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骨灵剑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龙龟

    龙牙剑还发着光,徐以墨举着龙牙剑绕着龙龟走了一圈,发现龙龟后面的墙上雕刻着字,但由于字太小了,光线又不好,徐以墨只得整个人都趴在墙上看。

    夏陆城百无聊赖地看着龙龟,“都说你活了上千年,怎么今天就变成雕像了呢,说好的玄铁呢。”夏陆城背靠着龙龟的侧面,把手放在龙龟的脚上徐以墨还在察看那堵墙,“徐以墨,你看了半天了,看出个什么没有啊?”一边说一边用手敲了敲龙龟的肚子,敲了几下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这玩意儿是实心的。”

    另一边徐以墨已经看懂了一大半的文字,原来这只龙龟是这个荒山秘境的守护者,它已经守护这里守护了上千年,匠神在晚年寻找铸剑材料的时候偶然进入了荒山秘境发现了它,在那时候匠神已经知道自己所剩时日不多,而手中这块天坠玄铁又是世间上独一无二的绝世宝物,不得已才将玄铁托付给龙龟守护。其他的文字也许是因为年代久远而模糊不清,徐以墨照了半天也难以看清以下的内容,他只得根据稍微能看清的几个字猜测以下所记载的内容。

    看着徐以墨还在研究墙壁上的文字并没有理他,他转过脸看着龙龟,龙龟高高抬起来的嘴里有个奇怪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凝聚剑魂使飞鸿剑发出了淡红色的微光,举着飞鸿剑踩在龙龟的脚上向龙龟嘴里看去,居然露出来的一小块黄色物体。

    “玄铁,龙龟,守护者……”徐以墨皱着眉,既然龙龟是荒山秘境的守护者,那这里这个守护者又是什么?徐以墨仍旧趴在墙上研究着,丝毫没有注意夏陆城已经爬到了龙龟的头附近。

    夏陆城此时也紧紧地趴在龙龟的脖子上,努力伸着手去够龙龟嘴里的奇怪物体,他一点一点地小心挪着步子,手渐渐地摸到了那个奇怪的物体,摸起来似乎是有棱有角的,夏陆城更加小心翼翼地想要抓起那个有棱有角的东西。

    “龙龟嘴里的玄铁是启动守护者的封印的钥匙。”徐以墨终于看懂这句话,大声地念了出来,与此同时夏陆城已经顺利的从龙龟嘴里得到了那块奇怪的物体。徐以墨转过头,夏陆城正拿着那个物体下来。“糟了!”徐以墨大叫道。

    也是在这个时候龙龟雕像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个奇怪的金光,从龙龟嘴里缓缓地吐出了一个古怪的金黄色烟雾。“陆城,快过来,你触动机关了!”

    夏陆城还沉浸在找到一块金黄色宝藏的愉悦中,对徐以墨的叫喊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只见一个金黄色影子闪过,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什么情况?”夏陆城手里还握着玄铁,而那个金黄色烟雾已经幻化成为了一个身穿黄金战甲戴着龙纹图腾面具男人,他手中金黄色的剑正对着夏陆城,眼看就要朝夏陆城劈去。

    徐以墨见状瞬间爆发剑魂,使出了一记鬼灵剑斩向面具男人袭去,面具男人迅速转过身以黄金剑接住了龙牙剑的攻击,徐以墨手里拿着剑与面具男人僵持着,夏陆城这时候也已经站起身将玄铁收入怀中,拿起了飞鸿剑。

    面具男人见玄铁被夏陆城收入怀中,释放出剑压将徐以墨弹到了墙边,然后转过身向夏陆城袭去,夏陆城拿起飞鸿剑也毫不示弱地向他使出了一记飞鸿斩,可是飞鸿斩还未完全使出全力就被黄金剑相接,两剑相接一时火光四射,徐以墨见夏陆城被面具男人所压制,从地上一跃而起,使出噬骨流光向面具男人袭去。

    面具男人依旧使用剑压将夏陆城弹了出去,以极快的速度转过身,举起黄金剑使出了一个不知名的剑魂技,剑身发出的金光马山幻化成了一只巨大龙脸,张开大嘴将龙牙剑所洒下的流光尽数吞噬,夏陆城见面具男人背对着他正认真的与徐以墨应战,他从地上爬起来提起飞鸿剑轻声朝面具男后背劈去,就在这个时候面具男突然爆发剑魂,金黄色光笼罩了全身,夏陆城的飞鸿剑居然只能砍在金光之上,根本没办法接触他的肉身,面具男飞快转过身就给了夏陆城一剑,夏陆城中剑口吐一大口鲜血跪在了地上,徐以墨趁着面具男的注意力被夏陆城吸引,使出了以及狂龙吞噬,张牙舞爪的苍龙飞快地从剑身飞出来向面具男袭去,就在这时候,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居然出现了,面具男的后脑勺上竟然出现了面具男的正脸,而且正在逐渐与面具男相分离,于此同时他又从原本的身体里分离出来了双手,右手拿着金黄色雾气所幻化而成的黄金剑,这下就变成了双面面具男,那个反面面具男挥舞着手中的黄金剑,释放出了一个大家从未见过的剑魂技——金龙卸甲。

    一条金龙从黄金剑中扑了出来,双爪长满了尖爪向苍龙袭去,苍龙张开大嘴想要吞噬金龙,金龙伸出双爪硬是将苍龙的嘴撕裂,从龙首到龙尾,整只苍龙都被金龙撕裂,而剑魂技并没有消失,金龙向举着龙牙剑的徐以墨扑了过去,徐以墨挥舞龙牙剑向金龙劈去,但是金龙长长的利爪已经先于徐以墨狠狠地刺入了他的胸膛,龙牙剑脱了手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金龙瞬间雾化消失,徐以墨捂着胸口的伤口瘫倒在了地上。

    “徐以墨!”夏陆城从地上站起来,拿起了飞鸿剑,“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面具男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举起黄金剑向夏陆城劈去,夏陆城用尽全身力气才接住这一剑,而面具男人又在这时候释放剑压,夏陆城再次飞了出去撞在墙上一动也不动。面具男人见夏陆城已经丧失了攻击力,便向徐以墨走去,徐以墨看着正逐渐向他走来的面具男人,拾起手边的龙牙剑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想要凝聚剑魂,但是猛的躬下身吐出了一口血,他背靠在墙上喘着粗气。

    面具男人转眼已经走到了徐以墨面前,举起了手中的黄金剑朝着徐以墨的胸口刺去,就在这时候,徐以墨刚刚被龙爪所划破的衣服露出了古剑残片,古剑残片正发着幽幽地绿光,面具男人怔怔地看着还在徐以墨怀里发光的古剑残片,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黄金剑向后退去。

    徐以墨见面具男人看到古剑残片是这种反应,便从怀里拿出古剑残片。

    “你是什么人?”面具男人终于还是说了话,“为什么你会有古剑残片?”

    徐以墨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说道,“我叫徐以墨,古剑残片是剑树守护者给我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