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赘婿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七七章 脖子洗净

    “今早得到赵长空死讯时,我猜测赵天龙很有可能会去找你家人的麻烦。所以一大早我特意派了人对你的家人进行暗中保护。”

    “原本这事只是我的猜测,我也不确定。因此也就没有提前通知你。就在刚才,我的人给我回电话,赵家果然对你妹妹他们出手了。好在我的人就在附近,及时把她们救了下来。所以,你不用紧张。她们已经没事了。”

    听到这,杜飞终于长长松可口气。而对李家这一举动,他也发自内心感激不已:“李少!谢了。这次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她们会遇到怎样的后果...”

    李剑擎洒然一笑道:“杜兄,你我之间还用得着这么客气?”

    “别忘了,我爸可是让你叫他大哥来着!”

    杜飞一脸肃然道:“一码归一码。不论是云汐还是雨柔。甚至是白小暖,都是我最亲近的家人。她们如果出了事,对我而言不亚于灭顶之灾。所以,李少,这人情我杜飞铭记于心!”

    有了杜飞这句话,李剑擎的良苦用心也就算是没有白费。

    “行了杜兄,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轻笑一声,李剑擎道:“发生这种事,你妹妹她们并不能完全信任我的人。所以,你赶紧给她们打个电话吧。然后待会儿我的人会把她们安全送到家。你就不用操心了。”

    杜飞也没跟他客气,再次道谢一声后,便挂断了他的电话,转而给妹妹拨了过去。

    才响了一声,电话就被接通,妹妹那熟悉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哥!”

    “云汐,你们怎么样?都没事吧?”

    杜云汐摇了摇头,轻声道:“没...我们没事。”

    “没事就好。”直到这时,杜飞一颗心才真正彻底落回肚子里:“云汐,外面不安全,你们先跟着救你们的人回家。我去接了你嫂子救回去。”

    杜云汐抬头看了李辉一眼,这才真正相信他们的确是哥哥朋友的人。现在她也的确只想回家。于是十分乖巧的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哥。那你自己注意安全。”

    “嗯,到家了记得给我打个电话。我很快就回去了。”

    再次挂断电话,杜飞眼神立刻变得阴沉无比。

    杜飞不是没想过赵长空的死会让赵天龙对他心生怀疑。

    毕竟,他是近段时间以来唯一既与赵长空有仇,又有能力弄死他的人。

    可杜飞万万没想到,仅凭怀疑,赵天龙就能做出抓他全家的事情来。

    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霸道能够形容的了。这根本就是无法无天!

    “我本想,这事到赵长空就算了了。”

    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杜飞咬着牙,杀机四溢道:“可你既然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赵天龙!”

    转身,上车。出了圣凯德酒店,直奔腾空创业!

    赵家已经找上了杜云汐她们,没理由会放过陆明雪。杜飞心中焦急万分,脚下不由自主加大油门。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快赶到陆氏酒业!

    “轰轰轰!”

    超跑的高性能引擎轰鸣声一路飘扬而过。去时花了四十多分钟,回来却只用了半个小时。当银色布加迪驶入腾龙创业地下车库时,时间还不到十一点。

    把车停好,杜飞大踏步走向电梯间。远远的,就见电梯门正要关上。他急忙蹿了过去,抢在即将合上的最后一瞬间按下了上行键。

    “嗡!”

    电梯门在短暂的停滞了片刻之后,复又重新开启。而随着门开的越来越大,在看清楚里面的情景后,杜飞却是不由怔了怔。里面竟然足足站了七八人。

    而对方在看见杜飞后的表情同样亦是如此。

    从左到右,杜飞将电梯内的每一个人都扫过一遍,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嗡!”

    因为无人进出,电梯门开始缓缓闭合。

    如同没看见般,杜飞的视线仍旧停留在里面的几人身上,脚下一动不动。

    “唰!”

    忽然,电梯内一人伸手挡住了即将再次关上的电梯门。同时,里面的人开始陆续从中走出。并将杜飞围了起来。

    人群最前方,一名看起来约摸三十五六左右的青年男子在上下仔细打量了杜飞一番后,开口问道:“你是杜飞?”

    杜飞抬了抬眼皮,看向他道:“赵家?”

    青年男子脸上露出片刻惊讶之色,随即立刻转冷:“你竟然知道我们来自赵家?看来三少的死果然与你有关。”

    说罢偏了偏脑袋,对身后一人道:“阿南,你带小天小雨上去抓人。我们在这等你。”

    被换做阿南的年轻人闻言点了点头道:“是,博哥!”

    说完就与另外两人转身重新按下电梯。

    目中无人,全然没把杜飞放在眼里。

    “上去抓人?问过我没有?”

    赵博蹙眉道:“小子,不想额外吃苦头就给我老实待着。再多嘴信不信我抽你?”

    “唰!”

    围住杜飞的众人豁然感觉眼前一花,下一刻!

    “啪”的一声脆响突兀响起,紧接着,一道身影伴随着凄厉惨叫从众人眼前飞了出去。

    “咚!”

    目光下意识望向左侧,当看清贴着墙壁跌落在地之人的样貌时,所有人全都大吃一惊。

    竟然是赵博!

    再回头,就见杜飞甩了甩手,一脸冷漠道:“找死!”

    “草,你踏马敢对博哥动手?”

    短暂的愕然过后,人群顿时炸开。包括原本面对电梯的阿南等三人在内,剩余七人脸上全都露出惊怒之色。

    “一起上,先废了这家伙再说!”

    “敢动博哥,简直找死!”

    阵阵怒吼声中,几人全都扑了上来。

    眼神瞬间一变,杜飞右臂一挥,一拳正中冲在最前面的阿南太阳穴。

    “咚!”

    一声未哼,阿南直接栽倒在地。

    紧接着,拧身,扫腿!

    “砰”的一声闷响!

    狠狠鞭在一人腰腹之上。

    “噗!”

    在其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的同时,接连将两人给砸得倒飞出去。

    “啊啊啊...”

    数声惨叫响起,几人全都重重砸在电梯间内的墙壁之上,下一刻,一连串瘆人的骨骼断裂声清晰传来。

    右脚落地,垫步,左腿侧踹!

    “咔嚓...”

    “哇...”

    小天整个人都如同一只煮熟了的虾般,躬成一团倒飞出去。足足跌出去四五米远方才“嘭”的一声摔落在地,一动不动。

    左手成拳,带出一道猛烈破空之声,直接击打在小雨的脖颈上,随即没等他软倒下去,已是抬脚将他给踢飞了出去。下一刻,转身,右手探出,已然掐住了最后一人的脖子。

    整个过程全部加在一起,绝对不超过五秒。

    恐惧!

    自脚底板开始,不过片刻就已蔓延至头顶的,充满了无尽刺骨寒意的森冷恐惧感。填满了赵义的整个躯体,甚至是灵魂。

    为什么...情报里完全没有提到过,这个叫杜飞的...是个武者?

    而且...还是个极为强大的武者?

    双脚一点点离开地面,呼吸开始变得困难起来。赵义瞪大了双眼,极力想要吸气,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到。他只能拼命拍打着杜飞掐在自己脖子上的右手,同时不停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嗬嗬”声。

    杜飞的眼神中看不出丝毫情感,语气异常冷漠道:“回去告诉赵天龙!让他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

    说罢一甩手,直接将他给掼在了地上。

    “哇...”

    避开这人喷出的一口鲜血,杜飞环视一眼几人,面无表情的按下电梯,走了进去。

    分钟后,电梯门“叮”的一声缓缓打开。杜飞大步从中走出。直奔陆氏酒业办公处。

    只是还没走两步,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呼唤。

    “杜先生?”

    杜飞皱眉转身,就见消防通道口,六个年轻人从中快步走出。

    短暂的怔了片刻,杜飞心念一动,开口道:“你们是...李少的人?”

    走在最前面的短寸青年笑着回道:“是的杜先生。我叫李鸣,是少爷派来对陆小姐进行暗中保护的安保人员!”

    心中再次涌现一股暖意,杜飞伸手与对方握了握,点头示意道:“几位,多谢!”

    李鸣摇头道:“杜先生客气了。我家少爷说了,您是我们李家的贵客,能够为您做事是我们的荣幸。”

    事已至此,客气话杜飞也就不再多说。他转而道:“我来了,你们就不用继续守在这里了。赵家的人已经来过了,待会儿你们下楼帮我处理一下。然后就回去吧。等这件事过去后,我在中海食府宴请各位。”

    对于杜飞的能力,李家已经无人不知。因此,在听完这句话后,所有人的脸上同时露出了一丝同情之色。

    这几个家伙可真够倒霉的。遇到谁不好,正好撞在杜先生手里,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李鸣甚至已经能够想象到这群人的下场。

    咂了咂嘴,李鸣点头道:“好的杜先生,那我们就先走了。告辞!”

    杜飞目送几人进入电梯后,这才转身向着陆氏酒业办公处走去。

    时隔不到一周,当杜飞再次进入其中时。他所看到的已与记忆中完全不同。

    不只是员工们的精神面貌都显得格外醒目,最重要的是,在面对他时的态度,已与从前截然不同。

    “咦!杜哥,你怎么来了?”

    “看你这话说的,还用问?肯定是来接陆总出去吃午餐的呗!是吧杜哥?”

    “哇,真羡慕陆总,杜哥对陆总也太好了叭!”

    “去去去,都围在这儿干什么?不用工作了?嘿嘿,杜哥,陆总就在办公室,要不要我带您过去?”

    一张张热情洋溢的笑脸,一双双崇敬热切的眼神,一句句亲切讨好的话语。

    若不是这里的每一张脸,杜飞都认识,并清楚知道他们的真实性格。他甚至以为一直以来都很受这群人的欢迎。

    果然,唯有权势...乱人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