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骨灵剑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剑魔

    紧接着莫问天便伸出左手将食指和中指并拢放在了唇边,闭上眼睛说了一个“定!”清流便听话地在涌满了石门的时候冻成了冰霜。

    “早知道前辈有这种秘术的话,我早让前辈给我变出一点水喝了,渴死我了。”莫问天看着徐以墨,带着一脸的鄙夷。

    “前辈,这石门怎么烫,你做出来的冰霜不会化掉吗?”

    “这是不化冰霜,这石门不能移动,这石门只能被破坏。”

    “为什么?”

    莫问天问道。“你不觉得这石门滚烫无比吗?”

    徐以墨揉着刚被烫疼的双手。“那是当然,烫死我了。”

    “这石门后面是火蛇,如果冒险推动石门,火蛇便会奔涌出来将我们吞噬。”

    “你是怎么知道的?”

    莫问天看了一眼徐以墨手中的苍茫剑,“感知能力。”对他说,“使用狂龙吞噬。”

    “你怎么知道我的剑魂技?”

    莫问天没有回答徐以墨的问题,闭上眼双手合十,睁开眼然后将双手缓缓拉开,一股清流从他的右手直直地流向了左手,他右手握住了清流,慢慢向上举起,一把寒光闪闪的剑从清流中显现。

    徐以墨目瞪口呆地看着莫问天手中的剑,“原来前辈的剑可以这样带在身上!晚辈实在佩服!”

    莫问天对徐以墨的赞许全然不在意。“大惊小怪。”

    莫问天回过头问徐以墨,“准备好了吗?”徐以墨早已凝聚好剑魂举起了苍茫剑。

    苍茫剑发出了强烈的蓝光。“当然。”

    “剑魂技——冰破!”说完石门便轰然倒塌,一条火蛇从破碎的石门窜出来。

    于此同时,徐以墨举起苍茫剑使出了狂龙吞噬,一条青龙张牙舞爪从剑身扑向了那条火蛇,一口将火蛇吞噬干净之后消失掉了。徐以墨看见火蛇被吞噬,便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莫问天的下一步指示。

    莫问天从怀里掏出了一枚冰蓝色的珠子放在了徐以墨的手上,“这是冰莲心,你服下它。”

    “那前辈你呢?”

    “我没事,小子,你能行吗?”

    “那当然。”徐以墨接过将冰莲心一口吞入肚中,瞬间感觉神清气爽,也没觉得地渊有多么炎热了,等他再回过神,莫问天已经从石门进去了,他连忙跑过去跟上。

    “衡水剑派为什么会修建这样一个没有出口的地牢?难道抓我来的那几个人也永远不会再出去了吗?”

    莫问天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衡水地牢以前是有出口的。其实地渊封印的并不是上古剑灵兽,而是我们的第一代衡水剑宗。”

    “第一代衡水剑宗?”徐以墨吃惊地看着莫问天,“衡水剑派建立已经几百年了,怎么可能还有人活到几百多岁。”

    “衡水地牢并不是用来关押犯人的,而是用来关第一代衡水剑宗的,在第一代衡水剑宗掌门的时候,上古时期的剑灵兽天水剑妖来犯,衡水剑宗与他进行了一场死战,虽然最后牺牲流云剑封印住了天水剑妖,但是他自己却被天水剑妖的妖力所伤,受了天水剑妖的诅咒,三日内必将变成妖兽。衡水剑宗为了保护衡水剑派,毅然决然的自愿离开剑派去衡水地牢,还用三头蛇锁封印了整个地牢,把自己永远的锁在在地渊之中,同时为了剑派,在临死之时用地渊封住了地牢的出口。

    听到莫问天说完,徐以墨忽然想起了了鬼星殇的脸,这个其实并不熟悉的宗主,在精元自爆的前一刻使用剑魂技将徐以墨甩了出去,其实那天他对着徐以墨说。

    收好鬼灵珠,重振我鬼灵剑派!

    其实没有哪位剑派宗主做的是错的,他们都是为了整个剑派而牺牲,包括第四代衡水剑宗,无论是为了剑派自爆还是为了剑派去屠门,不过都是成了剑派纷争的牺牲品。

    “小子,你在想什么?”莫问天拍了拍徐以墨的肩头,却发现徐以墨双眼通红,“怕了吗?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才没有!我徐以墨没有回头路!”说罢便握紧了拳头向前走去。

    走着走着徐以墨发现前方一座白色的石桥,他向前跑了过去,站在桥下想要向下望,桥下奔涌的火海还在喷涌着火焰,徐以墨刚想要伸出头看的时候被莫问天拎了回来。

    “小子,向下看,你不要命了?”莫问天刚说完,徐以墨刚站着的位置便喷涌上一大团火焰。

    徐以墨深吸了一口气。“好险啊。”

    “小子,可别等到还没有找到出去的路就因为粗心大意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这里啊。”

    说罢便摆出了一个佩服的手势,“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晚辈甘拜下风。”

    听到徐以墨的赞许后,莫问天仰着头哈哈哈地放声大笑。

    “我们已经进入了地渊,也走了好久,为什么并没有看到剑魔?”徐以墨疑惑地看着莫问天,

    莫问天看看四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是地渊剑魔已经不在了?

    “前辈快看,那里有一个奇怪的浮雕。”徐以墨站在桥上看着远处一个红色的三尾妖狐的浮雕。

    “那是剑魔的浮雕,可是剑魔在哪里?”莫问天向四周看了看,“不要放松警惕,我感觉到了一股特殊的灵力。”

    徐以墨也提高了警惕,“前辈,这股灵力来自于哪里?”拿着苍茫剑看着四周。

    莫问天刚说完,“是浮雕!”浮雕便轰的一声破碎开来,露出了一张火红色狐狸的脸。

    剑魔慢慢地从浮雕中现出身来,浑身包裹着一股火红色灵力,它用“手”抹了抹脸,抖动了一下尾巴,便把头转过来盯着桥上的两人。

    莫问天和徐以墨便握紧了剑,也盯着它,随时预防它发动攻击,剑魔看见两人都拿着剑对着他,便发出了一连串奇怪的声音,就像一个人尖声在笑一样。

    徐以墨看着剑魔古怪的模样,“打败了它我们就可以出去了吗?”不禁问道。

    “应该是的,不要放松警惕,这家伙注意到我们了。”

    剑魔笑了几声张着嘴便挥着三条长长的尾巴便向桥下的火海跳了下去,“它跳下去?可底下是火海啊!”徐以墨对剑魔这一自杀举动很是不解,便想要伸着头向桥下张望,莫问天连忙将徐以墨抓了回来闪在了一边,于此同时,桥面上赫然被击出了一个大洞。

    剑魔裹着火焰从洞上跳了上来面对面地盯着徐以墨和莫问天,它龇着牙,双爪上的剑锋正闪闪发着光,而它身后长长的尾巴也像燃烧着火焰一般不停地在挥舞。

    “他已经不是人类了。”莫问天,握紧了清水剑使出了一记水流术,瞬间从剑身涌出了巨大的水流向剑魔袭去,剑魔倒也不闪躲正面迎上了水流,水火相接,一时之间形成了一道水雾,什么也看不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