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赘婿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九七章 隐龙会

    骤雨倾盆,让普通人根本无法看清十米以外任何景象。

    但对于六品武者而言,影响却并不算太大。因此,当庞华看清与他成对角之势与杜飞形成对峙的那道高瘦身影究竟是何人时,先是一怔,随即便觉胸腔之中猛然爆发出一股滔天怒火,让他几愈发狂:“赵天龙!你竟有六品的实力?那你之前为什么一直不出手?”

    “唰!”

    银色的三尺长剑轻轻一震,弹起无数水花。赵天龙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怨毒之色,语气无比森寒道:“要质问我,是不是也应该等到先把这小畜生杀了再说?”

    “等?”庞华握紧手中铁棍,咬牙切齿道:“我老婆死了!就因为你!明明有着六品的实力却始终不出手!你还想让我等?赵天龙,你若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先杀了你!”

    “我兄弟也死了!!!”

    赵天龙怒声咆哮道:“死的不止你老婆!还有我兄弟!”

    “你找我要交代?”赵天龙豁然扭头,直视着庞华恨意十足道:“我让你夫妻出手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若非你们延误时机,导致刘玉率先负伤,后果至于演变到现在这地步?”

    “四对一!还收拾不了一个?你让我给你什么交代???”

    “谁踏马给我交代?”

    庞华无语凝噎,脸色一片惨然。

    是啊,谁能想到,区区一个二十余岁的毛头小子,竟能做到如此地步。

    这可是以一敌四啊!而且不是高阶打低阶,这是绝对的同等境界对战,一对四的情况下,竟被对方连杀三人。这踏马谁能想得到?

    怪赵天龙?当然要怪!不管他如何解释,都改变不了他刻意隐藏实力的事实。姓杜的这小子现在已经伤成这样了。若他在一开始就选择与自己等人联手,而不是袖手旁观,那他必死无疑,阿茹又怎么会死?

    但有一点他的确没说错,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眼下最重要的是先杀了这小子。等干掉他,自己有的是时间跟赵天龙算这笔账!

    在两人发生争执之时,杜飞并未选择贸然出手,而是将直刀换至左手。方才左右看了看两人,随即勉强露出一丝笑意,淡淡开口道:“真没想到。赵天龙,你隐藏的可真够深的啊。整整三十五年,六品境,却一次手都没出过。佩服佩服!”

    “我也同样没想到!”赵天龙阴沉着脸道:“你竟有如此强悍的实力。我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高估你了,可事情依旧走到了现在这一步。姓杜的,你杀我三子,废我长子,现在连我最后两个兄弟都死在了你手里。今天我若不把你抽筋挫骨,再虐杀你全家,我赵天龙永不为人!!!”

    “轰隆隆!”

    一道远胜先前的巨大银龙自天际疯狂游动足有近三秒方才渐渐消散。

    而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生平第一次,赵天龙心中生出了丝丝悔意。

    倘若自己没有选择隐藏实力,钱通刘玉是不是就不会死?

    可这个想法不过出现瞬间就被他狠狠湮灭与脑海之中。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三十余年来,死在自己面前的人还少吗?别的不说,其余五兄弟不同样如此?

    只要有朝一日,自己能晋升七品,成为一域之王,一切的牺牲就都值得!

    只可惜,事到临头,自己终究还是暴露了。不过在此之前,能为儿子兄弟报仇,也算值了。

    杀了他,立刻就走。最多三年,自己就能卷土重来。到了那个时候,不仅天龙集团仍旧属于自己。包括整个中海,也都是我的!

    所有这一切的念头不过转瞬之间,在天空中那道巨大闪电彻底消散的刹那,赵天龙握着剑柄的右猛然一紧,脚下轰然炸开。

    与此同时,犹如心有灵犀般,庞华亦挥起手中铁棍纵身一跃!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雷鸣声第五次响起,片刻后,三人的身影同时被电芒照亮。

    庞华高高跃起,整个身躯后仰,双手持棍,尚未抡出!

    赵天龙立于杜飞后方,剑尖遥指他的后心,只待其做出动作,便可伺机一击必杀。

    而被他们夹在正中央的杜飞,尽管脸色看起来苍白无比,却没有显现出丝毫惧意,反而勾起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笑意。

    在他身后,赵天龙并未察觉到异样,可空中的庞华却觉心脏猛然一突。然而,没等他想明白杜飞为何发笑,眼前却是陡然一花。

    “唰!”

    有模糊残影一掠而逝,庞华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已然感到右脸恍若被一柄千斤巨锤狠狠砸中。一声未哼,人已如流星般迅捷砸向地面。

    “嘭!”

    赵天龙眼睁睁看着杜飞消失,庞华自天空坠落,眼前又是猛然一花,只觉心脏如同被一只巨大手掌用力捏紧了一般,连跳动都停了半分。

    “危险!”

    没有任何迟疑,右脚在地面狠狠一踏,身影疾掠狂退的同时,手中长剑也在身前不停流转,这一刹那,就连雨水都被他给挡在了身外。

    真正的水泼不入!

    然而,那股强烈到了极点的危险感非但没有消失,反而逾逼逾近。赵天龙只觉浑身汗毛根根立起,生平第一次,他无比清晰的感受到了死亡的迫近!

    而这不是幻觉,因为前眼,正有一道虚影极速掠来!

    “当!!!”

    比前面数次都要刺耳的尖锐金铁碰撞的巨响声中。赵天龙的虎口陡然炸开,长剑瞬间脱手而出。

    双目豁然圆睁。映入瞳孔的,正是杜飞那对满含杀意的冰冷双眸!

    “唰!”

    眼前再次一花,赵天龙根本没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便觉胸口如遭重锤,整个人不由自主倒飞而出。

    “轰”的一声巨响,桃苑别居的院墙轰然垮塌。

    直到这时,赵天龙方才“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亦是在这个时候,他才感受到自胸口传遍全身的剧烈疼痛。

    锥心刺骨,让他无法动弹半分!

    “咳...咳咳...你...”赵天龙再次吐出数口鲜血,极力支撑着不让自己的脑袋下垂,目光死死瞪着正向自己缓步而来的杜飞,不可置信道:“七品...你...你怎么可能是七品!”

    “为什么不能?”右肩插着一枚透体而入的短刺,上身白色T恤尽数被鲜血染红,因雨水浇打而紧贴着身体。可在此时,却没给人半分狼狈之意,反而凭空增添了几分肃杀之感的杜飞低头俯视着几如垂死般的赵天龙,一脸淡然道:“你都能是六品,我为什么就不能是七品?”

    “咳...你...你既然有七品的实力,在腾龙盛庭就能杀光我们。又何须等到现在?”赵天龙的目光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以及无法接受:“更...更加不可能受伤。七品杀六品,不过宰鸡屠狗!”

    “你说这个?”杜飞淡淡摇了摇头,一脸讥讽道:“我这么做,当然是为了防着你了。毕竟,在此之前我还无法确定你的实力究竟如何。万一你是七品呢?”

    “我虽然自信即便你是七品,依然能够杀你。可你若一心想逃,我未必追得上。万一让你逃了,我岂不是要寝食难安?”

    赵天龙闻言瞳孔骤然一缩,脱口而出道:“你...你怎么知道我是武者?”

    “很难猜吗?”杜飞不屑摇头道:“二十岁前,你不过就是个混混,有什么资格结识钱通刘玉等有着晋升六品资质的天才武者?一个两个也就罢了,整整七个!”

    “你当自己有传说中的王霸之气,虎躯一震,天下英雄尽皆来投?”

    “所...所以,就为了一个猜测,你不惜数次涉险,将自己陷入险境。只为引我出手?”

    “涉险?”杜飞勾了勾嘴角,戏谑道:“我会告诉你这些伤都是我故意留下的吗?像你这么能忍,我若不给让你看到能杀了我的希望,你能从人群里走出来?能下定决心不在隐忍?”

    “噗...”又是一口鲜血咳出,赵天龙一片惨然道:“没想到我赵天龙纵横中海三十余年,今天竟然栽在你这么个黄口小儿之手。果然,是天要亡我吗?”

    “亡你的不是天,是你自己。”杜飞眼中没有半分怜悯之色,冷漠至极道:“天龙集团害了对少人家破人亡,只怕连你自己都数不清。赵凌云被你视作接班人,负责集团事务,比起你来还要更甚。”

    “你以赌起家,赵冲霄贩毒。赵长空便涉黄。”

    “一家四口,黄赌毒都齐了。就算今天没有我,你们赵家也该死!”

    “呵...哈哈...哈哈哈...”

    杜飞蹙眉看向嘴角分明还在不断溢血,却状似癫狂不住大笑的赵天龙,冷声问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年幼无知!”尽管看起来极度虚弱,但赵天龙的语气依旧充满了幸灾乐祸之意:“我赵家的确该死,可你也别得意的太早。”

    勉强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庞华许茹二人,赵天龙满脸嘲弄道:“你之前...不是问过,他们是什么人吗?”

    “呵...他们是...是隐龙会的人。而且...还身具长老之职!”

    “隐龙会?”

    “不知道?”赵天龙咧了咧嘴,呵呵笑道:“回去问问李崇虎,他会告诉你,什么是隐龙会。”

    “另外,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来帮我吗?”

    “因为,我是隐龙会的外执事,其实就是他们的钱袋子!”

    “呵...呵呵...你杀了隐龙会两位长老,一位外执事,还毁了他们一只钱袋子。你可以猜猜看,他们会不会放过你?”

    “七品?很了不起吗?嘿...嘿嘿...姓杜的,你根本不知道接下来你将要面对的,究竟是一群多么强大的存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