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骨灵剑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奇怪的村落

    “年轻人,你们是从哪里来?”老妇人抬了手示意他们三人坐下,他们三个找来三个板凳坐了下来,小孩坐在门槛上,看向门外的方向。

    “我们从……”徐以墨想了想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们从云水镇走过来。”叶明离替徐以墨回答道。

    “那挺远啊……”

    “请问,这里为什么耕作的都是女人和老人,村里的男人都去哪里了?”

    老妇人叹了一口气,对徐以墨三个缓缓说道,原来这个村落之前并不是这样的,原本是绿荫环绕,土地肥沃的,不知什么时候起,天上也少降雨了,地也有些荒芜了,一夜之间井里的水变成了浑水,要喝都只能等它放置一天沉淀或者过滤一遍才能煮沸,这时候村里开始传出有旱魁的说法,据说这里曾埋葬过一个将军,风水师傅说也许是因为那个将军怨念深重,变为了旱魁,使这里逐渐变得干旱,使庄稼难以长活。村里的男人便聚在了一起说要去将军墓里打旱魁,可这一走就是数月,村中的劳动力全去寻找旱魁了,村落里自然只剩一些老幼妇孺,但是这些男人走了以后都没有人再回来,村里也只剩下了一些老年人和妇女小孩,谁也不敢去寻找这些男人的下落,只好撑起家里,在田里劳作,但是眼看已经两个多月没有降下一滴雨了,土地已经龟裂的不能再种植作物了,大家急在心里但又无可奈何,只能每天在家里烧香愿上天保佑这些男人早去早回,也祈求上苍开眼能降下甘霖。

    “将军墓?”徐以墨一听这里有一座将军墓,便马上来了兴趣,“请问这里是什么的地方?”

    “这里名叫袁家村,将军墓被埋在望龙山上。”

    望龙山?将军墓?那不是古剑密卷所埋葬的地方,徐以墨一听望龙山三个大字便激动了起来,本以为在南越这么大一个范围寻找一个小小的将军墓会像大海捞针一样困难,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

    “但是,那墓很。”老妇人低下了头,“以前就有很多剑侠去寻找过那个将军墓,但是都是有去无回,传说墓中养着妖兽,设置了很多机关,人想要出来,只有竖着进去横着出来。”

    小孩儿开口道,“我爹就和叔叔伯伯一起去寻找过那个墓。但是马匹走到那个墓前方的树林就不肯走了。”

    徐以墨站起身走到小孩面前蹲下来摸着他的头,“你怎么知道的?”

    “哥哥跟我说的,那座山我们都知道,也都知道那座墓里埋了许许多多的宝藏,听村长说,那里埋葬着我们的老祖宗,但是老祖宗死前曾代代相传过一条禁令:谁也不能打扰他的休息。”

    夏陆城好奇地问道,“所以你们祖祖辈辈都没有去过那座古墓?”

    老妇人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啊,一直以来都没有去过,若不是村庄突然遭遇了这场旱灾,谁会愿意去破那条禁令。”

    徐以墨不解地问道,“那旱魁到底是什么?”

    “传说旱魁是传说中能引起旱灾的怪物,但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因为人死后长时间所积累的怨气太过深重,从而变成白毛怪物,”叶明离解释道,“那个将军墓据说也已经存在了千年,也难以保证他不会变成旱魁。”

    “管它是什么,去看看才知道。”夏陆城刚说完便看见老妇人一直盯着他的方向。

    “毛毛,快去喊你娘回来。”老妇人招呼小孩子出去,“顺便把全村人叫过来。”小孩听后风一阵的向门外跑去。

    “老婆子你这是……?”徐以墨不解地看着她,夏陆城将手向腰上的飞鸿剑探去,叶明离没有说话,坐在板凳上打量着这个屋子。

    不一会儿小孩就领着全村的人进来了,“就是他们三个要去将军墓吗?”一个老头子问道。

    “对啊,就是我们要去将军墓。”夏陆城说道,一只手握着拳,一只手摸着飞鸿剑的剑柄,徐以墨见夏陆城右手摸着剑柄,左手轻轻将他的手拍掉,夏陆城不解地看向徐以墨。

    那村里的人一听说徐以墨三人要去将军墓,一起跪了下来,”三位大侠,我们全村老少都在这儿了,村里的男人全去打了旱魁,已经数月不归了,你看我们村里田也逐渐荒芜了,不求你们能帮我们打败旱魁,但求你们能够帮我们带来男人的下落,就是死在了山里变为了尸体也希望得到具体的消息。”

    “我们一定会找到那些人的下落的,请大家放心!”徐以墨向各位乡亲行了个礼。

    晚上的时候,夏陆城和叶明离都睡了,徐以墨翻来覆去睡不着,便走到院子里搬了一个板凳,坐下来看着月亮。

    “你怎么不睡啊。”小孩儿的声音从徐以墨身后传来,徐以墨转过头来,看见小孩正站在他身后看着他,他摸了摸小孩儿的头,问道“你怎么不睡?”

    “我睡不着。”小孩走了过去坐在院子的台阶上,徐以墨看到小孩儿坐到台阶上,也走了过去坐在了他身边,“我好想我爹爹。”小孩抱着身子说道。

    徐以墨伸出手揽过小孩,“你爹爹身上有什么特别东西?这样我可以一眼看到然后告诉他,你的儿子还在等你回家。”小孩抱住了他的腰,说道:“爹爹身上带着我祖传的一枚银色的铜钱,是戴在脖子上的。”

    徐以墨用左手拍了拍小孩的背。“好,我一定会找到他的。”

    “他们说将军墓里有妖怪。”小孩突然抬起头看着徐以墨认真地说道,“以前村里也发生过怪事,村里曾经有个小哥哥叫元生,他曾经在大家面前说过有一次去望龙山砍柴,走的远了一些,傍晚了还没回家,远远地看到将军墓那里有一个穿的很奇怪的人,背对着他在啃食一只鹿。”

    啃食一只鹿?在将军墓前啃食鹿?徐以墨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连忙问他是怎样一个人?小孩儿摇摇头说不知道,徐以墨问他元生在哪里?小孩低着头,半天才含着眼泪对徐以墨说他已经死了。

    原来元生跟大人说起那个奇怪的经历以后,大人们都说他撒谎,不相信他,但是元生跟村里的小孩子说起时,小孩子都出于好奇心,对元生的话深信不疑,但是久来久之,大家都没有见到那个所谓的啃鹿的男人,连小孩子也开始怀疑元生的真实性了,元生见大家都不相信他,便对村里的几个小孩子说道,如果不愿意相信望龙山有鬼,那就半夜一起去看看,谁不去谁是胆小鬼,然后几个胆子大的孩子就跟元生约好了一起半夜探望龙山闹鬼的真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