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赘婿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三章 第二件事

    摸了摸被扇得生疼的脸颊,光头男子看着赵子豪的脚下,一脸嘲讽道:“小子,你知不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

    “你又知不知道,你这一脚,有多贵?”

    赵子豪嗤笑一声,一脸不屑道:“你是不是没听明白我说什么?还是说,你没听过我爹的名字?”

    “你一个小小的经理也敢这么跟我说话?活腻了是吧?信不信我再抽你俩耳光?”

    一边的周慧听不下去两人罗里吧嗦的没个完,一脸不耐道:“子豪,你跟他费什么话,让他赶紧把东西还我,然后跪下让我抽他十个耳光,不然就叫人把他这破店给砸了!”

    周梅连连点头附和道:“没错,要我看,还了也得把他家店给砸了。这黑店,简直黑了心了。不砸留着干嘛?”

    下巴高高抬起,赵子豪冷冷道:“听见没?再不把你老板叫出来。我可真打电话让人来砸店了!”

    目光一一扫视三人。光头男子点了点头,出人意料的笑了出来:“小子,你是第一个敢开口说要砸了我聚宝斋的人。我何连顺不得不说一句,你是真的牛!”

    赵子豪冷笑道:“一个破古玩店而已,口气这么大?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

    “是。我这破古玩店的确没什么!”何连顺摇了摇头,面无表情道:“我一个破经理也算不得什么。不过你打我的脸,那就是落了我老板的面子。我老板的面子,你落不起!”

    脚下皮鞋轻轻磕着地面,赵子豪咧着嘴角道:“你老板真这么牛逼那你还不赶紧把人找来?要真是我惹不起的,我立马道歉。”

    “可要是没你说的那么牛逼!”一口森森白牙露出,赵子豪目露凶光道:“那你最好乖乖把另外一边脸也伸过来让我抽上一巴掌。然后跪着爬到我周姨脚下去。听见没?”

    周慧冷笑连连。就等着何连顺跪下了。她也不信,一个小小古玩店老板,能比赵子豪他爹还牛?那还开什么古玩店?直接搞房地产啊。还有什么事比地产更赚钱的?

    点了点头,何连顺道:“我家老板姓赵。”

    说着,他的目光直视着已经隐隐感觉有些不妙的赵子豪,嘴角带着一抹戏谑,继续道:“中海赵家赵长空,赵三少!”

    除了周围几家商铺的老板店员外,其余看客全都变了脸色。

    聚宝斋的老板竟然是赵家三少?

    难怪何连顺口气那么大,这背景,整个中海惹得起的有几人?

    同时,他们看向赵子豪等人的眼神也变得怜悯起来。

    别看何连顺只是个小小古玩店经理,可谁知道他在赵长空心中的地位究竟如何?若是亲近下属,打了他的脸几乎就等于是在打赵长空的脸。赵家三少的脸是那么好打的吗?

    这几人,要倒霉了!

    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起来。赵子豪万万没想到,这么一家看起来并不算太显眼的古玩店,身后站着的竟然是赵长空!

    周慧三人同样好不到哪里去。知道了对方老板的身份,她们立刻意识到,今天不但是出不了这口气,那银香囊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要不回来了。

    以周慧视财如命的性子,昧了她近两百万简直就跟剜了她的心头肉没什么区别,可赵长空不是她们惹得起的,因此尽管心里十分不情愿,她还是咬着牙跺脚道:“既然老板是赵三少,子豪,那这件事就算了吧。”

    原本心里就已经有了怯意的赵子豪立刻缩了:“行,看在赵三少的面子上,今天这事儿我们认栽。”

    说着转身扶着周慧就想走。

    “谁让你走了?”

    赵子豪闻言豁然扭头,阴沉着一张脸道:“怎么?你还想把我留下?”

    “姓何的,今天这事到底怎么回事你我心知肚明。咱们也没真把聚宝斋怎么样,不过是抽了你一个耳光而已。两百万换个巴掌。不过分吧?”

    说实话,赵子豪不相信这家伙是为了赵长空昧下周慧那枚银香囊的。那东西虽说值点钱,可终究不是什么稀罕物。否则蔡仲雄又怎么会随意摆在自家客厅,又轻易送给了周慧?

    所以,在他们这个层次的人眼中,这种东西顶多算个玩物,是不可能被他们放在眼里的。

    今天这事,极有可能是何连顺本人的私下决定,只是为了给自己捞外快而已。

    赵子豪就是在赌,赌他不敢真的把事情捅到赵长空哪里去。万一赌输了?那就认栽!在赵长空面前低头总好过给一个小小的古玩店经理低头。

    事实上,赵子豪猜对了一半。这决定的确是何连顺私自作下的。但捞到的钱,他只会留下三分之一,剩下的全都要上交。别看只是区区不到两百万,但聚沙成塔。谁会嫌自己身上钱多?

    何连顺是做惯了扯虎皮这种事的,所以完全没有任何心虚的样子,反而仍旧带着戏谑的笑意轻描淡写道:“小子,我再说一次,没证据的话别乱说。我可没拿那个老女人任何东西!”

    别人怎么想他不管,但这事是绝对不可能认下的。先把银香囊的事情翻过,何连顺这才继续道:“我何连顺只是个小人物,又是为顾客服务的,你打也就打了。我就当今儿个倒霉,这没什么可说的。”

    说到这,他突然冷笑起来,摇头道:“不过我之前就已经告诉过你了。你根本不知道你这一脚有多贵。又闯下了多大的祸!”

    赵子豪皱眉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伸手点了点地上已经碎裂开的那枚核桃,何连顺带着嘲弄之色道:“你以为被你踩碎的是枚普通核桃?”

    “这叫石狮子,两枚成对,尺寸都在五十厘米左右。是极为罕见的极品文玩核桃。”

    “知道这一对儿多少钱吗?”

    嘴角微微翘起,在赵子豪眼皮直跳,心中开始不安之际。伸出右手,五指张开,一字一句道:“五百万!”

    “什么?”

    周慧三女情不自禁发出一阵惊呼,可转瞬就愤怒起来。破口大骂道:“放屁!胡说八道!一个破核桃而已,五百万?你个王八蛋想钱想疯了了吧?”

    赵子豪也黑着张脸沉声道:“姓何的,你别太过分了。当我没见过文玩核桃?”

    嗤笑一声,何连顺终于露出獠牙,森森然道:“小子,嘴硬是没用的。这对核桃可是我花了大力气,好不容易淘来打算送给我家少爷的。现在让你踩碎了一枚,成不了对,这核桃也就废了!”“今天你要么赔我一对一模一样的石狮子,要么就赔钱。否则...后果你自己想!”

    “你...”

    周慧肺都要气炸了,可却敢怒不敢言。她也不是真的傻。赵子豪踩坏了一枚核桃是事实,至于这枚核桃到底是个什么品种,值多少钱,那还不是何连顺说了算!

    以赵长空的身份,你连站在他面前跟何连顺当面对质的资格都没有!

    不赔?那何连顺绝对敢当场给赵长空打电话!到了那个时候,可就连讲理的机会都没有了。

    紧咬着牙关,赵子豪双拳紧握,心中不断挣扎。

    别看他家资产数十亿,可那只是明面上的数据。真正说起来,作为地产商,现在的赵家其实还是负资产。

    虽说这并不影响他们家的生活质量,但赵子豪本人是真的没有太多的现金。尤其是前两天还因为杜飞而损失了两百万。这一次,如果再掏出五百万来,那他真得心疼死。

    “怎么样?想清楚了没有?”

    何连顺阴冷催促道:“到底赔还是不赔,赶紧给个痛快话!”

    眼神阴晴不定的扭头看了周慧一眼,赵子豪用力咬了咬牙,恨恨开口道:“姓何的,算你狠!我赔!”

    说着伸手就要去掏银行卡,却在这时,周慧一把抓住他的手道:“等一下!”

    “子豪,你是为了阿姨才来的。这钱不能让你出!”

    这话说完,周慧用毫不掩饰的厌恶眼神瞪着杜飞道:“杜飞,你不是还欠咱们陆家两件事吗?今天我就让你办第二件事!”

    “这钱,你出了吧!”

    周梅蹙眉问道:“姐,杜飞这废物赔得起吗?要不咱们还是...毕竟那可是赵家三少,咱们可真得罪不起!”

    “赔不赔得起那是他的事。”眼神冰冷的瞥了杜飞一眼,周慧很是无情道:“总之话是他自己亲口说出来的。”

    “没钱他不会去借高利贷?他又不是不认识那放高利贷的!”

    说完扭头看向何连顺,理直气壮道:“他是我女婿,钱你找他要就行。”

    何连顺可不管这钱到底谁出,只要有人给就行。不过他还是看向杜飞确认道:“你怎么说?”

    杜飞面无表情的直视着周慧,语气淡然道:“你确定这是陆家让我帮忙做的第二件事?”

    “确定!”周慧一脸不耐道:“废话少说,你就说你认不认吧!”

    杜飞缓缓扫过对面几人。周梅一脸惊疑,张子晗没见过这种阵势,始终畏畏缩缩,早就有点吓傻了。倒是赵子豪,此时已经把钱包收了回去。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挑衅与冷意。

    杜飞突然笑了。点了点头,他道:“好。这钱我来出!”

    “不过!”转身面对何连顺,杜飞语气平淡道:“我很讨厌那个家伙,所以这笔钱我不能以帮他的名义给你!”

    在何连顺皱眉疑惑的表情中,杜飞嘴角带笑,继续道:“这样吧,我以五百万买下那尊陶佣。怎么样?”

    顺着杜飞手指的方向,一只贴着民国时期仿制汉戏佣标签的陶俑静静伫立在玻璃展柜之外。

    标价一万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