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赘婿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三十章 以势压人

    外界发生的两件大事杜飞暂时还不知情。此时的他正一手提着陆鹏,在石美莹充满怨毒的目光之中大踏步走出了家门。

    大门外,已经将那四名保镖拖了出来。累的坐在地上直喘气的陆建平兄弟俩没逃走。因为陆鹏还在杜飞手里。他们要敢跑路,那说不定就活不过今晚来。

    也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杜飞才会只是给了他们一个命令就对他们完全不管不顾。

    不过,在看到石美莹还在那里磨磨蹭蹭一点点往外挪时,杜飞却是有些不耐烦了。他一把将陆鹏扔在地上。无视他的凄厉哀嚎,对着陆建平两兄弟十分不客气的命令道:“去把那女人给我弄出来。给你们半分钟!”

    陆建平兄弟俩相视一眼,很想破口大骂。可摄于杜飞的武力,终究还是强忍着脸上的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小跑着过去一人一边架着石美莹快步走了出来。

    人终于到齐。杜飞淡淡扫了几人一眼,也不管他们怎么看待自己。自顾自扭头四顾一番之后,冲着某处招了招手。

    随着他的这个动作,一道人影竟从那处墙角拐了出来,在石美莹等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之中,直接快步来到杜飞面前,躬身行礼道:“杜先生。”

    杜飞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笑道:“你叫李辉吧?”

    李辉闻言先是一怔,随即面露激动之色道:“是的杜先生。没想到您竟然认识我。”

    身为李家安保人员,没人不知道杜飞。他不仅是一名六品武者,同时还以一己之力硬抗李崇虎与赵大忠,将他二人都打伤自己却安然无恙。如今更是连赵家都被他给灭了。这么一个狠人,只要是个武者就没有不对他心生敬意的。更何况,杜飞如今与李家的关系几乎亲如一家。他的地位几乎与李崇虎齐平,就是这么一位实力强大,地位又崇高无比的强者,居然能够一口叫出自己的名字,李辉如何能不激动?

    杜飞轻轻一笑,道:“我不仅认识你,还知道之前就是你带着人救了我妹妹和小姨子。本来早就想当面跟你说声谢谢,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机会。没想到在我家附近盯守的竟然是你。”

    “那都是我应该做的。”李辉挠了挠头,露出一抹憨笑道:“杜先生您和咱家老爷亲如兄弟,可千万不要这么见外。”

    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杜飞笑道:“好,那客气话我就不说了,晚上叫上兄弟们来我家吃饭。现在我需要你们帮我个忙。”

    李辉立刻挺直了腰板道:“杜先生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就是。我家老爷说了,您的话就是他的话。我们一定尽全力帮您完成!”

    杜飞点了点头,随即指了指地上的陆鹏道:“看到这家伙了没有?带几个兄弟把这人给我看好,别让他跑了,哪儿都不许他去。待会儿如果有人过来想要把他带走,你们直接把人给我轰走。如果来人你们应付不了,就按门铃。我再出来解决。”

    “我当什么事儿呢。”李辉脸上顿时露出轻松笑容,拍着胸脯保证道:“杜先生您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保证给您办妥!”

    话音刚落,就听石美莹嗤笑一声,一脸不屑的看着他道:“妥?你知不知道他让你看着的是什么人什么身份?他是在给你惹祸你懂不懂?”

    李辉皱眉看了她一眼,转头问道:“杜先生,她是...?”

    没等杜飞回答,石美莹再次开口道:“我听你们刚才的对话。你们应该不是一家的吧?你听好了。他刚才让你看着的是越省陆家嫡系子弟陆鹏陆四少。而我。”

    伸手点了点自己,石美莹扬起脖子一脸傲然道:“是他妻子,同时也是越省石家的人。”

    说到这,她以满是怨恨阴毒的眼神看着杜飞道:“你应该看到我丈夫身上的伤了吧?这都是你面前这混蛋干出来的好事。现在他让你这么做,不只是在害你,也是在害你家老爷。我警告你,我的人马上就到,你要是识相的话,最好...”

    没等他把话说完,已经彻底失去耐心的李辉忍不住蹙眉看向杜飞疑惑问道:“杜先生,这女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石美莹闻言先是一怔,随即勃然大怒道:“你...”

    仍旧还是没能继续说下去,就听李辉以一种充满嘲弄的语气讥讽道:“越省陆家?很厉害吗?你是不是没搞清楚。这里是中渝,是中海,不是越省!你们陆家再牛,到了中海,在咱们李家面前,是龙你也只能盘着。吓唬杜先生?凭你也配?”

    这话一出,石美莹等人全都呆住,一脸震惊。就连陆鹏都停止了呻吟,看向李辉的眼神充满了不可置信。

    中海李家?

    在中海,姓李的很多。但敢把“中海”加在姓氏前的只有一家。这就好比在越省,敢自称“中海陆家”的只有他们这一家是一个道理。

    好歹都是世家豪门。况且李家在整个华夏都算上流,实力并不弱,他们自然听说过这个家族。至于陆建平兄弟俩就更不用说了,对这个名字更是如雷贯耳。

    “这不可能!”短暂的惊愕过后,陆建平第一个不服,跳起来大声吼道:“这小子算个什么东西?他就是我陆家一个上门女婿,他有什么资格结识李家?更不可能与李董亲如兄弟!骗子!你肯定是这混蛋的帮手,在帮着他撒谎骗我们!”

    “不错!”石美莹也反应过来,冷笑不止道:“龙不与蛇居,狮子和蝼蚁更是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李崇虎先生好歹也是中海第一人,能跟这种人做朋友?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另外,我奉劝你一句,世家豪门的大旗不是谁都能扯的。你这么做完全是在找死你知不知道!”

    李辉以一种看制杖的眼神冷冷看了几人一眼,缓缓摇了摇头道:“白痴!”

    石美莹都快气疯了。生于越省名门石家,从小到大,不论她走到哪里,在什么地方,得到的都是阿谀奉承以及谄媚追捧。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等羞辱?尤其是自打她嫁入越省陆家之后,这种事情根本想都无法去想。

    可结果呢?就在今天,老公让自家的破落户远亲给打了。打人的还是个下等人中的下等人,也就是贱民。不,他还是个上门女婿。这种人连贱民都称不上,是垃圾,是渣滓,是废物!

    现在更是随便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个杂碎都敢骂自己,这叫她如何能忍?

    她下意识就想冲过去抬手给李辉一个耳光。恰在此时,就见后者已然招了招手,刹那间,便有十余人自不同方向突兀蹿了出来,快速向着这边奔来。而与此同时,杜飞也以异常冷漠

    的眼神冷冷注视着她。

    身体不由自主轻轻颤了颤,石美莹僵在原地,不敢有丝毫动弹。陆建平兄弟俩更是下意识缩进了脖子,恨不得把脸埋进胸口。生怕杜飞在给他们来上一巴掌。陆鹏干脆趴在地上装起死来,杜飞之前对他的行为实在太过残暴。他是真的怕了。眼下他唯一的念头就是好汉不吃眼前亏,至于这些家伙是真是假。等自己的人来了再说!

    杜飞看了陆鹏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脚尖轻轻一点,一枚石子击在他的腰眼,疼得他惨叫一声,直接就从地上弹了起来。

    “你...”

    杜飞冷着脸,目光平静的看着脸上糊满了鲜血,外表看起来凄惨无比,正用满是仇恨的眼神死死盯着自己的陆鹏,不发一言。

    而这反倒给了陆鹏极大的心理压力,让他一时间竟不敢开口继续说下去。

    喉头滚动间,就见杜飞冷声开口道:“你喜欢仗势欺人,那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以势压人。听好了,你如果想活着离开中海,那就把那张欠条原件交出来。至于陆家的资产,我一分都不会给你。”

    “我知道你不服,现在让你交出来也不大可能。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陪你慢慢玩儿。你大可以随便叫人,只要你撑得下去。”

    说罢不再理会这几人。杜飞冲李辉点了点头道:“这几人就交给你了。有处理不了的随时找我。”

    “杜先生请放心。我想不会有需要您出面的时候!”

    同一时间,香岛,九龙山庄。

    隐龙会第一会长李克城面对足有80英寸的巨大投影屏,缓缓开口道:“林会长。事情查清楚了吗?”

    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林政笑着点头道:“查清楚了。吴正非入院的原因是中毒,不过不是因为长生1号。根据我的人从医院获取到的检测结果看,他中的是以非国一种稀有响尾蛇的蛇毒为主要成分,人工合成的一种混合型毒药。目前经过抢救,他已经清醒过来。就在大约十分钟前他还回了我一个电话,应该是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说到这,他看了其余八人一眼,特意强调道:“而且,在那之前我专门给吴夫人打了一个电话。从她的语气里可以听得出来,她的精神状态很不错。这些都足以说明,吴正非的中毒十有**就是一起常见的家族内斗事件。”

    如同当初冯国栋毒杀冯国良一样。事实上,这类事情在大家族里实在太普遍,真的一点儿不稀奇。况且从目前得到的消息以及证据都能够说明,这事的确应该与长生1号无关。否则以吴正非的身份地位,绝对不可能忍气吞声,更不会藏着掖着。

    因此,在听完林政的汇报会,李克城便即点了点头道:“不是就好。”

    顿了顿,他又摇了摇头道:“不过对长生1号的改进还要加快。否则时间拖得越久,暴露的可能性就越高。”

    林政仍旧面带微笑,点头道:“李会长请放心,我们的研究进度一直没停过,而且目前也已经有了一些进展。相信要不了多久,改进型就能正式被推出了。”

    李克城闻言再次点了点头,随即视线一一扫过眼前八人,淡淡道:“那么,接下来说第二件事。关于我们的下一步计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