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赘婿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九章 代价

    ,

    “姐夫!”捂着脸,陆雨柔瞬间哭了出来。

    高岩却是恼怒至极。让到嘴的肥肉甩了一巴掌不说,竟然还有人敢擅闯他的办公室,而且还敢质问他是不是找死。这是没把他高少放在眼里啊!

    脸皮子拉了下来,冷冷看了杜飞一眼,高岩怒吼道:“小刀!你特么死了?”

    门外没有丝毫动静,杜飞却是已经迈步向他走了过去。

    察觉到不对劲,高岩转而又开始大叫道:“王旭!大饼!老黑!”

    仍旧无人回应,高岩眼神瞬间变冷,沉声道:“小子,你特么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

    已然走到他面前的杜飞一句话都懒得说,右手一扬,直接一个巴掌扇了下去。

    “啪!”

    惨叫一声,高岩被直接扇倒在地。

    “噗!”

    张嘴吐出几颗带血的牙齿,高岩的脸上充满难以置信之色:“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你在找死你知道吗?”

    一脚踩在他的脸上,用力拧了几下。在他无法抑制的惨叫声中,杜飞目光漠然道:“你就算是天王劳资也没用!”

    “啊!!!”

    剧烈喘息几声,带着无尽的屈辱,高岩咆哮道:“王八蛋,你敢这么对我!你特么死定了你知道吗?”

    “不只是你,还有你全家!都要死!我要杀你全家!”

    “对我说过这句话的人不少。”杜飞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袋,从中取出一支。随后松开脚。把高岩从地上提了起来。语气漠然道:“可我现在还活的好好的!所以,不要放狠话。那没意义!”

    看到杜飞手中的银针,高岩瞳孔一缩,心中顿时升起不详的预感。厉声道:“你想对我做什么?我警告你,你现在立刻放了我,给我跪下磕头认错,我也许还能考虑放过你。否则我真会杀你全家!我爸可是高鹏昇!”

    “我说过,放狠话没任何意义!”举起手中的银针,杜飞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知道吗?任何人,做任何事都需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心理准备!”

    “你今天做过的事!”直视着他的双眼,杜飞语气骤然转冷道:“代价就是你这双眼睛!”

    看着杜飞不带丝毫感情的双眼,这一刻高岩终于感觉到害怕了。他开始拼命挣扎求饶道:“不要!不要!大哥我错了。是我不对,求你放过我!放我一马!”

    “我想这句话应该有很多人对你说过!”不管高岩如何挣扎,杜飞的右手始终牢牢控制着他。左手中的银针也在缓缓刺向他的脑门:“可你放过她们了吗?”

    “不要!!!”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银针刺入他脑中的瞬间,几乎是肉眼可见的,他双眼中的瞳孔迅速变成一片毫无生机的惨白之色。

    与此同时,高岩只觉眼前的世界正在逐渐变成一片黑暗。

    “怎么回事?我怎么看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怎么了?”

    随手把他扔在地上。杜飞淡淡道:“瞎了!”

    “啊啊啊!你弄瞎了我的眼睛?我要你死!我要你死啊!!”

    右拳一抖,正中笔直冲向自己的高岩右脑。直接将其打的昏死过去。

    转身,弯腰捡起地上的裙子。杜飞略微避开视线,缓缓递了过去。

    “对不起雨柔,我来晚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手上一轻,裙子被接了过去。杜飞立刻转身,默默等待。

    “姐夫,我穿好了!”

    听到这句话,杜飞方才转过身来。可还没等他站稳,陆雨柔却是猛然扑进他的怀里,嚎啕大哭了起来。

    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杜飞内心无比自责。

    是他带着陆雨柔来到这里的,他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好她。

    可就在他眼皮子底下,陆雨柔却是差点被人给强了。这让他如何能不愧疚?

    “对不起雨柔!是我没保护好你!”

    心中充满了自责,杜飞真的无法想象,如果陆雨柔出了事,自己该怎么跟陆明雪她们交代?即便不用向他们交代,他也过不了自己内心那一关。

    在他怀里摇了摇头,陆雨柔哽咽道:“不怪你姐夫!是我自己太笨了!”

    轻轻叹息一声,杜飞拍了拍她的背道:“好了,这里不是很安全,咱们出去再说。”

    陆雨柔这才想起来他们现在还在人家公司,刚才听那个高岩说话的语气,似乎他们家来头不小。确实应该尽快离开。于是擦了把脸点了点头。

    刚刚经历过这种事,杜飞担心她有心里阴影,索性牵起了她的手。

    俏脸微微一红,陆雨柔偷偷瞥了眼他的侧脸,轻轻抿了抿唇,低着头默不作声,任由他拉着自己。

    只是一出门,她便忍不住发出“啊”的一声惊呼。连忙闭上双眼不敢再动了。没办法,地上的场景却是有些吓人。

    “没事雨柔。别怕!”

    慢慢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下一刻她又急忙闭了起来,拼命摇头道:“不行姐夫。我怕!”

    看了看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伤残者,杜飞挠了挠头,无奈道:“那要不然我背你出去?”

    杜飞没发现,在秀发的掩盖下,陆雨柔的耳朵红了。闭着眼睛,沉默了片刻,她缓缓点了点头。

    转过身去,弯了弯腰,杜飞道:“好了,上来吧。”

    伸出双手,搂住杜飞的脖子,感受着大腿上传来的肢体接触,陆雨柔只觉一股异样的情绪正在快速涌入她的身体。心脏忍不住开始剧烈跳动起来。

    脑海中,犹如走马灯般。过往的一切逐渐被回放。尤其是最近这几天的事情,让她印象格外深刻。

    加上今天,这是他第几次救自己了?

    第四次了吧?

    “我以前那样对他,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想起他义无反顾的把自己从广告牌下推出来,自己却被砸到吐血。

    在腾龙大厦外自己被一群流氓围住,也是他救了自己。

    中海食府外的那句话更是让她心中充满了感动。

    今天,他又救了自己!

    只是,一想到刚才自己在他面前只穿着一套内衣的样子,她的脸瞬间变得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都让他给看光啦,让人家以后还怎么面对他呀!”

    恍然间,她又想起那个早上。

    “也不知道哪天被他看了多少!”

    “呸呸呸!陆雨柔,你还要不要脸啦。你都在想些什么呢?他可是你姐夫呀!”

    只是...偷偷凝视着他的侧脸,陆雨柔一时竟然有些痴了。片刻后,嘴角忍不住浮现一抹笑容。她轻轻把脸靠在了他的背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颇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为艰难的走出这间办公室,杜飞方才长长出了口气。扭过头去,轻声道:“好了雨柔。出来了。”

    没反应。

    杜飞忍不住又叫了几声,仍旧没有任何回应。

    看了眼她紧闭的双眼,杜飞以为她睡着了。轻轻呼出口气。摇了摇头,索性就这么背着她走向电梯。

    却没注意到,他背上的陆雨柔嘴角更翘了。

    下了电梯。刚走到大厅,杜飞就注意到那两个前台看他的眼神愈发古怪了。

    皱了皱眉,懒得解释,杜飞背着陆雨柔直接来到了自己的座驾前。解锁后,轻轻把陆雨柔放在了后排。这才转身回到了驾驶位上。

    回头看了眼仍然紧闭着双眼的陆雨柔,也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会不会给她留下心理阴影。轻轻叹息一声,杜飞发动汽车。缓缓驶离海都大厦。

    就在杜飞送陆雨柔回家的路上,海都大厦二十三层。

    直视着瞳孔呈现灰白之色的高岩。高鹏昇脸上阴云密布,紧握的双拳因愤怒而不停的颤抖着。良久,他方才咬着牙一字一句道:“你说那女人叫什么?”

    原本一脸惨然的高岩闻言表情瞬间变得无比狰狞道:“陆雨柔!她叫陆雨柔,是中海大学金融管理系的大二学生!”

    “那个男的是他姐夫!”

    “爸,你一定要替我报仇啊!”

    “你放心!”牙根紧咬,高鹏昇扭头对着身后一字一句道:“把人给我找出来,交给我儿子处理!”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把他全家都给我带过来!”

    “是,高董!”

    另一边。

    已经抵达路家门口后,杜飞把车停好,看了看后排的陆雨柔,想了想,他还是轻声喊道:“雨柔?醒醒,到家了!”

    “啊?”略显茫然的睁开双眼,陆雨柔缓缓坐了起来。扭头看了看窗外,这才反应过来。随即道:“哦。知道了姐夫。”说着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杜飞想了想,也跟着走了出去。柔声道:“回去洗个澡,晚上早点睡。别想太多,知道吗?”

    点了点头,陆雨柔凝视了他片刻,低声道:“姐夫,谢谢!”

    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杜飞笑道:“你都说了我是你姐夫了。有什么好谢的?”

    仍旧直视着他的双眼,陆雨柔深吸了口气,突然鼓起勇气上前一步,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随即在杜飞目瞪口呆之中,扭头便冲进了小区。

    呆呆摸了摸脸颊,良久,杜飞方才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反身回到了车内。

    只是才刚上车,手机响了。

    摸出来一看,打来的竟然是周倩。杜飞略感诧异的接通了电话道:“喂,倩姐?”

    熟悉的温和笑声响起,周倩道:“杜飞,晓晓出院了。她想见你呢。晚上来我家吃饭!”

    “呃...”挠了挠头,杜飞想起前几天给妹妹买衣服一下子刷出来一千三百万,有点心虚道:“这个...不用了吧?”

    “少啰嗦,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还是那么强势,杜飞小小汗了一下,随即道:“不用了,我开车来的。要不你把地址给我吧!”

    “吃饭怎么能不喝酒?你的车喊个代驾给你送回起。快,地址发过来!”

    “...”

    怔怔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杜飞无语...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