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国的水晶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

    “前军步兵方阵,向前百步!”

    奥克兰帝国新晋的持剑女伯爵,格莉莎?埃尔斯坦一边大声地发起了号令,一边骑着自自己的马开始前行。

    在她的前面,十个百人队的奥克兰重步兵排成了厚实而严谨的方阵,迈着坚定的步伐大步前进。他们是这支新编军团中少数的老兵,各个训练有素装备精良,有着钢铁一般的纪律性,组成了宛若移动城墙一样的阵型,乃是遵循着奥克兰开拓时代以来光荣传统的精锐战士。在最早的奥克兰开拓时代,这些手持塔盾,腰佩短剑,背后背着标枪的士兵们,组成了仿佛移动城墙一般的方阵,坚不可摧,却也无坚不摧。

    当然了,经过了那么多年的战术发展,奥克兰已经从占据塞瑞迪尔平原一隅的小国家变成了现在的世界性大国。动若雷霆的铁骑成了帝国新的招牌,可是,方阵步兵的传统却也从来没有失去传承,而且还更加灵活了。到了现在,一个百人队的方阵已经不仅仅是塔盾标枪乌龟阵那么单一的配置,而是包含了剑盾手,长枪手,钩镰手,弩手的战斗集团。并且随时可以从百人方阵转化成二十人、十人以及五人的机动战术单位,因地自宜且灵活多变。

    不管是哪个时代,军团步兵们都是奥克兰帝国最值得信任的中坚力量。无论是方阵中的普通士兵,还是朝堂之上的皇帝和将军们,都根深蒂固地相信这一点,一直到……

    “枪手,开始第一轮威吓射击!”格莉莎?埃尔斯坦发出了第二个命令。

    方阵之后,排着简单横阵的士兵们花了将近五秒钟才反应了过来,赶忙将手中的步枪端了起来。在军官的呵斥下,将手中的枪举了起来,枪口45度指向了天空。他们的战术动作还远没有到千锤百炼形成本能的地步,在前排方阵的老兵看来分明就是一群菜鸟,也就是比临时征兆的农民好一点点,放在真正的战场上也只能充当炮灰。

    然而,这些菜鸟现在却是这个军团中最强力的打击兵种了。

    “呯!呯!呯!”

    连串的枪声在诺尔达森林之外响起,但是却并没有出现鸟儿被吓得纷纷逃走的场面。实际上,森林边界早已经被精灵们构架成了防线。而热爱生命和自然的精灵们倒是还记得把小动物们赶走免得误伤。反正双方都算是拉开架势开干了,也就不存在打埋伏了。

    五百名木精灵猎手,人手一杆线膛枪,埋伏在橡树树精的身上——这种树精的最大能力便是皮粗肉厚,而且可以把树枝展开形成了护盾。

    “一旦奥克兰人进入红线,不必等我的命令,立即开火!”猎手将军梅芮希尔?银橡简单地下达了这个命令后,便骑自己的黑豹向山坡后面转移。她不用坐镇在这里临场指挥,反正这些精灵猎兵都是百战精锐,自然知道第一轮应该攻击什么目标——百夫长,旗手,号手,依次排序。

    猎手将军的坐骑乃是一头上了一些年纪的夜刃豹——对于幻兽种来说,上年纪不是年老体衰而是年久成精的意思——在山岭丛林之中飞驰如履平地。她很开便爬到了山岭之后,来到了做好了轰炸准备的战争古树的身旁。那是由五十棵水杉树精和五十棵榕木树精组成的部队,都是善于举起重物抛投的哨兵树种,算是木精灵的“炮兵”吧。

    “信鹰来报,对面集中的导力炮应该在三十六门,分为两个类型。小号的为三十门,大号的是六门……都是我们在雷霆崖见过的那种。”一位带着鹿角盔的德鲁伊迅速回报。

    “论火力投放,我们会很吃亏的。”德鲁伊有意忧心地道。他原本是对“树精投石兵”的能力相当有信心的,一个个射程和弹重都堪比杠杆式的配重投石机,而且投得更快打得还更准。而且,其使用的还不是路上随便捡的石头,都是精灵们加过各种猛料的炼金制品。一百棵战争古树列阵投射,其洗地的效果当然也是丧病的。

    矮人们想方设法绞尽脑汁地研究和改良自己的各种战争器械,精灵们看着眼里自然是很有优越感的,因为他们压根就不用爬上爬下地搞什么工程研究,等着从地里长出来就好了。

    只不过,这样的优越感,早就在雷霆崖要塞坚不可摧的远古城墙化为了残垣断壁,也彻底变成了历史。

    所有参加过奥格瑞玛战役的精灵,对导力武器,尤其是那些大筒子的威力,都是相当充分认知的。

    “啧……所以,林谷镇和森林外围是守不住的。”梅芮希尔道:“只要让他们的大部队进入丛林,大炮和阵列步枪的效果才会降到最低。可是,要让他们相信我们是真的被击退而不是有意诱导,必要的战斗……以及必要的牺牲都必须要有。”

    德鲁伊的脸色有些难看,沉重地叹了口气:“我明白了。”

    他并不是畏惧牺牲,而是觉得,牺牲居然是因为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敌人,打了一场连理由都不知道的战斗引起的,实在是太特么憋屈了。

    这个时候,奥克兰那方第二轮排枪也开始了。重步兵方阵也停在了精灵们所预定的红线之外,开始进行冲锋之前的最后一次整队。

    第三轮排枪之后,大炮将开始轰鸣。大炮轰鸣的刹那间,便是步兵冲锋的最佳时机。军团的老兵们开始检查起自己的兵器,做好了冲锋准备。这就是所谓的步炮协同了。只不过,这种在神圣泰拉的黑叔叔们都还没有掌握的战术听起来简单,其实还是挺高难的,炮兵很难保证不打中自己人。这些军团老兵们虽然精锐,但接触导力兵器的战术也才很短一段时间,这方面的素质不可能就真的会超过黑叔叔们。他们很清楚,冲锋的路上很有可能会被自己人的炮火干掉……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一直以来,奥克兰的军团步兵们,哪一次不是顶着敌人密集的枪林弹雨和各类魔法洗地大步前进,最终完美地完成了铁毡的任务,将敌人迫入绝境的呢。

    反正,身为战场第一线的军团步兵们,他们早就做好牺牲的准备了。是被前面的敌人打死还是被后面的炮火误伤,有区别吗?

    带着翼盔,披着泉水纹战袍和重甲的首席百夫长看了看四周表情坚毅的战友们,微微颔首,将塔盾遮住了自己的大半身,提起了自己的长剑。

    他在等待第三轮的枪声。

    “呯呯呯!”

    首席百夫长没有等待随后的炮火腾起,便已经将宝剑高高举过了头顶,大声喝道:“RU……”

    “吼!”突如其来的巨大龙吟声从天空而来,直接将百夫长的怒吼声给遮住了。

    军团步兵们,步枪手们,甚至远处的炮兵阵地上,奥克兰的军士们一脸懵逼。丛林之中,猎兵们,战舞者们满脸茫然,就连战争古树们也被吓得不断摇头摆尾。

    双方都不约而同地抬起了头,看到钢铁的巨龙展开了双翼,宛若遮盖了天空的乌云似的。它居高临下地盘旋了一圈,扫视着两方的军阵,然后,便以一种天降灾厄般的慑人气势开始降落。

    “轰!”钢铁巨龙的体型比起最壮硕的太古金龙和红龙还要大得多,落地的时候更是声势惊人,便仿佛是一整座山峰直接砸到了地面上。士兵们脚下的土地都被震得颤动了几下,不少措不及防的士兵更是当场跌倒——这主要是战斗经验不怎么丰富的导力枪手们。至于那些精锐的方阵士兵们则一个个都迅速稳住了身形。不过,饶是如此,他们也都露出了惊骇的表情,不少人还不由得暗暗咽了一口口水。

    再精锐的士兵也毕竟不是亡灵机器人,也会恐惧,也会崩溃。身为一个凡人,面对这么一个近在咫尺的庞然巨物,看着钢铁骨骼支撑起来的巍峨躯体,都会不由自主地感受到来自于上古神话时代的庄严,然后自卑于自身的渺小吧。

    士兵们面面相觑,等候着军官们的命令。面对这么一个规格外的敌人,是姑且撤退呢,还是直接莽上去送死呢?他们真的不觉得手里牙签一般的刀剑能伤到这么个超大的玩意。

    就在大家犹豫的时候,对方那条长长的铁尾一不小心甩动了一下。士兵们觉得头皮发麻,他们可以确定,要是对方那条比神庙的石柱还要粗的尾巴真的扫过来,恐怕一击就能带着一个百人队呢。不过,那尾却并没有来一击横扫千军,却“duang”的一下把林谷镇口的旗杆给打断了。旗杆上的木招牌“啪叽”一声掉在了地上,惊得这钢铁巨龙不由自主地缩了一下脖子……那木招牌上的看板娘,怎么看怎么眼熟呢。

    嗯,这宛若降临凡世的神话生物一般的钢铁巨龙,突然做出这种动作实在是太不符合画风了。在场的大家都觉得这场景实在是太违和了,一时间大家都在怀疑这是不是幻觉,现场顿时陷入了一阵静谧之中。

    数万人对峙的,杀气滔天的战场上,出现这种静谧都是很尴尬的。大概就连钢铁巨龙大约都觉得这种尴尬再持续下去,热血激昂的战争戏就会变成三流的无厘头喜剧了,于是,他张开了大嘴,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住手!住手!立即停止这样愚蠢和疯狂的行为!这里是神圣的生命女神艾蕾娜的赐福之地,这里是诺尔达精灵的家园,决不能承受来自于奥克兰的伤害!你们是奥克兰的军人,是光辉女神的子民,是世界的维护者,是天宫女神们最锋利的剑,却能用来伤害你们千年的盟友吗?还有你们,你们是诺尔达的守护者,生命女神的信徒和人间代言人?用于对抗邪魔污秽的力量,却又为什么将要向着人类怒吼?”

    “你们本应该并肩而战,你们本应该同生共死!不是吗?可是,你们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蠢事!奥克兰人唷,为什么要亲手践踏克诺乌斯大帝的战旗?精灵们啊,为什么要玷污生命女神的荣光?我的名字是帕纳尔希斯,太古之龙魂,泰坦之躯的继承者!现在,立即停止这样的行为,否则,吾将要视尔等为敌!”

    ……沉默依然在继续着,只留巨龙的咆哮如同雷鸣般在长空中回荡着,悠久不散。气势倒是依旧很逼人,但巨龙本身却有些方了。

    等等,这时候的情况,难道不是双方在我的神威凛然面前痛哭流涕大彻大悟纳头就拜吗?难道不是在我的威慑下握手言和撤兵休战从此和平再次降临到了人间吗?难道不是从此以后“和平使者帕纳尔希斯”这样又拉风还特别政治正确的外号,从此将声名远播从亚特拉斯山到南海诸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吗?

    帕纳尔希斯虽然没有躺在地上但也开始慌得一笔,然后便听见那边奥克兰阵营里边的一声嗤笑。

    “传令!炮兵改变目标,齐射覆盖,轰烂这个大家伙!”一个帕纳尔希斯依稀不知道在哪里听过的声音用很淡定却也很肃杀的口吻道。

    “战争古树准备!一旦这巨物有任何异动,立即攻击!”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身为草食系的老帕表示,虽然换了一个钢铁之躯但本质上还是一个宠物啊,没有研究过怎么装逼所以失败了是吗?另外,我也没有研究过在乱入两军对峙的现场于是要被双方集火了的情况下该怎么办?

    在线……算了,这种鬼地方能等到个屁啊!老帕开始左顾右盼,大多数人觉得这是在动手之前的过场,但还是有一些敏锐的隐约察觉到了对方的动摇。

    正在远处山上看戏的科蕾赛尔差点就要背过气去。换做其他龙,不,甚至是稍微烈性一点的人类,有这么一具彪悍的身躯,早特么连自己有几根尾巴都忘了。两边有几万大军?就算是有几十万人,本傲天也特么要无脑莽过去开无双啊口胡!结果呢,这已经不是龙族之耻那么简单了,就算是制造了那钢铁之躯的泰坦巨人们都要没脸见人了啊!羞耻得都要穿越了星空了有木有?

    圣龙小姐琢磨着过去用物理方式说服双方停战了。她才是属于那种就算是有几十万也要莽过去的类型。不过,她还没有等到恢复真身,便目睹到了一个次元门在钢铁巨龙的头顶上打开。精灵少女妮可扶着一个缺了一条胳膊还闭着双眼满身是血的陆希从次元门中走了出来,一脚踏在了龙的脑袋上。

    科蕾赛尔小姐沉默了瞬息,扭头看了看身后,发现森林深处那腾起的不吉大雾早已经散去了。

    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看着那个被精灵姑娘搀扶着身影,笑出了声。

    “呵……万事大吉。”

    嗯,那家伙好像缺胳膊少腿样子很惨呢。不过,这龙族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太重要的事呢。

    而这一边,被妮可惨扶着走出了次元门的陆希,虽然样子是凄凄惨惨戚戚的,但由于出场方式很拉轰,而且现在正立在钢铁巨龙的头顶,多少还是有点范儿的。于是乎,这一次,准备发动进攻的士兵们都停止了动作,再一次陷入沉默之中。

    不过,都是沉默,为什么现在这次就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呢?帕纳尔西斯觉得很受伤。

    闭着眼睛的陆希依然可以用自己的灵觉捕捉到周边数百米范围内每一个个体的气息,甚至于每一个个体的力量强度。这是在噩梦之王的神国和蒂朵姐的梦世界中完全体会不到的感觉,就仿佛是把人从浑浊阴暗的暗室中带到了空气清新视野开阔的野外,顿时便让人豁然开朗心旷神怡。

    心明眼亮了啊!虽然我现在已经没有眼睛了。

    陆希深呼吸了一口,贪婪地享受了一下主物资世界,诺尔达森林郊野的新鲜空气,一边慢慢地转过了头,正对着奥克兰军队的方向。他很快便感受到了那个熟悉的感觉。

    “久疏问候了。格莉莎女士。”陆希向着微微颔首,虽然算是在行礼打招呼,但却显得相当的矜持。如果考虑到双方的年纪,陆希的反应甚至算是无礼。

    一些奥克兰军士发出了不满的哗然声,然而,当事人却已经排众而出。她没有理会卫兵的阻拦,径直来到了钢铁巨龙的身下。

    “殿下,您这是……”她仰头看着仿佛是刚从地狱群魔的围攻中爬出来的陆希,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如果女皇陛下看到您伤成这个样子,还不知道要愤怒到什么程度呢。

    “只是一些不太重要的小细节而已。”陆希倒是表现得很坦然,也一点都不准备遮掩自己身上的伤口。他在妮可的搀扶下,走到了巨龙的上颚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面前的数万奥克兰大军。

    “总之,误会已经解除。第十四军团成军之后的第一次实战演练非常成功,我谨代表卡特琳娜陛下感谢你们,也感谢诺尔达盟友们的配合。现在,请就此撤退,返回驻地。以上。”

    ……

    这就行了?帕纳尔西斯很是不满地想,这可比我刚才的慷慨激昂差多了呢。就算是我能接受,精灵和奥克兰人也一定不会接受吧?

    然后,便看到格莉莎?埃尔斯坦躬身用拳头敲了敲胸甲,行了一个恭敬的军礼:“……谨遵敕令!殿下!”

    她随即回过了身,用比起发布进攻命令时洪亮得多的声音大喝道:“全体列阵,向后转!”

    特么的居然还真的可以啊!

    在那一刻,帕纳尔西斯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瓜,要是现在用的身体是肥雪豹,可能已经“哇”的一声便哭出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