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骨灵剑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六章:凤鸟与守护者

    “好!很好!没想到我鬼灵剑宗门下,却还有你这般有骨气的人……但家有家法,门有门规,你所蔑视的规则,是我鬼星殇一点点打出来的!除非你有一天能够用你的剑魂斩下我鬼星殇的头颅,不然你就给我好好修炼,在十日之内突破到橙剑境,不然我就会取消你内门弟子的资格!你可曾听懂?”

    鬼星殇一字一句的说道,话语之中不乏对徐以墨的赞许,但最终还是避开了对欧阳超然的惩罚,甚至以总之之位强行威慑对方,这些话当场便让欧阳超然和欧阳万雷等人露出了奸计得逞之色,满是得意的神情。

    不过接下来的两句话却瞬间让欧阳超然等人脸色大变,只因为鬼星殇此次的惩罚只是要求徐以墨十日内突破橙剑境,对于距离下一境界只差一步之遥的他来说,根本和喝水一样容易了,而且惩罚只是取消内门弟子的资格。

    这说明什么?说明鬼星殇表明上教训了徐以墨,实际上却赏赐给了他内门弟子的身份,而且就算最后突破境界失败,也只是重新成为外门弟子而已,而且只要修为足够,进入内门根本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这一下只要是脑子稍微明白的一些人,都会看出来鬼星殇是在暗中帮助徐以墨,只是连徐以墨自己也不明白,这个与自己只有数面之缘的威严宗主,为何要冒着这么大的压力来保护自己,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了。

    不过徐以墨倒是捡回了一条命,按理说冲破奴印又是怒杀剑奴和出言顶撞宗门高层,这足以死罪难逃,活罪难免了,而鬼星殇的这一番话却免除了徐以墨的死罪而且有间接性的赐予徐以墨内门弟子身份,这让徐以墨惊喜万分,又同时大舒一口气。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场面有些尴尬的时候,不远处的剑树却闪现出了异常的光芒,这光芒耀眼十足,众人不自觉地用手挡住了眼睛,等周围光线没有那么强烈后,众人才渐渐将手放下,而剑树的光芒之中竟然悬空站着一位白发长髯的老者。

    对于这突然在剑冢出现的老者,众人都绷紧了神经警惕地盯着他,只有鬼星殇镇定自若地从灵鹫跃下,站在老者面前,恭敬地弓着身做了一个揖说道:“见过守护者。”

    众人见到鬼星殇如此恭敬地对老者作揖,便纷纷从灵鹫上跳下跪在地上齐声说:“拜见守护者。”

    守护者轻抚长髯脸上挂着喜悦的表情,说道:“老夫已在此守护了千年,没想到还会有人知道我。”说完便闭上了眼,“诸位请起。”一副享受的表情,似乎是对这种礼遇十分满意。

    守护者指着徐以墨大声地说道。“老夫刚刚目睹一场激烈的争斗,年轻人,你骨骼惊奇,让老夫惊讶不已”

    徐以墨低着头,不敢正视守护者的赞许目光。“晚辈不敢。”

    “老夫守护剑树千年,也未曾见过如此奇才,年轻人,你对骨灵剑魂的了解有多少?”

    “晚辈今日荣获骨灵剑魂,对其所知甚少,还望前辈指点一二。”

    守护者对徐以墨微微一笑,伸出手指一勾徐以墨便飞到了他的面前,徐以墨惊讶地看着守护者还未等他开口说话,守护者便闭上了眼睛将修长的手放在了他的头上。

    尽管守护者没有说话,但是守护者的声音却传入了徐以墨的脑中,“年轻人,古有凤鸟,至于死地而后生,涅槃重生威力无穷,而噬骨也是如此,至于你要如何运用,还要靠你自己慢慢领悟了。”

    徐以墨微微抬头,“晚辈明白了,多谢前辈指点。”

    “年轻人,我看你天资聪慧,毅力十足,如果好好运用骨噬这一剑魂技,以后一定会有所成就,老夫这里有一枚古剑残片,如果寻得其他残片,就能铸成上古神剑助你独占鳌头,年轻人,不知你是否有兴趣?”

    而他的眼睛自然也在发亮,“上古神剑?晚辈自然有兴趣,还请前辈快快请出残片。”

    那老者却道,“别急,这只是古剑残片,铸成神剑的道路还很曲折漫长,你的信心足够吗?如果想要得到残片,首先要满足老夫三件事。”

    “哪三件事?前辈请讲。”

    “第一件事,绝不能把残片交予他人,并且要以铸成神剑为己任,第二件事,对你今天所说所做负责,不能背弃你的承诺。”

    徐以墨再次拱手作揖,“晚辈知道了,那第三件事呢?”

    说完守护者便缓缓的睁开了眼。“第三件事还不到告诉你的时候,等时机成熟,自会相告。”

    徐以墨激动地握紧了拳头。“晚辈一定不会辜负前辈的信任!”

    守护者欣慰的笑了笑,便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而徐以墨轻轻地松开了拳头,一小枚残片正躺在他的掌心。

    鬼星殇看着手上燃尽的一炷香,脸上满是惋惜。“既然今天已经误了剑灵仪式,看来只有以后才能重新开启了。”

    一旁的长老提议道,“宗主,既然欧阳超然和徐以墨身份已换,不如我们好好为徐以墨晋升为内门弟子而好好庆贺一番?也不枉我门培养多年荣获一奇才。”

    鬼星殇连拍了三次掌以示赞同,并将目光移到了徐以墨身上。“好,好,好,就依你说的办。”

    徐以墨连忙跪下谢恩,满脸洋溢着笑容,看着被自己重伤还在恢复中的欧阳超然,不过没有当场杀死欧阳超然这让徐以墨感到遗憾,虽说大仇已报,被汲取的真灵剑气已如数返还,还让欧阳超然被反噬为剑奴,但是欧阳超然今日觉醒出了龙木剑魂,如若恢复元气,必将挑战剑主之印,纵使自己已经获得骨噬这一神技,但是真要面对已经恢复元气,而且又能够快速回复元气的龙木剑魂,胜算有几成,徐以墨也不能保证。看来只能慢慢领悟骨噬,并且使骨灵剑魂不断升级,提高自身战斗能力,才能够稳住自己在宗门的地位,才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寻找剩下的古剑残片,铸成王者之剑独占鳌头。想到这里徐以墨便更加充满了斗志,他将古剑残片好好的收了起来,并且得意地看着已沦为剑奴的欧阳超然,心里满是欢喜。

    然而完全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的徐以墨并未注意,除了宗主鬼星殇,其余的宗门高层全都虎视眈眈地盯着这个刚刚摆脱剑奴之印的年轻人……而欧阳超然则更是咬牙切齿双眼血红地盯着他,就等着恢复元气,一夺剑主之位。

    十年的忍辱负重,终于今日使得他涅槃重生,哪有不高兴的说法。在得到鬼星殇的认同还听到长老要为自己举办庆贺酒席的时候,徐以墨简直高兴的快要跳起来,这肯定不是梦,徐以墨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狠狠地甩了自己两巴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