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骨灵剑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章:赤色剑心

    对于徐以墨来说死亡并不可怕,但随着欧阳超然所在的灵鸟升上高空,渐渐眺望到整个鬼灵山脉,还有此行的目的地剑冢,一种求生的本能却萌发在了心头。

    如此大好河山,天下剑灵强者何止千万,却要葬生此地,岂不悲乎。

    呼啸之间,徐以墨愈发觉得虚弱难耐,徐以墨的的身上也出现了一圈鬼影般的反噬魔纹,不断折磨着他的神经和身躯。

    就在他精神近乎崩溃的时刻,却听到了身旁断续发出的机关开启声和一阵惊呼声,心头默然出现了一丝血脉相连的感触,甚至连身上奴印反噬的效果都减缓了几分。

    “快到了!你们看,前面就是第一重赤灵剑树了!果然有了反应,你们看下面几层的剑心树种都在发光!我鬼灵剑宗值此盛况,定要横扫紫川大陆!”

    而这微妙的联系却来自于不远处浮现出的一颗奇异大树,说是奇异,只因为这树木上几乎全是剑形的枝丫和主干。

    甚至连凝结出的种子,都带着一道光耀的剑形烙印,其中蕴藏的真灵剑气更是世所罕见。

    “众弟子听令!各自以鬼羽灵鹫为一队,每队各自寻找树种凝聚剑心,一炷香内务必折返,否则将以叛宗之罪处置,各峰堂主诸位执法,持刑,练剑,驭奴长老掩护,不得怠慢!”

    剑树之前,华服男子挑起手中的鬼灵星剑,引出一道冤灵般的流影剑锋,绚丽的剑气就像是号令一般在四周传来。

    人群之中顿时炸开了锅,相继驾驭身下的灵鹫飞向了巨大的青铜剑树,奇异的树木上不断发出各色光芒,和无数空中的身影形成了感应。

    沙沙!就在身旁的弟子各自驾驭灵鹫寻找剑心时,徐以墨却感觉那微妙的联系变得愈发强烈,仿佛灵魂都在瞬间引发了共鸣。

    “这是……莫非我也引发了剑心的共鸣?”

    唰!恍惚之间,徐以墨额上的奴印应声射出一道剑影流光,笔直的飞向了剑树的下方,在虚空之中形成了一道剑影轨迹。

    而这轨迹的终点,便是同样发出光芒的一颗赤色树种了。

    “这……你这家伙居然能感应到树种内的剑气,不对,居然是赤色的树种?哈哈哈哈,废物就是废物,就算是让你觉醒了剑魂,你也不过是一个废物罢了!”

    欧阳超然的笑声接踵而至,尽管徐以墨以赤剑三重的修为就引发了树种的感应,但他却毫不在意。

    因为欧阳超然额上印记发出的光芒是金色,代表的则是靠近中层区域的黄金色树种。

    若能凝结剑心,品质将比徐以墨的超越三倍。

    三倍,这个数据几乎和他们修为的差距一样,从徐以墨成为他剑奴的那天起,就被对方抽取了大半的剑灵之气,欧阳超然这才有了如今的境界。

    徐以墨一直相信自己有机会逆袭对方,夺回那些属于自己的东西,力量和自由。

    但此刻的结果还是惨败,就像是在采石场挑战奴印之中的剑灵分身一样,徐以墨依然被欧阳超然狠狠踩在了脚下。

    “喲,这不是欧阳超然么,啧啧,居然你的剑奴觉醒出的是赤色剑心,和我的剑奴相比差远了,当然我还是要感谢你,给一个这么好的奴才我!他觉醒出的,可是橙色的树种!”

    嗷呜!这时候一声狼啸声从身旁响起,欧阳超然和虚弱的徐以墨回头看去,这才发现是一名身穿暗色战甲身负重剑的少年,而他的身旁,却出现了一个徐以墨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阿四。

    此人便是欧阳超然的师兄王重林了,修为已经突破橙剑境,如今更是通过剑祭之术得到了自己的剑魂,一头吞吐着火星的熔岩魔狼,獠牙和修长的狼爪竟全都是剑形般的轮廓。

    剑魂的种类五花八门,其中有异兽剑魂,狂怒之威可盖山河。

    也有神兵剑魂,掌握到其中精髓甚至能解放出真灵姿态,剑芒之势可争日月。

    剩下的便是元灵剑魂了,能施展出各种绚丽奇妙的灵术剑技,属于最为神秘的一种。

    此刻王重林觉醒出的便是异兽剑魂了,同时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阿四成为了他的剑奴,而且天赋更在徐以墨之上。

    所以王重林自身的天赋和欧阳超然持平,剑奴却占据了极大优势,自然要前来炫耀一番了。

    “徐以墨!你居然还没死?真是可笑,看来你还没有死心,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好了,觉醒出剑魂后我们来一次公平的决斗,当然赌注也很简单,便是你脖子上的这颗人头!你敢么?”

    阿四终于向徐以墨发起了挑战,曾经的兄弟形同陌路,此刻更要兵刃相见,却只能叹天。

    “不行!徐以墨你这个狗奴才没有资格自作主张,在你被我剑祭之术牺牲前,你的命根本不由你自己控制,而且没有我的帮助,你根本就到达不了剑树!”

    欧阳超然自然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剑奴牺牲,但却只是担心自己剑魂觉醒前会失去剑祭的材料,徐以墨在他的眼中,依然只是一个要杀便杀的奴隶罢了。

    “哈哈哈哈!真是可笑,既然我留下是死,何不前去拼上一把,若是能不死,我便要亲手宰了你这个败类!来吧!阿四让我看看,你选择当一条狗后又得到什么!”

    面对剑主的威胁,徐以墨不仅没有退缩,反倒是厉声呵斥道,说完更是将双手缠上一层麻布,直接跳下了灵鹫,扑向了下方的万丈深渊。

    这一跃,徐以墨必定是粉身碎骨,但他这样做,真的只是声东击西好来自杀么?

    不。

    滋滋!电光火石之间,徐以墨直接就顺着空中出现的那一道光痕而去,双手死死的卡在上面开始了滑行。

    尽管身旁的冷风几乎快要将身躯穿透,但徐以墨的眼中却渐渐爆出了一阵惊人的光芒。

    “没想到吧!欧阳超然这就是我和你之间的区别,如果你是剑奴,我是剑主,你绝对不敢反我!但我却敢反你!今日纵然是葬生剑冢,我也定要摆脱这剑奴之印!”

    徐以墨的话语声渐渐响彻在天空,这时候王重林很快便带着阿四快速跟上,欧阳超然也被迫飞了过去。

    众弟子议论纷纷,就连鬼星殇也从目中爆出几分锐芒,看了一眼徐以墨感应出的树种,摇了摇头发出了一声叹息。

    “唔……此子性格坚毅,但剑骨已断,此生终难大成……”

    但他却是气势汹汹!赤色的烈焰从剑影轨迹之上爆发,徐以墨双手和这一条流光轨迹发生了剧烈的磨擦,声势几乎要盖过了所有在觉醒树种的弟子。

    此刻他纵身千里深涧之上徒手横行,气魄何等壮烈。

    徐以墨很珍惜自己的生命,但落到欧阳超然手里只有死路一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