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骨灵剑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同门

    领头的蓝衣男子刚说完便用力用剑柄击打了徐以墨的脑袋,徐以墨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徐以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捆在了一个放血台旁,放血台布满了黑色的血污,还散发着一股恶臭。

    看来这些家伙已经知道了鬼灵珠与我融为一体的事情,想要对我放血炼制鬼灵珠。徐以墨挣扎着扭动身体,但无奈的是绳子又粗捆的又紧,他只能倒在地上喘着粗气。就在他还在思考着怎样逃脱的时候,房间里进来了三个人,这三个人都穿着衡水剑派的衣服,他们对着徐以墨嘴里念出一段咒语,徐以墨听后便僵直了身子动弹不得,其中两个人便走了过去将徐以墨身上的绳子解开,将他抬到了放血台旁,徐以墨只能瞪大着眼睛看着他们。

    他们将徐以墨左右手分别用长刺钉入了放血台,徐以墨疼的只能龇着牙,但是发不出任何一点声音,他瞪大了眼睛,感觉自己血液正在一点一滴离开着自己的身体,他想要挣扎,但是却只能躺在放血台看着自己逐渐逝去的生命。

    放血已经有一会儿了,放血台上两边用来盛放血液的小桶已经接了一小桶鲜血,徐以墨的意识也开始模糊,他脑中不断地播送着以前的画面,他无奈地笑了笑,这次是真的死定了吗?

    “徐以墨,你一日为奴,终生为奴。”欧阳超然的声音出现在了耳边,还带着他狂妄的笑声,年轻的徐以墨被欧阳超然狠狠地踩在了脚下正咬牙切齿的看着他。徐以墨像个幻影一样看着眼前这一幕,他想要冲过去和欧阳超然狠狠地打一架,但是却穿过了欧阳超然的身体,这是怎么了,难道自己要死了吗?

    画面一转变为了剑树守护者按着他的头“对你今天所说所做负责,不能背弃你的承诺。”徐以墨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突然眼圈一红。

    突然一阵红光四射,鬼灵珠的影像出现在徐以墨脑海中,“收好鬼灵珠,重振我鬼灵剑派!”

    徐以墨猛然睁开了眼,眼前还是阴暗潮湿的放血台,但之前进来的那三个衡水剑派的人已经离去只剩下了徐以墨一个人,徐以墨使出浑身力气想要将手从长刺中挣脱出来,但是越是挣扎,血流的速度就越快,徐以墨就越觉得头晕不已。

    就要快到极限的时候,眼前闪过一个穿着衡水剑派着装的黑影。

    “已经死了吗?”黑影拨弄了一下徐以墨的脚。

    徐以墨微微睁开了眼。“你……是?”

    黑影走到了徐以墨的面前,“看来你的命也是够硬的。”将他左手的长刺拔了出来,徐以墨痛的大叫一声,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徐以墨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简陋的床上,周围占满了人,正看着他。

    一个穿着青色衣服的陌生男子说道。“你醒来了。”

    徐以墨看了看四周。“这里是哪里啊。”

    “这里是衡水地牢的一个暗房。”

    徐以墨大叫一声想从床上坐起,“衡水地牢?难道说我又回去了?!”可是双手却没有任何力气,其中一个人将他从床上扶起,双手手臂的血洞所染红的绷带让人触目惊心。

    “都帮你包扎好了。”

    徐以墨感动地看着这些人,“你们是谁?为何要救我?”

    “在下鬼灵剑派夏陆城。”

    徐以墨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鬼灵剑派……救我的可是你?但为什么你穿着……”

    “我本是鬼星殇派来潜伏在衡水剑派中的内线,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听说到鬼灵剑派唯一的幸存者被关押在衡水地牢,但无奈进入衡水地牢就无法出来,本想要救你却只好作罢。”

    徐以墨低下了头,“鬼灵剑派已经不在了,鬼星殇临死前将鬼灵珠交予我。”眼眶一红。

    夏陆城笑了笑,“所以你就吞下了鬼灵珠,如果鬼星殇还健在的话他肯定会愤怒地扒了你的皮。”

    徐以墨尴尬的说。“大家都要抢鬼灵珠,没有办法我只能把它吞下了。”

    “那鬼灵剑派瓦解后,你们又是帮着衡水剑派做事?”

    夏陆城说完之后眼里闪过了一丝忧伤。“没有,我们没有再为任何人做事,鬼灵剑派不在了,我们就留在衡水剑派里继续搜集情报,自立门派,呵呵呵。”

    徐以墨期待地望着夏陆城,“我想要重新恢复鬼灵剑派。”希望得到他的回应。

    他一脸认真地看着徐以墨,“只有我们几个人鬼灵剑派吗?凭你和我的实力?鬼灵剑派已经消失了,也没有必要……”

    徐以墨激动地想要挥舞双臂,“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一定会恢复鬼灵剑派的!”但是却动了伤口,痛的他龇牙咧嘴。

    他问道。“为什么想要恢复鬼灵剑派?”

    “因为鬼灵剑派就是我的家啊。”徐以墨正色道“我自幼就丧失父母,是鬼灵剑派收养了我,虽然也是我最痛苦的十年,但是在这十年让我明白了很多事。”

    “什么事?”

    “我原以为我会很憎恨这个把我当做剑奴的剑派,尤其是在我反超欧阳超然之后,大家对我却仍旧没有一丝的真心的祝贺,还想要暗中杀了我,那时候我真是恨透了整个鬼灵剑派,可是真当鬼灵剑派就在我的面前毁灭之后,我却感觉撕心裂肺一样的痛。我曾经发誓要进入鬼灵剑派习得一身武艺成为一个不再被人欺负的强者,但是鬼灵剑派被外人欺辱成这样,难道你们还看的下去吗?”

    夏陆城和众人都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鬼灵珠已经与我融为了一体,也就是说,鬼灵剑派由我所掌权,我徐以墨不死,鬼灵剑派就不会灭亡!”徐以墨目光发出了坚定的光。

    夏陆城抬起了头对上徐以墨的目光,“我们又何尝不是想要重振鬼灵剑派!可是就凭我们几个人真的可以吗?”

    “一定可以的!”

    “明天就是衡水大典了,他们一定会用你的血炼制鬼灵珠去解开天水剑妖的封印。”

    徐以墨咬紧了嘴唇,“那明天就是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时候了!”脑中已有了一个计划的雏形。

    夏陆城和众人忙问道。“你有什么计划吗?”

    徐以墨说完便招了招手,“天水剑妖不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封印住的上古剑灵兽吗,那明天就借助它的力量为我们鬼灵剑派复仇。”向众人低声说着整个计划。

    众人散去之后,徐以墨正在脑中过一遍明天的计划,夏陆城走了进来递给徐以墨一枚小小的黄色药丸。

    “这是回命散,能治疗一些你手臂上的伤。”

    徐以墨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陆城,我的苍茫剑被他们放在了哪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