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赘婿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二三章 你没资格

    送走林康后,杜飞一转身,正对上袁馨馨甜的几乎快要发腻的迷人笑脸。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恶寒道:“你又发什么神经?”

    一点儿也不在意杜飞的恶劣态度,袁馨馨伸手抱着他的胳膊,踮起脚尖贴近他的耳朵呼出一口热气,嗓音沙哑道:“谢谢爸爸!”

    如同过电一般,浑身汗毛根根直立,杜飞抖手把她甩开,转身拉开车门便跳了进去。

    袁馨馨见状笑得花枝乱颤,可也不忘伸手去拉车门。可用力拉了拉,纹丝不动。她忍不住拍着车窗道:“喂!开门呀!”

    缓缓降下一道缝隙,杜飞皮笑肉不笑道:“拜拜!”

    这下袁馨馨真傻眼了,她伸手扣着车窗道:“你...你不送我回家吗?”

    两眼一翻,杜飞冷笑道:“咱们的约定里可不包括送你回家!”

    这女人真的疯了。现在有事儿没事儿就挑逗自己,再跟她待在一辆车里,杜飞真怕控制不住锤死她!

    真当劳资泥捏的不成?

    “快滚快滚!我要开车了啊!”

    用力跺了跺脚,袁馨馨不甘心道:“可...可人家的衣服还在车里...”

    话未说完,车窗再次降下一截,紧接着,有东西从里面飞出。袁馨馨下意识伸手接住,低头一看,正是装有自己衣服的香蔻包装袋。

    也就在她愣神的功夫,黑色汗血已经缓缓启动。驶离了停车位。当她抬脚在想去追时。杜飞已是猛然一脚油门踩下,飞快逃走。

    “喂!!!”

    眼看杜飞真的毫不犹豫开车离开。袁馨馨撅着小嘴再次跺了跺脚,恨恨嘀咕道:“臭爸爸,以为这样就能甩掉老娘了吗?咱们走着瞧!哼!”

    杜飞不知道袁馨馨正在酝酿下一波阴谋,当他回到腾龙盛庭时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只是远远的,当看到别墅一楼还亮着灯时,他的眉头不自觉便皱了起来。

    在答应了冯国良陪他一起去跟鬣狗谈判之后,杜飞便给陆明雪打了个电话,由于不知道要谈多久,他曾特意提到过可能会很晚,让她不用等自己。

    按理说,平时这么晚,家里几个人即便没睡觉也都会回到各自屋里。怎么会到现在还有人留在一楼客厅呢?

    带着丝丝疑虑,杜飞把车开进车库停好之后,没有片刻停留直接进了别墅。

    只是一进门他就怔住了。

    除了白小暖,一家人竟然全都在客厅沙发上坐着。这其中,包括周慧!

    “杜飞!”已经迎了上来的陆明雪脸上的表情极为复杂。有尴尬,苦恼,纠结以及一丝不安。轻声解释道:“妈她下午去了公司...”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很显然,周慧没被彻底吓傻,还知道跑去公司看看。这一去,就把已经回去正常工作的陆明雪给逮了个正着。自家女儿在这种时候竟然还有心思工作,那很显然,事情十有**是被解决了。

    至于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就更不用尽说了。一大家子人消失了几天不回家,她不可能不想跟着过来看看。以自家这丈母娘的性格,陆明雪怎么可能拗得过她。

    杜飞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了。等他来到客厅中央。还没开口,眼神冰冷至极的周慧已是冷哼一声,阴阳怪气道:“这住上别墅了就是不一样了啊,这么多人连个电话都不敢给你打,就这么干坐着等你回家...”

    陆康眉头瞬间皱起,厉声打断道:“周慧,来之前你怎么说的?要说话就好好说,在这么阴阳怪气的那就别说了,咱们直接回家!”

    被陆康这么一呵斥,周慧明显怒了。可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她咬了咬牙,还是忍了下来。转而语气生硬道:“好,那就说说吧。为什么事情解决了也没人通知我?你们想干什么?眼里还有没有我?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板着一张脸,陆康冷声道:“周慧,你惹出这么大事就没有半点反省?不想着认错反而质问我们?你难道不知道因为你咱们这一大家子差点家破人亡?家都没了还过什么日子?”

    用力拍了拍沙发扶手,周慧怒道:“陆康你什么意思?难道这事是我一个人惹出来的吗?要不是杜飞这王八蛋我能...”

    “周慧!”

    陆康忍无可忍,豁然起身怒视着她,一字一句道:“你到现在还想着推卸责任?你到底能不能反省反省自己?”

    “还有,管好你的嘴!杜飞是你女婿!”

    气的嘴唇直打哆嗦,陆康抬手指了指杜飞道:“要不是杜飞,你以为咱们这一大家子人现在还能坐在这里好好说话吗?”

    “你不道歉不道谢的也就算了,张嘴闭嘴就是脏话,连个起码的尊重都没有,你怎么好意思说别人?”

    周慧没想到陆康的反应会这么激烈。在惊愕之余,更多的还是愤怒。这一家子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先是陆雨柔,接着是陆明雪。现在就连陆康都站在杜飞那边帮他说话对付自己。这是想干嘛?造反了?

    怒火再也克制不住,周慧柳眉倒竖,站起身来梗着脖子道:“什么叫要不是他?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阿雪都告诉我了。这事之所以能平息,还不是因为他把那尊翡翠观音送给了李家。”

    “那观音本来就是我的!拿着我的东西把事给平了就成了他的功劳?陆康,杜飞给你什么了让你这么帮着他说话?就因为他让你住进这栋别墅了?”

    一家人全都被周慧这番话被震惊到了。什么叫她的翡翠观音?那东西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到底是以什么逻辑推断出来的这么一个结果?

    陆明雪更是难以接受,忍不住摇头道:“妈!先不说那观音压根和你没关系。本来就是杜飞自己的。”

    “你真的以为仅凭一件翡翠观音就能让李家原谅你?那可是资产过千亿的李家。几千万的东西能被他们放在眼里吗?能比李崇虎的面子更重要?杜飞只是没说自己都做了些什么而已,不代表咱们就可以一厢情愿的认为这事情就是一件很容易解决的小事!”

    “哈...”扬起脸露出一个夸张笑容,周慧摇头冷笑道:“行,那你倒是让他说说看,他都做了些什么。有多不容易!”

    “你让他说啊!”

    周慧一脸鄙夷道:“我倒想听听看,他能编出些什么鬼话来。能唬的你们一个个的全都信了他的鬼话!”

    为什么跟她讲道理永远都讲不通?

    陆明雪只觉无比心累,人生第一次,她开始对母亲产生了一丝反感情绪。

    陆康更是后悔不已。自己怎么就昏了头,竟然觉得经过这两天的担惊受怕和独自反省之后,她能多少认识到一点自己的错误。眼下看来,她非但不觉得自己有错,反而愈发认定错都在杜飞身上。她到底都想了些什么?

    “周慧...”

    抬手拦住陆康,杜飞看向周慧,眼神极为平静道:“周慧,你来就是为了问这个?”

    怒火蹭蹭上窜,周慧怒斥道:“混账!谁让你直呼我名字的?我是你妈!”

    漠然摇了摇头,杜飞伸手一指大门道:“现在,立刻,出去!”

    周慧以为自己听错了。忍不住出声问道:“你...你说什么?”

    “我说!”双目猛然一睁,杜飞怒喝道:“给我滚!”

    情不自禁倒退数步,周慧竟是被杜飞给吓到了。

    近三年来。杜飞第一次在她面前表现出如此强硬的一面!

    而且一开口就是如此的不客气,竟然直接让她滚!

    原本按照她的脾气,此刻非得扑上去撕烂他的嘴不可。但此时杜飞的眼神竟给她一种危险无比的感觉,就像是被两柄开了刃的尖刀顶住了咽喉般,让她连开口撒泼的勇气都没有了。

    其实何止是周慧,就连陆康等人也被这样的杜飞给吓到了。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陆明雪用力咬了咬下唇,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上前轻轻拉起他的手低声道:“杜飞...”

    摆了摆手,杜飞看向周慧的眼神极为冷漠:“那孩子我见到了,不过五岁而已。让你一个巴掌打的脸颊轻重,额头摔破。甚至产生了心理障碍,不但怕生,还每晚惊厥睡不安稳。”

    “不过是个孩子,周慧,你怎么下得了手?不怕告诉你,若你不是明雪的母亲,我都恨不得抽你几个巴掌。更别说是李家人!”

    陆康等人闻言再次愕然。原本他们已经把事情想象得够严重了,可怎么也没想到,周慧下手之重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这哪是随手打了一巴掌?这是盛怒之下用尽了全力吧?

    扪心自问,如果是有人这样打了自家小孩,他都恨不得跟人拼命,更何况还是人李家?

    就连陆康听了都有忍不住上前抽她俩耳光的冲动!这是人能干的出来的是吗?

    现在,就算是傻子都知道,一尊八千万左右的翡翠观音根本不可能摆平的了这件事了。

    李家根本不缺钱,在他们这种人眼里,脸面比钱重要百倍千倍!你把人孙子打成这样,那尊观音就想让人原谅你?可能吗?

    可就是这么严重的羞辱,杜飞竟然替他们摆平了。他到底做了什么?又是如何做到的?

    一时间,陆康等人都沉默了。

    杜飞却仍旧冷着脸,一字一句道:“我说过,我不会,也不可能再帮你!你现在之所以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是因为爸,明雪还有雨柔都被你牵连进去了。如果这事只是关系到你自己!我根本不会去管你!”

    “你还想让我给你解释?解释什么?我凭什么给你解释?”

    嘴角勾起一抹讥讽,杜飞淡淡道:“我再说最后一次,周慧。欠你的,我早就还清了。从现在开始,别再我面前指手画脚!你!没有这个资格!”

    再次手指大门,杜飞冷声道:“现在,出去!离开我的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