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国的水晶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毫无技术含量的战斗

    海盗们其实都喜欢吃鸡……啊不对,海盗们其实是不能打硬仗的,这一点千万不要拿皇家海军们来说事。经常客串当海盗的海军,和纯粹的海盗根本就是两回事。然而,在这个时候,在辰海乃至于全世界海盗们的圣地——卡得因岛的外海,海盗们,和自己当初的盟友,也就是黑海的将士们,其实还真的已经和对方打出狗脑子来了。

    并不是因为海盗们就真的那么有血性,若是他们真的能得到统一的指挥,说不定战局还不见得能发展到这个地步。然而,悲哀的是,到目前为止,大战已经持续了一天以上,所有的海盗们都没有得到明确是战还是逃的明确命令。等到小小的冲突逐渐演变成前所未有的混战,等到双方都陆陆续续地有新的人手赶到的时候,局势便已经完全收不住了。

    “所以,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黑茉莉号上的船长,桑斯?普朗克船长欲哭无泪地看着面前换做了一片血海的场景。文明征服蛮荒最终极的造物之一,精心制造的大型帆船,在自己面前被撕裂,焚毁,摧毁,沉没。身经百战的赶海男人们奋战在甲板和船舷边,和每一个跳上了甲板的黑海盗匪们奋战,就仿佛是在守卫着自己城墙的军士一般,同时还要防止自己的船底被洞穿。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只是听了表弟的号召令,带着可爱的黑茉莉号来附近停驻而已啊!想着也就是来站个台吓唬一下谈判对手嘛。这不一直都是海盗的玩法吗?好多次都是这样的,大家互相对峙着,隔着船对喷,或者再相互砸一点烂土豆和烂番茄之类的,最多再不行就是决斗了啊……但从来没有想着要打仗啊!大家都是在海上赶海讨生活的,这种恨不得要对方全家死光光的劲儿是什么鬼?”船长先生哀嚎着。

    是的,海盗们虽然都是杀人如麻心狠手辣的法外之徒,但毕竟只是为了自由自在地生活和享乐才走上了这一条路。海盗与海盗之间只不过是竞争对手的关系,海盗与黑海之间更是相互提防的合作伙伴之类的关系,鲜少有深仇大恨到非要打到死的情况。

    在数百年来,海盗与海盗,海盗与黑海,如果真的遇到了冲突,大多的展开其实是“你瞅啥!”“瞅你咋地!”“你再瞅瞅!”“瞅瞅就瞅瞅!”“再瞅我抽你!”“抽抽试试啊!”“站着别动啊!劳资叫人!”“你以为就你会叫人啊!”“不服就干啊!”类似这样的设定……

    “船长,你就少叨叨两句吧。”大副芳汀小姐冷淡地道:“我们现在是在为了生存而战。当一头海皇级的大海辉魔拍断了一艘海盗船的时候,当我们有六艘船被凿沉的时候,当一大群黑海的水族跳上甲板大开杀戒的时候,时代就已经变了!我们现在战斗,当然是为了自己的小命了!”

    “我知道啊,我知道啊!我知道黑海的家伙们就是靠不住啊!邪教徒什么的果然都是这个操性啊!以前我们就没信任过他们,但谁想到突然一下子就这么疯了啊?”普朗克船长一边哭丧着脸,一边面不改色地摸出了一柄十字弩,对着一个已经跑上了舰桥的蛙人那又绿又大的脑门当场便是一个爆头。

    一个蛙人死了,但又有一个挥舞着简陋的石制长矛的蹼人和一个提着珊瑚三叉戟的鲨人冲了过来。这个时候,战斗力其实也就比一般人强上一点点的船长先生几乎无法抵抗,幸亏他忠诚的水手长,那个由四分之一兽人血统的大汉舞起了攻城锥一般的铁杵,将这两个不速之客一同撞成了贴在一切的肉饼,这才险险地解除了危机。

    “船长,这样下去可真的不行啊!现在到底是谁在和谁打,连我都已经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水手长擦了擦汗,吐了一个粗气道:“我是一个和平的素食主义者,从来都是只吃发芽的土豆和长霉的咸鱼什么的……平时抢劫,啊不,开张做生意都只是用来吓人的啊!和别人硬抗杀人什么的,真的不专业啊!”

    “别说这种风凉话了!”船长没好气地道:“每次你这个家伙不都是缩得最快的吗?可现在不还是挺能打的吗?我觉得你还是很有抢救一下的必要的!为了咱们的船,为了咱们的团队,努力起来啊水手长!咱们的武力担当!”

    水手长看了一眼已经被直接一棒炸成了一团,血肉模糊的血族士兵,昏黄的小眼珠子一转,顿时露出了被恶心到的样子,一张大脸竟然被挤得煞白:“呕……呕……呕……快要吐出来了,受不了了,要死过去了!我居然杀人了!呜呜呜,不行啊,船长,我已经杀满两个人了,我得了每天杀超过两个人就一定会挂的病,这是绝症,没治啦!”

    普朗克船长忍了好久才没有一脚踹上去,觉得自己恐怕还需要他保命,那一脚终究还是没有踹上去,想一想,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口袋,摇晃了一下,里面顿时发出了“丁零当啷”的声音,分明便是金币的声音。是的,船长先生非常清楚自己手下的特技,只要听一听金属相撞的轻盈响动,便能分辨出那到底是红的还是白的还是黄的……

    “你的加班费!”普朗克将口袋扔给了水手长,顿时便换来了对方一瞬间的眉开眼笑,以及转瞬即逝的笑容之后,一张充满了煞气和凛然,就仿佛是要马上爆着炸(喵)药包去堵抢眼的烈士范儿。

    “放心吧!船长,我就算是一定会挂也是之后的事了!现在,人在船在,人亡船亡!”他蹙着手中硕大的铁杵,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就仿佛是一尊铁铸的高塔。在那一刻,体内那剩下四分之一血统带来的血勇之气充盈着全身,大荒原上的战神之灵在呼唤着他的灵魂……

    “咔嚓!”拥有四分之一兽人血统的水手长抡圆了铁杵,又将一个刚刚爬上船舷的战神子民,一个还没来得及发表场面话的沼人的上半身轰成了血肉碎片。

    是的,资深海盗的水手长先生看来,在渥金女神的伟力之前,所谓的战神帕肯斯的其实就是个牛鬼蛇神的渣渣,一个完全三流的渣渣!他的子民们也都是渣渣,有什么资格来和自己套近乎?

    当然,轰碎了人家之后,水手长先生又用疑惑的目光看了看对方的半截尸体,似乎发现了什么,随即沉沉地叹息了一声:“呃……悲哀的命运啊!愿渥金女神以及卡莉古索女神引导你悲哀的灵魂,我的朋友,下辈子可千万不要再当邪教徒了。我以前就想说了,你的那个什么帕肯斯战神,长得那么糙又那么疯,何苦要为这种邪神搭上一辈子呢?咱虽然是个海盗啊,但信仰方面可是相当端正的啊!”

    “怎么?你认识他?”普朗克船长问道。

    “嗯,在塔图加的时候,还在他的酒吧里面喝过好几次呢。其实还是蛮投缘的,算个不错的朋友吧。”水手长一边说着,一边随脚将“不错的朋友”的下半截身体踹到了海里。

    操纵着舵轮的大副芳汀小姐看了看自己没用的船长和总是见碟下菜的水手长,再一次哀叹了一下自己的人生,第N次琢磨要不要跳槽的做法。

    她从来就和海盗的世界格格不入,一直都更像是一个英姿飒爽高傲冷漠的海军女军人。当然了,操船的技术自然也是精英海军军官级的。麾下的飞剪船型的黑茉莉号,自如地穿梭于混乱而沸腾的战场中,努力寻找着逃生的路线。

    熊熊燃烧的船只碎片,海面上浮起的尸骨和垃圾,相撞之后失去了动力的海盗船,将海战化为陆战的甲板,以及不断从海底下钻出来的形形色色的大型海兽和黑海盗匪士兵们,这简直就是一个光怪陆离而由危机四伏的迷宫。黑茉莉号已经在一个优秀大副航海士,以及一批优秀水手(好吧,虽然船上的海盗都是逗逼兼怂逼,但的确是优秀的水手)的操纵下,到现在居然还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最重要的主桅杆和舵轮更是毫发无伤,实在算得上是一种主角光环级的奇迹了。

    当然,即便是这样,船只也难免会被敌人摸上来,毕竟对方都是从水底下出现的,像刚才那几个蛙族和蹼族的炮灰便是明显的例子……这个时候,大家便听到舰桥的后半部传来的“噗通”的落地声。大副小姐心中一紧,侧过头去,赫然是黑茉莉号的斥候队长(虽然真的只有她一个),出生纳摩亚山的翼人邦妮小姐。

    “岛那边?怎么样了?”普朗克船长赶忙上前,急切地问道。

    “稍微离得近一点,就能闻到一大股冲天的硫磺气息,而且附近已经有许多飞天恶魔巡逻了,人家根本不敢上前!”邦妮小姐依然心有余悸,脸上依旧苍白而几无血色:“整个卡得因岛,都被恶魔占领了啊!上岛的人肯定都死光光啦!船长船长,普朗克老大也一定死翘翘了啊!”

    听到“普朗克老大死翘翘”这个信息,普朗克船长多少觉得有点刺耳,但随即心中也闪过了一丝恍惚和哀伤……船长先生当然不知道自己的表弟某种意义上算是岛上那群恶魔的同谋的,更不知道目前这几乎将自己逼入死地的黑海们,也是他的同谋。平心而论,对那个收留了自己,还给了自己一条好船,让自己的下岗再就业日子干得风生水起的亲戚,普朗克船长心中还是存有几分感激之情的,也未曾不愿意在对方的麾下忠诚效力。实际上,船长先生虽然以前还是个上流社会的名人(自称的),但现在还是很热爱自己再就业的工作的。

    ……现在,带领自己再就业,让自己真正实现了人生价值的领路人,自己的表弟,辰海新一位海盗王,就这么死了?

    “不,一定没有那么简单!他说不定还活着!”普朗克船长对自己说。

    “……不过,嗯,他要是真的死了,这个,船团可能还是需要一个新的领导人的吧?”普朗克船长又对自己说。

    “您就别胡思乱想了,蒂奇老大不管是死是活,我们都做不了什么!现在先想想怎么逃命才是吧?”芳汀大副没好气地道。

    嗯,这话才是正理。普朗克船长表示自己完全赞同。

    “那么,邦妮,你在天上,有找到什么好的突围路线吗?”

    “哈?这么乱七八糟的场面,又是大海怪又是黑海,而且外面还有船赶到呢!船长,您当我是谁啊!如果我真的有这个本事,能在天上扑腾两下就知道怎么办,还会在这条破船上跟您混吗?”邦妮小姐用关爱智障的目光看着船长,同时用理所当然的语气道。

    这话说得也很有道理,普朗克船长表示自己依然无法反驳。

    “别想那么多了,一直朝着东南方面突破,总是能找到办法的!相信我的技术吧!同样的……也相信,为了逃命的海盗,可会是相当厉害的啊!”芳汀小姐咬牙切齿地大声道。

    “弟兄们,听到大副小姐的话了吧!小的们,活着就是一场战斗了!杀出去,让那些背叛者看看我们赶海人的根性!”船长先生嗷嗷大吼着。

    于是,海盗们一个个面面相觑,都用船长你到底在说个什么鬼的表情看着对方,让普朗克船长顿觉甚为心塞。

    大幅小姐朗声喝道:“小的们,给我踢爆所有爬上船的鱼脑袋的蛋蛋!要是哪个敢怂,老娘就先要踢爆他的蛋蛋!”

    哦哦哦,海盗们顿时士气+9,刹那间兽血沸腾!

    好吧,必须要承认,只有是在为了活命的时候,海盗们才真的能发挥出爆棚的战斗力和不屈的战斗意志!黑海盗匪们说白了是游牧马匪级的乌合之众,海盗们同样也是乌合之众……然而,当他们失去了统一来自海盗王的命令,以单独一艘船为作战单位的时候,却往往能爆发出强悍至极的战斗力。是的,他们混乱,他们自私,船与船之间不但没有配合,甚至会为了一条逃生通路而相互开打——可关键的问题是,他们的敌人,那些来自不同游牧聚落和匪帮的黑海们也没什么组织度可言啊!

    是的,黑海盗匪们确实信奉着同一个真神,被同一批邪教分子忽悠,当然也都有着同样的敌人。然而,这么大规模的黑海军事力量的聚集,在百年来还是第一次。许多部落之间要么是老死不相往来,要么是有过为了争夺一点点生活资源,自己打出狗脑子来的悲哀经历,自然就根本不用谈组织和配合了。

    而唯一能统合各个部落的,说白了也就是帕肯斯核心脑残粉的娜迦祭司们,现在由于自家大姐头艾特夏拉一直生死不明,计划不知道是成是败,而陷入混乱中,自然也做不了别的事来了。

    实际上,这场发生在卡得因外海,由聚集了数十个黑海部落对四大海盗王船团的大战,在真正有军事头脑的人看来,其实无限接近于小混混的群殴混战,其实是相当没有技术含量的……顶多就是各种大海兽和各种魔改后海盗船之间的互殴,能创造不少视觉奇观罢了。

    当然,这样丑陋而均势的战斗,在一大批飞天的弗洛魔赶到的时候,终于出现了一次倾斜。(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