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赘婿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三十二章 凶狠残暴

    “你刚刚不是很狂的吗?”石美莹看着脸色惨白到了极点,额头瞬间涌现大颗大颗汗珠,右腿完全折断,只能一声声哀嚎惨叫的李辉,只觉畅快无比:“你再给我狂啊!”

    说罢再次抬脚踩在了他的左腿之上。

    “咔嚓!”

    又是一声瘆人的骨骼断裂声响。李辉再次惨嚎一声。

    “快!”强忍着锥心刺骨的剧烈疼痛,李辉嘶声咆哮道:“按门铃,通知杜先生!”

    不远处,吴启元瞬间怔住!

    杜先生?

    抬眼看了看门牌号,他急忙掏出手机对照了一下妹妹发来的短信,瞳孔骤然一缩!

    那边,石美莹却是冷冷一笑,高跟鞋根已然踩住了李辉的手掌,在其上一下下旋转着。眼中带着无比的得意与猖狂:“不用你们叫,我自然会把他拎出来跟他好好算一算刚才那笔账!”

    说罢一抬脚,就要再次跺下去。可就在这时,在场众人只觉眼前猛然一花。梁志勇沈如梅二人同时一惊,急声惊呼道:“美莹小心!”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一阵劲风猛然涌动间,石美莹只觉身子一轻,人便轻飘飘飞了出去。

    好在对方并无恶意,沈如梅极为轻松便将她接在了怀中。而另一边,梁志勇却一幅如临大敌的表情死死盯着突兀出现在场中的那名看起来约摸五十余岁的老者。

    “你是什么人?”

    老者皱眉看了眼地上的十来名李家安保,正要开口。就在这时,那扇紧闭的大门却在此时突然开启。

    众人的目光下意识看了过去。

    杜飞紧锁着眉头,在大门打开的第一时间就开始四处扫量。可下个瞬间,他的双眼便是猛的睁大。身形一闪,在那老者以及梁志勇沈如梅豁然色变的目光之中,几乎是在眨眼间便出现在了李辉身前蹲下。

    他的瞳孔已是一片赤红,牙根紧咬,暴怒无比道:“谁干的?!”

    就连嘴唇都是一片苍白无比的李辉强忍着疼痛,勉强挤出一丝苦涩笑意道:“对...对不起杜先生...我...我可能搞不定了。”

    “刷!”杜飞手一甩,一包银针已然铺开在地。他随手一把撕开了李辉的两条裤腿,边在其上快如闪电的扎着针,边再次咬牙道:“我问你谁干的?”

    这时,石美莹已从惊慌中回过神来。作为一个普通人,她根本没意识到任何危险。反而自觉家里来了人,而且一次就来了两名六品武者。底气是前所未有的足。因此,她高高仰起头来,以俯视蝼蚁般的目光看向杜飞道:“我干的。小王八蛋,你刚才不是...”

    话没说完,梁志勇沈如梅再次豁然色变,急声怒吼道:“小心!”

    再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二人已是身形一晃,同时扑向石美莹。

    然而...

    “砰砰”两声闷响之后。二人几乎同时“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同时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出。

    “啊啊啊啊...”

    无数惨叫声接连响起。陆海石化的人群之中,一片人仰马翻,数十人被他二人同时砸到在地,模样凄惨无比。

    而在另一边,石美莹已是凸起双眼,被杜飞单手掐着脖子提了起来。

    一切变化不过转瞬之间。在场众人之中,除了那名陌生老者之外。全都瞪大了双眼,压根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嗬...嗬...”

    石美莹脸色涨紫,呼吸困难,只觉脖子随时可能断掉。她只能用无比惊恐的目光瞪着杜飞,拼命拍打着他的右手。

    而在这时,陆杰等人方才回过神来,又惊又怒:“你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

    石永安厉声呵斥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在挑衅越省陆石两家!你是在找死!还不赶紧把我妹妹放下!”

    “闯祸了!”陆雯雯尽管脸色略显苍白,可依旧以一种带着上位者的姿态威严恫吓道:“你闯大祸了!你是在给你全家招灾!”

    那陌生老者皱眉看了眼前三个年轻人一眼,缓缓摇了摇头,眼神中透露着一丝怜悯之色。

    你们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什么!

    果然,无知,才会无畏!

    另一边,杜飞赤红着双目,同样扫了对面几人一眼,随即脸上渐渐露出一丝狰狞之色,空着的左手一抬,直接拧住石美莹的右臂就是一旋。

    “噼里啪啦...”

    犹如爆豆般的声音瞬间响起。石美莹的整条右臂顿时变得像条麻花一般。而因脖子被掐,她连惨叫都无法发出。只能双目再次鼓出数分,嘴里不断发出难听的“嗬啊”声。

    “闯祸?”声音自牙缝中一点点挤出,如钢铁摩擦,刺人耳膜的同时,亦在不断散发出一股直抵灵魂的透骨寒意:“你说的没错。但闯下大祸的是你们!”

    说罢再次抬手,抓起石美莹的左臂又是一拧!

    “咔咔咔...”

    同时,他的右手略微松了松。

    “啊...啊啊...啊啊啊啊...”

    光听着就让人胆寒的凄惨哀嚎瞬间响彻每一个人的脑海。陆鹏之前刚升起的一点猖狂瞬间湮灭,转而想起杜飞先前那残暴一幕。

    心中,有恐惧感在渐渐滋生。

    但,其他人尚未经历。

    石永安更是眼珠子都红了,他怒目圆睁,愤怒咆哮道:“你敢!王八蛋,我杀了你!我发誓,我必杀你全家!!!”

    “刷!”

    一道残影猛然自众人眼前掠过。下一刻,“啪”的一声脆响之中,石永安一声未吭。如倒栽葱般直接栽倒在地。脑袋重重砸在地面之上,一动不动。

    “呱噪!”

    赤红的双目自剩余几人眼前一一扫过,直让陆杰等人心惊胆寒。可他还是强撑着胆气厉声喝道:“你...你真要因为几个保安跟我越省陆石两家不死不休?”

    “几个保安?”杜飞手一松,石美莹“噗通”一声跌落在地。折断的双手触碰到地面,疼得她再次哀嚎起来。陆杰见状目呲欲裂,疯狂大吼道:“你这混蛋,你...”

    “咔嚓!”

    “啊啊啊啊!!!”

    杜飞收回腿,冷冷看向他道:“你说什么?再说一句?”

    残暴!无比的残暴!凶狠!近乎没有人性的凶狠!

    没人再敢吭声。陆杰双拳死死攥紧,牙齿要得咯咯作响。

    后悔,无法言喻的悔恨在心中不断蔓延。陆杰怎么都没想到,今天这趟中海之行会演变到如此地步。

    不就是来教训自家一个破落户远亲?这一家子在他越省陆家看来,基本就相当于下等贱民啊!可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目光自石美莹,石永安,梁志勇以及沈如梅的身上一一扫过。他实在无法相信,也不愿意相信眼前所看到的。

    这是噩梦吗?

    连他都吓成这样,他带来的那拨人以及陆海石化的员工们就更不用说了。尤其是后者,此时他们更是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一趟?李家会不会找他们秋后算账?越省陆家的到时候拍拍屁股就走了,他们怎么办?

    然而,就在众人皆在或震惊或悔恨之际,又是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响起。这一次,石美莹没能再次惨叫出声。她直接昏厥了过去。

    缓缓转过身来。杜飞的目光自眼前这上百人的脸上一一扫过。他看到了惊恐,呆滞,震撼,阴沉,怨毒等等等等,一切与负面情绪相关的眼神或表情。不过,他始终面无表情。

    转过头来,杜飞看向场中唯一还在带给他强烈威胁感的那名白衣老者。面沉如水道:“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老者眼皮子轻轻颤了颤。他有预感,若自己回答是,对方恐怕会毫不犹豫对自己出手。

    这时,已经被杜飞稳定住了伤势的李辉急忙出声道:“杜先生,这位老先生和他们不是一起的。”

    说到这,他不由面露苦笑道:“刚才还多亏了他,不然我的手恐怕也得废了。”

    杜飞眉头顿时皱起,身子一闪,再次回到他身边,沉声道:“别胡说。有我在,你不会可能废。”

    在说话的同时,他的手指自插满李辉双腿的那一枚枚银针上依次划过。道:“怎么样?有没有感受到一股暖流?”

    李辉闻言先是一怔,随即连连点头道:“是...是的杜先生。暖暖的,麻麻的...还很痒。”

    杜飞收回手,对他露出一丝温和笑意,语气异常认真道:“这就对了。你的腿不会有事的。别忘了,我可是神医。相信我,最多一个月,你就能变得像昨天一样。我保证!”

    李辉再次怔了怔。本就略微泛红的双目之中,泪水终于不受控制彻底翻涌而出。

    作为一名安保人员,像李辉这样的人本就随时随地处于危险之中。他们的工作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保护自己所需要保护之人的安全,为此,别说是残废,就算是面临生命威胁,该上他还是得上。

    可,职责归职责。要说有人能够坦然面对自己从一个健全人成为一个残废?这怎么可能?

    因此,要说心里没有怨气,那肯定是骗人的。

    但,他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哪怕他身后站着的是李家,即便是李崇虎本人亲自在场,他也绝不可能为了自己往死里得罪越省陆石两家,更别说出手废了石美莹的四肢。

    不怕归不怕,问题是值不值?一边只是一个小小保安,陆石两家顶多付出些许利益就能摆平。另一边是石家千金,同时还是陆家儿媳。这是用什么利益都摆不平的死仇,该怎么做不用想都知道了。

    偏偏,杜飞就没有丝毫犹豫,选择了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做出的不正常选择。

    废了石美莹!

    如此作为,李辉心里那点怨气早已消散一空。为这种人做事,就算废了,也值!

    可现在!他亲口告诉自己,自己的腿不会有事,顶多一个月就能恢复如初。如果这话是其他人说出来的,打死他都不信。但这话出自杜飞之口,且他还能明显感觉到腿部不断传来的那种无法言喻的异样感受,他信了。

    毕竟,这位可是仅靠几枚银针就能把一名重伤之人在数分钟内治好,使其能够自如行走的存在啊!

    泪水难以抑制滚滚而落,李辉哽咽道:“杜先生,谢谢...”

    杜飞拍了拍他的胳膊,温声道:“抱歉,还说谢谢的是我。好了,你先休息吧。接下来,我该找他们好好算算这笔账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