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赘婿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零七章 治伤

    “伤势确定了,同样伤在肺叶与心脉对吗?”

    面对杜飞的询问,尽管心中好奇,可眼前李剑擎夫妇在一旁满脸急切,显然同样非常关心这个问题。秦医生还是老老实实点头道“是的。并且病人此时的心率,血压,以及意识状态也基本差不多。”

    嘴角轻轻勾起,杜飞看向几人道“所以,如果我能治好他,是不是就证明了我同样可以治好你父亲?”

    李剑擎闻言心脏不受控制开始剧烈跳动起来。这一刻,他忽然感觉嗓子眼有点发干。舔了舔嘴唇,他道“不错,可...”

    然而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杜飞已然来到赵子豪身前蹲了下来。秦医生见他从身上摸出一包银针,并且正从他的药箱中取出酒精灯等物品,忍不住出声道“你要干什么?”

    杜飞头也没抬,淡淡道“救人!”

    “救人?中医?”片刻的愣神之后,秦医生豁然开口训斥道“荒唐,胡闹。你一个小年轻,学的还是中医,救什么人?简直乱弹琴...”

    仍旧没回他,杜飞语气平静道“李少,想救你父亲,那就让他闭嘴,或者把他弄走。”

    秦医生闻言大怒,伸手指着杜飞怒斥道“还敢口出狂言,你...”

    “秦医生!”

    没等他把话说完,李剑擎已然出声打断道“别说了!”

    “可...”

    心有不甘的秦医生还想再说,却正对上李剑擎冰冷的双眸,身体猛然一个哆嗦,立刻紧紧闭上了嘴巴。只是看向杜飞的眼神却充满了愤怒与怨恨。

    杜飞却是压根懒得去关心秦医生的想法。随手一把撕破赵子豪的上衣。右手手腕一抖,一枚银针已然刺入他的胸口。同时,有常人无法看见的淡金色光华随之涌入他的身体。

    毕竟是内脏受损,如果不动用太玄经的力量。即便以杜飞的医术,想要快速治好赵子豪,也需要至少一周。可很显然,李家根本等不了那么久。所以,他只能动用灵力。

    好在他的目的只是让赵子豪能够起身行走,并非完全治好。因此所需要的灵力并不多,否则杜飞是绝对不可能用这种方式的。

    一枚枚银针不断刺入赵子豪的胸口。李剑擎熊珊珊目光丝丝锁定在赵子豪的身上。眼神之中充满了期待忐忑与紧张。

    下一刻,熊珊珊猛然发出一声惊呼。李剑擎也是瞳孔骤缩。

    就在杜飞刺入第十二枚银针之际。咳嗽声完全停止了。

    赵子豪的嘴角不再有血丝溢出。同时,他原本无比苍白的脸颊之上,竟然渐渐恢复了血色。

    紧接着,他的双眼居然睁开了!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

    秦医生双目失神,喃喃自语。他忍不住开始怀疑这个世界。

    这不科学!

    世上怎会有如此神奇的医术?一个内脏受损的病人,竟然眨眼间被治愈?而且还是被中医治好?这可能吗?

    “我一定是在做梦!”

    摇了摇头,秦医生摇头失笑。差点没原地躺下准备睁眼看看自己能不能醒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时,杜飞已经取下了所有银针,回身看向李剑擎,淡淡道“好了,再检查一次吧!”

    失神之中的李剑擎这才清醒过来,急切出声道“秦医生!快!在给他做个全面检查!”

    “哦?哦!”

    陡然一个哆嗦,秦医生顾不得再去想这是不是个梦了,急忙重新蹲下身去为赵子豪进行检查。

    又是十分钟后,带着一脸的不可置信之色。秦医生茫然自语道“好...好了...竟然真的好了...?”

    咽了咽口水,带着一丝干涩之意,李剑擎紧张问道“说具体点。”

    摇了摇头,秦医生带着一丝怀疑人生的味道,喃喃道“心率比正常人只差了一点点,需要调养,但完全不影响正常行动。甚至从事一些简单的工作都没问题。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李剑擎没心思去管秦医生是不是被这现象给整成了失心疯。这一次,他看向杜飞的眼神终于不再抵触可怨恨。反而极为恳切道“杜先生,请你出手为我父亲进行治疗!”

    “只要你治好我父亲,我保证,不管是陆家还是你与我们李家之间的过往将一笔勾销。从此绝不再提!”

    熊珊珊也紧随其后出声道“杜先生,昨天是我不对,我不该一时冲动对你出手。你放心,只要你治好我公公,我再专门向你赔罪!”

    轻笑着摇了摇头,杜飞道“这本就是我今天来的目的,李少,带路吧!”

    李剑擎大喜,忙道“好好好,请!”

    说罢领着杜飞便往后宅走去。

    再次面对李崇虎时,这位六品武者已经没了初见时的威风霸气。而是如同一位得了重症的普通老者般,脸上带着不健康的惨白色,静卧在床。

    提前进门的管家已经把事情经过简要对李崇虎说了一遍。静静听完后,他目光平静的看着杜飞,轻咳几声,意味难明道“我本以为你就算比我好,可至少也得躺上十天半个月。没想到,你竟然丝毫无损?”

    如果没有太玄经,杜飞的确至少需要静养十天半个月的。不过他也没有因此而多说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不论他说什么,似乎都有嘲讽挑衅的嫌疑。

    李剑擎见父亲开口第一句提到的竟然是这件事,怕他犯倔,不肯让杜飞为他治疗,脸上带着一丝忧虑和急切,急声劝解道“爸...”

    艰难举起右手,打断了李剑擎的话语,李崇虎淡淡道“我还没老糊涂,不至于连这点面子都放不下!”

    说着再次看向杜飞道“行了,来吧。”

    这次没等杜飞动手,管家十分贴心的先帮李崇虎把上衣解开。另外自然有人帮着给银针消毒。

    由于伤势基本一致,治疗起来自然没有任何区别。

    短短不到一刻钟,李崇虎的脸上已经开始有了血色。在每一针落下之际,他都能感受到一股热流涌入自己的身体,在心脏与肺部附近不断来回游走。每一次游动间,他都能感觉到伤势被修复了数分,疼痛也随之一点点减轻。直至彻底消失。

    一刻钟后,当身上的最后一枚银针被杜飞收回。李崇虎竟然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李剑擎夫妻和管家的惊呼声中,他淡然摆了摆手道“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我心里有数。”

    说着摇头感慨道“杜小子,没想到你除了是名六品武者之外,医术也如此了得。我承认,这次是我看走眼了!”

    停顿了片刻,他又笑着摇头补充道“你比我孙子强!”

    杜飞不由失笑道“李先生,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变着花样的占我便宜吗?”

    “哈哈哈哈!”

    李崇虎畅快大笑道“打不过你,占你点便宜怎么了?杜小子,你有意见?”

    “爸...”李剑擎脸上顿时浮现一抹尴尬之色。轮年纪,他比杜飞不过只大了几岁。李崇虎这便宜占的。若是杜飞心胸狭隘,这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气氛怕是立刻要遭。

    杜飞却是笑着摇了摇头道“李先生,我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你就没想过,这回头如果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助的时候,该怎么开口?”

    两眼一翻,李崇虎哼哼道“我李家屹立中海之巅上百年,我还真想不出有什么是我李家自己都办不到,反而还得找你帮忙的地方!”

    难怪胡老爷子说李崇虎霸道刚愎,这话还真不假。

    杜飞失笑道“是吗?刚才这事就不说了,我听说,您夫人似乎也病了?”

    李崇虎心里猛然一个咯噔。定定看着一脸似笑非笑的杜飞。

    李剑擎熊珊珊忍不住苦笑。这还真是现世报,来得快。这下好了,咋办?

    只是这种事他们也不好随意开口了。该怎么下这个台阶,只能看李崇虎自己的了。

    原本所有人都在等着看李崇虎该怎么把这事给圆回去,结果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竟然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直接站起身来哈哈笑着伸手拍了拍杜飞的肩膀道“杜兄弟,既然你都开口了,那还等什么?赶紧去给我家老婆子看看吧!”

    “等等等等!”杜飞一脸懵逼“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去给你妻子看病了?”

    两眼一瞪,李崇虎理直气壮道“看你年纪轻轻,记性怎么这么差?刚说过的话怎么转身就忘了?”

    握草,你竟然是这么的李崇虎?你的脸呢?还要不要了?

    然而没等他继续开口,李崇虎已经一把揽住他的肩膀便往外走“行了行了,这事回头再说,看病要紧看病要紧!走走走!”

    “...”

    身后,李剑擎夫妻二人对视一眼,一脸苦笑的跟了上去。

    内宅,杜飞看着床榻上,脸色蜡黄,明明是大夏天,却还盖着一张冬天才会用到的厚重真丝被褥,且如此多人进入房间却仍在沉睡的王雪莲,眉头紧锁。

    李崇虎一直在观察杜飞的表情,看他这模样,不由开口问道“怎么样?要不要上去把个脉?”

    缓缓摇了摇头,杜飞没急着回答,而是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房间来。

    精致的装饰,典雅的布局。一看就价值不凡的顶级家具,一切都没问题。

    直到他的目光逡巡到卧室正中,一座神龛之上,其中,一尊散发着乌黑光泽的神像庄严肃穆,静静伫立!

    (本章完)

    ()

    ap.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