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赘婿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零二章 给他们

    明媚皓齿,巧笑嫣然。但杜飞却明显从李雨珊的眼神中捕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他当即毫不迟疑道:“怎么可能,我只是有点意外。绝对没有半点不想见到你的想法在里面。真的,我保证!”

    李雨珊脸上带着淡淡笑意,就这么看着他。直到把他看得浑身都不自在起来,方才淡淡道:“那你还不请我进去?”

    “哦哦哦...”杜飞一拍脑门,急忙侧身让到一边道:“请请请!”

    李雨珊一提裙摆,直接走了进去。来到客厅后,将手中的保温盒放在了桌子上道:“给你带的早餐,先趁热吃了吧。”

    杜飞本就是饿醒的。虽说李雨珊给他送早餐让他颇有些意外,不过他也没矫情,直接来到桌前坐下,边把保温盒打开边道:“谢了。对了,你吃了没有?”

    李雨珊状似漫不经心道:“吃了。”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说话间,盖子已经被取了下来,里面装的是燕窝粥。不仅分量十足,而且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面而来。杜飞忍不住深吸了口气,接着毫不犹豫勺起一大口塞进嘴里。一入嘴,他便不由自主赞叹道:“好香啊!”

    嘴角情不自禁微微翘起。但她却并没告诉杜飞这是她花了整整两个小时亲手做的。而是单手支着下巴看着他道:“喂,我问你。昨晚你伤成那样...不疼吗?”

    杜飞眼神古怪的看了她一眼,道:“你这话问的,当然疼了。不疼那还是人?”

    “你是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的?”李雨珊用力翻了个白眼道:“你问问胡文风,再问问我大伯,或者干脆问问秦医生。你问问他们,昨晚你看起来像是有感受到疼的样子吗?”

    杜飞怔了怔,片刻后,他摇头失笑道:“你说这个啊。我只是觉得就算我疼的又哭又叫的也没用啊。那也不能为我减轻痛苦,反而影响周围所以人的心情。既然根本没有任何意义,那我何必表现出来?”

    李雨珊闻言愣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杜飞给出的竟然是这么一个答复。

    “就因为没意义,所以干脆不表达出来?可问题是,这种痛苦是人能控制得住的吗?”

    李雨珊无语摇头道:“我现在真是越来越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人了。”

    “...”杜飞满脸黑线。我特么不是人是什么?

    可就在他准备开口之际,门外李崇虎的声音却是忽然响了起来:“杜飞,你醒了!”

    杜飞忙起身转头看向门外,就见李崇虎已是大步走了进来。当他看到桌上的那碗还没吃完的燕窝粥时忍不住轻咦了一声,下意识看向李雨珊道:“雨姗啊,你竟然亲手...”

    李雨珊脸颊瞬间微红,急忙起身打断道:“大伯,你还没吃早餐吧?要不要我让厨房‘也’给你盛一碗?”

    李崇虎闻言怔了怔,随后很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道:“算了。不用了。”

    说着扭头又道:“杜飞啊,你的伤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杜飞笑着摇了摇头道:“大哥,你看我这样像是有事的样子吗?”

    李崇虎上下打量他几眼,点了点头道:“没事就好。那你赶紧吃吧。老胡他们都来了,现在就在前厅等你呢。吃完咱们一块儿过去。”

    “哦?他们都来了?”杜飞点头道:“那好,我知道了。”

    说罢也不细嚼慢咽了。直接将整个保温盒端在了手中,囫囵几口把粥都给倒进了嘴里。在李崇虎李雨珊都给看了个目瞪口呆之后,随意擦了擦嘴,便立刻开口道:“好了大哥,咱们走吧!”

    “呃...”李崇虎扭头看了李雨珊一眼,无奈摇了摇头,心里想着这小子...简直是牛嚼牡丹。不过侄女既然自己不愿让人知道,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于是只能点了点头,转身当先往前厅而去。

    当他二人都走了出去,李雨珊这才看着桌子上的保温盒淡淡笑了笑。她倒没觉得杜飞方才那样有什么不妥。食物食物,做出来不就是给人吃的吗?别管他吃相好不好看,起码他吃了个一滴不剩,这不就说明他认可自己的手艺,且吃的非常香吗?

    当然,她若是知道,杜飞其实一直以来吃东西都是这德行,怕是就不会这么想了。

    而另一边。当李崇虎领着杜飞一进入前厅。里面的十数人便全都同时站了起来。周倩更是第一时间便挤到了他面前,边对着他一阵上下打量,边满脸关切问道:“杜飞,你伤哪儿了?现在怎么样了?严不严重?”

    “呃...”杜飞一见她就有点心虚。好在他的伤全都被衣服给挡住了。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周倩也不可能直接去扒他衣服。于是他忙打了个哈哈道:“没事了倩姐,我昨晚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就是点皮外伤,一点儿都不碍事。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一点事儿都没有,真的,你就放心吧!”

    李崇虎一脸古怪的看着他。差点没忍住当场拆穿他的谎言。

    肩膀都让人给扎穿了,身上带着六个弹头,胸口让人划拉出一道长近四十厘米的大口子。这你特么跟我说是皮外伤?你能解释一下吗?

    不过他也知道,杜飞这是不想让更多人无意义的替他担心,因此当然不可能揭穿他。而周倩等人见他此时的模样的确不像是受伤严重的样子。方才略微放下心来。

    这时李崇虎也没让大家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浪费时间,而是直接插话道:“行了。现在人都到齐了。先说正事吧。”

    随着李崇虎的话音落下,所有人都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前者环视一周,看了所有人一眼,这才继续说道:“相信大家都知道了。事情有点超出了咱们的预期。熊施两家的反应非常快,不但打乱了咱们的计划,还抢了咱们不少战利品。”

    顿了顿,他扭头看向身侧道:“剑擎,你把昨晚施熊两家的具体行动再给大家说一遍。”

    李剑擎闻言点了点头道:“熊家的主要力量都集中在北城,一共占了十家赌场。而且还是整个城北面积最大,地理位置最好,收益最高的。我大致估算了一下,单是这十处地产的价值就超过了八十亿。”

    “至于施家,他们虽然动的稍微晚了点。但却仗着人多,硬生生从冯董和周董负责的南城那边抢下了五家会所。价值的话。大概在三十亿左右。这都是没把运营收益计算在内的纯地产价值。如果再把营收计算在内,那估值可能接近两百亿。”

    李剑擎说着环视众人一眼,脸色很是阴沉道:“虽说咱们要拿下这些产业同样需要付出巨额资金。但绝对不会超过六十亿。也就是说,被他们抢走的资产估计至少在一百四十亿左右!”

    远远超出预估!

    但这不是重点,李剑擎话音刚落,杜飞却是陡然站起身来,皱紧眉头道:“倩姐,施家的跟你们动手了?”

    众人闻言下意识看向杜飞,又看了看周倩。后者精致的俏脸瞬间浮现一抹红晕,心中升起一丝暖意的同时,轻轻摇了摇头道:“没有,他们也清楚咱们是七家联手。真要动起手来咱们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所以只是强行把我们的人都给驱散了出来。”

    杜飞闻言眉头这才舒展开来,没再继续开口。众人眼中闪过一抹怪异之色,片刻后,李崇虎重新开口道:“近两百亿的资产,这可不是个小数目。施熊两家这是从咱们嘴里抢肉吃了。各位,你们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蔡仲雄重重哼了一声,冷着脸道:“当然是让他们一分不少的给咱们吐出来。”

    胡耀海也跟着点了点头道:“不错。一分力不出就想抢走这么大一块肥肉,熊烈施青平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不过天底下哪儿有这么便宜的美事?”

    林剑锋却是皱着眉头开口道:“但是...咱们要怎么逼他们把这块肥肉吐出来呢?他们之所以敢这么做,无非就是看准了咱们在商业领域上威胁不到他们。而事实也的确如此,至于从其他途径下手...恐怕难度不小!”

    规则!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一切都要讲究规则。不是你比我钱多人多势力大就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的。

    官面上的问题就不说了,哪里规则更为严苛。大家都是封疆大吏,你就算十对一又能如何?管的着我吗?而要动用一些其他手段?那是在玩儿火。因此,这一层在他们这种级别的争斗之中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同样,基于上一条,武力对抗也是不可取的。他们跟赵天龙不同。赵家的关系户是完全因利益而存在。没了你赵天龙,还会有李天龙王天龙替补上来。因此不会有人为了他的消失而选择与七家联盟以及上京郑家为敌。

    可于世家而言,那是血缘,是族亲。动用武力一个不慎就有可能引发大规模冲突,继而导致局面失控。这是上层绝对不允许的。谁敢这么干,那就是把插手的理由直接送到了对方手中。大势之下即便是上京四大家都抵挡不了,更何况是他们。

    排除以上两点。最后他们能做的,就只能是发动商战了。偏偏,由于各自从事的领域不同,他们基本奈何不了对方。而这正是施熊两家敢于虎口夺食的底气所在。

    因此,当林剑锋话音落下之后,所有人都眉头便都皱了起来。

    胡耀华左右看了看众人,忽然插话道:“林董,我要没记错的话,施熊两家在你们瑞丰是有不少贷款业务的吧?就不能从这方面下手?”

    没等林剑锋回答,胡耀海已是先行摇头道:“不行,中海又不是只有瑞丰一家银行。施熊两家也不是还不起贷款。这么做非但制裁不了他们,反而会令林董遭受损失。”

    “那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李崇豹阴沉着脸道:“难不成咱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抢走这么大一块蛋糕?那可是一百多亿。真让他们夺走了,咱们七家分下来反而还不如他们占的多!”

    蔡仲雄闻言刚要开口,杜飞却是带着一抹玩味至极的笑意轻声开口道:“其实,他们想要,那就给他们好了!”

    “什么?”

    众人闻言尽皆愕然看向杜飞,一脸不可思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