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骨灵剑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荒山秘境(一)

    夏陆城甩了一下衣袖愤愤走回座位,脸上带着责怪,但是徐以墨却暗暗觉得这个人非同小可不能忽视。“明明就是一个骗酒的糟老头,徐以墨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第二天一早徐以墨便来到了这家牛肉店等候,一旁的夏陆城打着哈欠,还是一副没有睡醒的表情“不是早上八时才在这里碰面吗,怎么那么早就来啊。”

    “八时是最迟的时间,对方是老人家,我们不能让他等我们。”徐以墨一脸的坚定,夏陆城看了看,也不知道说什么,便在座位上坐下,用手撑着头,闭着眼睛。这么多天都在因为各种各样的事奔波,好不容易能够睡个舒服的觉,就被一个莫名其妙的老头扰乱了计划,夏陆城有点不高兴。

    “徐以墨,我们不是要去南越吗?为何非要去荒山秘境?”

    徐以墨挠着头,“其实我也不知应该在南越哪个地方找到那个所谓古剑密宗,他是匠师,不是正好让他为我铸一把剑,而且我能感觉的到他的灵力非同寻常,他不是普通的人。”

    “明明就是个糟老头子,哪里非同寻常了。”夏陆城小声地嘟囔着,脸上挂着不满,“不要到最后遭到人的暗算了。”

    “陆城你不要乌鸦嘴,我觉得叶前辈不是那种人。”徐以墨看着夏陆城,有些无可奈何。

    叶明离晃晃悠悠的向徐以墨走了过来,手上还拿着一个小小的酒瓶子,“哟,小子,你这么早就来了啊。”

    叶明离走过来,背着一个古怪的黑木盒子,也许是因为黑木盒子的长度过长,叶明离又是弓着身很矮小,看着他背着这样一个古怪的盒子,夏陆城不禁笑出了声。

    夏陆城翻着白眼没有看叶明离,“老鬼,我们不是要去荒山秘境嘛,你醉成这个样子,还能去吗?”

    叶明离没有说话,只是仰着头喝了口酒,完全无视掉夏陆城的疑问继续向前走。

    夏陆城狐疑地看着叶明离晃晃悠悠的背影皱起了眉头,“到底行不行啊你,老鬼。”

    徐以墨拍了拍夏陆城的肩头,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目光,但是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停住了脚步“在此之前我要先去买一把剑。”

    叶明离听到了徐以墨的话,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了头,从肩上小心地放下木盒子,将木盒子平躺在地上“小子,你要的剑在这里。”说罢拨动铁质暗扣打开了木盒子,一柄雪白色的剑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徐以墨看着雪白色的剑,伸出手将它举起,牙剑在徐以墨手中发出不一样的淡光,“这个颜色……难道是牙剑?”

    “好小子,算你识货,这是龙牙剑。”说完便得意地转过脸去看夏陆城,而夏陆城没有看他,目光正紧紧地钉在了龙牙剑上。

    “这下我们可以出发了吧。”叶明离打了一个酒嗝,又喝了一口酒,收拾好木盒子继续要向前走去。

    徐以墨小心地收好龙牙剑,也跟着叶明离向前走去,夏陆城拉住了徐以墨,“真的要去吗?那个地方好危险的。”

    徐以墨反倒是很疑惑地看着夏陆城,“陆城,你怎么了,怎么变的畏畏缩缩的?这不像你啊。”

    “我只是觉得那个老鬼很不可靠。”夏陆城刚说完,一阵浓烈的酒臭味从夏陆城背后传了过来,“小子,在背后说老夫坏话可是不好的啊。”叶明离喝了一口酒对着夏陆城打了一个酒嗝,夏陆城转过头恶心地蹲在地上吐了。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也别闹什么矛盾了,我们快上路吧。”徐以墨拍了拍夏陆城,对着叶明离笑着。

    “还算你讲信用。”叶明离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羊皮卷。“这个呢,是通往荒山秘境的卷轴,荒山秘境并不是在陆地上某个角落里的,它是被封印在这个卷轴里的。”

    夏陆城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

    叶明离看向徐以墨,徐以墨谦卑地低下了头,“我是在试探这小子,你有信用,我很高兴。”

    说罢叶明离便一边念着咒语,一边平铺着卷轴,徐以墨和夏陆城蹲下身子仔细地观察着卷轴,卷轴上画着一个花谷,开满了各式各样的鲜花,可是就在徐以墨二人眨眼的瞬间,他们竟然惊讶地发现原本在卷轴上画着的鲜花实实在在地出现在了他们眼前,而他们身后也不再是牛肉店,取而代之的则是鲜花布满了山谷,一阵风吹过,花香传入鼻中。

    叶明离说道。“荒山秘境,我们到了。”

    “这是荒山秘境?这分明是花谷嘛。”夏陆城疑惑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所谓荒山应该是满目苍凉的才对啊。”

    叶明离笑眯眯地看着徐以墨。“徐以墨你看到的是什么?”

    “各式各样的花开满的山谷。”

    “你确定是这样的吗?”

    徐以墨揉了揉眼睛,犹豫地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叶明离笑了笑,说道,“把这个戴上。”叶明离从怀中掏出了两个防毒面罩。

    夏陆城狐疑地将防毒面罩戴在了脸上,“老家伙你不会……”话还没有说完,夏陆城便像触电一样僵硬了身子,“这是做什么?”

    “陆城,怎么了?徐以墨也戴上了防毒面罩,而眼前原本鲜花开满的山谷在霎时间灰飞烟灭变成了荒秃秃的一大片,偶尔长着几簇野草,而且原本风和日丽的天气也突然变得灰暗,就像要与地面相接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徐以墨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原本看到的并不是这样的。”

    “小子,你看到的就一定是真实的吗?这是我的祖师爷给我们设置的第一个陷阱,那花香有毒,闻久了就会不知不觉地慢慢死在这里。”

    一听说空气有毒,夏陆城便暴跳如雷埋怨自己吸了太多的毒气,“有毒?那老鬼你为何不早点把防毒面罩给我们!”

    叶明离似乎不以为然,“那一点又不算什么。”

    “前辈将防毒面罩都给我们了,那你怎么办?”

    “老夫是匠神后人,这毒气是为了防范外人的,对我并没有什么影响,只是我已年老,如果单枪匹马取回匠神遗物太过危险,这才没办法请二位来帮忙。”

    徐以墨带着疑惑再次问道,“前辈,匠神的遗物到底是什么东西?”

    “天坠玄铁,这种玄铁的颜色是金黄色的,独一无二,用来铸剑简直是极品。”

    夏陆城说道,“就为了一块玄铁就冒着生命危险来着荒山秘境,也太不值得了吧。”

    叶明离闭着眼淡淡地说道,“我一辈子都在搜寻着世界上的铸剑宝物,而这块天坠玄铁必将是最出色的材料,如果没有得到祖师爷的这块遗物我会死不瞑目的。”

    “好,那我们就去寻找到这块玄铁吧,可是前辈,我们要从哪里开始找?”

    “羊皮卷写着玄铁被藏在龙龟的身体之中,倘若我们能找到龙龟,也许就能找到那块天坠玄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