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赘婿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七四章 二选一

    中海城北,桃苑别居,赵家

    虽已年至五十三,可满头却不见一根白发,略显消瘦的脸颊上,两道法令纹异常显眼,使其给人异常严肃之感的赵天龙目光紧紧盯着墙壁上挂着的。他与三子赵长空的合影,语气低沉道“人,还没找出来”

    身后,作为他最信得过的左膀右臂之一,也是赵家两大六品武者之一的钱通在心中默默叹息一声,道“是,目前还没收到任何关于高洋家人下落的信息。”

    “那,有没有什么推测”

    赵天龙伸手在照片上,三子的脸颊上轻轻抚了抚“比如,谁最有可能对小三出手”

    钱通点头道“有,杜飞。”

    “哦”赵天龙收回手,转过身来,皱眉道“就是前段时间跟小三发生冲突的那个人”

    “是的。”

    “那就把人给带过来吧”

    顿了顿,赵天龙又补充道“活的不行,死的也可以连家人一起”

    钱通闻言张了张嘴,脸上浮现犹豫之色。

    赵天龙见状顿时皱眉道“怎么有什么问题”

    缓缓摇了摇头,钱通道“大哥,你忘了这人身后站着李、蔡、胡、孙、冯、周、林七家,上次三少与他发生冲突,除了当时正处于麻烦中的冯周两家外,其余五家都派了人去”

    “那又如何”

    眼中闪过一抹狠辣,脸上的法令纹也在这一刻变得愈发深刻,让人见之不由自主心生寒意“我儿子死了。就一定要有人给他陪葬这种事,全中海应该没人不知道。我不信,他们真愿意为了区区一个外人跟我对着干。”

    “就算真有人要替他强出头,那我不介意跟他们斗上一斗”

    嘴角裂开一丝缝隙,森森白牙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寒意,赵天龙缓步来到大门处,抬头凝视着远方,一字一句道“这中海,不需要什么六阀有我赵家就足够了”

    另一边。

    银色布加迪匀速行驶在前往腾龙创业大厦的路上。

    车内,已经沉默了足足半个小时。

    面对这种气氛,杜飞只觉浑身难受。憋到现在,他终于忍不住还是开口道“明雪”

    “杜飞”

    两人同时怔了怔。杜飞挠了挠下巴,干巴巴道“那个你先说吧。”

    轻轻抿了抿下唇,陆明雪低声道“前几天袭击我们的人是赵长空派来的”

    杜飞默然片刻后,点了点头道“是的。”

    陆明雪扭头看向他,语气艰难问道“那赵长空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

    再次沉默了会儿,杜飞最终决定实话实说“有”

    心脏仿佛被一柄巨锤狠狠砸了一下。

    尽管心中早已有了猜测,可当杜飞亲口承认后,陆明雪仍旧感到震惊不已。

    那可是赵长空啊

    赵天龙之子,赵家三少,中海顶级纨绔

    家世显赫,身份尊贵,地位尊崇,前途无限的天之骄子

    现在却因杜飞而死

    这怎么可能呢

    这个消息,简直比杜飞当着她的面扇冯国栋耳光还要吓人

    杜飞见她半天不说话,忍不住扭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表情极为复杂的看着自己。心中莫名涌现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不由道“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怕”

    猛然一惊,陆明雪一下就感觉出了杜飞话中蕴含的意味。她立刻摇头急声道“不不是的杜飞。我我只是有点难以接受。不是因为你杀人毕竟,赵长空那个家伙都已经威胁到了我们所有人。他不死,可能死的就会是我们。我只是只是”

    用力咬了咬下唇,陆明雪扭头看向窗外,喃喃道“我只是突然觉得,每当我以为自己对你有了足够了解的时候。你又忽然开始变得陌生起来。杜飞我担心”

    听完陆明雪的话,杜飞一颗心猛然放松下来的同时,不禁追问道“担心什么”

    怔怔看向他,陆明雪眼中带着丝丝忧虑道“我担心你走的太快。快到我跟不上你万一有一天万一你丢下我们了那我该怎么办”

    杜飞失笑道“怎么可能你怎么会这么想”

    “怎么不会”似乎已经陷入到了自己的想象中,陆明雪眼神黯然,颇为失落道“你现在认识的人,地位越来越高,身份越来越尊贵。接触到的无一不是中海巨富豪绅。”

    “而我们呢在普通人眼里,或许也算是豪富之家。可在冯董周董甚至是李家眼中,和平民百姓没有任何区别。”

    “你明明可以跟他们平起平坐,对等交流。可在咱们家,却还要顶着一个上门女婿的头衔,时不时还得承受我妈带给你的委屈。现在你是这么说,时间久了你肯定会受不了的。到时候”

    “吱吱吱”

    话没说完,陆明雪只觉身体一震。她这才发现,杜飞竟然不知何时把车停靠在了路边。她刚扭头想要问问怎么回事时,却觉双唇一热。紧接着,脑袋便被一只大手狠狠按住。

    “唔嗯唔嗯嗯”

    炽热,激烈,十分用力。

    陆明雪既觉快要无法呼吸,又实在无法拒绝这令人着迷而又充满了雄性气息的温热。不知不觉间,她开始沦陷。

    足足持续了近五分钟,杜飞方才抬起头来。直视着她的双眼,边喘息,边一字一句无比认真严肃道“女人,你给我听好了。以后再也不许说这样的话,听见没”

    本就跳动得异常剧烈的心脏陡然再次加速数分,陆明雪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乖乖点头道“嗯知道了”

    杜飞轻笑一声,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道“知道就好”

    布加迪重新启动,陆明雪的目光却始终停留在杜飞的脸上。直到车开出去近十分钟,她方才回忆起什么来。忍不住噘嘴嘟囔道“明明说好一天就一次的。你这个无赖”

    “噗嗤”杜飞忍不住笑出声来“是吗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不记得了”

    “哈哈哈哈”

    有了这个过程,接下来这一路气氛就轻松了起来。二人打打闹闹间,很快便已抵达腾龙创业。目送陆明雪下车,杜飞冲她挥了挥手道“六点我来接你”

    “嗯你自己路上注意安全”

    杜飞笑了笑道“放心吧,我会的。”

    “那我走啦”

    目送陆明雪进入大厦。杜飞这才重新启动汽车,转向圣凯德酒店。

    四十多分钟后。

    从布加迪上走下来的杜飞抬头看了眼眼前这座高足有108层的七星级酒店。又伸手摸了摸裤子装着的那两支药剂,嘴角勾了勾。迈步走了进去。

    88层,8808号房。

    杜飞确认了一下门牌号后,抬手按下了门铃。

    没等太久,不到十秒,门便被拉开。

    “你好,杜先生”

    杜飞看着眼前这位高达的中年白人男子怔了怔,随即讶然笑道“你好斯密特先生”

    松开握住的手,斯密特侧身道“快进来吧杜先生,郑先生已经等候你多时了。”

    透过斯密特,杜飞一眼就看到站在客厅正中央,努力压制着自身情绪,但依旧显得极为复杂的郑展鸿以及距离他半步左右,双手正在不停搅动着裙摆,显得颇为忐忑不安的裴诗诗。

    嘴角微不可查的向上扬了扬,杜飞点点头,踱步进屋。

    “那你们聊,我就先告辞了。”

    尽管很想留下来见识见识杜飞究竟在郑展鸿身上都做了些什么。可他心里十分清楚,他们之间其实应该属于敌对关系。在这种情况下,他就不方便在这里继续逗留下去了。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