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国的水晶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原罪之王

    按照现在的话来说,噩梦之王,贝拉特?天天背锅?梅娅小姐其实是一个心理状况极度健康的佛系死宅。

    她真的实在是太佛系了。换做其他人,背了那么多锅,早就自暴自弃地想“老娘什么都没干就让我背锅!好啊,那老娘干脆就做给你们看!”然后就直接黑化开始报复世界了。可实际上,老是被当成是幕后大反派的贝拉特梅娅却觉得被冤枉相当的有趣,尤其是看着一大群恶党借着自己的名义干坏事被全灭的时候……

    嗯,不是太理解神祇的玩法。

    此外,她可以在自己的神国中随心所欲地搭建自己心仪的住所,也可以随时随地地弄到各种各样让自己开心的玩物和食物。不说是肥宅快乐水这么肤浅的东西,实际上,凡人的世界不管出现了什么新东西,她只要观察一下便能很轻易地用神力建构出来。无论是最新潮的美食,还是最新鲜的游戏工具,不管是刚上市的卡牌游戏还是最新的漫画和小说,都属于贝拉特梅娅心想事成的范畴之内。

    漫画和小说很有趣,有趣到贝拉特梅娅有的时候都不得不佩服凡人们的脑洞。各种各样的卡牌和桌游也很有趣,而且也不存在只有一个人找不到对手的问题。只要想,噩梦之王随时都能抓几个梦魔陪自己玩的。她其实也并不在意梦魔陪玩的时候是不是战战兢兢谨小慎微完全不敢赢之类的问题,反正只要它们只要让自己感受到趣味,她也从来不吝于赏赐。

    佛系的贝拉特梅娅其实是很容易满足的,陪她玩游戏都她开心其实不难。真的!

    当然了,真神理论上是不需要任何食物和睡眠的,不过,享受美食美酒本来便是享受文明的成果。当美味在贝拉特梅娅的味蕾中炸裂出各种美好的体验,就像是凡人所创造的历史和文明在唇齿间流转萦绕着,最后酝酿出华丽的光芒绽放开来,这种仿佛每个毛孔都可以洋溢出幸福的感觉,足可以让堂堂的真神嗨到天上……啊不,天外天去。

    更好的事情是,噩梦之王的神国之中只有她自己,就算是真的吃了发光料理开始嗨,嗑了药的那种嗨,也不会有人看到的。就算是在大庭观众之下发X了也不会丢脸的。

    是的,不要觉得噩梦之王在很多个时代扮演过幕后黑手的角色就觉得她真的是个冷酷无情残忍暴虐的主儿,实际上,贝拉特梅娅一直都觉得自己纤细且敏感,是一个拥有如水晶般清澈心灵的,女子力十足的好女人,可惜世间皆位凡人,一个二个都庸俗得紧。与其在那样的五浊恶世中同流合污,倒不如躲进小楼成一统了呢。更何况,她也并不是管他冬夏与春秋。主物质位面所有的角落,上面的事,发生的事,所有的悲欢离合,光荣与梦想,龌龊与阴谋,九成九都瞒不过贝拉特梅娅的窥屏。

    就这样当一条不老不死的窥屏咸鱼不是挺好的吗?这样也就足够了。

    “所以,真感谢你们搞出了这么多大事,真的是大大地取悦了我一把。我很满意。虽然我知道你们的本意并非如此,但是我也依然非常满意。”贝拉特梅娅对身旁的女人笑嘻嘻的说着。

    此时此刻的噩梦之王,穿着一身很干净的白衬衣和白裤子,系着白色的围裙,头上还戴着白色厨师帽。她的面前是一整套看上去非常专业且很高档的厨房操作台,上面摆着一个刚烤好的蛋糕胚子以及各种已经调好了的各色奶油。贝拉特梅娅拿着一个小号的奶油枪,就像是作画似的,小心翼翼地在蛋糕上涂来抹去的。

    “所以,这就是对我们努力的报酬吗?尝尝贝拉特梅娅圣座的手艺?”她笑着问道。

    噩梦之王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冷笑了一声:“这是涅奥斯菲亚的明星糕点店蜜雪堂上个月才推出的新品。我看厨师做了好几遍,现在才准备亲自动手试试呢。”

    “所以?”对方愕然。

    “我做的所以都是我的。”她用理所当然的口气道,然后又看了看站在原地的女子,随即满脸哀怨地叹息了一声:“你虽然是她,但终究不是她。我不可能这么淡然地就接受你取代她过去的地位。能够和我坐在一起吃蛋糕的,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只有她呢。”

    女子倒是一点都没有不满的神情,笑道:“那么,为了方便起见,以后还是称呼我为‘未来’吧。我虽然是那位主上残留下来的思念体,但过去了那么长的时日,也有属于自己的存在意义了。”

    “你的存在意义如果只是带着这个小小的组织搞风搞雨娱乐大众,那的确是挺成功的。可是,到目前为止,你搞了那多么事却没有一次成功呢……嗯,这一次大约会是最失败的一次吧。以前你好歹还能把整个主世界搞得天下大乱,但现在,却总是要被那个小家伙在萌芽期就给按死了,不会觉得很丢脸吗?”

    “确实很丢脸,不过没有关系。我在这一段过程中却收获了很多,最大的收获就是有了一个没有明确搞事纲领,没有明确搞事目标,还没有什么纪律性的搞事组织。组织里的大家都一个个无法无天自由散漫,老是各行其是,现在是活着死了都不知道呢。不过啊,有也总是比没有的好,说不定有一天会真的变成一个制度严密,纪律森严,从背后控制着无数国家和产业的超大型反派组织呢。嗯,这就是我随后的梦想啦!”

    未来小姐笑吟吟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然后摊开了双手昂首挺胸,脸上闪烁着希望和憧憬的光芒,仿佛看到了未来的宏景,一副“我正在为伟大的梦想而努力拼搏积极向上,才不会当一条死咸鱼”的样子。

    “呵,是吗?可是你们这个劳什子的环世之蛇,一大半的蛇头都被哪个小家伙揍了一顿,估计现在听到他的名字都发怵;而所谓三巨头,除了你这个未来小姐,过去先生我看是要完呢,而过去小姐却已经完了。怎么看都不像是个能发展起来的靠谱组织呢。”贝拉特梅娅横了对方一眼,放下了奶油枪,又开始认真地在成型的蛋糕上摆放起了水果。

    “别胡说,过去先生也是在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努力的,现在已经到了最后一步,还不能确定他就一定会完呢。另外,我们三个当年在确定这个组织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不管是谁蛇头,还是盟主,都是可以变更的。所以,我已经在开始物色新的过去和现在了。对了,圣座如果有什么人选推荐,请务必通知我啊!”未来小姐这样地道。

    噩梦之王就像是压根没有听到对方说的话,只是看着已经完工的,宛若艺术品一般精致的水果塔蛋糕,然后才发出了一声感动的赞叹声。

    “我真棒。如果这么认真地修炼下去,说不定一年之内就能点开新的神火种子,在以太海中凝练出食神之内的神格吧。”

    “食神的神格早就有了。掌管美食、美酒和欢乐的酒神狄普罗尔斯,只是诸神大战的时候被你干掉了。现在掌管这方面神职的喜宴之神俄尼奥尔是阿芙洛狄忒的从神。”

    贝拉特梅娅瞪了对方一眼:“你真是个讨厌的家伙,在这方面倒真的和本体很像嘛。我告诉你哦,贝拉姐姐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没有幽默感的杠精了。”

    “这真是好大的冤枉!这么多年下来,说我是毒妇的有,说我是致恶的有,说我是一切纷争和混乱的策源者,应该杀千刀的万恶之源也有,但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人家没有幽默感呢。”未来小姐第一次露出了不满的表情:“我的所作所为,可都是为了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热闹更有趣呢。”

    “不是为了满足本体的执念,所谓试炼这个世界吗?”噩梦之王冷笑了一声。

    “试炼?嗯,也有吧。至少客观上确实达成了这个目的。神话纪元,开始有文字记载的那个时代起,神明行走在世间。他们选择君王和神官统治世界,他们制造魔网和神力赐予力量,他们掌控万事万物的命运。可是,到了神话纪元结束的时候,十万年过去了,君王们依然需要神明的认可才能坐上王位。祭祀的重要性永远高于所有的国政,而从未有人考虑过这些事物对民力和财富的浪费。当年在用魔网的凡人们,还在用魔网。可是,十万年前还在用木锄头和青铜犁的普通平民,十万年后依然还得用木锄头和青铜犁在地里刨食。十万年前开着单桅小船不敢离海岸十里打渔的渔民们,依然也只能在那里打渔。”

    说到这里,她嬉笑了一声:“你们管这叫做繁荣安定,可是,我却管这叫死了。”

    “所以,你决定去当那只鲶鱼了?宁愿自己举世皆敌?诶呦哟,真伟大真伟大,这蛋糕还是给你吃吧。”贝拉特梅娅漫不经心地鼓了鼓掌,皮笑肉不笑地就差打个大大的呵欠。

    “当年的她,不也是举世皆敌了吗?想要改变一切的人,总是会如此的。无论你是想要正在来还是反着来。”

    未来小姐的话让噩梦之王当场沉默,脸上甚至出现了一丝恍惚,仿佛是陷入了长久的回忆之中。过了一会,噩梦之王似乎才慢慢地回过了神来,眼神中多出了一丝说不出道不明的成分,眺望向了幻梦回廊的尽头。

    “……呵,所以,这就是你和她一起疯的原因吗?过去小姐,蒂德莉特?林歌小姐?试炼世界?多么的居高临下,多么的自以为是,即便是神,也难有像这家伙这般傲慢的存在呢。”

    “是的,未来小姐的确是我见过的最傲慢的一位。或许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把自己后半身的一切都压在她的身上吧。”随着她的声音在远处响起,蒂德莉特?林歌身影也在回廊的远处现身。她轻盈地迈了一下步子,整个人便跨过了千百米的距离,瞬息间便来到了众人面前。

    此时的她,依然是甲胄在身,保持着之前和陆希大战时的样子,只是身上却一点血都没有。不过,再仔细看看的话,却发现她的身影根本就是半透明的,轮廓模糊,色彩苍白,分明就是灵魂出体的状态,俗称幽灵。

    “你的信任看样子并没有得到回报。世间最强大的精灵,背负了千年重担的复仇者,却最终死在了你自己亲手培养出来的,最爱的人手中,这是一种讽刺?还是注定是你们凡尘精灵王者们的宿命?”贝拉特梅娅讥笑道。

    “我的复仇是给作为凡人的蒂德莉特一个了断,无论是成功,还是被我亲自教导出来的孩子毁灭,都是原有的计划。这才是未来小姐给哦我的选择。现在,无论是身为蒂德莉特?林歌,还是环世之蛇三巨头之一的‘过去’小姐,都已经结束了。是时候开始生命的下一段旅程了。”蒂德莉特倒是笑得非常坦然,一点都没有亡灵的扭曲怨气。

    当然了,普通的亡灵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进入贝拉特梅娅的神国便是了。

    “那么,之后就拜托你咯。未来小姐。”蒂德莉特道。

    未来小姐微微颔首,张开了双手在虚空中勾画出了巨大的魔法阵轨道。包裹着幻梦回廊的以太海开始如同真正的海洋般波动起来,无形的元初能量在穹顶上形成了潮汐,形成了巨浪,也形成了深不见底的漩涡。而在漩涡之中,仿佛是由无尽的幽暗黑潮和猩红血气凝练而成的火团慢慢地浮了起来,向回廊上的大家靠了过来。

    那不吉的火焰不断地跳动着,每一秒钟都在变幻出狰狞而扭曲的形态,将众人的脸庞映衬得明暗不定,黑若深渊,猩如血海。

    “嘿,罗丝,可怜的罗丝。”噩梦之王看着那团火焰,嗤笑了一声。

    那是上古三大魔君之一,痛苦与憎恨之王,赫拉德里姆的神格,也是蛛后罗丝一辈子挖坑心思想要攫取,却依旧可望而不可求的东西。

    “罗丝要是知道自己其实也不过是你的棋子,会不会把神火自爆给你看呢?”

    “不知情才是幸福的。蛛后陛下已经回到了她挚爱的家乡,和和美美地过日子不也是大多数女性的幸福吗?”未来小姐笑道:“神格是力量,还是该交给更配的上的对象才是呢。”

    “神格不只是力量,蒂德莉特?林歌。它代表着规则,也代表着独立的意识。”噩梦之王道:“当你掌握它的力量,点燃神火登上神位的时候,也意味着你是它规则的代行者。纷争和杀戮,这便是这个神格的规则。那个时候,你一定不是现在的自己了。这是你想要的吗?蒂德莉特?林歌,神祇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自由的存在。”

    “我明白的,所以才需要给自己作为凡人的一生做一个了断。”蒂德莉特道。

    “陆希已经用他的力量证明了决心,那么蒂德莉特作为一个复仇者的使命,一个来自启明战争时期的幽灵的使命,也应该结束了。可是,帕恩想要创造的世界,克诺乌斯想要守护的世界,小陆希即将继承的世界,到底将要走向何方,这才是让我不会安然死去的原因。没有什么力量,比这个神格更适合让我当一个计划外的监察者了。纷争,混乱,杀戮,痛苦,复仇?这不是很好吗?一个风平浪静的文明,必定是一个濒死的文明。未来小姐最清楚这一点了,是吧?”

    “嗯呐,没有我的世界,十万年都没啥改变。现在,人们没有了魔网,却有了奥术。人们失去了诸神的庇护,却知道用自己的力量对抗灾厄和混沌。人们在征服海洋和天空,在开拓遥远的大陆,将天堑变为通途。现在,就连那种东西,不是都被搞出来了吗?”未来小姐洋洋自得,仿佛她才是文明的推进者。

    “况且,神格不就是力量吗?我融合神格,但若是真的被神格的规则控制了,也实在是太辜负了这么多的修行和痛苦了。我觉得啊,梦魇和心灵的掌控者都能变成一条人畜无害的老咸鱼,我又为什么一定会成为另一个赫拉德里姆呢?”

    “嘿嘿嘿,我可以说自己是老咸鱼,但是别人不可以!区区一个后辈菜鸟神,注意一下态度啊!”

    “呵呵呵,我就是这个样子咯。以后我们会有很长的时间相处,您现在就要学会适应啊!贝拉特梅娅前辈!”

    蒂德莉特留下这句话,方才慢慢地走向了面前神格。她并没有犹豫,伸出了自己的手,深入了那团狰狞而可怕的火焰之中。

    未来沉吟了一下,道:“我必须最后提醒您一句,蒂德莉特小姐,这是世间最强力的神格之一。一旦融合成功,您将获得绝不亚于灾厄之王拉姆希德的伟大神力。可是,其规则却是一切憎恨和痛苦的具象。就算是您,就算是没有出现任何意外,也需要花费上百年的时间才会完全融合呢。到了那个时候,现在的这个世界将面目全非。而现在您最爱的那个人,也一定不在人世了。”

    “我知道,他也知道。不过,醒过来便能看到他所继承的,改变过的世界,想想也很有趣呢。希望他和他的后辈们能足够争气呢。要知道,那时候的我,一定会是比拉姆希德更难缠的超级大反派呢。另外……”蒂德莉特回过了头,在深渊的漆黑和猩红的血海映照之中,露出了作为一个凡人最后的笑容。

    “以后将再不存在蒂德莉特?林歌了。从现在开始,我便是原罪之王厄里艾达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