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骨灵剑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衡水剑宗

    莫问天看着眼前这个双眼通红暴跳如雷的年轻人,思绪悠悠地回到了从前。

    还记得那时候第三代衡水剑宗还在,他和恒逸还是年纪轻轻的毛头小子,有一天衡水剑宗问了他们两个一个问题:

    如果衡水剑派遇到了危险,面临瓦解的命运,你会怎么办?

    恒逸和莫问天几乎是同时将“不惜一切找出解决办法”这句话说出了口。

    衡水剑宗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点了点头继续说:“那如果你已经知道了一种可以根治问题的办法,但是让你提着剑去杀一村无辜的人,你愿意吗?”

    莫问天想都没想就将“不愿意,我一定会想到别的方法去解决。”说出了口,衡水剑宗只是看着他,什么也没说。

    “我愿意,即使背上一辈子的骂名,为了宗门,我什么都愿意。”恒逸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平静地说道。

    衡水剑宗笑了笑,什么也没说,背着手走了。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莫问天想了想,其实自己和恒逸都没有错,只不过自己的方式太过仁慈,也许在还未来得及解决的时候剑派就已经崩析瓦解了,可是要让莫问天挥剑杀害无辜的人,他实在是做不到。

    恒逸相比之下反而更适合当一个领导者,可以做到不被感情左右而理智的对待问题。

    莫问天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件事,由于各剑派之间纷争不断,年幼的莫问天早早的就成了纷争下的牺牲品,他躲在床底下眼睁睁地看着父母死在了眼前,鲜血流满了一地,莫问天捂着嘴,眼泪也沾满了衣襟,之后他被一个好心的衡水剑派弟子发现,带回了衡水剑派。

    和他一起加入到衡水剑派的还有同样是孤儿的恒逸,同样是孤儿,莫问天看到这个陌生的衡水剑派的时候脸上挂着胆怯,而恒逸的脸上却挂着无可动摇的坚定。

    莫问天想了想,也许恒逸比自己更适合做为宗主,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

    那时候莫问天和恒逸刚刚拜入衡水剑派,年纪都很小,有一天莫问天和恒逸正在一起练功,不远处一声声稚嫩的鸟啼带走了他的思绪,他连忙放下剑朝鸟啼声跑去。

    恒逸冲着莫问天的背影叫到。“你干什么去。”

    “有一只鸟掉下来了,我要把它放回鸟巢中去。”莫问天边跑边对恒逸说道。

    跑近了一看,果然是一只闭着眼的小雏鸟,莫问天看着它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把它从地上捡了起来,放在怀里向树上爬去。

    “你管那么多事干什么?”恒逸已经提着剑来到了树下,他不解地看着正在爬树的莫问天。

    说话间莫问天已经爬到了鸟巢,“它是一条生命啊。”鸟巢中叽叽喳喳地挤着三只小雏鸟,莫问天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拿出雏鸟,放回到了鸟巢,临走前还看了一眼然后便带着微笑从树上跳了下来。

    恒逸说道,脸上带着责怪。“师父说,练功的时候不可以放下剑的。”

    “这不是有特殊情况嘛,小鸟摔在地上,不把它放回巢里,它会死的。”

    恒逸抬着头看着树上的鸟巢,表情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不一会儿,啪的一声,一只雏鸟再次摔在了地上,正张着嘴叫着,莫问天刚想走过去将雏鸟拾起,恒逸便快了他一步举剑将雏鸟刺死。

    莫问天吃惊地看着恒逸。“你干什么啊!”

    “解决它的痛苦啊。”恒逸淡淡的说,眸子就像一片平静的湖,一丝波澜都没有。

    莫问天看着雏鸟的尸体,眼圈一下就红了。“你杀了它!”

    虽然恒逸还是一脸的稚嫩,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却不像这个年纪的孩子。“它是被鸟巢挤出来的,如果它足够强壮那么挤出来的就不会是它,就算我不杀死它,它也迟早会死在地上。”

    恒逸说完便提着剑走了,留给莫问天一个冰冷的背影。“这是强者生存的世界,弱者只能死在强者的剑下。”

    莫问天看着他,眼里更多是憎恨和不解。

    同样是剑派纷争后的牺牲者,莫问天却带着善良一路向前,而恒逸却带着对战争的憎恨越走越远,甚至在剑派宗门,都很少有人愿意接触恒逸,都觉得他冷酷无情,而莫问天在剑派中却交了许多朋友,每当莫问天看到恒逸孤单的背影的时候都想起了小时候恒逸对莫问天所说的那句话:这是强者生存的世界,弱者只能死在强者剑下。强者总是的吧,莫问天笑了笑,也许这一辈子都没办法成为王者了,不过这样,有什么不好?

    其实不用第三代衡水剑宗交代,恒逸成为第四代衡水剑宗也是第三代所理想的吧。莫问天苦笑了一番,衡水剑派在第三代剑宗领导晚期就开始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先是各剑派崛起,开始逐步挑战衡水剑派独占一方的地位,又是剑派中出现内鬼,剑派高层中互不信任,并且逐步分解成以各长老为首的独立的小团体都虎视眈眈地盯着宗主的位置,衡水剑派在这个时候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局面,也不知是有外人趁乱混入了剑派还是剑派高层中暗中使诈,一向身体硬朗的第三代衡水剑宗在一天夜里突然暴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衡水剑派变得混乱不已,如果在这时候不能马上出现一名铁腕领导者,衡水剑派必将面临瓦解的命运。

    而这个领导者,只能是恒逸。而恒逸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也是情理之中不是吗。说到憎恨,对恒逸还有什么恨呢,他也是有苦衷的吧。

    听到莫问天说完这一席话,徐以墨低着头想了很多,“那为什么他要鬼灵珠?”

    莫问天抬起头,“鬼灵珠是你们鬼灵剑派的至宝,同时也是压制住天水剑妖的宝物。”

    “可是那天那个人并不是这么和我说的,他说鬼灵珠是解开天水剑妖封印的宝物。”

    莫问天苦笑了一下,“天水剑妖的封印根本不需要鬼灵珠来解开。鬼灵珠是镶嵌在天水离柱上,用来解开封印后压制住天水剑妖的宝物。”

    徐以墨再也忍不住,“为什么要解开天水剑妖的封印?”

    “天水剑妖的身体里有衡水剑派第一代掌门人的流云剑,这把剑威力无比,如果恒逸能够得到这一把剑,比能够重振衡水剑派的地位,只可惜……”

    “为了重振你们衡水剑派的地位,就不惜灭了我们整个鬼门剑派吗!”徐以墨激动扯着铁栏杆,双眼通红。

    莫问天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可惜他走上了这条没办法回头的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