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骨灵剑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破茧成蝶

    金龙眼看已经飞到了徐以墨的面前,徐以墨闭上了眼睛,脑中闪现出了龙龟剑尊所传授的剑盾决,他早知黄衣男子会使出这招来攻击他,所以早就已经酝酿好了灵力,他猛然睁开了眼,身上的灵力已经幻化出了一个巨大的龙龟图案,龙龟正张着嘴吸收着金龙。

    “怎么可能!我的金龙啸天是不会被防御的啊!怎么还会有人能够吸收的金龙啸天!”黄衣男子见他最拿手的剑魂技被吸收,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而徐以墨闭着眼享受着刚刚被吸收的灵力。

    “哼,看我的剑魂技——金影光剑!”说话间黄衣男子手中的剑已经飞出了十几个金黄色的光剑向徐以墨袭去,徐以墨猛然睁开眼,挥舞着龙牙剑使出了一记狂龙吞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吸收了金龙的力量,苍龙从剑身呼啸而出的时候,身上带着金黄色的光芒,张着血盆大口将十几个光剑尽数吞下,然后消失掉了。

    “怎么会这样!”黄衣男子一看两个拿手的剑魂技都被徐以墨挡下了,明显是慌了,竟然拿着金黄色的剑向兽森外跑去,徐以墨冷冷地看着,使出了一记噬骨流光,冰蓝色流光从龙牙剑上洒向那个正在逃命的黄衣男子,并且逐渐将他包裹,他痛苦地倒在地上发出了一声惨叫,逐渐萎缩变成了一句干尸,流光吞噬了他的力量,徐以墨闭着眼感受着这股力量,于此同时叶明离也和夏陆城合力将最后一名衡水剑派弟子干掉,他们惊讶地看着徐以墨的变化。

    大概是因为吸收了那个黄衣男子的力量,徐以墨浑身都在流动一股金黄的力量,就连龙牙剑也不知什么时候显现出龙龟剑尊面具的那个金黄色的图腾纹,徐以墨猛地睁开眼,举着龙牙剑使出了一记暂新的剑魂技——金龙卸甲。

    一条长满利爪金龙从龙牙剑中飞了出来,朝着兽森前方的小树丛中飞去,只听见轰地一声,小树林轰然坍塌。

    “如果没记错,这招是龙龟剑尊的吧。”夏陆城问道。

    “是啊,只是不知道我在吸收了那个金剑家伙和剑尊的力量之后竟然能使出剑尊的剑魂技。”徐以墨看着手里这把已经进化了的龙牙剑,欣喜不已。

    “龙龟剑尊?你们已经找到了龙龟?”叶明离吃惊地看着徐以墨,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你们不是坠下绝望崖了吗?我还以为你们死了。”

    “哪有那么容易死啊,老鬼。”夏陆城白了叶明离一眼,徐以墨从怀中缓缓地拿出了金黄色的天坠玄铁,递给叶明离。

    叶明离看了一眼,惊讶地说不出话,“这就是祖师爷藏在这荒山秘境的宝物?”叶明离看着手中额玄铁,眼眶充满了泪水,“为了这个东西,我这把老骨头差点死在这里啊。”说完便将头扑在玄铁上流泪。

    徐以墨轻轻拍了拍叶明离,说道,“叶前辈,既然匠神的遗物我们已经找到,那我们快些回去吧。”

    叶明离抬起头,看了看手中的玄铁,小心地放进了怀里,又从怀里掏出了蓝水晶,闭上双眼凝聚剑魂,说道:“把我们送回我们之前的地方!”说罢便捏碎了蓝水晶,一阵白光刺目,徐以墨等人都闭上了双眼,等再睁开眼时,发现已经回到了云水镇的小树林里。

    “终于回来了!”夏陆城激动地走了将面前的树紧紧抱住,“我还以为回不来了呢!”

    徐以墨见已经回到了云水镇,转过头对叶明离说:“叶前辈,既然玄铁已经找到了,我们还有其他的事,那我们也就此告辞了。”

    “敢问你们到底是去哪里?”

    徐以墨淡淡地说,“我们要去南越找袁飞墓。”

    “那带我一起去吧,三个人一起,也许更安全一些。”

    夏陆城见叶明离也要去,皱着眉头说,“老鬼你也要去,还是不必了吧,都一把老骨头了,万一……”

    “陆城,不得无礼,既然叶前辈也有意向一起去,那我们就一块去吧。”叶明离一见徐以墨这么说了,便马上露出了高兴的表情。夏陆城别过头看了他一眼,脸上挂着不满。

    徐以墨抓住了叶明离说道,“龙龟在我们走之前曾经龙魂铸剑法教予我,让我教给你。”

    叶明离惊喜地说道,“真的吗?那快快教我。”徐以墨点点头,闭上眼,将手与叶明离相握,将龙魂铸剑法传给了叶明离,之后三人稍作休息又一同去云水镇收拾了一下,便朝南越的方向走去。

    “你们去找袁飞墓做什么,南越那边盗墓兴起,但是唯独袁飞之墓没有被人盗,即使有盗墓贼潜入袁飞墓,也没有一个人活着出来过。”

    “去找古剑密卷,传说古剑密卷上记载着所有古剑残片的所在地,我要去寻找所有的古剑残片铸成一把威力超群的剑。”

    叶明离低下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点点头。

    一路上不知道怎么回事,三个人都很沉默,就像相互约好了一样,一连走了两天,但是越走却感觉景色越荒芜,“南越不是以树木众多,河流广布著称吗?怎么是这个样子?”夏陆城终于按捺不住疑问问出了口。

    叶明离似乎对这种事情不已为然,“那是以前的南越,现在南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这样子,你们也太大惊小怪了。”

    走着走着,徐以墨三人路过了一个小村庄,令他们感到奇怪的是,说是村庄,耕种的却是一些老人家和妇女,连一个成年男人都没有见到,徐以墨三人走了两天,身上的干粮也吃的差不多了,腹中饥饿,只得来这个村庄讨食。

    徐以墨试探性地敲了一户人家的门,开门的是一个小孩,他睁着好奇的眼睛看着徐以墨,“小孩儿,你家大人呢?”徐以墨摸了摸小孩的头问道。

    小孩仔细看了看徐以墨三人回答道,“我娘去种田了,我爹还没有回来。”

    “你娘去种田了?”夏陆城问道,“为什么种田的是女人,女人都不是在家做缝纫活吗?你爹去哪儿了?”

    小孩摇摇头怯怯的说,“不知道,已经走了好久了。”

    一位老人的声音从屋里传来,“毛毛,是你爹回来了吗?”

    “不是,是过路的人。”小孩儿转过头回应道。老人一听是路人,说道:“是路人吗?把他们请进来吧。”

    小孩应了一声,开了门让徐以墨进来,徐以墨发现屋里正坐着一个老妇人,正看向他们。徐以墨三人走了进去对老妇人行了一个礼,“奶奶三年前就看不见了。”小孩靠着门对他们说道,老妇人睁着她浑浊的眼珠,对徐以墨三人点了点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