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骨灵剑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七章:鸿门宴

    “哎哟,好疼,这真的不是梦,我终于自由了!”

    刚回到宗门,鬼星殇便为徐以墨安排了新的住所和新的衣服,徐以墨换上新的衣服站在铜镜面前不禁湿了眼眶,“徐以墨啊徐以墨,这么多年今天你总算为自己活了!”徐以墨握紧了拳头,额上青筋暴起。

    “徐以墨,外门宴席就要开始了。”门外有人喊道。

    徐以墨应了一声,整理了一下衣冠便急冲冲的要走,脚刚踏出门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不一会儿便只听见他匆忙的脚步声。

    外门宴席在座的大多是剑奴和少部分剑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并不待见这位新剑主,大部分剑主都没在,只有剑奴端端正正地坐在座位上,徐以墨顺着宴席望去,欧阳超然坐在角落里,低着头,额上剑奴的痕迹隐隐发亮,一副丧家犬的模样,看到欧阳超然这样,徐以墨心里爽的不得了,他努力掩饰着心里的愉悦走向自己的座位。

    徐以墨站了起来,举起了自己的酒杯。“在座的各位,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新剑主,这里还轮不到你主持大局。”一位长老从座位上缓缓站起,脸上满是轻蔑,“连基本的礼数都不知道,你的前剑主没有好好教你吗?”

    徐以墨脸上一红,手里还尴尬地举着酒杯,欧阳超然教自己的,那是剑奴的礼数,“礼数?”怎么可能会教自己剑主的礼数?而出席这种大的场面,欧阳超然是从来不会带上自己的,从何而来的礼数?正当徐以墨还在思考着如何回答长老的话的时候,鬼星殇走了进来。

    鬼星殇走到了酒席座位上坐了下来。“徐以墨,这套衣服很和你身啊!”

    长老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宗主,你怎么会在这儿?”

    徐以墨看了看长老,又看了看鬼星殇,隐隐约约感觉气氛有点不太对,便开始警惕起来。

    鬼星殇笑了笑,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向徐以墨的酒杯碰去。“我门有人破格晋升剑主,又被我赐予内门弟子之位,我为何不能来?”

    “来吧,让我们一起好好的庆贺这位新剑主!”鬼星殇碰了一下徐以墨的酒杯,给了徐以墨一个台阶下,徐以墨顺势收回手一饮而尽。

    周围满是叫好声和酒杯碰撞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情绪太过于激动,徐以墨竟感到一丝醉意,他晃了晃头,视线有些模糊。

    “新剑主酒力不行啊。”周围的人开始起哄,徐以墨疑惑地抚着头,平时自己号称千杯不醉,万杯不倒,今日只喝了一杯酒便感觉有些醉意,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面对众人自己举来的酒杯,徐以墨只能皱着眉头一杯一杯的饮下,可是神智却越来越不清醒,不能再喝了。他脑中一直在回荡这句话,可是面对众人的敬酒,又不得放下酒杯,徐以墨不得不一饮而尽,可是视线却越来越模糊了。

    至于其他剑主长老与鬼星殇是什么时候离场的徐以墨一点也不知道,他坐在座位上,单手撑着头,他努力的维持自己仅存的一丝清醒,而原本叽叽喳喳的酒席却突然安静了下来。

    只见欧阳超然腾地一声从座位上站起来,对着天花板放声大笑后瞪着徐以墨,“徐以墨啊徐以墨,你以为你能轻松摆脱掉我吗?你这辈子注定就是狗,只是我的狗!”

    说罢便气走丹田,脚踏七星,双手握剑聚气与顶,额前的赤色剑印发出了强烈的光芒,头顶上也出现了一棵带着龙首形态的灵木。

    而在坐的剑奴们也一改恭维模样,纷纷愤然起身,怒目瞪着徐以墨,酝酿着剑魂。

    徐以墨握起一杯酒,呵呵呵地笑了,“没想到你们还是给我演了一出鸿门宴啊。”

    “徐以墨,想成剑主你就趁早死心吧!以一敌众,更何况你早已饮下了我为调好的毒酒,你知道吗?这种毒无形无味,喝的越多则中毒越深,在这一番推杯进盏,你早已中毒颇深,这下鬼星殇已经走了,没人救得你了,你还是乖乖地当我脚下的狗吧!哈哈哈哈哈”欧阳超然一跃到桌子上,居高临下地盯着还握着酒杯的徐以墨。

    徐以墨不语,只是握着酒杯呵呵呵地笑。

    “事到如今你还能笑得出来,马上我就让你葬身于此!”说完便使剑向徐以墨刺去

    徐以墨笑后放下酒杯,从怀里掏出一粒药吞入嘴中,就在此时欧阳超然的剑已经快要刺到徐以墨的项上人头,然后徐以墨却灵巧地躲开了。

    “这……不可能,你明明已经中毒了,这种毒虽不能马上让你死,但是足以瓦解你的理智,封住你的力量,怎么可能。”

    徐以墨扶着墙壁呵呵地笑了,“欧阳超然你果然还是太年轻了,你以为设这场鸿门宴就能要了我的命,狗就是狗,也只会学人做事,你以为我不做任何准备就敢来这场酒席吗?你也太低估我了吧,还好我事先做好了准备,不然就便宜了你这条狗。”徐以墨猛然收敛了笑容,眼里露出了冷冽的光。

    “看看你这条狗的命到底有多硬,我们上!”欧阳超然一声令下,所有剑奴都一起跃起那这剑刺向徐以墨。

    “狗就是狗,哪怕是狗中之王也是狗,你们这群听命于人的狗,就拿来祭祀我觉醒出来的骨灵剑魂吧!”说罢便凝聚剑魂,拿出暗色羽剑向众人反击,层层羽芒带着苍鹰剑魂的鸣叫声和恐怖的流光,渐渐连四周的空气都出现了恐怖的震荡,就连墙壁也轰然倒塌,啥时间所有光明都被烟雾笼罩,四周除了墙壁倒塌的声音,只剩人们凄厉的惨叫。

    而后连惨叫声也逐渐消失,四周安安静静,只剩下徐以墨羽剑上的光芒,徐以墨闭着眼贪婪地吸收着众人的真灵之力,然后睁开眼看着手上的羽剑,这时骨灵剑魂已经蜕变成赤色火羽剑,层层羽芒上还跳跃着火光,而徐以墨周身的真灵之力也渐渐显现成一直展翅的凤凰形态,他看着进化的骨灵剑魂,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没想到今日不但冲破奴印晋升为剑主,还获得了骨灵剑魂这个好宝贝,这真是做梦也没想到我徐以墨竟然有今天!

    突然一阵呻吟传入徐以墨耳中,他那着剑走向了声音的出处,竟然是欧阳超然,没想到他居然还活着。

    “徐以墨,我发誓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欧阳超然咬着牙对着徐以墨说道,因为刚刚受到了骨灵剑魂的重创,还好有龙木剑魂所保护,恢复了一些元气,不然定是像其他剑奴一样命归西去。

    “做鬼?哼,我才不会让你那么轻松的死去。”徐以墨举起了新生的赤色火羽剑向欧阳超然刺去,“我要你以后做一条三条腿的狗。”一阵白光闪现,地上只留下一滩鲜血和一条断了的右臂,徐以墨抬起头,满是疑惑的盯着眼前这些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