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人羸弱不可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章 低个头没那么难

    第20章低个头没那么难

    独孤不求缓缓道:“梁王武庆是女皇亲侄,深得宠幸,朝中无人胆敢轻易得罪。只要他肯出声,萧家定然不敢违逆。

    巧的是,他生了一种叫做蛇盘疮的怪病,无数疱疹盘旋腰间,又痛又痒,寝食难安。

    无论御医还是民间神医,看了不少,始终不曾得以痊愈。你若能够替他解决这个难题,你退亲的事轻而易举便可解决。”

    问题是,你能治吗?

    独孤不求没把这话说出口,而是静默地看着杜清檀,想看她有什么反应。

    久病成医,看过几本医药书籍,或许粗通医理药理,能治一些小病症。

    但要涉及这种真正的大病,却不是能够依靠美貌和好运混过去的。

    采蓝绝望极了:“御医神医都看不好的病,五娘怎么可能治得好啊?”

    带状疱疹啊……杜清檀平静地道:“倒也可以一试。”

    富贵险中求,她师出无名,毫无根基,这是最好的机会。

    一旦成功,不仅能够解决眼前面临的危机,还能为今后打开局面奠定基础。

    否则光靠她给邻里治个头痛拉肚子什么的,努力十年也不可能过上想要的生活。

    “试?怎么试?”

    采蓝只觉匪夷所思,反应激烈:“五娘,那可是梁王!稍许不慎就会死人的!好死不如赖活着,您还是别折腾了吧!”

    和萧家退婚,不过是忍口小气。

    招惹宗亲皇室,却是要丢掉全家的命。

    两害相较取其轻,还不如答应萧家算了。

    杜清檀并不搭理采蓝,只抬眼看向独孤不求:“独孤公子可有办法替我引见梁王?”

    独孤不求沉默地注视着杜清檀。

    苍白美丽。

    纤细的脖子脆弱到他轻轻就能捏断,然而那双眼睛亮得出奇,里头仿若燃烧着火苗。

    滚烫,有力,自信,无畏。

    “你不怕死?”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突然之间就哑了。

    “其实我一直想和你说,低个头没那么难,何必这么为难自己?书可以卖,头也可以低。好好活着最重要。”

    “不。”杜清檀说:“人活着,很多时候就是为了一口气。况且此时尚未落到那个地步。

    但凡有一丝可能,我都想要让自己活得像个真正的人。也希望自己身边的人能够活得体面些。”

    有尊严。

    像个真正的人。

    而不是猪狗草芥一样的存在。

    杜清檀敛祍为礼,正对着独孤不求拜倒下去:“请您帮我引见,我能治梁王的病。”

    独孤不求并没有立时回答她的话,而是垂眸沉思。

    杜清檀感受到了他的拒绝。

    给权贵引荐医药是要担风险的。

    万一庸医害人,引荐者也要担过。

    独孤不求与她无亲无故,从开始到现在也不过是雇佣与被雇佣想要拳法想要她家的藏书利益交换的关系罢了。

    这人不是坏人,能够伸以援手帮她,那是人家好心。

    但要把人拖进深坑,确实太过为难人。

    没道理的。

    杜清檀瞬间释然。

    她笑着站起来,轻快地道:“算了,独孤公子太过重利,我不想把好处分给你,还是我自己去吧。”

    很好地维护了独孤不求的体面,算是回报他的善意。

    独孤不求却是轻轻吐出一口气,勾起红艳艳的嘴唇微微笑了:“见者有份,杜五娘,你怎可过河拆桥?把你的药方说来听听。我也懂得几分医理药理,或许可以帮你掂量一二。”

    杜清檀摇头:“我这就是一个很简单的方子。但我有把握,一定能治梁王的病。我不是骗,也不是想要趁机搞什么怪。”

    独孤不求见她不肯说,也不强求,只道:“我先去做个准备,明日我来接你。”

    言罢大步走了出去,不忘和团团笑着打了个招呼。

    采蓝脸色煞白,紧张地看着杜清檀:“五娘,你真的要去治梁王吗?”

    杜清檀垂着眸子收拾锅碗瓢盆:“我不会牵连家里的。倘若我因此死了,正如萧家的意,他们不会再找家里的麻烦。”

    “婢子不是这个意思。”

    采蓝急得满头大汗,却没办法表达自己的内心,“我是觉着咱们不必如此冒险。咱们再等等,大娘子不是去寻杨家舅爷帮忙了吗?

    或许能够打动杨相公呢?杜陵那边是因为没有拿得出手的宗亲,但杨相公是宰相啊!就是轻轻一句话的事。”

    杜清檀摸摸她的发顶,笑道:“你别怕,我不是乱来。自家宗族尚且求不动,何论外人呢?

    我们想得到,萧家也想得到,杨家不会帮这个忙的。我意已决,你不要告诉大伯母和其他人。”

    采蓝垂着眼噘着厚嘴唇不吭气,就是不愿意答应替她隐瞒的意思。

    杜清檀默了片刻,道:“要不,我这就把你放了吧。不是我家的人,就不会被我们牵连了。”

    “不要!”采蓝被吓住了,眼泪“啪嗒”往下掉:“五娘不要赶我走!我不说,不说。”

    杜清檀盯着她的眼睛:“今晚你同我一起睡,不许离开我半步。哪怕出恭也要跟着。”

    采蓝还想多话,就见杜清檀猛地抓起一旁晾晒的鞋子扔出去。

    她顺着一瞧,一只老鼠被砸翻在墙根那儿。

    接着,杜清檀走上前去,拿起门闩用力往下一砸。

    采蓝激灵灵打个冷战,紧紧捂着自己的厚嘴唇:“我不说,我什么都不说。”

    杜清檀看了她一眼,淡定地道:“打扫干净。”

    天色渐晚,杨氏却还不曾回来。

    (本章完)

【本站备用域名:www.wqdao.com】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