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骨灵剑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龙龟的守护者

    面具男人没有说话,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儿,“那家伙还在吗?”

    徐以墨摇了摇头,低着头不说话,面具男人看徐以墨沉默了,也低下了头。

    “没想到这一别就是这物是人非的结局。”面具男人将手中的黄金剑收回,也将身体恢复成了正常状态,“我是龙龟所幻化出来的形态,是专门来保护这玄铁的,一旦有人从我口中拿走玄铁,就会触动机关使我现身。”

    “龙龟剑尊,我见你看到古剑残片露出了似乎很惊讶的表情,请问你是……”徐以墨说道。

    龙龟剑尊知道徐以墨想问的是什么,并没有回答他,徐以墨见龙龟剑尊已经没有了敌意,便也舒了一口气,着急地看向夏陆城那边,而夏陆城倒在地上依旧没有动静。

    “你的朋友被我重伤了,我以为你们是敌人。”龙龟剑尊向夏陆城抬起手夏陆城就像磁铁被含铁物质吸引一样向他的手飞了过来,龙龟剑尊用双手接住夏陆城,将他放在了地上,徐以墨关切的蹲下身体去探他的呼吸,“放心,他还没有死,只是被我伤成了丧失战斗能力。”龙龟剑尊从夏陆城怀中取出了那块金黄色的天坠玄铁,转过头问徐以墨,“你们要这个东西做什么?”

    “晚辈有一位朋友名字叫做叶明离,是匠神的后人,是他把我们带到荒山秘境寻找玄铁的。”

    龙龟剑尊歪着头想了想,“那他人现在在哪里?”

    ”实不相瞒,我们也是被逼入绝境才在无意中找到了这里。“徐以墨说着,脸上露出了悲伤的表情,”我们本来是三个人一同寻找玄铁,但是路上却遇到了衡水剑派残党的攻击,我和夏陆城被剑魂技击中掉下了绝望崖,叶明离和我们分散了,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衡水剑派?”龙龟剑尊低着头想了一会儿,“他们是怎么进入到荒山秘境的?”

    徐以墨叹了一口气说道:“叶明离为了得到玄铁,在打开荒山秘境之后用蓝水晶做了一个回程的道具,这个道具通往云水镇的小树林,也许就是因为这个,那些衡水剑派残党通过那个小树林进入了荒山秘境与我们相遇。”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龙龟剑尊想了想,问道“有一事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会惹上衡水剑派?”

    徐以墨握紧了拳头说道,“因为他们为了鬼灵珠杀害了我们整个鬼门剑派!”

    龙龟剑尊听后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明白了,徐以墨是吧,我传授给你一个剑魂技。你运用这个也许能打败绝望崖上的衡水剑派的人。”

    徐以墨连忙单膝跪下说道,“多谢龙龟剑尊,但是晚辈所遇到的对手是金剑境,晚辈只是区区的橙剑境,实力相差甚大,晚辈不知……”

    龙龟剑尊听后哈哈大笑了,“你是在怀疑我吗,听好了,我现在传授给你的名字叫做剑盾决,这个剑魂技可以吸收对方的攻击从而转化成你的灵力,所以说你不必担心。”

    “晚辈……”徐以墨激动地有些说不出话。

    “话不多说,我先传授于你。”龙龟剑尊将手放在了徐以墨的头上,闭上了眼,徐以墨双眼闪过了一道金光,剑盾决的使用的方法已经出现了徐以墨脑海中。“不要将剑盾决运用到不该用的地方。”龙龟剑尊在徐以墨脑海中留下了这句话。

    “晚辈已经铭记剑尊的教诲。”徐以墨低着头双手抱拳。

    龙龟剑尊笑了笑,蹲下身子将手按在了夏陆城的胸口,“我先帮你的朋友治好。”他闭上了眼,周身散发出了金黄色的微光,而这些微光也逐渐聚集在了一起顺着他的手向夏陆城涌去,夏陆城不一会便咳嗽了一声,睁开了眼睛,一见眼前的龙龟剑尊的脸,夏陆城吃了一惊,想从身边摸到飞鸿剑攻击,但是飞鸿剑却不在身边。

    “陆城,龙龟剑尊刚刚是在救你。”徐以墨的声音出现在了夏陆城头顶,夏陆城看了一眼徐以墨,说道,“我不会死了吧?”

    徐以墨没有理会夏陆城,对龙龟剑尊恭敬地说,“多谢剑尊救命。”夏陆城站了起来打了一下徐以墨的后背,“你疯了吧,徐以墨,是他把我打成重伤的啊!”

    龙龟剑尊白了一眼夏陆城,“谁让你拿走玄铁。”夏陆城脸一红,沉默了。

    “说到玄铁。”龙龟剑尊看了看手中闪着金黄色光芒的玄铁说道,“这个你们就拿走吧,我在这里守护它已经快要千年了,还没有人能找到这里,与其让它被封印在这里,还不如让你们拿去祝你们一臂之力。”

    “啊,多谢剑尊!”徐以墨和夏陆城一齐单膝跪地对龙龟剑尊表示了感激之情。

    “不必多礼。”龙龟剑尊将二人扶起,将手中的玄铁递给了徐以墨,“既然那个匠师没有来,我就将龙魂铸剑法传授于你。”说罢便将手放在了徐以墨的头上,“匠神那时候对我说,也许有一天他的子孙后代会找到这里,拿走那块天坠玄铁,他让我将龙魂铸剑法传授于他。”

    “多谢剑尊!”徐以墨激动地红了眼眶,刚要跪下,剑尊便把他扶住了,“我也只是在做我分内的事,年轻人,你不知道我在这里守护了有多久了,就是等着有一天能完成匠神的遗志,现在我将这两样东西交予你,我也能安心的沉睡了。”

    徐以墨想了想,问道,“剑尊请等一下。”

    龙龟剑尊正准备闭上眼,但是听到了徐以墨的声音又睁开了眼睛,“说吧。”

    “实不相瞒晚辈这次本来是去南越寻找那一本古剑密卷的,但是苦于没有任何线索,不知剑尊……”

    龙龟剑尊想了想说道,“是剑树那个老头给你说的吧?”

    徐以墨点了点头,“守护者曾与我有过承诺,他让我以寻找到古剑密卷为己任,并且将两枚古剑残片托付于我,只可惜他还没有看到我重铸古剑便人所杀害,他临死前还将他的精元注入到了我的剑骨。”

    龙龟剑尊低着头想了一会儿说道,“这古剑密卷被埋在了一个将军的墓中,但是已经过了好久了,我也不知道它现在在何处。”

    “啊……那究竟是哪个将军墓中。”徐以墨见龙龟剑尊有一丝线索,梁莽问道。

    “是袁飞墓吧,但是这个将军生性多疑,他的墓是南越最为险恶的墓,千百年来都没有人能走进去出来过。”

    “剑尊,我是一定要找到古剑密卷的,请告诉我袁飞墓到底在哪里吧。”

    剑尊没有说话,缓缓转过身走到了龙龟雕像前面,手摸这龙嘴说道:“望龙山,我奉劝你们不要去冒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