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赘婿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二七章 赵长空出手

    像取熊胆一样,在人的身体里插上一根管子,连接到心脏部位,取活人心血?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恐怖残忍的事情?

    仅仅只是听到这几句简单至极的描述,陆雨柔便感觉通体发寒,甚至差点没忍住吐出来!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出这种事?

    可她不明白,这还不是最残忍的!

    真正丧心病狂的是紫河车!

    紫河车即是胎盘,《本草纲目》中有明确记载,久服可延年益寿,始皇帝更是称其为长生不老药!

    杜飞漠然扭头,再次看向已是开始惊异不定的周慧,冷声道“至于这紫河车,你应该知道是什么。不过,它可不是孕妇在分娩完后自动剥落下来的胎盘,而是在女子怀孕第九个月时,强行将其从体内剥离出来。而且必须是头胎男婴的胎盘!”

    “因为当第十个月时,胎盘会分泌出大量营养给婴儿,以助其加速成长。若是等到其自动脱落,其中蕴含的药性便没有那么高。”

    周慧脸刷一下就白了。陆雨柔杜云汐更是被惊愕得无以复加!

    活人心血,彻底变味了的紫河车!

    长生1号竟然是用这种东西制成的?

    这真是长生药?

    “不...你是在骗人的对不对?”

    周慧用力摇头,根本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现实“如果这里面真有这种东西,那它是怎么通过验证的?这绝对不可能!”

    事实上,这也是杜飞没有当场跟林政翻脸,而选择将东西留下的原因之一。

    他也在疑惑。

    首先,被官方通报的长生1号是一个月服用一支。但从太玄经中得到的信息来看,这批药带给人的副作用最多不超过一周就会发作。从这点来看,似乎很不正常!

    其次,活人心血还好说。血液而已,总有办法蒙混过关。可这**中取出的胎盘又如何解释?

    难道说,林政给自己的与对外出售的不同?是长生1号本身就有两种版本,还是他在刻意针对自己?

    事实上,单纯只看效果的话,这批药真的没问题,确实可以起到很不错的效果。但是!

    一但喝下,那就类似于中了生死符一般,必须持续定时服用,否则...

    杜飞摇头道“究竟是不是真的,过不了多久你自然就知道了。周慧,好自为之吧!”

    说罢再也懒得理她,转身便走。只是在跨出大门的那一刻,他眼中却是闪过一抹浓郁杀机。

    林政不可能不知道这药的副作用。自己好心救他,他竟敢如此设计自己。不管他到底出于什么原因!他都该死!

    就更不用说,这药的制作简直令人发指!

    禽兽不如!

    只是杜飞没走出多远,就被快步追上来的陆雨柔给一把拉住。脸上带着浓浓的忧虑之色问道“姐夫...那副作用到底是什么?妈她不会有事吧?”

    杜飞回头看了眼身后,缓缓摇了摇头,犹豫片刻之后,叹息道“跟我来。”

    说着快步往书房而去,三女急忙跟上。

    到了书房,杜飞先把装有长生1号的箱子收好,这其中还包括那张五千万的支票。随后,来到书桌前,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透明小瓶

    (本章未完,请翻页)

    。

    拧开盖子,小心翼翼从里面倒出两片,递到陆雨柔的身前道“找个东西把它装起来,随身带着。这段时间你就不要到处乱跑了,看好你妈。万一出了什么事,而我又恰好不在,那就塞一片让她含着,然后立刻给我打电话!”

    接过这两片又薄又难看,如果干枯了的树干一样的东西。陆雨柔疑惑道“姐夫,这是什么?”

    杜飞看了她一眼,边再次从里面取出两片,交给杜云汐,边道“参片!”

    “哦!”

    陆雨柔点点头,正准备随手收起来。脑子里却是灵光一闪,身体陡然一僵,怔怔看了看手中的参片好几眼,方才带着一丝不确定问道“姐...姐夫。这不会是孙董给你的那支三百年野参切出来的吧?”

    杜飞没说话,默默点了点头。

    “啊!”

    惊呼一声,陆雨柔急忙将另外一只手也伸了出来,盖在了右手上,像是生怕那两片参一不小心让风给吹跑了似的。

    这可是价值一千五百万的人参啊!

    一克就要差不多15万,而且还是有钱都买不到的绝品宝药呀!现在,自己手里就有两片?

    杜云汐对这东西没太大感觉,因为她不懂这些。可白小暖却是被震惊到了。

    作为苗疆人,又善蛊,她对药材可是一点不陌生,甚至算得上颇为精通了。这种年份的野山参,幻想小说里见得多。可现实里,听都没听说过。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高年份的人参存在?

    漂亮的大眼睛刷一下转移到了被杜飞握在手中的透明小瓶上面。

    里面,似乎还有不少。

    哈喇子差点就流下来了。白小暖眼巴巴看着杜飞,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就差没在脑门上贴着“我也要”这三个大字了。

    杜飞嘴角狠狠抽了抽。尼玛,当初自己就留了二十来片的样子。现在一下送出去四片,尤其一想到其中两片很有可能会用到周慧身上他就心疼得不行。现在你也来?

    可一想到白小暖的身世,以及自己隐约间的一些猜测。他莫名又对这丫头有些心疼起来。

    再次叹了口气,强忍着心痛,杜飞最终还是又倒出两片,依依不舍的递到了她的面前。

    “刷!”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手上已经空了。在看白小暖,已是一脸喜滋滋的开始整理起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布包了。

    玛德,臭丫头,连个谢谢都没有?

    杜飞气的差点没骂出声,可还没等他张嘴,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看了眼,打来的竟然是林宏宇,杜飞接通“喂,林少?”

    “杜兄弟,你们家谁得罪赵长空了?”

    “赵长空?”杜飞眉头瞬间皱起“他怎么了?”

    电话那头,林宏宇的声音带着一丝凝重道“你老婆的公司账户是挂在我们瑞丰银行旗下明奇路支行,刚才我接到那边的支行长电话。他告诉我,绯玉会所总经理方思成请他帮忙以资金流动异常的名义冻结陆氏酒业的账户下的全部资金。这件事情比较严重,他不敢擅自做主,就把事情汇报到了我这边,询问我的意见!”

    顿了顿,林宏宇补充道“绯玉会所是赵长空个人的产业,也是他最常去的地方。而方思成,则是他最亲近的下属!”

    (本章未完,请翻页)

    眉头越陷越深,杜飞想过赵长空会报复,却没想到,这报复竟然来得这么快。

    “是我得罪了他!”

    说着便把他和赵长空之间的恩怨简单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林宏宇沉声道“杜兄弟,你也许不太了解赵长空。这人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你既然跟他产生了冲突,那可就要小心了。”

    杜飞点点头道“谢了林少。”

    “你我之间没必要这么客气。对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需不需要我帮忙?”

    杜飞沉思片刻,随后摇头道“暂时不用。我先打个电话问问情况。等把事情了解清楚再说。”

    “好,那你先忙。银行这边你不用担心。我帮你搞定!”

    杜飞迟疑道“林少,你都说了他这人心胸狭窄,因为我的事得罪他,这对你...”

    杜飞话没说完,林宏宇已经冷笑打断道“杜兄弟,你未免太小看我了。他赵长空的名头是挺牛,可还吓不着我林宏宇。你放心好了,我自有分寸!”

    林宏宇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杜飞也就不再矫情。再次跟他道了声谢之后便结束了这次通话。

    “姐夫...发生什么事了?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杜飞摇了摇头,轻声宽慰道“没事,一点小麻烦而已,不用担心。你们先出去吧,我打几个电话!”

    说罢特意露出一个轻松的笑脸。

    陆雨柔见他不说,也没勉强,只是带着一丝忧虑,拉着杜云汐和白小暖一起走出了书房。但,各自都怀着心思的几人却全都没注意到,杜云汐在听到赵长空这三个字时,脸上就已没了血色。整个人也陷入了恍惚之中,双眼全无半点焦距。

    等到三人都出去了。杜飞这才拨通了陆明雪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眉头再次皱起,杜飞挂断再拨,如此连续足足拨打了十分钟,电话才终于接通。

    “杜飞...”

    陆明雪的声音带着明显的疲惫与不安。杜飞眼中顿时浮现一抹阴霾,沉声道“明雪,出什么事了?”

    陆明雪诧异道“你怎么知道出事了?”

    杜飞摇头道“这个回头再说,你先告诉我,公司到底出什么事了?”

    陆明雪茫然中带着一丝无措,情绪低落道“我也不知道,就是从大概一个小时前开始,所有品牌商和渠道商都给我打来电话,通知我合作中止。”

    眼角轻轻跳动,杜飞压制着胸中的怒火,尽量缓和语气道“然后呢?没人提出任何要求?”

    陆明雪摇头道“没有,只说合作中止,其余的什么都没说!杜飞,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赵长空既然已经出手了,这事必然无法隐瞒,况且杜飞本来也没打算藏着掖着。所以他直接把昨晚以及刚才林宏宇告诉他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电话哪头,陆明雪惊愕至极,手机都差点失手掉落。

    前脚才刚解决了李家的矛盾,怎么赵家又冒出来了?

    老天爷这是怎么了?我陆家是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了吗?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们?

    只是短短片刻,陆明雪已彻底陷入慌乱无助之中!

    (本章完)

    ()

    ap.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