪杰们,目光却像是在打量着蝼蚁一般。

    这个时候,他终于像是一个反派了。

    然而,不管怎么说,这才稍微有那么一点点boss战的样子嘛。看着被圣龙极怒之下喷吐的极光当场淹没了的黄金王,陆希美滋滋地如此地想着。(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