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赘婿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六章 蔡明义

    眼看自己的人不到五分钟就让人全部干翻。倒在地上的高鹏昇强忍着额头上传来的剧痛,悲愤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

    青年男子没急着回话。自顾自打量了一眼四周,在看到高鹏昇的人全都躺下了,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踱步来到他身前,居高临下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蔡明义!”

    说到这,他停顿了片刻,在高鹏昇瞬间化作惊恐的眼神中,漠然道:“之前是你骂家父白痴?”

    冷汗唰的一下就出来了。高鹏昇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蔡家人竟然真的出现了。这怎么可能?杜飞什么身份他之前可是特意调查的清清楚楚。他不是陆家一个上门女婿吗?他凭什么认识蔡仲雄?还能与他通话?

    “误会...这都是误会!”高鹏昇一脸惶恐道:“我...我不知道那是蔡董...”

    “你不知道?”蔡明义冷笑道:“家父可是亲口告诉我,他自报家门了的。你这话的意思是,家父在撒谎了?”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背心瞬间被冷汗浸透,高鹏昇急忙辩解道:“我只是想不到,这个叫杜飞的家伙他怎么可能认识蔡董?这...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此时已经被人松绑,并围在了中央保护起来的陆家四人也是一脸惊疑,对于这个问题他们同样无法理解。

    在此之前,他们的想法和高鹏昇差不多,都以为那个电话是杜飞找人帮忙打来骗人的。

    蔡仲雄是什么人?中海最具权势的顶尖六人之一。真正的超级巨头!普通人连仰望他的资格都没有,杜飞怎么会认识这等人物?这不是开玩笑是什么?

    然而谁能想到,不过片刻功夫,蔡家人竟然真的出现了?这真的不是幻觉?

    可这还不是最让他们感到震惊的,真正让他们差点把眼珠子都给惊出来的是,蔡明义在听完高鹏昇的话后脸瞬间沉了下来,毫无预兆的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

    在他的惨叫声中,语气森冷道:“杜先生是家父准备亲自邀请去我蔡家做客的贵宾,连我都得客客气气尊称一声先生。你不仅绑了他的家人,辱骂了家父,还把人给打伤了。现在你问我这是不是误会?”

    说着右手一伸,一人十分识趣的递上了一根球棒。在高鹏昇惊恐至极眼神中,一棒狠狠砸了下来。

    “咔嚓”一声脆响。高鹏昇抱着自己的右腿在地上拼命翻滚哀嚎着。养尊处优多年的他什么时候遭过这种罪,眼泪鼻涕瞬间全流了下来。

    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蔡明义随手将球棒扔在地上,反身来到杜飞身前。看了看仍被他提在手中的高岩,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异,随即笑着说道:“杜先生,把人放下交给我来处理吧!”

    杜飞眉头微簇。

    蔡明义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嘴角微翘,轻描淡写道:“你放心,我可以保证,他们不会再有机会去骚扰你和你的家人!”

    直视着他的双眼,杜飞从他的眼神中看到的是极度自信与傲然。犹豫,片刻,他缓缓松开了手。

    随意招了招手,蔡明义淡淡道:“别闹出人命就行,其他的你们看着办。总之,中海不允许再有这个高家!”

    “是,二少爷!”

    “不...不要!蔡少...我错了,求您放我们一马!”

    “蔡少!我们不敢了,我们再也不敢了!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们蔡少...”

    没理会身后苦苦哀求的二人,蔡明义伸手道:“杜先生,这里太吵了,咱们出去再说吧。”

    点了点头,没人再回头,一同出了这间仓库,只留下身后仍在不停传来声嘶力竭的凄厉哀嚎之声。

    “杜先生。”一出门,蔡明义就迫不及待问道:“你的伤...要紧吗?”

    要说不要紧,那完全是骗人的,这种钝器击打有时候是非常容易致命的。如果不是有太玄经以及四枚符文日夜不断对他的身体进行强化,那此时的他即便不死至少也是个脑震荡加颅骨开裂的下场。

    只是在经过强化后,杜飞的身体强度早已远超常人,这才勉强还能支撑的住。可即便如此,他仍旧感觉脑子有些晕乎乎的。

    但蔡明义的来意他非常清楚,人家客客气气前来,还顺带帮自己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再出言拒绝就有些不合适了。因此他勉强笑了笑道:“还好,问题不大。”

    “那就好。”长长舒了口气,蔡明义这才回到正题道:“杜先生,我知道在现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个要求可能有点过分。可是...我弟弟的情况想必你已经猜到了。所谓救人如救火。不知道你现在方不方便随我去一趟蔡家?”

    本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的杜飞没有拒绝,点头道:“好。”

    “杜飞!”

    循声望去,只见陆明雪正一脸忧心忡忡的看着自己。

    温和一笑,杜飞轻声道:“没事,不用担心!”

    与面对高鹏昇时的态度截然相反,此时的蔡明义表现出了一个合格的世家子弟应有的谦逊有礼,十分客气道:“如果几位不介意的话,也可以一起去我蔡家坐坐。”

    一听这话,原本还显得有些畏畏缩缩的周慧顿时双眼冒光,不等其他人开口,抢先一步连连点头同意道:“好好好,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谢谢蔡少!”

    完全来不及制止的陆康错愕看着她,低声道:“你疯了?那可是蔡家,要是在人家家里闹出点什么...那...”

    “闭嘴!”周慧眼神嘴角都在笑,可神奇的是,她的声音却清晰传入了陆康耳中:“你也知道那是蔡家?全中海能进蔡家的有几人?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去见识见识,错过这机会你就等下辈子吧!”

    “能进蔡家涨涨见识,这牛够老娘吹一辈子了!”

    尽管声音很小,可依旧让杜飞听了个一清二楚,嘴角狠狠抽了抽。懒得理会这个极品,他道:“那就谢谢蔡少了。”

    蔡明义笑道:“不必客气。”

    顿了顿,他又道:“杜先生,你现在这个样子就不要开车了。”

    说着招了招手,一辆黑色保姆车立刻驶上前来。有人快步上前拉开车门。蔡明义道:“你们坐这辆车吧,请!”

    杜飞也没再客气,对陆明雪点了点头。一家人依次坐上了车。

    很自然的,陆明雪陆雨柔拉着杜飞一起来到最后一排,将他夹在中间坐了下去。

    刚坐好,陆明雪便立刻拿起椅背袋子里的纸巾开始给杜飞擦拭脸上的血污,当她小心翼翼拨开他的头发,看清楚额头上那道长长的伤口时,再也忍耐不住,泪水唰的一下就流出来了。

    “疼吗?”

    第一次见她如此温柔对待自己,杜飞一时还真有些不习惯,摸了摸鼻子,有些不自然道:“还好。已经不疼了!”

    “骗人,怎么可能不疼?”陆雨柔也已经撩起了他的裤腿。在看到已经肿起来一大片,紫中带黑的右腿后,嘴巴一瘪,哽咽道:“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就不会有今天这件事了。姐夫,对不起!”

    “跟他说什么对不起?”坐在中间一排的周慧在面对杜飞时,往日那股骄横跋扈的态度瞬间涌了出来。一想到今天的遭遇,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道:“要不是他下那么重的手,咱们一家至于让人给抓了?你们是不是忘了那个小王八犊子说的话了?他...他...”

    他连老娘都想睡这句话周慧实在是没好意思说出口,只是火气却是越来越大,怒斥道:“什么人都敢惹,你是不是真想害死我们?!”

    “妈!你怎么这样?”陆明雪气的不行:“杜飞他有什么错?他如果不动手你觉得哪个姓高的会就这么放他和雨柔离开?”

    “而且你今天说的那些话真的太过分了。你知不知道你会害死杜飞的?”

    一想到老妈在仓库里说过的那些话,陆明雪就气的浑身发抖。

    周慧双眼一瞪,理直气壮道:“你这死丫头,我这么做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咱们一家人!是不是咱们一家都死在哪儿你就高兴了?”

    “够了!”

    第一次,陆康忍无可忍,怒斥出声。

    周慧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可没等她开口,陆康已经压低声音怒斥道:“周慧,你是不是真的疯了?你忘了自己在哪儿?忘了蔡明义为了杜飞是怎么对付高鹏昇的?”

    “你现在说这样的话,你想干什么?”

    猛然一个哆嗦,周慧这才意识到,这里可不是她能撒泼的地方。眼神惊恐的看了前排的司机一眼,见他脸上不带丝毫表情,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缓缓扭头看向杜飞,见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嘴唇颤了颤。想要开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杜飞!”气归气,可陆明雪还是不希望自己老妈受到伤害。被陆康这么一吓,她也忍不住一脸担忧看向杜飞。

    没办法,自家人知自家事。周慧是怎么对待杜飞的。没人比他们更清楚!

    嘴角微微翘起,杜飞淡淡道:“不用说了,我没往心里去。”

    陆明雪闻言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有些愧疚。抿了抿唇,她犹豫了片刻,悄悄伸手搂住了杜飞的腰,人也轻轻靠近了他的怀里。

    “杜飞,谢谢!”

    杜飞瞬间愕然。

    可前排,周慧却在心里咬牙切齿道:“混蛋,王八蛋!狗仗人势!有什么了不起?走着瞧!等出了蔡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