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骨灵剑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八章:试炼避仇

    “徐以墨你干了什么!”一位长老怒斥着徐以墨,徐以墨感觉到长老手中正凝聚着剑魂。

    他笑了笑,知道解释也无用,便拿着赤色火羽剑警惕的面对着众人,其中一个男人正抱着断臂的欧阳超然在疗伤。

    一时间,废墟中充满了火药味,双方都绷紧了神经,随时都能开战,而徐以墨只有一个人,即使骨灵剑魂已经进化成现在这个模样,但是想要挑战这些宗门高层实在是自寻死路,徐以墨有些绝望,但还是没有放弃任何一丝活下来的希望,手里握着羽剑不由得紧了紧,然后闭上眼酝酿着灵力。

    “没想到你骨灵剑魂已经进化成了如此地步,实在是可喜可贺啊。”一听到鬼星殇的声音,众人忙退下给鬼星殇留出了一条路。

    鬼星殇走到徐以墨面前,徒手按下了徐以墨手中的剑。“我门有你这样的人才也实属不易,还记得我上次对你说的话吗?”

    徐以墨突然想起来鬼星殇今天提出让他好好修炼,“上次?”在十日之内突破到橙剑境,不然取消内门弟子的资格。“记得。”

    啪,啪,啪,鬼星殇拍了三次掌,“今天已经算第一天了,而你已经使骨灵剑魂进化了,看来你突破橙剑境已经指日可待了。哈哈哈”

    “宗主,那这些剑奴呢?他们都是枉死的啊,徐以墨这个家伙纵使能力超群,但是这么放任他,迟早有一天他会骑到您的头上的啊,这种人野心十足,实在是留不得啊……”一位长老单膝跪地说道。

    众人一看长老这么说,纷纷单膝跪地齐声对宗主说:“请宗主三思啊。”

    而鬼星殇却只是回头看了众人一眼,什么都没说,乌黑的眼眸中闪现着不容拒绝的光。

    徐以墨按捺不住心情问鬼星殇,而鬼星殇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对徐以墨笑了笑,“为什么?”

    鬼星殇摆了摆手,虽然大家都在底下议论纷纷,但是却没有一个站出来大声说话。

    鬼星殇却装作什么都没听到,转身要走,突然有一个人冲到了鬼星殇面前。“如果没什么事大家就先回去吧。”

    说话的人是欧阳超然的兄长欧阳超然神,“宗主,徐以墨这家伙不仅冲破奴印,还妄图杀掉我的弟弟,若不是我速度快,我弟弟早就命丧黄泉了,这等重要的事,你怎么能一句话带过呢!”

    “哦?”鬼星殇转过身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那你说我要怎么办?”

    说罢便红着眼眶跪在了鬼星殇的面前。“这等逆贼,应当处死,可怜我的弟弟今后已经不能再使用灵力了。”

    没想到鬼星殇居然把这个难题抛给了徐以墨。“徐以墨,你怎么看?”

    “虽然我身为欧阳超然剑奴十年,可这十年我一点也不觉得我比他那里差,在这个世界从来都是适者生存,弱者自然要被踩在脚下,所以我冲破奴印,那也是人之本能。”

    欧阳超然神对徐以墨怒斥道,“你生来就是剑奴,一日为奴终身为奴,如若大家都像你一样冲破奴印反了主人,那我们宗门岂不是不保?既然你说你的能力已经能够凌驾于我的弟弟之上,为什么还不愿意放过他,还想置他于死地,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杀了多少人?”

    “这个世界因为强者的存在而存在,如果所有的人都遵循着宗门之法的话,那这个世界就没用存在的必要了,没有人生来就是弱者,也没有天生强者!”

    鬼星殇拍了拍手,“说得好!你有过人的毅力和惊人的能力,不由得吸引了我的目光,徐以墨,我记住你了!”

    鬼星殇深深地看了徐以墨几眼便领着众人离去,只有欧阳超然神眼里带着怨毒,抱着欧阳超然的身体轻声离去。“今天的事我不想再多说,徐以墨你要记住我们的承诺,如果你还活着。”

    虽然宗主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但是徐以墨也终于明白剑树守护者所说的铸剑道路曲折漫长是指什么意思了,单是这一天就让自己险些丧命好几次。

    大家都说猫九命,但也只有九命,即使自己有九条命,今天也已经用去大半了,谁知道明天等着自己的又会是什么呢,而宗主的那番话虽然鼓舞了自己并且在宗门给了他一个地位,但是最后那句话还是让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如果你还活着。

    “我徐以墨不仅要活着,还要好好的活着!”徐以墨捏紧了拳头,而他头顶的真灵之力所显示的凤凰形象正展翅飞翔,手中的赤色火羽剑就像有所感应一样将火光发的更加明亮了,隐约中有一只凤凰正盘旋在剑身上。

    一大早鬼星殇就来到徐以墨的房间,正巧徐以墨也起得早,刚打开门就看到了鬼星殇。

    “宗主……”

    “徐以墨正好你已经起床了,现在的你已经成为宗门的众矢之的了你知道吗?”

    徐以墨也说道,“我知道,不过我绝对会好好活下去的。”

    “现在我为了保住你,已经让整个宗门变得不稳定了,而你冲破奴印的事情也造成了其他剑奴的反叛情绪,而宗门高层和各剑主已经对你充满了敌意,今天是第二天,你去参加兽谷试炼,早日修成橙剑!”

    徐以墨看着鬼星殇,眼里充满了感激的眼泪。“属下知道了。”

    没想到我徐以墨十年为奴,终有一日冲破奴印,在这个毫无靠山后台的宗门居然还能得到宗主的赏识,徐以墨强忍着眼泪重重的点了点头。

    在进入兽谷之后徐以墨便闭上眼开始凝聚剑魂,而正在这时冷不防从背后刺来了数条冰棱,由于躲闪不够及时,他的后背被三条冰棱刺中,“这是寒冰天棱。”徐以墨由于疼痛只得用赤色火羽剑撑住身体,不一会儿便吐出了一大滩鲜血。

    “欧阳超然神,躲在身后暗算别人算什么好汉!”徐以墨对着这一片山谷大声地喊道,由于山谷的传音效果,徐以墨的声音一遍遍的在山谷中回响,见对方没有任何动静,徐以墨又大声叫喊了一句“欧阳超然神,你就跟你的狗弟弟一样只会在背后暗算我,不是狗就出来跟我斗斗!”

    大概是因为戳中了欧阳超然神的逆鳞,只见徐以墨头顶的天空出现了一个黑影,他连忙闪到一边,黑影降落在他刚刚站着的位置,而他刚刚的位置赫然出现了欧阳超然神凶神恶煞的脸,他的剑锋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很大裂缝。

    欧阳超然神提着剑睁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瞪着徐以墨,而他头顶的灵力也已凝聚成一条白色的灵蛇,正对着他张开了长着毒牙的嘴,吐着危险的信子,欧阳超然神手中的灵蛇剑镶嵌的蛇目也正闪着冷冽的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