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赘婿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零一章 暗涌

    ,

    “唰唰唰唰!”

    将杜飞围在中央的黑衣人立刻伸手入怀,准备掏枪。

    杜飞双眼一眯,浑身肌肉瞬间紧绷。

    然而还没等杜飞有所动作,已经被李剑擎扶着站起身来的李崇虎陡然暴喝道:“住手!”

    “爸...”

    没等李剑擎把话说完,李崇虎怒瞪他一眼,呵斥道:“你想干什么?想造反?”

    华夏不比国外,李家也不是鬣狗这等生活在阴暗之中的老鼠。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动枪。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李剑擎之前只是眼看父亲受伤,一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眼下被他这么一训斥,立刻清醒过来。默默低下了头。

    摆了摆手,让所有黑衣人暂时停止动作,目光看向已经被人抬了过来,却仍旧处于昏迷之中的忠叔。

    杜飞淡淡开口道:“只是断了几根肋骨而已...”

    目光直视杜飞,见他眼神没有丝毫躲闪,李崇虎缓缓点了点头道:“小子,今天这一场算你赢。不过先赢不是赢,你再能打终究不过是一个人。”

    “今天我李家输了这一场,明天我可以找其余五家把人都借来。你打得过我和阿忠联手,还能打得过六家全部的六品高手?”

    嗤笑一声,杜飞不屑道:“李崇虎,你不用吓唬我。我为什么要跟你们正面打?同为六品,你应该很清楚,我能做什么。”

    双目一阖,杀机再次浮现。

    杜飞似乎猜到了他心中的想法,环顾四周一眼,淡淡道:“别说你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枪,就算你敢!”

    “你信不信,我要走他们照样留不住!”

    李崇虎闻言心顿时一沉,他最担心的便是这个问题。事实上,换做是他,也有超过五成的把握从这里逃走,更何况是实力强出他不少的杜飞?

    眼看李崇虎脸色阴晴不定,杜飞缓缓开口道:“李先生,你我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可化解的仇恨。我岳母打了你孙子一耳光,我带着礼物登门道歉,李夫人怒火难消,我也让她抽了一耳光。这还不能表现出我的诚意?”

    李崇虎摇了摇头,沉声道:“如果换做是其他事情,以你的实力,就算不要那些,我也大可揭过不提。但这件事...不行!”

    眼前瞬间笼罩一层阴霾,杜飞一字一句道:“只能不死不休?”

    气氛再次变得紧张无比,这一次不需要李剑擎出声,所有人再次伸手入怀。他们不会主动开枪。可若是杜飞有所动作,一旦威胁到李崇虎等人的生命安全,那是他们绝对无法容忍的!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若是李家直系任何一人受到任何损失,那都是无可挽回的!

    四目相对,二人脸上皆是不带丝毫表情。

    足足沉默了近一分钟,李崇虎方才缓缓开口道:“也不是完全没有余地。除非你能帮我办一件事!”

    绷紧的肌肉终于缓缓松开,杜飞沉声道:“什么事?”

    “这事不急,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

    李崇虎避而不谈,扭头冲身边人道:“把东西还给他。让他走!”

    摆了摆手,杜飞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必了,这尊观音就送给李太太吧,也算是我岳母的一点小小补偿!”

    “只希望李家能够信守承诺,对此事不在纠缠。”

    说罢不再停留,甚至不去开车,直接迈步离开。

    尽管表面上,双方已经达成约定,但杜飞实在无法确定他们是否真的愿意揭过此事。毕竟这一次说的不客气点,李家完全是被他以武力把脑袋给压了下来。这么做,对方很有可能心有不甘。

    若真是如此,那开车就太危险了。生死将很难由他自己掌控。

    目视他的离开,李剑擎的脸色十分难看。这一次,李家算是彻底栽了。

    眼睁睁看着他的背影彻底消失在拐角,李剑擎再也按捺不住,不甘开口道:“爸,真的就这么让他离...”

    话未说完,却见李崇虎脸色陡然涨红,紧接着便是一口血吐了出来。脸色也瞬间苍白无比。

    所有人尽皆大惊失色,李剑擎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李崇虎,急切大喊道:“爸...你怎么了爸?”

    “闭嘴!”

    勉强支撑着扭头看了周围所有人一眼,李崇虎艰难开口道:“先回家!”

    立刻有人散开在周围警戒。剩余几人则抬上李崇虎和忠叔返身回府。

    就在整个李家气氛变得无比紧张的同时,已经走出数条街道的杜飞同样控制不住,只觉双腿越来越沉,眼皮越来越重,嘴角也不断有丝丝血迹往外溢出。

    凭借最后一点意识,艰难走入一条小巷后。杜飞再也支撑不住,身躯重重向下倒去。

    视线逐渐变得模糊,在彻底合上之前,隐约间,眼前似乎出现了一道娇小的身影。下一刻,意识彻底陷入黑暗。

    而在杜飞陷入昏迷之际,中海顶级权贵圈内此时已然不啻于掀起了一场惊天大地震。

    中海六阀之一的李家,出事了!

    虽说不清楚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许多人都听到了李家门外发出的剧烈声响,甚至有人亲眼目睹李崇虎与一年轻人在李家门外激烈交手,尽管没人看到结尾,可李家大门外被打的面目全非的路面足以说明当时战斗之激烈。

    再者此时李家大门紧锁,周围又有大量黑衣人严密警戒。从这一点,许多人都开始推测怀疑,李崇虎是不是出事了。

    好在没过太久,就有人远远看到李崇虎出现在自家门外,否则要不了多久,中海怕是要卷起一波滔天巨浪!

    只是李家为何会被人找上门去?那年轻人又是谁?他怎么现在样了?这事到底有没有结束?

    这一切对中海上层少数人来说仍旧是一件极为重要的大事。所以但凡收到这条消息的家族无一例外都在进行着家族会议,对此做出自己的判断。

    胡家同样不例外。

    胡文风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得知了此事,在听完父亲的叙述后,正在喝茶的他“噗”的一声就把嘴巴里的水全都给吐了出来。

    胡耀海皱眉看着一脸目瞪口呆状的胡文风,问道:“文风,怎么了?”

    心中惊疑不定的胡文风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迟疑着开口道:“爸...这人,可能是杜飞!”

    “什么

    (本章未完,请翻页)

    ?”

    胡家参会的众人尽皆愕然。胡定邦看向他,沉声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胡文风道:“爷爷,昨天晚上杜飞给我打电话,问我要了李家的地址。”

    这话一出,胡家人基本都能确定了。恐怕这人真是杜飞。

    胡耀海点头道:“能与李崇虎交手的,只能是六品武者,况且,目前就咱们所知,年轻人中的确只有杜飞有这个实力。其实我之前就在猜测是不是他。只是...”

    顿了顿,他又问道:“文风,你知不知道杜飞为什么去李家?又为什么会和李崇虎交上手?”

    胡文风摇头道:“我当时曾问过,他没说。”

    胡耀海闻言扭头看向首座。胡定邦沉思片刻后道:“文风,你给杜飞打个电话。”

    “好的爷爷!”

    说着胡文风便掏出手机给杜飞拨了过去。片刻后,他放下电话皱眉道:“关机了!”

    胡家老二胡耀文道:“关机了?他该不会出事了吧?”

    杜飞毕竟救了胡梓馨一命,还教了胡文风一套炼体法门,现在的胡家人对他还是颇有好感的。所以胡耀文此时问起来话语中透露着一丝关切之意。

    胡耀华摇头道:“应该不至于。杜飞的实力即使不比李崇虎强,也不会弱太多。一心想走的话即便是加上赵大忠,他们俩也留不下杜飞。”

    几人闻言这才放下心来。

    右手摩挲着太师椅扶手,胡定邦默然半响,方才开口道:“文风。从现在开始,你每隔一段时间就给杜飞打个电话,直到联系上他为止。弄明白他为什么与李家发生冲突后第一时间通知我!”

    “好的爷爷!”

    胡家因为胡文风的原因,还能对杜飞有所猜测,可其他几家却是毫无头绪。然而现在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不是那年轻人与李家到底有着怎样的仇恨。而是他到底是谁?

    一个年轻的六品。所有人都能看到他身上蕴含着的巨大价值。如果能将其拉拢,那对自家绝对是有巨大帮助的。因此,在这个下午开始,李家门前突然多出了许多人。这些人的目的只有一个,收集一切尽可能能够搜集到的信息,以便能够从中找到那位年轻人的线索。

    城东李家附近风起云涌,暗流涌动。城南城中村,一间老旧的民居之内。

    滚烫的热流在身体之中不断穿梭流动。体内太玄经散发着阵阵淡淡光泽,无数细小的荧光飞散进入杜飞的四肢百骸。修复着他身上的伤势。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太玄经上的光芒暗淡了数分之后,杜飞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

    斑驳的房顶上,一只老旧的钨丝灯泡散发着略显昏暗的淡黄色光芒。

    左右看了看,这是一间大约只有十几个平方的单间。屋内陈设极为简单,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以及他身下这张只铺了个凉席的床。

    而在那把椅子上,一名看起来约摸只有十五六岁的俏丽小萝莉正双手抱胸,翘着二郎腿对着自己发出阵阵冷笑。

    “是你?”

    “呵!”小萝莉嘴角微微勾起:“大坏蛋。你没想到有一天会落在我手上吧?”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