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赘婿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七五章 活着才有希望

    在想到以这种方式对付郑展鸿之时,杜飞曾考虑过要不要先骗他喝下这被他命名为惑心的药剂后,在告知他真相。

    可只是一个瞬间,这个想法就被他给否决了。

    杜飞偶尔会选择撒谎,但他每一次说出的,都是善意的谎言。以这种手段去对付人,他不屑为之。

    反正他又不是真的惧怕郑家,也不是想要利用郑展鸿以达到间接控制郑家作为目的。

    之所以这么做,只是为了尽量避免麻烦。毕竟,上京郑家的确不好对付。

    “喝下它,以后只要定期服用,不仅无害,反而对你的身体会有极大的好处。”

    “至于拒绝我...那你就只能后果自负了。因为我不会再给你第二次选择的机会。”

    堂堂正正告知郑展鸿事实真相。他接受,那最好。他若不接受,那杜飞也会完成自己的诺言,将他体内的金蚕蛊取出来,让他没有性命之忧。

    至于另外一个问题,那不在自己的承诺范围!

    “说的好听!真要被你控制了,岂不是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得听你的?”

    郑展鸿阴沉着脸,死死压抑着胸中怒火,话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般:“届时我算什么?你的奴隶吗?真要那样的话,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你不如干脆杀了我算了!”

    杜飞摇头道:“我不是你,我不会,也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之所以需要以这样方式控制你,你自己心里应该有数!”

    郑展鸿冷笑一声,颇为不屑道:“你不会?那赵长空的事你怎么说?”

    杜飞再次摇了摇头,一脸认真道:“那是交换。他的命,换你的命。况且,我没有要求你一定要做!不是吗?”

    “...”

    郑展鸿愕然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不过,即便如此,那又如何?

    他说的话能信?现在说得好听。真要控制住了自己,他真能不利用这一点来借机对自己进行威胁?

    我是谁?我可是上京四大豪门之一,郑家嫡长子。是未来会继承家主之位的存在。

    郑家又是何等家族?外人不知道,我郑展鸿可是再清楚不过。是总资产达万亿之巨,说一声富可敌国也丝毫不夸张的超级财阀!

    真若掌控了我,就等于间接掌控住了整个郑家。面对如此惊人的财富,这世间有不动心之人?

    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被人控制,不仅自身所拥有的所有一切都将属于对方,甚至就连生死都由不得自己。这谁接受得了?

    “说来说去,你无非就是再打整个郑家的主意!”郑展鸿冷着脸,眼神阴鸷道:“姓杜的,我奉劝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我再说一次,我可以用我郑家的声誉为担保,只要你解除掉设置在我身上的问题。我保证,绝不追究过往的一切。你我就当从未见过。”

    “否则...我现在就给家里打电话。大不了咱们来个鱼死网破!”

    “郑家?”嗤笑一声,杜飞不屑道:“很了不起吗?打它的主意?你想多了。”

    说到这,杜飞的耐心也被消磨殆尽了。他冷着脸道:“选择权在你自己手里,你想怎么选是你自己的事情。要打电话就尽快。”

    “时间...只剩一分钟!”

    “你...”

    左手一摆,杜飞目光直视着他,眼神锐利无比道

    :“别怪我没提醒你。郑展鸿,威胁我的后果你已经品尝到了。所以,在说话之前,你最好先考虑清楚。否则的话...”

    缓缓摇了摇头,杜飞寒着脸,异常冷漠道:“我很有可能真的弄死你!”

    森寒刺骨的目光仿佛能够透过双眼直插心底。刹那间,郑展鸿竟感觉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惧。

    “咕噜!”

    喉头滚动了一下,嗓子眼干涩的难受。郑展鸿捏了捏拳,很想硬气一点,掏出手机给父亲打过去。真跟眼前这混蛋来个同归于尽。

    但是,不断颤抖着的双手竟在此刻无论如何都动弹不得。

    头顶上方,如同乌云盖顶般的大恐怖,压得他几乎快要无法喘息!

    “三十秒...”

    “郑少...”

    裴诗诗率先承受不住这份压力,上前一步,紧紧抓着郑展鸿的手臂,满脸惊慌道:“如果杜先生真想对咱们怎么样的话,根本没必要告诉我们这是什么,大可以说是解除你体内病症的药剂就可以了。这样一来,不就可以轻松达到控制你的目的了吗?”

    “他既然对我们实话实说,那就说明的确不是在骗我们的呀。再说,总会有办法的...只要有时间...总会有办法的不是吗?”

    郑展鸿若真想不开要跟杜飞玩儿命,那裴诗诗也得跟着把命搭在这里。她还不想死!

    杜飞戏谑道:“不错。活着,说不定就会有办法。死了,可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还剩二十秒...”

    腮帮子不断鼓起又落下,额头上已经隐隐浮现密密麻麻的汗珠。千刀万剐,刮骨刺心的非人痛苦仿佛又一次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死亡的恐惧正一点点侵蚀着他的勇气与尊严。

    终于,他再也支撑不下去,放声大吼道:“你怎么保证在我喝下去后,你不会利用它来威胁我,控制我,甚至是控制整个郑家!”

    杜飞摇了摇头,面无表情道:“该说的我已经说过了,至于其他的保证,我给不了你!”

    “你信,最好。不信,我也无能为力!”

    “最后十秒!”

    “郑少...”

    “解药呢?”郑展鸿几乎快要崩溃了,歇斯底里咆哮道:“你要怎么给我!?多久给一次?你怎么保证及时将解药交到我手里!!!”

    伸手将口袋里的另外一支药剂也拿了出来。杜飞淡淡道:“喝下去后,这支你可以拿着。什么时候该喝,时间到了你自然就会知道。喝完这一支,你可以再来找我。放心,时间上,足够了!”

    拳头攥紧又松开。一次、两次、三次...

    就在杜飞的耐心彻底消磨殆尽,准备把手收回的瞬间。郑展鸿终于下定决心,一把将那只瓶子夺了过去。紧接着,也不给自己再留下丝毫犹豫的时间和机会,直接拧开灌进了嘴里。

    “啪”的一声脆响。

    空瓶被彻底红了眼的郑展鸿狠狠砸在墙壁上摔了个粉碎。

    “这下你满意了吧?!”

    没在意郑展鸿的无理行为,杜飞淡笑一声,再次伸手插入兜里,从中取出一支只有尾指大小的绿色竹笛,放入口中轻轻吹响。

    “呜...”

    没有想象中的尖锐刺耳,反而异常沉闷,甚至低沉。若非仔细倾听,几不可闻。

    正对杜飞的行为而感到疑惑不解的郑展鸿刚想开口,忽然感觉鼻子开始发涨,并且奇痒无比。紧接着,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钻出来一样。

    “什么东西?”

    正准备伸手去抓,就觉那种胀痛感突然像是被放大了十倍一般,郑展鸿情不自禁发出一声痛呼。下一刻,眼前陡然一花,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你自己眼前飞过。

    “啊!!!”

    裴诗诗瞪大双眼,惊叫出声。

    笛声停止,杜飞的手中,赫然停着一只正在不断震动着翅膀的八足甲虫。

    已经缓过神来的郑展鸿同样看到了这一幕,眼神中不由自主流露出惊恐之意。

    这不就是那天被杜飞塞入自己口中的那只蛊虫吗?

    这只黑骑士怎么说也被杜飞养了那么长时间。它的习性,操控方法以及能力作用早被杜飞给摸了个一清二楚。因此,如今即便没有毒虫毒草,杜飞也能轻易将它从宿主体内唤出。

    伸手抚了抚它的背。杜飞这才将它小心翼翼收好,道:“接下来,去房间吧。”

    与此同时。

    云瑞广场三楼。

    “走走走,接下来去香蔻看看。”

    手里已经拎了四个购物袋的陆雨柔对着身后连声催促道:“前两天我在网上看到他们又上新了。有几款秋装真的好好看!”

    “等一下啊雨柔姐。”杜云汐同样拿着不少东西,再看白小暖,三人加一块儿起码超过十个袋子挂在身上。她左右看了看四周,凑过去轻声说道:“咱们...会不会买太多啦?”

    “不多啊。”陆雨柔连连摇头道:“咱们三个加一块儿才买这么点东西,怎么能叫多呢?”

    “可是...”杜云汐抿了抿唇,带着一丝忐忑不安道:“我刚才算了一下,这才一个多小时。咱们就已经花了小十万了。你...你哪儿来这么多钱呀?”

    白小暖也很是心虚道:“是啊雨柔姐。虽然买东西的时候感觉好开心,可每次结账的时候我都心疼死了。你花这么多钱,回去真的没关系吗?”

    “嘿嘿...”陆雨柔嬉笑道:“怕什么,反正花的又不是我的钱!”

    “啊?”

    二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呼,杜云汐一脸愕然道:“那...那这钱是...是谁的?”

    陆雨柔想都没想,很是理所当然道:“你哥的呀!”

    “我哥?”杜云汐与白小暖对视一眼,呆呆问道:“我哥的钱怎么会在你哪里?”

    “这个呀,说起来话就长啦。”

    陆雨柔干脆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然后开始为两人说起当初杜飞救下冯国良后,冯安琪给了他一千万作为酬劳,之后被她半哄半威胁的给弄了过来。

    后来陆家急需用钱,她就拿出来想要交给姐姐,没想到陆明雪一听是冯安琪给的,脸色立刻就变了。说什么都不要。

    从那以后,这笔钱就像是被所有人给遗忘了似的,一直留在了她的手里。

    “什么?一千唔唔唔...”

    陆雨柔死死捂住白小暖的嘴,气急败坏道:“小暖你要死啦。这么多人,你喊出来咱们今天还能回得了家吗?”

    只是话刚说完,突然感觉左右脸颊同时传来一阵剧痛。

    “呀...疼疼疼疼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