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国的水晶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大乱战

    弗洛魔,在稀有的高等恶魔之下,呜呜泱泱浩浩荡荡根本无法统计数量的低等小恶魔之上,算是一种中不溜秋的“中坚力量”吧。在整个地狱深渊的大军序列中,他们是初期的侦查兵种,斥候兵种,同样也是用于高空缠斗和俯冲轰炸的炮灰兵种。

    是的,在从来没有在意过伤亡的深渊领主和魔将军们的眼中,其实只有巴洛、炼魔、蛇魔这样罕见稀少的深渊贵族才有“人权”。在此之下,哪怕是同样拥有高等智能,位列高等恶魔之列的判魂魔、羊首魔、迷诱魔乃至于有极强进化可能,出现将军甚至领主级强悍个体的深渊骑士和魅魔,也都是可以任意牺牲的炮灰。这就更不用说是弗洛魔这样的“中坚力量”了。和那些悲催到沦为食物的怯魔、劣魔、疯魔、沉沦魔相比,他们其实都是可以随意挥霍的可再生资源。

    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我们都知道,恶魔是所谓的混乱邪恶生物。可实际上,在这个世界的下层界中,由恶魔的无上至尊,灾厄之王拉姆席德打造的准备体系却又是如此地牢不可破。下等恶魔根本难以防抗来自更层级的威压和号令,哪怕是明确让他们去死,这难道不是一种上下分明的森然秩序吗?

    当然,这种高等哲学的问题,就不是一个普通的弗洛魔能理解的了。他们也拥有不错的智能,但本质上也是一种凭借本能的力量去厮杀战斗的生物。深渊领主挥了挥手,让他们随意进入自己非常不适应的海上——哪怕是海的上空——进行作战,他们当然也只能毫不犹豫地服从。

    不过,我们得知道,这种外表看上去就像某种凶狞怪鸟的恶魔,其实在很多跑团记录和冒险故事当中,是扮演副本关底boss的角色的。这毕竟是一种身高在2米5左右,体重超过200公斤以上的庞然大物。当他们由一双四五米高的巨大羽翼将他们带到空中,发出让人几乎站不稳难以承受的尖利长啸时,从数十米乃至百米的高空扑击而下的时候,普通冒险者和士兵根本难以抵挡。

    于是乎,当超过5000只弗洛魔扑打着巨大的羽翼跃过了海岸线,出现在了黑海和海盗那混乱战场的上空时,就仿佛一大片遮天蔽日的乌云。那此起彼伏的刺耳尖叫声,甚至将海浪和海皇级大海兽的吼叫都盖了下去。

    “杀光这群海耗子,一个不留!”一头拥有三米多身高,将近八米长的翼展,比普通弗洛魔要魁梧凶暴得多,浑身的皮毛羽毛呈现着紫红色弗洛魔统领立在高空中,将手中的铁杖向前一指,用尖利刺耳的嗓音发出了喝令。

    “这这这……这就是恶魔啊!”普朗克船长站在舰桥上,指着天空中那世界末日一般的恐怖场景,吓得魂不附体,脸色苍白,连一句话囫囵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并没有当过冒险者,平生也是第一次见到恶魔的本体,结果现在才意识到,图册上那些怪形怪相惟妙惟肖的画像,和真正的实物根本那就是两回事。

    “船船船长,这种东西就不是加班费能搞定的了啊!”拥有四分之一兽人血统的水手长缩在了船舷边,连手中的铁杵掉到了地上似乎都不知道。

    “唔啊啊啊……”邦妮小姐发出了悲鸣声,直接一个抱头蹲,跪在地上连正常的音标都发不出来了。相比起其他人,本来就是飞行生物的翼人的她,对这种飞行魔物的恐惧却似乎更甚一些,目前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只被吓破了胆的鹌鹑。

    好吧,虽然和战斗翼天使一样,都是长着翅膀的鸟人。然而在前者面前,弗洛魔就像是苍鹰面前的麻雀,而后者在弗洛魔面前,就是麻雀面前的虫子……

    “别,别担心,这种深渊恶魔肯定不能游泳,我们只要杀出去,越往远海,他们就越不可能追过来!”大副小姐虽然也被吓得心惊胆战,但却是这艘船上最冷静的。

    “是的,岛上来了一整个恶魔军团,其余人岂会坐视不理。再过一会,亚特兰蒂斯的军队,索斯内斯城邦的海军巡逻队,嗯,说不定涅奥斯菲亚的海军和高精灵的先祖神舟都会开过来救我们的!”普朗克船长也反应了过来,赶紧挤出一张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安慰着自己的部下们,似乎浑然不觉自己一个自由的海盗找朝廷鹰犬求救有哪里不对。

    “对了,搞不好还有涅奥斯菲亚的浮空舰队呢。他们以前也是高精灵和亚特兰蒂斯的盟友,以前还经常派浮空战舰参与辰海上的联合行动。如果来上几艘一等战列舰,就这群弗洛魔渣渣根本不算事!”普朗克船长想了一想,又这么补充了一句。好吧,他虽然现在是个海盗,但却是在联邦长大的第二代移民,对那个天空祖国貌似还是很有感情和自豪感的。

    可惜,这样朴素的国家情感却只换来了大副小姐一个更加明显的白眼,就连那个正抱头蹲,完全被吓破了胆子的翼人小姑娘,也忍不住微微抬了抬头,眼神怜悯而悲切,依旧像是在关爱智障。

    “这你就别想了,法拉哈尔斯一战,联邦的浮空舰队损失大半,听说连那艘不沉的纳希比亚号都差点玩完呢,没个四五年时间根本恢复不了元气。这个当口啊,还是老老实实缩在国内当缩头乌龟吧!”大副小姐撇了撇嘴,似乎表现得有点幸灾乐祸。

    总之,就在黑茉莉号,以及其余深陷战局,不得不各自为战的海盗们奋力突围的时候,就在一些刚刚赶来,还只是在战线外围的海盗船扭头便跑的时候,数千只弗洛魔便如同扑食的恶鹰一般从天而降,落入到了这边混乱的战场中。

    “duang!”这是主桅杆和船板直接被弗洛魔们撞断了的声音。

    “撕拉!”“啊!”这是甲板上的海盗被撕开了头皮的惨叫声。

    “渣渣渣渣!”这是几头弗洛魔正在争抢一个死掉的海盗的肉食的声音。

    “轰!呼呼!”“啊!好疼!好疼!”“这是什么东西,妈妈,妈妈!”“女神啊,救救我吧!”这是一些进化出超凡能力的弗洛魔强者,释放出自己的唯一的类魔法特技——附毒孢子的声音。这种孢子的飞溅伤害能对周围所有的生物造成极大的冲击伤害,同时还会撕开对方的皮肤,将一种毒素深入其身体内,持续进行着长达几个小时的毒素腐蚀。

    “当啷!”“啊!”“去死!”这是一些很有血勇的海盗开始和从天而降的恶魔们干了起来!好吧,弗洛魔除了一双翅膀和两条如同巨大鹰爪似的双足,还拥有一双爪式的手臂,长得仿佛长臂猿似的,当然也是会使用武器的,通常是以双手大剑和长杆铁棒为主。就算是没有飞天和其余类法术能力,这群恶魔也都是相当彪悍的格斗高手,对付普通水准的人类士兵,1v5其实问题不大。

    “啊渣渣渣渣渣!”“嘶……嘶?嘶!嘶嘶!!”这是杀得兴起的弗洛魔们撕开了从海面上刚刚露头,或者爬上了海盗船甲板的黑海士兵们的身体。

    “哦哈哈渣渣渣渣渣!”“吼!”这是弗洛魔们越来越疯狂,开始作死攻击其那些大海兽了。甚至有十几头弗洛魔直接落在了一个巨大的海皇级海辉魔的头上,挥舞着利爪,试图撕开对方那宛若铁甲般的头盖骨。

    ……等等,是不是有些地方不对?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拿错剧本了?黑海的首领们一时之间都觉得心中被狂奔突袭而过的草泥马们碾压而过,相顾无言。目前的局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便是连他们自己也实在是说不出来了。

    悲哀的是,这便是恶魔们真正体现其混乱的地方了。他们接受的命令是一个简单的“终结这里的战事”,至于谁是敌人,谁是盟友……抱歉,这不是一群区区的弗洛魔需要分辨的事。

    当然了,黑海们终究不是被人按着头皮杀着玩也不敢反抗的渣渣。他们很快便从之前的震精之中反应了过来,胸腔中不由自主地翻涌出无穷无尽的愤怒和血气,很快便开始还击。于是乎,战场这便由两方混战,变成三方混战,后来又很快变成了四方大乱战——因为遭到了弗洛魔的攻击,或许也同样受到了大量恶魔聚集之后,所产生的混乱暴虐精神情绪的影响,本来已经被黑海部族们驯化了的大海兽们纷纷狂性大发。

    他们原本便是大海上最强大的猎食者,各自都是一片海域的一方霸主,现在却被驯化拿来当MT,估计早已经是瘪了一肚子的怒火了。现在,便将怒火发泄到了视线范围内所有会动的物体上,当然也包括了所谓的主人们。

    十几头弗洛魔总算是掀开了一头海辉魔的头盖骨,刚准备要啃食那鲜美的脑浆,却有一头太古海猿魔一跃而至。他直接将两只弗洛魔踩死,又随手抓起了两只弗洛凶狠地一撞,将他们的脑袋同时撞成碎沫。他开始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咆哮声,抡起无头的恶魔尸体舞起了血肉风车。其余的弗洛魔顿时惨叫连连,非死既残。总算有一只漏网之鱼勉强起飞,却被海辉魔垂死之前竖起了的一根触须拽住,直接拉进了海水中。它挣扎了两下,但不会游泳,或者说连大海都没有见过的弗洛魔终究无法拜托深海的束缚,就这样被没过了头顶。

    然而,海猿魔攻击恶魔,却当然不是为了救援“同伴”来的。它挥舞着巨手深入了海辉魔头顶的疮口,用力撕出来了一大块脑髓,大口嚼了起来。于是,本来还可以抢救一下的章鱼形大海兽,便这样断了气。

    悲哀的是,敢准备享受一下章鱼脑大餐的海猿魔还没有吃上两口,胸口却被一连串的炼金弩炮轰得稀烂。之前就已经受了不少伤害的他,似乎是再也不能维持此时的状态了,那庞然的身躯就这么一头从海辉魔的尸体上摔了下去,自己也变成了尸体。

    一次攻击奏效,让路过的海盗们欢呼雀跃。然而,还没有等到他们从这条被清理出来的水道前通过,一条钢甲海鳄却冷不丁从海面上浮了起来,张开了血盆大口。那可以将一座山峰给毁掉的巨大咬合力发挥了十成十,当场便将整艘海盗船给拦腰截断。

    随后,海鳄摇摆了一下身体,然后迅速找到了目标,向着不远处一群正骑着鲨鱼,奋力追赶着一条海盗船的亚龙人扑去。

    亚龙人海骑士们只能扭头面对这个明显威胁性更大的目标。一阵激烈的大战之后,海骑士们在付出一半战死,全员受伤的代价,终于干掉了这条强悍的海怪。领头的亚龙人骑士喘着粗气,看着自己死在海鳄嘴中的心爱坐骑鲨鱼,欲哭无泪,但看了看自己断掉的一条胳膊,这会是真的想要嚎啕大哭一场了。

    然而,还没有等到他酝酿出一两颗眼泪,却只听见头顶的尖啸声一闪,他便完全失去了知觉。被一只低空掠过的弗洛魔摘掉了脑袋的他,之后一切的事情都与他无关了。

    类似这样你打我,我打他,他又来打你的混战,在整片战场上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然而,恶魔们应该是非常热爱这种混乱的,他们的个体实力本来就占据优势,又有飞天的能力,无论是海盗还是黑海,其实都缺乏对他们有效的打击手段。如果时间继续推移下去,弗洛魔们在损失半数的情况下,是可以把这里所有会动的生物化作漂浮于大海上的尸骸的……一支军队的半数伤亡,是足可以让人类的统帅做一辈子噩梦的惨状,然而,对深渊领主们来说,这甚至不值得他们动一下眼皮子。

    弗洛魔们开始狂欢了,甚至还有因为抢夺战利品而互殴的场面出现,这也是恶魔们天性混乱的一个方面体现。不过,总体来说,对于悬浮于高空之中的弗洛魔统领来说,整体局面还是可控的,他基本上已经可以判定胜利,就更不用说手下人了。

    紫红色弗洛魔统领仔细想了一想,发现今天自己似乎还没有动手,多少有点欲求不满,于是便扭着头开始寻找起来。他的视线很快便锁定了一艘在战火中快速穿梭的海盗船上。在如此的大乱战中,这艘飞剪船居然还能保持着近乎于极速的前进,以及非常灵巧的走位,就仿佛一个身材纤细单薄的少女,在刀光剑影之中腾挪闪跃,确实带着一种充斥着韵律感的美,也确实非常地扎眼。

    “有趣的小耗子!”弗洛魔统领嘿嘿一笑,扑打了一下翅膀,蜷起了身体,将自己仿佛团成了一个球,就这样轰隆隆地砸向了那艘飞速行进中的海盗船。

    能够在一个疯狂的战场中依然拥有风骚走位的海盗船,自然需要一艘风骚的船和一大群风骚的水手了。除了海盗船中的竞速冠军——黑茉莉号还能有谁呢?然而,在海上行驶的帆船,再快也不可能快过一个振翅飞翔的恶魔。可惜这个时候,曾经在上流社会混的如鱼得水的船长先生,怎么看都像是受到高等军事教育的军事贵族千金出生的大副小姐,拥有四分之一兽人血统在大多数时候都不靠谱但姑且还算武力担当的水手长先生,以及在什么时候都不怎么靠谱的斥候小姐,却都对这个扑过来的弗洛魔无计可施。

    “我,我们完了!”普朗克船长看着越来越近的弗洛魔,哀声一叹,下意识地想要去够自己的十字弩,却仿佛手臂已经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就算是够到了又怎么样呢?反正根本不可能是对手……

    “船长!5555,我只想要告诉你,你上次藏在船长室里的那瓶格兰莉夏是我喝的。”四分之一兽人血统的水手长哭丧着脸道。

    “船长!5555,我只想要告诉你,你上次藏在床底下的私房钱,是我拿出去赌掉的。”翼人斥候小姐同样也哭丧着脸道。

    果然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啊!

    “船长,我只想要知道……上次你说要对我说的话,到底是什么?”大副芳汀小姐绝望地放开了舵轮,露出了苦涩,凄然,却又美丽的笑容。

    “这……”嗯,要是不说就再也没机会了吧?普朗克船长想到了这里,刚准备说些什么,却忽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凌空炸开,在那烟尘之中,弗洛魔统领紫红色的毛皮已经被火焰点燃了。他发出了凄惶而不可置信的惨叫声,然后整个便撞到了海中。

    船长目瞪口呆,抬起头去,却赫然发现,高空之中,五艘浮空战舰破开了云层,踏风而来,宛若天使降临人间,带着审判,带着救赎!

    “……我勒个擦,还真尼玛的来了!联邦的舰队要是什么时候都这么及时,这届政府支持率也不至于低到这个地步啊!”(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