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赘婿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零六章 复制伤势

    ,

    明天就是母亲五十岁寿辰,宴会请柬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全部发了出去。临时取消是不可能的。可如今忠叔断了三根肋骨,只能卧床。父亲又受了内伤,短时间内或许还能强撑,但绝对无法拖过整场宴席。

    好好一场喜事,没成想竟然成了他们这一家的生死考验!

    这话绝对不是夸张,李家外表看起来有多风光,背地里就有多少双眼睛在对着他们虎视眈眈!最重要的是,这觊觎之心不止来自外部。李氏整个家族,对家主这个位置有想法的人同样不在少数!

    可谓是真正的内忧外患!

    李剑擎为此忧虑焦心了一整天,一夜未睡。可不论他怎么想,始终没能找到一个有效解决这一困境的好办法。

    时间,最重要的就是时间。偏偏对于现在的李家来说,最缺的同样还是时间!

    结果就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有人胆敢在自家门外闹事,而且还是聚众闹事!他们想干什么?是巧合还是有人主导?目的是什么?是想要试探我李家如今的反应,好对此做出推测?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在现如今这种局面下,李剑擎都必须在第一时间做出应对。

    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竟然会在此时再次见到杜飞。

    闹事之人居然是他,这本就令李剑擎心中警铃大作,同时也恼怒无比,偏偏赵子豪还在这种时候对他挑衅,这让他如何能忍?

    冷冷扫视了已经彻底陷入惊恐之中的赵子豪一眼,李剑擎双目死死瞪着杜飞,咬牙道:“姓杜的,你什么意思?真当我李家好欺?”

    其实在动手之前,杜飞就已经想到了此举会有不妥。自己昨天才把李崇虎赵大忠打伤。今天又跑到人家家门口打架闹事。难免会给人耀武扬威之嫌。但他这么做自然是有原因的。

    摇了摇头,杜飞道:“李少,我不是来找茬的。”

    伸手点了点四周,李剑擎怒道:“那这你怎么解释?”

    左右看了看已经聚拢过来围观的人群,杜飞淡淡道:“李少,你不会是想要在这里跟我谈吧?要不,咱们进去说?”

    眼中闪过一抹杀机,李剑擎冷笑道:“好啊!”

    挥了挥手,李剑擎道:“把这家伙双腿打折,扔那什么赵氏集团楼下。”

    赵子豪猛然惊醒。正想跪地求饶,没成想杜飞却是先开口道:“等等,这家伙还有点用,带上一起吧!”

    “不...不...不要!”赵子豪眼神中充满了惊恐,杜飞这家伙特意点名要带上他,绝对不是为了介绍自己给李家认识,必然没好事。与其被他带入未知的危险之中,他宁愿被打断双腿。当然,如果能不被废更好啊。

    “李少!我错了,我不知道这是您家门口,我要是知道,借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这儿闹事啊。”

    “李少,您大人大量,求求您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发誓,以后我再也不从这里过了行不行?”

    压根没理会赵子豪的苦苦哀求,李剑擎紧盯着杜飞,阴沉着脸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杜飞的目光没有丝毫躲闪,坦然道:“李少,不论是昨天还是今天,我的目的都只有一个,解决问题。”

    四目相对。足足过了半分钟,李剑擎方才冷冰冰道:“你最好别给我耍什么花招!否则...

    (本章未完,请翻页)

    ”

    说着摆了摆手道:“把这家伙带上!”

    “不...”赵子豪带着哭腔惶恐哀求道:“李少,不要...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您放过我吧!”

    然而根本没用,两个黑衣人一把便将他架了起来,眼看他还要叫嚷,其中一人立刻伸手把他的嘴给捂了个严严实实。赵子豪根本无力反抗,只能发出阵阵呜咽声。

    “走吧!”

    杜飞笑了笑,抬脚跟了上去。

    刚进门,李剑擎便停下了脚步。与此同时,李家大门也开始缓缓合上。

    “咔嚓”一声轻响,铁门紧闭。几乎同一时刻,院子内的所有黑衣人同时掏枪对准杜飞。黑洞洞的枪口散发着冰冷刺骨的寒意,似乎随时可能喷吐出致命的火焰!

    赵子豪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如果不是身体被两个黑衣人架住,几乎就要瘫倒在地,一股尿意不可抑制几乎快要倾斜而出。可就在这时,杜飞淡然开口。

    “你要是敢尿出来,我立刻打死你!”

    杜飞一句话说完,右脚猛然发力,“咔嚓”一声。脚下的大理石青砖已然寸寸碎裂。

    “咔咔咔...”

    所有手枪保险全部被打开,一众黑衣人脸色全都凝重无比,目光牢牢锁定杜飞。

    一股寒意直冲脑门,赵子豪陡然一个激灵,猛然缩了缩小腹,那股尿意立刻原路返回,被他给憋回了肚子。

    李剑擎双拳紧握,沉声道:“姓杜的,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完全无视周围对准他的枪口。杜飞语气淡然道:“我说过了,我是来解决问题的。”

    “解决问题?”李剑擎脸色难看道:“你能解决什么问题?”

    杜飞不答,转身面对赵子豪。只是他一动,对准他的枪口立刻压低了数分,一名领头者沉声喝道:“不许动!”

    摇了摇头,杜飞淡淡道:“让你们用枪指着我只是为了让李少能够稍微安心些。说实话,你们这举动让我心里很不舒服,我已经在尽力克制了。你如果在开口,说不定我会一拳打死你!”

    眼中闪过一抹寒芒,领头者二话不说,枪口再次压低数分,对着杜飞的大腿直接扣下了扳机。

    “噗!”

    在消声器的作用下,声音几乎微不可闻。领头者似乎已经看到了子弹射出的方向,即将有鲜血炸开。杜飞会在惨叫声中摔倒在地。然而下一刻。

    “唰!”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杜飞的身影已然消失在了原地。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耳中忽然响起一阵轰然大响。大惊之下,所有人循声望去,只见杜飞右手扣住领头者的脖子,已是将他重重按倒在了地上。

    “噗哇...”

    一口鲜血猛然喷出,杜飞轻巧跳开。目光淡然的扫视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在人群惊愕至极的目光中,轻描淡写道:“李少,你最好管住自己的人。否则下一次我真会出手杀人的。”

    目光直视着李剑擎,杜飞脸色逐渐变冷,一字一句道:“我再说最后一次,我是来解决问题的。可如果你们还想和昨天那样,继续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那么,今天我只能踏平李家了!”

    “现在的李崇虎赵大忠,可挡不住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

    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李剑擎死死攥紧全拳,只觉无比屈辱。自打出生以来,他何曾受到过这样的威胁?

    这一刻他真的很想不管不顾,挥手下令所有人开枪,乱枪打死这个王八蛋。

    但他不敢赌!

    万一打不死他怎么办?这是堵上自己这一支所有性命的决定!

    可就这么认怂?他又心有不甘!

    就在他内心无比挣扎之际,一只温柔的玉手悄然伸进了他的掌心。

    李剑擎愕然回头,就见熊珊珊对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随即开口道:“都把枪放下!”

    黑衣人们看向李剑擎,持枪的双手松了又紧。一时有些犹豫不定!

    李剑擎默然半响,缓缓挥了挥手。

    随着人群把枪收回,气氛瞬间轻松不少。熊珊珊直面杜飞,轻声道:“杜先生,说吧,你想怎么解决问题?”

    杜飞看了二人一眼,道:“我知道你们现在在担心什么。如果我能治好李崇虎,这问题是不是就能解决了?”

    李剑擎夫妇同时皱眉。他们不奇怪杜飞知道李崇虎受伤,并且因此而影响到了整个李家。毕竟从他能找到李家所在,就足以看得出来,自己一家人小看了他。

    但,自家的御用医生已经亲口确定父亲已经伤及肺腑,短时间内很难伤愈,他凭什么说治好父亲?

    似乎是猜到了二人心中所想。杜飞笑了笑道:“你父亲被我伤了肺叶,心脉也受了一定损伤。医生说至少需要静养三个月才能痊愈,对吗?”

    李剑擎猛然一惊,双目之中杀机暴涨,一字一句道:“你怎么知道?”

    缓缓摇了摇头,杜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缓步来到目睹旁听了全部过程,已经完全被吓傻了的赵子豪身前。猛然一掌重重击打在他的胸口部位。

    “噗!”

    没有任何抵抗之力。赵子豪一口猩红鲜血喷出,倒飞而出。重重砸在墙上。随之一头载到在地。大口咳血。

    回身看着被他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给整的有点发懵的夫妻二人。杜飞淡淡道:“把你们家医生请出来吧。让他看看,现在这家伙的伤势是不是和你父亲一样!”

    熊珊珊呆了呆,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没等李剑擎开口,抢先扭头大喊道:“快!把秦医生叫来,让他带上仪器设备。快!”

    不远处的管家二话不说,拔腿便往后院跑去。不到五分钟,数人带着几台外形小巧,看起来却极具工艺美感的精巧仪器赶了过来。

    很显然,管家在路上就已经把情况大致对秦医生描述了一遍。所以这几人到了之后一言不发,直接来到仍旧躺在地上时不时咳出丝丝血迹的赵子豪身前蹲下,开始做全面检查。

    李剑擎熊珊珊目光闪烁不定,死死盯着几人。

    十分钟后,秦医生带着一脸惊疑之色。起身说道:“少爷,这伤势...与老爷基本一致!”

    “什么?”

    李剑擎夫妇失声惊呼!

    这怎么可能?这杜飞到底是什么人?

    他根本没看过此时的李崇虎,也没提过任何问题,甚至直到此时在见到他们家的御用医生。他是如何知道父亲伤势,还能轻易制造出一个伤势基本一致的人出来的。他到底是不是人?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