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赘婿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八八章 阴云

    赵天龙是个亡命徒,这句话杜飞从很多人的口中都听到过。但这次真正直观感受到。还是让他对其有了个更为深刻的了解。

    赵天龙,绝对是个极度危险的家伙!

    但这其实还不算什么。真正让杜飞心生警惕的,还是他心中的另一个猜想。

    赵天龙是不是武者?

    关于赵天龙的发家史,被提到的永远是钱通刘玉等人在外拼杀,赵天龙则是他们七人的大脑。他的作用,是出谋划策,制定方针的掌舵人。

    至今,还没人见过他出手。所以,就连李崇虎都认为,他只是个普通人。绝对不是什么武者!

    可杜飞却始终感觉有些不对劲。

    在发家之前,赵天龙不过就是个草根。其家世背景比起杜飞也好不到哪儿去。以他的身份地位,是怎么结交到钱通刘玉这些人的?而且还是整整七个。

    你说他们年轻时实力不算高,能认识他们不奇怪?

    六品境不是什么人都能达到的。现实也不是玄幻小说,不存在什么助人突破的天才地宝。能达到这一境界的,无一不是天赋惊人的武学奇才。

    似这等人,从一开始就足以表现出其非凡之处。

    而且,赵天龙身边还不止一个。这难道不奇怪?

    所以杜飞才会猜测,他极有可能也是个武者,而且实力必然不低。唯有如此,才能解释得通。

    但这一些终究只是个猜想。他特意留着赵凌云不杀,就是想要试探其会不会出手,无奈他这都不动。以至于杜飞都拿不准他到底是真普通人,还是心思深沉到了一定境界?

    “杜飞?”胡耀华皱眉道“想什么呢?”

    杜飞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笑着回道“没什么,对了。胡叔,李叔,蔡叔,谢了!”

    胡耀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跟我你还客气什么?”

    李崇豹眼神异样的上下打量了杜飞几眼,给他看得心里直发毛。他知道眼前这位是李雨珊的父亲。心里莫名有些发虚,尴尬一笑,正准备开口。这时一旁的熊图却是忽然重重哼了一声,瞪着他道“小子,今天这事我记下了。你要是能逃过赵天龙这一劫,我在找你算账!”

    事到如今,熊图也算是想明白了。杜飞这家伙的确没打算利用熊家对付赵家。可踏马的这混蛋是在利用他拖延时间,好等到胡耀华他们的到来啊!

    虽说赵凌云的举动的确令人恼怒,赵天龙的态度也确实可恨。但对世家门阀而言,没什么是不能通过谈判去解决的。

    唯一的问题就在于双方需要各自退让多少而已。

    可就因为杜飞的一再拱火,致使他心里憋着股气,从而失去了冷静。以至于事情演变成现在这等彻底无法挽回的地步。

    熊家与赵家之间的梁子,算是结大了。

    杜飞闻言皱了皱眉,转身面对他,淡然摇头道“难怪赵天龙一点都没把你们熊家放眼里。熊图,你也就这点本事了。”

    没等熊图开口,熊战已是一脸怒容跨出一步,伸手指着他道“姓杜的你再说一遍?”

    目光落向熊战,杜飞勾起嘴角道“再说十遍又怎么了?熊就是熊,不然你们至于被人拿刀架脖子上却连个屁都不敢放?倒是你,还有点血性。就是可惜了,脑子不太好使!”

    “你个混蛋!”      眼看俩人就要打起来了,胡耀华三人相视一眼,急忙将二人隔开,边劝解道“欸欸,冷静点,都冷静点。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们这是干什么?”

    他们实在搞不懂,方才赵天龙撩狠话的时候,杜飞分明还替他们说话来着,怎么转身这仨就干起来了呢?

    熊图怒声喝道“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你知不知道这混蛋都干了些什么?”

    <b

    r/>  说着便把他叔侄二人来到现在所发生的事情都给几人复述了一遍。

    “现在这王八蛋还说这种话,你们说,我应该怎么冷静?”

    几人闻言顿时面面相觑,尽皆无语。

    杜飞只是冷笑一声,都懒得搭理他了。可他这态度却是再次激怒了熊战,李崇豹手一抬,直接按在了他的胸口上,怒声喝道“够了!”

    “李叔叔”

    李熊两家乃是姻亲,熊战的妹妹熊瑾瑜与李崇豹是翁媳关系。因此,这声叔叔可不像杜飞那样只是出于尊重,这可是沾亲带故的。

    当然,五阀之间相互联姻是很正常的,真要说有多亲,那也未必。先不说杜飞与李崇虎那份关系,也不说他李崇豹是想把女儿嫁给他的。

    就说现在他们正在图谋的事情,就注定了李崇豹无论如何都会站在杜飞这边。因此,根本没等熊战把话说完,他便皱眉开口道“老图,小战。杜飞话虽然说得难听了点,但理却没错。况且,你们别忘了,赵天龙走之前,他还替你们说话来着。你们至于这么生气?”

    “那些道理难道我不懂吗?用得着他来说?”熊图怒气冲冲道“他这摆明了就是在拿我当枪使,利用完我熊家想要一点代价都不付?做梦!”

    “呃”

    这话倒是不假。李崇豹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嗤。”杜飞却是一脸鄙夷道“你只想到我利用你,可你有没有想过,事情之所以发展到如今这一地步,完全是拜你所赐?”

    “好,赵凌云的事我且不提。我问你,以赵天龙方才的态度来看,你认为我即便把他儿子交出去,他就能放我离开?”

    “这”

    熊图顿时无言。

    的确,以方才的形式来看,赵天龙摆明了是不杀杜飞绝不甘休的架势。这点恐怕真不是通过谈判能够解决的。

    “怎么不说话了?”杜飞冷笑连连道“你自己也没把握了是吧?那你倒是说说,若赵天龙不同意,你又打算怎么做?跟他达成协议,把我给卖了?”

    “放屁!”熊战怒道“你把我熊家当成什么了?”

    “那不就是了?”杜飞嗤笑道“熊家如果真像你说的,不可能这么做。那就算我什么都不说,难道事情就不会发展到这一步了?”

    “”

    这次,就连熊战都无言以对了。

    愤怒让他们失去了理智,从而忽略掉了许多细节。但现在经过杜飞这么一提醒,他们发现,事情似乎还真是如此。不论有没有他,结果好像都不存在第二种可能!

    李崇豹见他叔侄二人终于冷静下来,不由叹息一声,再次开口劝慰道“杜飞说的对。有时候有些事不是你退让就可以的,因为总有人习惯了得寸进尺。所以说,这事怪不得别人。要怪,也只能怪赵天龙太过嚣张跋扈。”

    熊图扭头看了他一眼,默了默。随即却是直接揭过这事不提,转而对熊战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打电话叫人来把弟兄们送医院去?”

    熊战怔了怔,反应过来后立刻点了点头,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李崇豹哪儿还不明白,他这是变相表面事情就到此为止了。好歹也是熊家二代老三,怎么着也得给人家点面子。于是他立刻转身说道“好了杜飞,时间不早了。赶紧收拾收拾东西,我大哥他们可都在等着你呢。”

    杜飞看了已经走到一边的熊提一眼,点点头,转身便进了屋内。

    “杜飞!”

    刚进门,陆明雪便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带着哭腔说道“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其余人也都陆续来到他身边,杜飞见他们的脸色都有些不大好看。于是边轻轻拍着陆明雪的肩膀,边闻声宽慰道“我不是早就

    ()

    ap.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