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骨灵剑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一章:剑奴与灵山剑树

    凌天大陆,强者为尊,强者傲视天下,弱者死无寸地,唯有觉醒出武魂才能踏足强者之路。

    而武魂种类何止万千,任何一种武魂都将决定武者今后的发展和走向,甚至和他们的命脉和未来都息息相关。

    武魂之中有天外星辰异兽,如太古异龙,灵虚天鹤,怒焰赤虎,有日月元灵之魂,如星辰灵火,天灵琉冰,通幽灵泽,更有神兵演化兵魂,天璃剑,地岩刀,飓灵弓,任何一种武魂都强大无比,威力超凡。

    剑魂,则是神兵类武魂中的翘楚,剑乃百兵之王,剑魂威力更是超凡绝伦。

    而在鬼灵山脉之中,便有一门专修剑魂之道的武道宗门,名曰鬼灵剑宗。

    “好!这一天终于让我等到了……欧阳超然,我早就和你说过,我徐以墨此生永不为奴!!”

    徐以墨气走丹田,脚踏七星,双手握剑聚气与顶,一身气势让整个采石场的身影都望而却步。

    就算众人知道此刻这一步有多么大逆不道,却无人上前阻拦。

    因为他们不敢。

    哗啦!锁链震动之间,徐以墨却只感觉到最大的束缚来自于眉心上的赤色剑印,玲珑之形却炙热如火。

    随着他将周身的三重剑灵之气冲出体外,在巨大的矿石场中凝出了一道剑形流光,从中演化出了一道无比熟悉的身影来。

    “徐以墨!你果然还是触动了剑奴之印!马上就是剑祭仪式了,这么做会引起什么后果你知道吗!”

    虚影的眉心上也有同样的剑形烙印,妙如星辰,巧若悬河,但气势却远超徐以墨。

    此人手中的长剑更是吞吐着锋芒之气,周身的剑灵气场更是有九重之多,足足比徐以墨多了三倍!

    “后果?我只知道这次若能成功,这剑奴之印将永远失效,而你欧阳超然将反噬成为我的剑奴!过去所受的屈辱,我将百倍奉还与你!”

    嗤嗤!迷离的黑色光华顺着木剑奔腾而出,仿佛时间都在此刻禁止,全场的剑奴都注视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鬼、灵、斩!’

    冷风呼啸,偌大的采石场上几乎只剩下徐以墨一个人的话语声,此刻他几乎将隐忍了数年的怒气都爆发,额上青筋若隐若现。

    可见此时为了冲破这鬼灵剑印,徐以墨也是背水一战了。

    鬼灵剑印,乃是鬼灵剑派的独门绝技之一,是狱鬼剑典中的入门招式,用来封印那些外门弟子,所有修炼中获得的真灵剑气都将被剑主汲取大半,剑奴的修为往往不足剑主的一半。

    因此内门弟子的地位才会坚如磐石,就算是万古鬼才,也休想在这种情况下冲破奴印。

    但此刻徐以墨却在挑战自己的剑主,拥有赤剑境九重修为的欧阳超然,只差一步就能问鼎橙剑境的宗门天才。

    主奴二人年纪相仿,但命运却截然不同,即便是鬼灵剑派的掌门都极为赏识欧阳超然,让他破格成为了内门弟子,要知道寻常外门弟子都必须修为突破到橙剑境才能进入内门。

    而徐以墨,却只能尝试破除奴印,逆袭剑主,但若是失败,便只能成为这鬼灵山上千千万万个冤魂的一员了。

    但此刻徐以墨积蓄的力量足足比平时暴增了好几分,足足多了三重波澜,竟瞬间暴增到了赤剑六重的水准!

    此刻的徐以墨对上只有主人实力一半的剑灵投影,竟还占据了上风,只差一步就能击中对方,那时候徐以墨也将彻底摆脱不见天日的剑奴身份了。

    “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学会鬼灵斩!看来为了这一天你已经准备了很久了……只可惜,你的算计我早就知道了!动手吧!阿四!”

    唰!就在所有人都闭住呼吸的瞬间,一名隐藏在巨石后的身影猛然出现,狠狠的将手中的木剑刺入了徐以墨的肩骨。

    咔咔!随着一阵碎裂声传来,徐以墨也重重的倒在了身下的血泊之中,眼睁睁的看着空气重的剑印投影重新没入他的眉心,眼中露出了一分惊怒之色。

    “是你?为什么……我徐以墨到底哪一点对不起你!你不也曾经跟我说,你想要摆脱剑奴的身份,和我一起成为内门弟子,扫荡这紫川大陆么!”

    徐以墨失望的看着眼前曾经和自己患难与共的兄弟阿四,心中是伤痛却更比身后的痛苦来的强烈,从他成为剑奴那天起整整准备了十年。

    十年霜寒洗练心神,树木亦成人。

    但徐以墨最后的努力却化为了泡影,奴印冲击失败,还被自己最信任的兄弟背叛,割袍断义,也许绝望一词都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了。

    “抱歉,徐以墨你的想法太不切实际,欧阳师兄如此看重你,你却依然贼心不死,你这种小人不交也罢!我阿四今日便于你割袍断袖,从此一刀两断!”

    阿四也挥洒木剑斩断了手臂上的衣袖,撕破的麻布飘舞到徐以墨面前的同时,他也对着天空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很好,没想到我徐以墨当你是人,你却依然将自己看做是一条狗!今日开始,我若不死,定要让你和欧阳超然,还有这灵山化为灰烬!”

    轰轰!就在徐以墨对天狂啸之时,空中也闪过了一道惊雷,仿佛在证明此刻徐以墨的决心。

    “你……你简直痴心妄想!”

    雷声惊狂不止,几乎要震破山河,饶是阿四的额头也露出了一丝冷汗,不觉后退了数步。

    呜呜!但随着远方传来一阵号角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同时投向了天空,那一片密集的黑影。

    “徐以墨!今日你大逆不道想要破坏门规,本该赐你死罪!但我已请求掌门绕你一命,现在就随我去剑冢参加剑灵仪式吧!不过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一次我若得到剑心,便拿你当场祭剑!”

    欧阳超然骑乘在褐色灵雕之上,对着徐以墨怒声呵斥道,黑压压的一片灵鸟几乎要将天地遮盖。

    身旁还有有无数负剑弟子,各脉峰主和几名发虚花白的扶剑老者。

    其中最为显眼的,便莫过于一名剑眉虬髯还带着几分气的华服男子了。

    “全派听令!剑冢已开,启程!”

    此人便是鬼灵剑宗的宗主鬼星殇无疑了,徐以墨看着从天而降的大雕和欧阳超然的狰狞笑脸,脸上却出现了几分黯然之色。

    因为他很清楚剑祭代表什么,埋葬在那剑冢的真灵剑心,一生只会选择一个主人,同样的若是以剑奴的鲜血为引,出鞘后更是威力超凡了。

    只是剑主大多不舍得这样牺牲剑奴,毕竟到达一定境界前,剑奴就像是自己养的肉猪,慢慢榨取才能将利益最大化。

    但徐以墨却不同,已经萌生背叛想法的剑奴,下场便只有一个了。

    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