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骨灵剑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情窦初开

    杨苏苏已经跑出去以后徐以墨才回过神来,等他回过神来以后他都想多给自己几拳,是真的没有接触过女孩子,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还是没办法,要是真有个人给他当军师就好了。

    他看着地上绷带,一股从没有过的情绪涌上心头,他一抬手将水盆打翻。

    等徐以墨处理好伤口穿好衣服之后,一个下人走了进来要徐以墨和掌门一起吃饭,徐以墨点了点头跟着他一起走。

    吃饭的时候,徐以墨愣愣地站着,也不知道该坐哪里,杨苏苏看到徐以墨来了,别过了头,徐以墨看杨苏苏看都不愿意看自己一眼,心里感觉像刀割一样。

    “徐以墨,你来了,坐我旁边。”杨靖对徐以墨招了招手,示意徐以墨坐在他旁边,杨苏苏给徐以墨让了一个位置,徐以墨走过来的时候杨苏苏还是不愿意看他一眼,他有些失落。“来来来,这是我们的驸马。”杨靖对在座的长老介绍道。徐以墨刚想给大家打个招呼,杨苏苏就站了说道,“他才不是驸马,我不嫁!”

    整个场面就像凝固了一样,突然变得鸦雀无声,徐以墨睁大眼睛看着杨苏苏,而杨苏苏也生气地看着徐以墨,“苏苏,不得胡闹!”杨靖脸上的笑容马上变为了严肃,对杨苏苏大声地说道,“徐以墨是我们南离武宗招来得驸马,他武功高强,面容清秀,来到我们南离武宗也是我们的荣幸,你任性什么。”

    “我不嫁我不嫁我不嫁!”杨苏苏哭着把碗一推就跑了出去。徐以墨见杨苏苏跑了出去,终于也控制不住自己追了出去。

    杨苏苏一边哭一边跑,徐以墨追到了她的面前,她别过脸不想看徐以墨,“我不想见你,你既然不喜欢我,那为什么要参加比武招亲,难道说你还有别的目的!”

    徐以墨看着杨苏苏,也不知该说什么,伸出右手相帮杨苏苏拭去泪水,啪地一声杨苏苏打掉了他的手,“你不喜欢我不必勉强自己。”说完便将眼睛睁圆了盯着徐以墨。

    “我……”徐以墨混进南离武宗真正的目的是拿到那枚古剑残片,可这一下出现了一个杨苏苏,让徐以墨感觉猝不及防,他不敢正视杨苏苏的眼睛,将目光移开了。杨苏苏看到徐以墨这样,愤怒地从腰上取出剑向徐以墨胸膛上刺去,“看样子,你果然是有别的目的!”

    徐以墨没有躲开,只是悲伤地看着杨苏苏,血一滴滴地从剑上滴下,杨苏苏见徐以墨竟然没有躲反而被自己刺中,也慌了,松开了握住剑柄的手,“你干嘛不躲啊!”眼泪顺着漂亮的脸颊落了下来。

    徐以墨咬着牙将剑拔了出来,喘着粗气说道,“这样你原谅我好不好?”他用左手捂住胸口,“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女孩子,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可是看见你流泪我就好难过,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我也不知道该形容为什么。”

    杨苏苏看着他,眼泪还是不停地在流,徐以墨走到她面前伸出右手为她轻轻拭去眼泪。“不要哭了好不好?”徐以墨看着杨苏苏,满眼的温柔。杨苏苏抹了抹眼睛,对徐以墨点了点头。

    今天一天就中了四剑,徐以墨痛苦地弓着身,杨苏苏连忙将徐以墨扶了起来,带他去包扎伤口。

    这次杨苏苏为徐以墨解开外衣的时候徐以墨并没有闪躲,而是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等杨苏苏上药,杨苏苏为徐以墨清洗了伤口,看着徐以墨胸前大大小小的伤疤问道,“你好像经历过很多事。”

    徐以墨低着头,往事一幕幕在他头脑中闪现,“能活到现在,也是不容易。”杨苏苏小心地为徐以墨包扎好了伤口,准备起身,徐以墨一把抱住了她,将头靠在杨苏苏的背上,“能遇见你,也是不容易。”

    杨苏苏身子抖了一下,显然也是被徐以墨这个举动吓了一跳,她也红着脸低下了头,不说话了。也不知道徐以墨抱着杨苏苏抱了多久,抱得他都舒服的闭上眼睛睡着了,杨苏苏见徐以墨一直抱着也没什么反应,有点腰酸背痛,转过头,轻轻地松开了徐以墨的手,徐以墨整个身子都瘫在了杨苏苏身上,杨苏苏以为徐以墨已经睡着了,轻轻地把徐以墨放在地上,但是徐以墨却醒了过来,“好久没有那么安心的睡过了,刚刚一合眼竟然睡着了。”徐以墨揉了揉眼睛。

    杨苏苏坐在地上问道。“你经历过什么?”

    徐以墨在地上摆了一个大大的人字,说道,“父母双亡,剑派灭门,痛失挚友,还有什么我没经历过的。”

    杨苏苏站起身来,“没想到你还有那么多故事,时间也不早了,我带你去你的房间,你今晚好好休息一下吧。”想要从地上拉起徐以墨,徐以墨闭着眼一副慵懒像,并没有被杨苏苏拉起来。

    杨苏苏用力地拉着徐以墨,“快起来啦,地上好凉的。”徐以墨仍旧闭着眼不为之所动。

    杨苏苏使劲地想要把徐以墨从地上拽起来,“我最后拉你一次喔,你再不起来我不管你了。”但是徐以墨却猛地一用力,坐了起来,将杨苏苏拽入怀中,将下巴靠在了杨苏苏的头上轻轻地摩擦了两下,抱紧了她的身子。

    “真想一直这么到老。”徐以墨闭着眼说道,杨苏苏伸出手戳了一下徐以墨的胸口,“笨蛋,我们本来就是要到老的。”

    守护者的话在徐以墨脑中回响,徐以墨睁开了眼。“第一件事,绝不能把残片交予他人,并且要以铸成神剑为己任,第二件事,对你今天所说所做负责,不能背弃你的承诺。”

    另一边,夏陆城和叶明离住在酒家里耐心地等着徐以墨的消息,“你说徐以墨不会抱得美人儿归就把正事忘记了吧。”

    叶明离喝了一口酒,笑着说道,“除了那小子,我谁也不相信,他一定会想到办法得到那枚古剑残片的,我们能做的,就是耐心地等他的好消息。”说罢叶明离从怀中掏出了两枚古剑残片和那本古剑密宗,“我相信他会实现他的承诺。”

    其实推徐以墨上台,并不是跟徐以墨闹着玩,而是叶明离的一个计谋,南离武宗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门派,门派内高手如云,所有人都盯着掌门继承者之位,而南离武宗掌门却利用比武招亲,那么就代表他想从外界寻找一位能够继承他之位武功高强的人士从而化解门派内紧张的局势。古剑残片这种东西,都是被视为宝贝的,想要从别的方式得到杨靖这枚古剑残片几乎是不可能,只会传给所谓的继承人,而徐以墨想要得到残片,就必须娶杨靖之女为妻,这样既得到了残片,又抱得美人儿归,对徐以墨而言简直是只赚不亏。叶明离笑着又抿了一口酒,“小子,怎么做,你应该明白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