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骨灵剑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九章::兽谷大战

    徐以墨提着剑冷笑着擦干了嘴角的血。“我还以为你会像你弟弟那样只会躲在背后偷袭别人呢。”

    “今天你就不会那么幸运的活过去了,这里没有鬼星殇,对手只有你我,想要回去,先杀了我。”

    说罢徐以墨便开始凝聚剑魂,手中的赤色火羽剑也正喷涌着熊熊的火焰。“你的灵蛇剑魂我今天会好好收下的。”

    几乎是话刚说完的功夫,欧阳超然神的灵蛇剑已经发着幽兰色的光刺向了徐以墨,“靠吞噬别人灵力的家伙,今天就让我终结你的狗命。”徐以墨灵巧的一躲,避开了他的攻击,欧阳超然神扑了个空,剑锋刺到的地方瞬间寸草不生。

    “原来灵蛇剑的另一个剑魂技就是毒液啊。”徐以墨侥幸躲过了这一剑,这一剑别说是人了,恐怕就是双剑交锋,赤色火羽剑也难逃被腐蚀的命运,还好躲过了,不然就真的没有一丝胜算了,可是如果不能用剑与欧阳超然神交锋,自己完全没有胜算,就算拥有噬骨这一剑魂技,可是这只有在特定的时候才能使用,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徐以墨还在想对策的时候,欧阳超然神又是一剑刺过来,没想到这次躲闪不算及时被刺中了徐以墨的袖子,被刺下来的袖子瞬间变成了灰烬。

    徐以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险。”

    “哼,你的本事呢?就只能像丧家之犬一样东躲西藏吗?”欧阳超然神冷笑了一声。“就让我解决你这条狗命吧,剑魂技——寒冰天棱。”说完灵蛇剑便飞出无数密集的冰棱向徐以墨刺去,“哼,这下你无处可逃了吧。”

    如此密集的冰棱攻击即便是以赤色火羽剑相抵抗,也难逃被刺中的危险,徐以墨苦笑着挥舞着赤色火羽剑努力地抵抗着这些漫天刺来的冰棱,但身体还是被无数冰棱刺中,还有几处被刺穿,徐以墨虚弱地单膝跪在地上,用剑撑着自己,喘着粗气。

    看来这次没有那么容易活着回去,徐以墨想着。再看自己,早已一身血红,欧阳超然神的灵力比徐以墨高了好几倍,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如果想要胜过他,谈何容易。要说能够两剑交锋,也许以自己这种状态使出噬骨或许还能有一定的胜算,可是欧阳超然神手上的灵蛇剑周身布满了能够溶解一切的毒液,如果冒险去挑战,失去了赤色火羽剑自己更是没有胜算了,而自己已经是穷途末路,灵力已经消耗到只剩下三重,再想不出办法就只能葬身于此了。

    “徐以墨,我今天就拿你的狗命为我弟弟报仇,准备好上路吧,剑魂技——寒冰天棱。”说罢便举着灵蛇剑发动了技能。

    徐以墨喘着粗气吃力地举着赤色火羽剑,但是却无济于事,冰棱擦剑而过,刺中了徐以墨的手,他的胸口,他的身体每一个角落甚至是他的剑骨。就在此时徐以墨身下突然裂开众多裂缝,他顺着裂缝重重的滑了下去。

    他握着剑闭上了眼。“也许就这样死了吧。”

    本以为这么死去了,可是身上传来的剧痛却让他醒了过来。“难道我还活着?”

    徐以墨缓缓地睁开眼,发现他已经落在了谷底,他想要坐起身来,却使不上力气,大概是因为刚刚被欧阳超然神重创,连赤色火羽剑也像有感应一般,周身都不再发着光。徐以墨想要凝聚剑魂恢复一点灵力,可是却发现根本不行,仔细一看自己的剑骨早就被天棱刺中,他无可奈何地躺着,想要苦笑都发现没有力气。

    就在他已经绝望的时候出现了更绝望的一幕,一双巨大的金黄瞳孔正盯着自己。

    “是因为这些血吗?”徐以墨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的地方,身上的衣服早就被血染。

    渐渐地金黄瞳孔的家伙缓缓爬到了他的身边,他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条金灵天蟒,正张着嘴吐着蛇信,嘴里还冒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看着天蟒的模样,徐以墨想起了欧阳超然神的灵蛇剑魂“你是那条灵蛇派来杀我的吗?”

    天蟒以尖锐的牙齿回应了徐以墨,徐以墨闭着眼,觉得这次一定是死定了。

    可就在徐以墨认为自己死定了被活吞的时候却感觉到天蟒被重重的甩到了一边,不知外面正发生着什么,不过天蟒被这狠狠的一甩必定会有些虚弱,这样的话还有机会逃出去,可是剑骨刚刚被封住了,这要怎样才能逃出去呢?

    咔咔!就在这时候,一阵骨骼生长般的响声却出现在脑海,徐以墨在这个时候只感觉剑魂之内那灰暗的图标在瞬间点亮,一股蠢蠢欲动的力量几乎要按捺不住冲出体外。

    是噬骨!徐以墨的双手瞬间堵上了一层恐怖的流光,他使尽全力将双手伸到最靠近剑骨的地方。

    而金灵天蟒也开始出现了反应,它不再昂着首,而是乖乖地呆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因为发动了噬骨,天蟒的灵力也源源不断地涌入了徐以墨身体里,徐以墨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逐渐开始愈合起来,连呼吸也平稳了很多,而骨灵剑魂也因为吸收了天蟒的灵力而进化,连徐以墨手上剑也进化成了新的形态,原本赤色闪着火焰的羽剑变成了布满金色鳞片的天蟒龙蛇剑,就像铠甲一样把剑身包的严严实实。

    徐以墨高兴地看着手里这把天蟒龙蛇剑,将剑向金灵天蟒的体内用力刺去,新进化的天蟒龙蛇剑锐利无比,只是一刺便轻松地刺出了一个极大的血洞,由于身体内的剧痛,金灵天蟒剧烈的抽搐了一下,然而没过多久徐以墨就感觉金灵天蟒被高高地举了起来并且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这时的天蟒连抽搐的力气都没有了,安安分分的躺在地上,徐以墨感觉他的机会来了,便使出刚刚领悟的剑魂技——金鳞耀甲。

    天蟒龙蛇剑霎时闪起了金色耀眼光芒,同时从剑身上飞出了无数像刀片一般的金鳞,这些金鳞朝着刚刚被徐以墨刺出还在汨汨冒着鲜血的血洞飞去,只觉得一阵血雾四溅,原本昏暗的空间射出一抹光,徐以墨欣喜的朝着洞口跑了出去。

    “我徐以墨命不该绝!”他逃出来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金灵天蟒,而这时候的天蟒就像一条虫子一样软趴趴的趴在地上,而不远处狂岩巨猿正用双手捶着胸部,那声音震得四周都在颤抖。看来天蟒原本在和巨猿争夺兽王,只是天蟒运气不好遇上了徐以墨,徐以墨无形之中帮助巨猿夺得了兽王的地位。

    徐以墨兴奋地看着手中的天蟒龙蛇剑,缓缓的凝聚灵力,剑骨的伤刚刚因为吸收了天蟒的灵力而恢复了,徐以墨的灵力在他头顶缓缓显现出一条金鳞龙蛇的模样。

    他握紧了拳头发誓要找欧阳超然神雪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