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骨灵剑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宗门之灾

    欧阳超然神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徐以墨,就像兔子一样从地上跳起来,向兽谷森林跑去。

    可就在要进入森林的时候,欧阳超然神还未来得及高兴捡回了一条命,就倒在了地上。

    身后响起了徐以墨的声音。“剑魂技——凛冽黑炎。”

    “我说了我不会杀了你,就让黑炎消耗着你吧。”徐以墨转过身一脸的冷漠。

    也许换作还在当着剑奴的徐以墨遇到这种情况,绝对不会轻易动手可自从遇到阿四的背叛和欧阳超然的绝情后,他的心就变得越来越寒冷而坚硬,谁知道当时阿四斩断他剑骨的时候他的心情有多么绝望,表情有多么吃惊。而到最后吞噬阿四灵力的时候,徐以墨一点难过的表情都没有表露,到最后砍断欧阳超然右臂的时候,他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就算他们曾经相伴十年,就算他恨了欧阳超然十年,但是他也只是砍断欧阳超然的右臂,嘴上说着要他成为三条腿的狗,实际上却对欧阳超然下不去手。

    直到他眼睁睁地看着怀中守护者生命的消逝却无能为力的时候,他开始意识到在这个强者的世界上是完全容不得弱者的存在,强者只会想要变得更强而免于被淘汰,弱者只有变强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立足,不然只能消失在时间里。徐以墨开始明白了这些生存法则,收起苍茫剑,返程。

    而森林的入口,欧阳超然神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就像死了一样。

    徐以墨赤着身回到了鬼灵剑派,然后眼前的一幕却让他目瞪口呆。剑奴横七竖八的倒在门口,到处都是人的手臂和一滩滩的鲜血,徐以墨想要找一个人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却惊讶地发现所有的人都已经死去,可是血迹还未干,应该是才发生的事情,到底是谁那么歹毒,灭了鬼灵剑派?

    不管怎样赤着上半身总是不好,徐以墨连忙跑去自己的房间换了一套衣服出来看能不能找幸存者,但是大厅内到处都是尸体,根本找不到一个活人,在这堆尸体中,也不乏许多熟悉的面孔,比如王重林,还有几位宗门高层长老的面孔,徐以墨冷冷地看着他们的尸体,却不经意在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什么叫恶人自有恶人磨,也就是说这一类人吧。

    不过鬼灵剑派的宗主鬼星殇的尸体却迟迟没有发现,作为鬼灵剑派的宗主,鬼星殇的灵力自是大得惊人,他一人的实力足以抵挡十个鬼门剑派的长老攻击,可以说已经达到了蓝剑七重,几乎是无人能敌的状态,既然没有找到他的尸体,那就证明鬼星殇很有可能还活着,而且门外的鲜血还没有完全凝固,屋内的尸体还没有变得僵硬,证明刚被灭门不久,纵使对方灵力高强,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要了鬼星殇的性命,想到这里徐以墨便开始思考鬼星殇究竟在哪里。

    可是鬼灵剑派平时并不与各大剑派结仇,而且鬼灵剑派隐居在鬼灵山脉,平日里与世隔绝,若是与他人结仇,也说不过去,而且鬼灵剑派内门弟子都是突破了橙剑境,长老更是达到金剑七重,若是想要在短时间灭掉鬼灵剑派也不太可能,可是到底是谁那么神通广大?徐以墨隐隐觉得鬼星殇和那位高人都还在鬼灵剑派之中。

    如若剑派并没有与他们结仇,那么他们的目的就是……鬼灵秘籍?糟糕,不能让这恶人夺去!徐以墨想着想着便冲向了存放鬼灵秘籍的密室,鬼灵剑派的密室藏在鬼灵剑派藏经阁的暗道里,这一点只有鬼灵剑派的人才会知道,但是鬼灵剑派的密室是有封印封着的,除了宗主和长老,没有任何人有能力进去,所以就算全鬼灵剑派的人都知道密室里藏着鬼灵秘籍,也没有人有能力去翻阅它。

    然而等到徐以墨来到密室的门口时候发现密室的封印已经被人毁坏,难道说秘籍已经被他人拿走?徐以墨想都没想就朝密室内快步走去,密室里一片漆黑,徐以墨摸着黑想要找到密室内的白烛照亮,但却冷不防被身后的一双手捂住了嘴巴,他奋力的挣扎着想要逃脱,只听见那人轻声说了一句“是我。”

    鬼星殇的声音准确无误的传入了徐以墨的耳朵,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了鬼星殇的声音后徐以墨感觉到很有安全感,便不再挣扎点了点头,那双手看他已经安静了下来,便慢慢地伸了回去。

    “宗主,是……”徐以墨话还未说完便又被鬼星殇捂住了嘴,“嘘……”鬼星殇似乎是靠了过来,徐以墨嗅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鬼星殇受了伤,看来对方是个高手中的高手,不能忽视。

    可就在徐以墨还在慢慢适应眼前黑暗的环境的时候,突然一阵强光射向了徐以墨,徐以墨还未来得及看清对方的招式便动弹不得地靠在了鬼星殇身上。

    “不好,被发现了。”鬼星殇扛起徐以墨就向密室出口快速跑去,而身后,也传来了一连串的脚步声,当鬼星殇扛着徐以墨跑到了鬼灵剑派的走廊的时候,那个人已经追了上来,由于徐以墨被鬼星殇扛着出来的,他的头在鬼星殇的后面,他发现对手竟穿着衡水剑宗的衣服,衡水剑派与鬼灵剑派一直是无冤无仇相安无事,可如今衡水剑宗居然跑到鬼灵剑派灭门,这简直是不可思议。衡水剑宗举起衡水剑向鬼星殇刺去,鬼星殇连忙将徐以墨向旁边一甩,举起鬼灵剑防御,可无奈浑身是伤灵力所剩无几,被衡水剑宗逼得一步一步后退。

    “鬼灵宗主,你就老实的把鬼灵珠交出来吧,这样你也死的安心一点,方便你我,你这样藏着掖着搞的大家都不愉快。”说罢便使出了剑魂技——水龙向鬼星殇攻去。

    鬼星殇连忙使出鬼灵剑斩防御,但是无奈灵力已经不足,鬼灵剑斩的威力不足以抵抗水龙,鬼星殇被水龙的力量重重地锤在了墙上,墙体轰然倒塌将鬼星殇盖了一个严严实实。鬼星殇拿着鬼灵剑撑着地颤悠悠地从墙砖里站起来,吐出一大口鲜血。

    徐以墨一看不好,鬼星殇需要帮助,便马上凝聚剑魂,冲破了麻痹。徐以墨拿着苍茫剑连忙向鬼星殇跑去。

    “原来还有一个活的。”衡水剑宗朝徐以墨先冷哼了一声,而后又像发现珍宝一样死死地盯着徐以墨手上的剑“居然是苍茫剑,看来鬼灵剑派还是窝藏着不少好东西啊。”

    “徐以墨,我会尽全力拖住他,你拿上鬼灵珠,快跑”鬼星殇说话的同时徐以墨已经跑到了他的身旁扶起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伤成这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