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赘婿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一五章 没有底线

    赘婿神医第一一五章没有底线“沈冰!”

    眼看沈冰似乎想要对杜飞出手,周倩急声怒喝道:“今天你们鬣狗与我们在这里谈判不是秘密,你敢对我们动手,想清楚后果没有?”

    “你就不怕激起中海顶层的怒火?”

    似乎是感觉到胜券在握,沈冰嗤笑一声,一脸玩味道:“拿下你,鬣狗也就没了存在的意义。他们生不生气,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娇躯猛然一震,周倩瞳孔缩成一线。难道!?

    “既然你们的目标是倩姐,那为什么执意要对冯叔出手?”杜飞插话道。

    沈冰看了眼同样皱眉等待自己答案的冯国良,舔了舔嘴唇,露出一抹戏谑之意道:“因为有人拿冯家三分之一的产业作为条件,要我们干掉你们父女。”

    “数百亿的悬赏,我们当然得接了!”

    “答案你已经知道了。”沈冰重新恢复初见时那副娇媚动人之态,只是说出来的话却带着一股森森寒意:“现在,你们两个可以去死了!”

    话音刚落,沈冰右掌猛然击出,直奔杜飞胸口而来。

    “小心!”

    周倩一声惊呼,想都没想,纵身扑向杜飞,想要伸手将他推开。

    杜飞没想到周倩会是这个反应,此时想要把她拦下来已经来不及,推开她更不可取。只能无奈展臂将她揽入怀里,略微侧身将她护在身侧,同时右手闪电伸出,一把擒住沈冰的手腕。

    低头看了眼一脸愕然的周倩,杜飞无奈一笑。随之扭头,表情瞬间化作一片冷漠。语气漠然道:“你很幸运,因为我的问题还没问完,所以你暂时还不用死!”

    沈冰看着自己被擒住的手腕,一脸不可置信道:“你不是四品?”

    歪了歪脑袋,杜飞嘲讽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只有四品?”

    短暂的惊愕之后,沈冰眸中寒光一掠而过,左臂袖中滑落一枚木制短刺,直刺杜飞咽喉。

    “唰!”

    一道黑影急掠而过。正中沈冰小腹。只听她惨叫一声,人已离地而起。下一刻。

    “砰”的一声,娇躯重重砸在墙壁之上,软软滑倒。只能发出阵阵微弱呻吟。

    变化发生的实在太快,鬣狗成员还处于一片震惊之中,还没反应过来,沈冰已经被打得口吐鲜血,进气多出气少了。

    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同样被打伤,躺在地上一动不能动,只能虚弱咳血的马博函小月等人更是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这是那个被人欺负辱骂了却只能躲在冯国良周倩身后等着他们帮出头的那个废物上门女婿?

    一脚踢废一个五品?那他是什么实力?六品?

    而自己,对着一个六品武者鄙视嘲讽了半天!

    “噗!”

    马博函又是一口老血喷出,差点没闭过气去。

    短暂的寂静过后,鬣狗众人终于反应过来。一个个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没看出来,你竟然是个高手。”

    剩余两个五品中,外表阴柔,声音也显得极为中性的灰狗看了眼地上的沈冰,眼神阴冷道。

    杜飞松开搂着周倩腰肢的左手,让她跟冯国良一起站在自己身后,方才面对着鬣狗成员们一脸平静道:“废话少说,告诉我,谁指使你们抓倩姐的?”

    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笑意,灰狗狞声道:“想知道?去问阎王爷吧!”

    “一起上,杀了他!”

    “哗啦啦!”

    二十余人立刻集体纵身扑向杜飞。

    眸中冷芒乍现,杜飞劈手一记掌刀正中一名鬣狗脖颈,随即看也不看软软瘫倒的那人。转身一个后摆腿扫中三人。一阵清脆的骨骼断裂声中,几人惨叫着倒跌而回。

    “啊!”

    刚刚站稳,杜飞正要一拳打飞扑上来的第四人,身后突然响起周倩的惊呼声。豁然扭头,只见灰狗已经绕至他身后,一只手已经伸至她身前。几乎快要触碰到她的肩膀。

    眼中闪过一抹惊慌之色,周倩下意识后退两步,却是不小心踩到一个南刀门弟子,身子一歪,又是一声惊呼,人已跌倒在地。

    “砰!”

    任由一张椅子砸在自己身上,裂开散落一地。眼看灰狗身体前扑,再次窜向周倩,杜飞双目圆睁,脚下猛然发力,身体瞬间消失在原地。

    “呼!风声呼啸。一道凌厉劲气直奔后心。灰狗眼中闪过一抹狡诈之色,陡然一扭腰肢,下肢不动,上身却诡异拧转直面杜飞。

    右手狠狠刺出!

    在他的手中,一支散发着幽冷诡异黑芒的钢笔寒光闪闪,直指杜飞心口!

    迎着灰狗残忍狠戾的的双眼,杜飞一脸漠然,右手化拳为爪,一把扣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扭!

    “咔嚓!”

    整条手臂瞬间扭曲变形。灰狗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人已如同被一辆高速行驶的重型卡车撞上一般,极速倒飞而出,直到后背重重砸在墙壁之上,方才缓缓滑落。

    现场陡然出现片刻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下意识落在灰狗身上,只见他双目圆睁,胸口完全塌陷,已经没了丝毫动静。

    鬣狗中,还站着的最后一名五品铁狗目光死死锁定杜飞,一字一句道:“原来你就是昨天出现在李家门外的那个六品武者!”

    杜飞小心翼翼将周倩扶起,对她歉意一笑,道:“倩姐,你和冯叔就站在我身后,千万别离我太远。”

    周倩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她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最后还是闭上了嘴巴。轻轻点了点头。

    双眼一眯,铁狗阴冷道:“别跟他硬碰硬,都给我把目标转移到冯国良和周倩身上。”

    “我到要看看,他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

    这话一出,周冯两人的脸色立刻变了。如铁狗所说,杜飞再强终究不过是一个人。人家近二十个人铁了心不跟你来正面,就找他们俩。一个人还能瞬间秒杀他们不成?

    对方人多势众之下,杜飞难免顾此失彼。

    周倩咬牙切齿道:“无耻!”

    铁狗却是再次冷笑一声,摆手道:“给我上!”

    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杜飞随手抄起身边一把椅子,右手扯住一角用力掰下,抖手便甩了出去。

    “啊!”

    一片血雾炸开。有人后仰腾空跌落在地。其余人向他看去,就见那人胸口插着半截木棍,已是没了进气。

    然而根本不等其余人有所反应,杜飞手上不停,接连又是三根断木扔出。

    “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中,又有三人被击中,当场毙命。

    眼看杜飞还在拆手上的那把椅子,剩余的鬣狗成员终于彻底崩溃了。大叫着转身就向大门方向逃去。

    铁狗气急败坏道:“不许逃,都给我回来...”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人已“噔噔”倒退数步。双目外凸之间,铁狗不敢置信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

    “咚!”

    随着铁狗的倒下,再也没了制约的鬣狗逃的更快了。杜飞却是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手腕仍在不断翻飞。一段段巴掌长的断木从他手中持续飞出。

    “嗖嗖嗖...”

    “噗噗噗...”

    这一次,连惨叫声都没人发出,只有一道道身影连续栽倒在地面上时发出的沉闷响声在宣告着死神的降临。

    当有人触摸到会议室大门时,还活着的鬣狗成员已不足六人。

    这点人对杜飞自然没了威胁。抖手将剩余的椅子残骸仍在地上,身体一晃,人已冲向大门之外。

    “呼!”

    如同一辆全速前进的推土机,所过之处人仰马翻,只留下一声声凄厉的惨嚎!

    十秒钟后,当杜飞再次回到这件会议室时,双手各拖着一名鬣狗。

    对方所有人,全灭!

    冯周二人直到这时一颗心才终于彻底放了下来。长出了一口之后,周倩立刻小跑着迎了上来,眼眶带着一丝红润道:“杜飞,你没事吧?”

    杜飞为了救她后背被结结实实砸了一下的事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只觉心疼无比。

    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杜飞摇头道:“没事倩姐。”

    “踏踏踏踏...”

    说话间,一阵密集脚步声响起。接到冯国良通知的十来个保镖姗姗来迟。

    会议室内的场景让所有人震惊不已,没想到鬣狗竟然真的敢以谈判的名义动手。这种自砸招牌的事他们怎么敢?今天这事传出去以后谁还敢相信他们?

    这是真的彻底没了底线啊!

    心中后怕之余,一众保镖立刻来到几人身前。冯国良没等他们询问出声,先行摆了摆手,道:“什么都别说了,先安排人来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干净。”

    说着转身又道:“杜飞,咱们先离开吧。”

    杜飞摇头道:“不急。冯叔,你先让人守着门口,防止有人进来。”

    说着也不等他回复,直接来到沈冰身前蹲下。

    此时的沈冰早已没了初见时的娇媚动人之姿。原本精致的俏脸苍白无比,从嘴角到胸前的皮衣上沾染着大片已经干涸了血迹。好半天才能喘息一次,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看了看她耷拉着的眼皮下,已经失去神采的双瞳。杜飞面无表情掰开她的嘴,伸手从中拔出一颗牙齿,看了眼藏在其中的黑色胶囊。转手交给了冯国良,紧接着,在身后两人的注视下,缓缓拉开了沈冰的上衣。

    眼看着沈冰雪白的肌肤一点点暴露在外,已经可以看到内中黑色蕾丝的一角,冯国良双眼猛然外凸,一脸不可置信。周倩俏脸涨红,忍不住出声道:“杜飞,你干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