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骨灵剑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大战熊王

    就在两人说话之际,衡水剑宗对着他们经使出剑魂技——水龙,鬼星殇连忙从怀里掏出鬼灵珠放在了徐以墨手上,并且使出剑魂技——风啸将徐以墨弹飞……

    徐以墨手里握着鬼灵珠被鬼星殇的风啸甩在了鬼门剑派外的山坡,他刚艰难地站起了身,就被鬼灵剑派传来了的一声爆炸所传来声波重重的甩了出去砸在更远的一处山坡树林中。这一甩让徐以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趴在地上望着已经坍塌为一片废墟的鬼灵剑派。

    鬼星殇说,鬼灵剑派有一种绝技名字叫做地爆天怒,这种绝技的威力极强,可以横扫万千对手,可是这一个技能人的一生只能使用一次,而这个技能发动的唯一条件就是以这个人的精元自爆,而且这个技能只能在没有自己人的情况使用,因为威力巨大会伤害到自己人,所以纵使这个技能鬼灵剑派的每个人都已经学会,但是百十年来都没有人使用过。

    然而,眼前的这一切却还是让徐以墨湿了眼眶,什么都没了,鬼灵剑派已不复存在了,鬼星殇死了。

    徐以墨强忍着悲痛凝聚剑魂吸收自然灵力来恢复自己的元气,由于身体还不能动弹,他只好趴在地上。直到身体渐渐有了知觉能够有所活动后他才缓缓从地上撑起身来。

    他坐在山坡上望着鬼灵剑派,像一只丧家之犬一样呜咽着,残阳染红了他的脸,也染红了那一片鬼灵剑派的废墟,整个废墟就像笼罩在鲜血一样,徐以墨缓缓地站起了身,回过头又忘了一眼鬼灵剑派,便握紧了拳头向山下走去,没有再回头看过。

    徐以墨说,真有一天你所拥有的东西的全都不在之后,你才会明白回忆和想念都是让人窒息的伤口。

    徐以墨忽然想起来第一次站在鬼灵剑派山坡上时候的场景,那时候的他无父无母,一心想要学得鬼灵剑法不再受人欺负,目光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而现在的他还像以前小时候那样站在鬼灵剑派的山坡上,身后鬼灵剑派却变为了废墟死气沉沉的卧在山顶上,徐以墨背着神眼里满是悲伤和绝望。

    自从徐以墨下山之后便再也没有上过山,再没有去看过鬼灵剑派,只是在山脚下搭了一个小木棚,终日以猎杀剑灵兽为生。

    有一天夜里,徐以墨已经上床准备入睡了,桌子上的油灯还没有熄灭,门外却传来了一阵咯吱咯吱的异响,徐以墨连忙穿好衣服从床上一跃而起警惕着看着木门,不一会儿木门和木棚的缝隙中便伸出了三只尖锐的爪剑,徐以墨立马明白有一只剑灵兽想要爬进来,见木棚中并没有什么动静,剑灵兽便将整个兽掌都探了进来,徐以墨立马马上凝聚剑魂,举着苍茫剑使出剑魂技——鬼灵剑斩向木门劈去,霎时间木棚被鬼灵剑斩的剑气所瓦解,外面的月光很亮,徐以墨发现苍茫剑正劈在一只四臂熊王的身上,而四臂熊王的皮脂极厚,鬼灵剑斩对它也没有造成很大的影响,它身上也只是出现了一道并不致命的伤口,正汨汨的冒着鲜血。

    四臂熊王负了伤,变得暴躁不安,咆哮着伸出四只熊掌向徐以墨呼去,徐以墨连忙拔出苍茫剑闪到了一旁,四臂熊王像是疯了一样向徐以墨扑了过来,徐以墨感觉到熊王每走一步都会引起地面不小的颤动,看样子若是被这个家伙抓住那就死定了。

    而暴躁起来的熊王速度极快,迎面向徐以墨扑了过来,徐以墨使出剑魂技——鬼灵剑斩向熊王劈去,可是剑技还没有发出去便被熊王抓住了剑身,徐以墨想要抽出苍茫剑,但是熊王用两只掌抓的死死的,而另外两只熊掌带着剑爪向徐以墨刺去,徐以墨的剑被紧紧的抓住,躲闪不及时被剑爪刺伤,他吃痛地放开了手,摔在了地上,熊王将苍茫剑扔到了一旁,愤怒地向地上的徐以墨扑了过来,徐以墨奋力向旁边一滚,躲开了熊王的进攻,而熊王四掌上的剑爪也因为太过用力的一插被卡在了地上,徐以墨见机从地上一跃而起寻找苍茫剑,然而就在徐以墨刚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熊王已经顺利地拔出了剑爪,它愤怒地将四掌重重地拍在了地上,瞬间地面裂出了四条极深的裂缝,徐以墨也因为这么一震摔倒再了两条裂缝之间,他把左手放在身后想要撑住身体站起来,可是身后却是空空如也,他险些身体失衡跌落在裂缝中。

    而熊王却变得更加更愤怒,伸出剑爪也不管自己震出来的裂缝,向徐以墨扑过来。

    “看样子你是想和我决一死战了。”徐以墨闭上了眼,熊王的利爪已经刺入了徐以墨的身体,鲜血流满了的身体,就在熊王想要一口咬断徐以墨脖子的时候,咔擦一声,徐以墨脑海中骨噬的图标瞬间被点亮,他猛然睁开眼抓住了熊王的双爪。

    “抓住你了。”徐以墨说到,手上恐怖的流光瞬间爬满了熊王的身体,熊王痛苦的咆哮着想要逃脱,徐以墨紧紧的抓住了它的双爪,而与此同时熊王的灵力已经像流水一样涌入了徐以墨的身体里,徐以墨感觉刚刚被熊王利爪所刺的伤口也在快速地愈合,然后便松开了手,跳在了一旁,熊王四只熊掌还在对着天空中胡乱地挥舞着,而熊王的灵力却像止不住的流水,奔涌进徐以墨的身体里,渐渐地熊王也不再挣扎,咚地一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徐以墨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然后转过身寻找苍茫剑,而苍茫剑就像有感应一般剑身发着幽兰色的微光,徐以墨跑了过去将苍茫剑从地上捡了起来,可就在他捡起剑的同时,四周齐刷刷的亮起剑。

    徐以墨提着剑,看着面前陌生的一群人,“有话就不能好好说,非要动剑吗?”徐以墨故作轻松地笑了笑。

    “有什么话等到你交出鬼灵珠再说,上!”带头一名蓝衣男子一声令下,十个人纷纷举起剑向徐以墨刺去,徐以墨笑了笑一跃而起,使出了剑魂技——噬骨流光。

    苍茫剑颤抖着从剑身洒出无数冰蓝色的恐怖流光,而执剑的众人皆因躲闪不及时被噬骨流光所吞噬,挣扎着变为了干尸摔在了地上。

    徐以墨冰冷地看着众人的尸体,从怀里掏出了那颗朱红色的鬼灵珠。

    “为什么你们都想要这个呢?”徐以墨疑惑地看着鬼灵珠。

    可是无论徐以墨怎么看,鬼灵珠都只是一颗普普通通的珠子,并没有看出什么奇怪的地方,就连宝珠的流光都没有显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