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赘婿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五五章 穷

    “啊!这...这是什么?”

    在陆明雪的惊呼声中,众人就见周慧的体表之上,原本还只是略显淡黄色的汗珠竟然莫名变成了诡异的青紫色!

    与此同时,整个房间内瞬间弥漫起一股无法言语的刺鼻异香!

    “这是生罗花,紫蔓藤混合作用下诞生的产物...”

    杜飞眉头始终高耸着,表情看起来极为严肃:“它可以将绝大多数原本不相容的药物强行结合在一起。以此解决许多违背正常药理的难题!”

    “当然,副作用你们也看到了。它会让人变得像个瘾君子!”

    “同时,也是武侠小说中像生死符等物的原型!”

    众人闻言先是一怔,可很快反应过来。杜飞这么一说,还真的非常像啊!

    定期服用,过时后痛苦难当,生不如死。且她本人非常清楚自己需要的是什么...

    世上真的有像生死符这样的东西?

    如果长生号都具备这种副作用。那林政就真的太可怕了!

    要知道,这东西一个月一支,一支万。一盒2支那就是056万。就这还有价无市!

    但凡能消费得起的,没一个身家低于百亿,

    换句话说,长生号的消费群体从一开始就只有权贵中的权贵!

    若林政真能通过这东西控制住这一群体,那...

    这可不是简单的人脉关系,一但被控制。他们和林政之间就是上下级,因为你的生死完全由他掌控。不夸张的说,他要统治这个世界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毕竟!长生号的作用可是延寿,是返老还童!

    这是连华夏无数帝王都无法拒绝的诱惑,更何况是世界各地那些钱多到没处花的那群豪富?

    单就邓思琦所知,仅上京城里就有超过百人在定期服用长生号!

    其他地方呢?整个华夏呢?全世界呢?

    只是想到这,邓思琦姨侄俩就觉背脊生寒。心中恐惧到了极点。

    床榻上。伴随着青紫色液体的不断涌出,周慧的挣扎开始减弱,脖颈与前胸部位,血管也渐渐变淡,缓缓隐于皮肤之内。

    大约三分钟后。汗液重新恢复正常,杜飞急忙将周慧身上的银针一一取出。

    “雨柔,先帮妈把身体擦干净,过个十分钟再给她洗个澡。”

    “杜飞,你妈她...没事了?”

    尽管此时的周慧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已经回复了正常。可因为燃血十三针的缘故。目前已经陷入短暂昏迷之中。她之前的状态看起来那么吓人,没有杜飞的回复陆康如何放心得下。

    陆雨柔已经开始为周慧擦拭身体。现在的她还处于半裸状态。杜飞转过身来轻声道:“出去再说吧。”

    说罢率先往外走去。

    刚出屋门,陆明雪便迫不及待问道:“杜飞...”

    知道她们现在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杜飞摆了摆手,直接开口道:“妈已经没事了。接下来只需要调养几天,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终于得到确切答复,陆康父女一直提着的心方才彻底放了下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陆康擦了擦眼角,声音都带着一丝颤抖:“杜飞,这次真多亏了你。不然的话...”

    轻叹一声,杜飞带着一丝愧疚之色道:“爸。这事说起来也怪我,如果我当时不把长生号留下,今天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杜飞虽然讨厌周慧,但一码归一码。她今天遭的这份罪的确与自己脱不开干系。

    或许有人会说,杜飞若真的内疚,当初在她刚喝下长生号时为什么不立刻替她解毒。非要等到现在?

    事实上,即便是在当时,想要做到彻底拔除这份毒素,依旧只能使用燃血十三针。

    毕竟,长生号是液体,在进入口腔的瞬间就已经被吸收,这不是简单的催吐就能解决的问题。

    可以当时周慧的态度,你觉得她可能脱了衣服让杜飞为她针灸吗?

    不说周慧,恐怕陆康父女三人都很难接受。

    至于什么所谓的解毒丸,那都是扯淡。世间任何病症都需对症下药。哪儿有什么包解百毒的药?

    不过陆康毕竟不是周慧。在这件事上其实他看得十分透彻:“杜飞啊,这事不怪你。你妈得性子我知道,这事除非她不知道。不然的话你就算不想收,她也不能同意。再说了,要不是她未经你允许擅自偷喝,又怎么会把自己害成这样?所以啊,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

    “是啊杜飞!”陆明雪也跟着宽慰道:“你别自责。我们不会怪你的。”

    这时,在一旁捏着衣角犹豫了半天的邓思琦终究还是没忍住,轻轻碰了碰小姨的胳膊。

    邓澜瞥了她一眼,沉思片刻,插话道:“那个...杜先生。请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说的长生号...是长生生物科技公司的延缓衰老药吗?”

    杜飞摇了摇头道:“抱歉,我现在没心思聊这个问题。”

    接着转身面对陆明雪道:“你们先在这儿守着吧,有事叫我。我有几句话想单独跟小暖谈谈。”

    陆明雪怔了怔,有些不明白这时候他跟白小暖有什么好聊的。不过她也没问出口,只是片刻的迟疑之后,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小暖。”

    白小暖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默默跟着他往书房走去。

    把门关上之后,杜飞轻声道:“现在,我们有了共同的敌人。你能不能告诉我,林政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我的老家在苗疆西岭山。”

    在沉默了足足三分钟后,白小暖低着头,用一种杜飞很难描述的语气平静开口道:“那是个连车都开不进去,只能徒步行走至少八小时才能到达的地方。”

    “因为偏僻,无法修路,不能通电。所以我们哪里很穷!”

    “真的很穷!”

    “穷到小时候,我从来都没有过一件属于自己的衣服...”

    接下来的故事其实并不复杂。大概四年前。有支一百多人的队伍到了西岭山。他们自称科研院的,去哪儿的目的是做植物研究。

    在那种地方搞研究,首先自然是需要有住处以及研究所。因此这批人以每人每天五十块的工钱为代价。在西岭山周边数个村招了二百多人帮他们盖房子。

    房子盖好后,他们又在院墙上贴了数十张照片,告诉村名们。这些植物他们花钱收购,按株给钱!

    先是对他们来说可以算得上是天价的日薪酬劳,又是花钱买当地人看来几乎一文不值的普通药草。仅这两项举动。就让这群人成功赢取了西岭山附近苗疆人的信任和拥护。

    因此,当他们贴出通知,说明他们需要雇人做帮手之后。哪怕其中重点说明了会是封闭式工作,明明相距不过几里地,却需要至少三年不能回家。仍旧有着一大批人赶去报名。

    不过让他们感到遗憾的是。第一批招的人并不多,只要了二十人。月薪两千,男女不限。

    接下来,除了每月0号他们的家人能去科研院领取这笔工资外,再没人见到过这二十人,他们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

    只是村民们见识少,加上每月两千块,如此丰厚的报酬,西岭山人除了羡慕外,没有丝毫怀疑。

    这之后,科研院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对外招一次人。后面这几次不仅不限男女,连孕妇都要。并且特意强调,孕妇在科研院工作还能享受免费医疗生育。当然,三年内,包括孩子都不能出研究所。理由是他们的科研项目需要高度保密。

    虽说对西岭山人来说,即便怀孕也要下地干活。可干什么能一个月挣两千?更何况还有先进的医疗保障,让她们不必在鬼门关前走一遭,这谁不抢着去?

    毕竟,这可是西岭山啊。除了土郎中,连个诊所都没有。出山都要走上八小时,其间还要经过滑索爬绳才能出得去的地方。

    “所以,他们每次招人很快都能招满。半年时间招了三次,前后招了一百二十人。”

    杜飞忍不住问道:“那加上他们自己人岂不是都快三百人了?像你们那种地方一个村也就大概这么多人吧?就没人怀疑过?”

    白小暖仍旧低着头,低声道:“当然有,只是大多数人都不以为然。毕竟每个月都能领到钱。再加上科研院的人都还在,真要有什么问题他们能跑哪儿去?”

    “...”

    杜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说他们愚昧无知?其实人家说的也有道理。这么多人,出了事难道他们还能跑得了?

    只是这世界真有人们想象的这么美好?有时候,出了事人未必需要跑!

    “那后来呢?”

    “后来,我姐也去了...”

    “怀着八个月的孩子去的...”

    “等等!”杜飞忍不住皱眉问道:“四年前你才不到十二岁,你姐怀孕八个月?”

    白小暖终于抬起了头,只是她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眼神也是异常空洞,整个人看起来没有丝毫神采:“因为家里穷啊。所以我姐十四岁就嫁人了啊!如果不是因为意外,或许我也早就嫁人了吧。”

    “...”

    穷!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在我们那儿,每年都会有好几个像我姐那么大的女孩子死于难产。不只是因为穷,也因为害怕啊!”

    “谁不怕死呢?”

    “我姐夫是第二批去的。我姐在第四批才被选上。”

    “我姐那一批,一共招了一百个。”

    “可是这时候才有人发现,西岭山附近,已经没有年轻人了!”

    “3岁以上,三十五岁以下的。一个都没有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