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骨灵剑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庞毅的故事

    “我……我是怎么了……”徐以墨看着手中的龙鸣剑不断地颤抖着。

    庞毅看着徐以墨就轻声笑了,“哎呀,真是好险呢,差一点就把我们苏苏杀掉了呢,徐以墨你可真是狠心啊,连苏苏都舍得动手啊。”

    徐以墨喘着粗气瞪大眼睛看着杨苏苏,看到的她被鲜血染成暗红色的嫁衣,他痛苦地抱着头发出一声声哀鸣。

    “哼,我还是太小看了你,竟然摆脱了心神缚的控制,还真是不简单啊。”庞毅抽出腰上的剑对准了徐以墨说道。

    杨苏苏站起身颤巍巍地来到徐以墨身旁,抱着他说道,“你回来了,就好,我不怪你啊。”说罢便倒在了徐以墨怀里。

    徐以墨伸出手闭着眼抱着杨苏苏,周身开始散发出那种蓝紫色的灵力,并且逐渐幻化成一只凤凰的形状,“我绝不饶你。”徐以墨睁开眼,眼睛变成了金黄色。

    庞毅轻声哼了一声,便举起了手中的剑使出了一记御风针雨,剑身突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旋风向徐以墨袭去。

    徐以墨将龙鸣剑向地上用力一插,单膝跪地抱紧了杨苏苏,旋风中还裹杂着一根根细细的银针,而徐以墨灵力所凝结的蓝焰凤凰用双翅将徐以墨保护的结结实实的,银针全扎在了灵力凝结的凤凰身上,徐以墨将杨苏苏小心地放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凤凰猛地舒展翅膀,将银针反弹了回去,庞毅没有的防御不及时,被几根银针扎中,跪在了地上。

    “看来这次你要自作自受了,天武宗少主。”徐以墨冷冷地拿着手中的龙鸣剑向庞毅砍去,“受死吧。”

    冰川消融,花满枝头,鸟叫声传遍了整个天武宗,“你知道要怎么成为一个剑派的掌门人吗?”庞业看着年幼的庞毅说道。

    庞毅歪着头想了想,“武功要好,灵力要强!”庞业摸着庞毅的头说道,“不,还有绝对不能心慈手软和甘愿为剑派所牺牲。”

    庞毅一脸天真的望着庞业问道,“那爹也是这样的人吗?”

    庞业点点头,眼睛却噙满了眼泪,庞毅转过头看着庞业问道,“爹,那我娘是个怎么样的人?”

    庞毅出生那天便失去了娘,原来前一代天武宗宗主想要和衡水剑派争夺天水剑妖的封印卷轴,后来大败,宗门出现危机,最重要的是要借助一只强大剑灵兽的力量去守护整个天武宗,衡水剑派有天水剑妖,南离武宗有蓝纹魑虎,鬼灵剑派有独眼枭龙……

    唯独天武宗什么都没有,如果没有寻找到一只剑灵兽作为守护力量的话,天武宗迟早要在这些剑派中没落,于是前一代的天武宗宗主便选择了最难对付的炎玉妖狐。

    这炎玉妖狐天生力大无比,而且它所喷出来的火焰都是不灭火焰,会在短时间内将人燃烧成灰烬,并且此火焰任何水都没有办法浇灭,所以,这便是天武宗诅咒不灭火焰的原形。

    全宗门的人为了制服炎玉牛鬼几乎全上了,但是全都不敌,封印仪式眼看就要完成了,却只差封印族兰宁一族的圣血,这可急坏了前代掌门,这兰宁一族早就不存在了,子孙都散落在了各地,这现在已经到了危急关头,如果再不找到兰宁一族的圣血,那封印仪式就无法完成,那这么多在这仪式上死去的弟子就变成了白白牺牲,前代掌门又是心痛又是懊悔,后悔自己没有事先搞清楚封印到底需要什么。

    “夫君……”庞毅的娘走到了庞业面前说道,“妾身正是兰宁一族的后人……”庞业一见到封兰这么说,眼泪瞬间滑了下来。

    “即使你是兰宁一族的后人,你也不能说出来,我们还会再想办法,一定会把这个难关度过,请你一定要保重身体,你腹中还有我们的骨肉啊!”

    封兰低着头说道,“可是只有我一个人才能挽救整个剑派啊,再这样下去,我们整个天武宗都会覆灭。”

    “我不管了,如果覆灭了,我就带着你一起走。”庞业看着封兰,满含着泪水。

    “原来你就是兰宁后人。”前代掌门闯了进来说道,“那就多有得罪了!”说罢便走了过去将封兰拽在了手上,“你的孩子我会帮你保住,如果我没法再回来了,你就是今后的天武宗掌门,庞业,接好。”说完前代掌门便腰上的令牌甩给了庞业,庞业也只能为了整个剑派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被前代掌门抓走。

    前代掌门封印妖狐的时候,庞业没有去,而是静静地看着窗外他们一起栽培的兰花,兰花开了,散发出一缕缕幽香,一个弟子满脸是血的跑了进来,手里抱着一个嗷嗷大哭的婴孩。

    “大师兄,掌门已死,请……”庞业从他的手上接过了婴孩,眼泪滑在了婴孩身上,婴孩呜呜还在哭泣。

    “这么爱哭,就叫你庞毅好了,以后也要坚毅的活下去。”

    庞毅十岁的时候与剑派里的一个小弟子引发了冲突,他拔出了剑竟向小弟子刺去,不过看到血的时候他也吓哭了,小弟子被刺中倒在了血泊中,庞毅拿着剑看着他,眼里流露了害怕。

    “这是你做的吗?”庞业的声音出现在了庞毅身后,“他是你对手吗?”

    庞毅眼里带着泪水对庞业支支吾吾的说道,“他说我没有娘,我说我有娘,娘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他说我娘死了,我很生气,就把剑刺进去了,然后他就……他就……”庞业摸着庞毅地头说道,“你不必感觉悲伤,也不必因为死掉了这个人而觉得你有错,你要知道你现在是天武宗少主,以后你从我的手上接过宗主的位置,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只需要记清楚你怎么做到底需要什么理由而已。”

    庞毅原以为庞业会责怪他,结果没想到他反而还说他做的对,虽然那时候的他并不完全理解庞业的做法,但是从那以后,庞毅便像变了一个人一般变得喜怒无常,只要他不高兴,他就想要杀人,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杀害同派弟子到底有什么意义,但是有一件事他很明白,那就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为了这个他甚至更加努力练功,争取做得最好,但是只要一遭遇失败和不顺心他便会去找人当出气筒,庞毅这么多年帮庞毅埋的人都快堆上一座小山了。好在这家伙已经不在天武宗杀人了,直到他遇见了杨苏苏,本来早就已经杀红了眼的庞毅竟然停下了杀戮的脚步,他已经习惯了对所有人横眉冷对,但是面对杨苏苏,他却放下了剑,满眼的温柔,也许爱情就是这么奇怪的一件事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紧急!紧急!请用户访问新网址【m.sw2021.com】旧的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换个IP,换ip方法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再关闭,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