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骨灵剑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莫问天

    徐以墨皱着眉向前方摸去,摸进了一条黝黑的通道,他仔细的摸索着四周看有没有可以照明的东西,可光滑的墙壁除了湿滑什么都没有,徐以墨失望的继续向前走着,就在这时候苍茫剑却发出了幽兰色的光芒。

    “还是你最懂我。”徐以墨欣慰地摸着苍茫剑,对他而言苍茫剑早就不是一个能够攻击敌人的武器了,而是一个形影不离的朋友,能够明白他所想,所谓人剑合一也就是指这个吧,徐以墨和苍茫剑在无形之中早已形成了一种难以解释的默契。

    可是苍茫剑幽兰色的光只能够照见徐以墨周身不足半个脚步范围的事物,并没办法照见前方的黑暗,徐以墨回想了一下,记忆中似乎是没有走过这条道路的。难道说这条路的出现是因为三头蛇锁的解开?

    徐以墨带着疑问向前摸索着,若不是有苍茫剑幽兰色的光,徐以墨差点一头撞在了一个石门上,而石门上有一条小小的缝隙,隐约地透出一丝微光,难道这是出口?想到这里,徐以墨便浑身充满了力气,他将苍茫剑掉在了嘴上,腾出了两只手去搬弄石门,石门有些沉重,徐以墨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将石门搬动一点,露出一点缝隙,徐以墨顺着缝隙向里面看去。

    又是一条昏暗的通道,一个巨大的铁笼,而铁笼中似乎关着什么,通道的两旁各有一支蜡烛,在火光的照耀下,那个黑影还在动。

    为了看得更清楚一点,徐以墨又叼着剑使出了浑身力气将石门搬动出一个更大的缝隙,向那个黑影看去。

    “你是谁?”黑影发出了声音,“我感知到了你在那里。”

    “你看的到我?”徐以墨疑惑的看着黑影,他拼命地伸头向缝隙中看,但无奈还是只能看见一个模模糊糊黑影,难道说他所站着的角度只有铁笼里的黑影能看到?可自己的角度并不能看到对方啊。

    那个黑影说道。“我看不到你,但是你身上的灵力我能够感知到。”

    “你居然能感知到我。”

    “这里暂时还不会有什么人,你可以进来,这里的封印术很厉害,地牢里并不会派很多守卫。”

    徐以墨叹了一口气,一脸的失望。“这里还是地牢啊。”

    “难道你是从地牢的那一头跑来的?”

    “对啊,我在地牢里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出口。”

    黑影说道,“那是因为三头蛇锁控制着这里,被关进来的人在无形之中都会被控制不能够走出出口。你是什么人,居然能发现三头蛇锁的秘密。”

    徐以墨想了想,便凝聚剑魂使出了鬼灵剑斩向石门劈去,轰的一声石门破碎,徐以墨踩着石门的碎片走了出来。“我只是碰巧遇见了三头蛇锁,然后杀了它,你是谁,为什么会被关在了这里?”

    徐以墨从黑漆漆的通道中走了出来,一个巨大的铁笼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里面坐着一个青衣男子,双手双脚都像徐以墨当初那样被锁链拴住。

    他低着头想了一会儿,“我叫莫问天,被关在这里已经很久了。久到我已经记不清我是什么时候被关在这里的了。”

    徐以墨放下剑,靠在铁笼旁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莫问天。

    “那你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莫问天抬起头,把徐以墨吓了一跳,莫问天蓬头垢面而且脸上有一条又长又深的刀疤,像一只肥硕的长虫卧在他的脸上。

    “看到这个刀疤了吗?是拜衡水剑宗所赐。”

    原来第三代衡水剑宗暴死,临终前并未交代下一代任继承人,而第三代衡水剑宗有两个得意弟子,一个是现在已经死去第四代衡水剑宗恒逸,另一个就是莫问天。

    而继承人的名位只有一个,所以竞争便在二人之间展开,但是两人实力相当,难分伯仲,一时之间竟打成了平手,最后的对决只能在第二天展开,但是最后的对决前的那个夜晚,恒逸却悄悄潜入莫问天的房间,趁着他熟睡,举起剑想要夺他性命。

    也许莫问天做梦都没有想到从小一起长大的恒逸竟然为了宗主之位对自己狠下毒手,当剑即将落下的时候他猛然惊醒,昔日好友的脸浮现在他的面前,还未来得及闪身便被恒逸刺中,瞬间鲜血从他胸口蔓延开来。

    “莫问天,对不住了。”恒逸说便举起剑向莫问天的脸划去,莫问天张着嘴没有发出任何一丝声音便昏迷了过去,其实恒逸早就做好了准备,他趁莫问天还没有回到房间的时候就已经潜入莫问天的房间里在他茶水里下了一种使人发不出任何声音无色无味的毒药,这种毒药被服用以后在几天内都不能发出任何声音,恒逸便是用这种方式让莫问天丧失了呼救的能力,然后将他毁容偷偷带入衡水地牢。

    其实恒逸并没有对莫问天下杀手,毕竟曾经是情同手足的兄弟,若不是因为第三代衡水剑宗的暴死,或许他一辈子都没有想过会以这种方式结束他和莫问天的情谊。

    由于还念着昔日旧情,恒逸并没有将剑刺入莫问天的要害,而是让他短时间丧失了反击的能力,毁了莫问天的面容也只是想要隐瞒莫问天已经失踪了的假象,将莫问天关入衡水地牢,一般人没有能力进去,而莫问天也没有能力出来,这对恒逸来说,对双方都好,于是他便将莫问天牢牢地锁在了衡水地牢,但另一方面又供给莫问天生活。

    于是第二天的对决到场的只有恒逸一个人,纵使场下无数人不愿意相信莫问天就这么离奇失踪了,但是按照宗门的规矩,最后的对决如果对手没有按时到场,皆按弃权处置,就算大家并不愿意承认恒逸就是第四代衡水剑宗,但是莫问天迟迟不出现,也只好承认了恒逸就是最后的胜者。

    徐以墨听完,更是对第四代衡水剑宗恨的咬牙切齿。“好卑鄙的衡水剑宗,好在他也已经恶人有恶报,与鬼灵剑派同归于尽了。”

    莫问天淡淡的说。“我现在已经不恨他了。”

    徐以墨说完便额上青筋暴起,脸露怒色。“他把你害成这样你还不恨他?我要是你,我早就把他碎尸万段了!”

    莫问天脸上都挂着平静,“恨与不恨又能怎样呢,他也已经得到了他的报应。”没有任何感情流露,“其实我并不想做宗主的,我觉得恒逸比我优秀,为人处事也很得当,他理应来做宗主这个位置,只是没有想到他会来暗算我,不过后来冷静下来想想,也算是情理之中吧。”

    “他适合做衡水剑宗!前辈你糊涂了吧,他可是杀了我整个鬼灵剑派的人啊!这种恶人怎么可能适合做宗主,还有为人处事得当,他杀了多少无辜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